退出閱讀

諸天旅人

作者:鹿食萍
諸天旅人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九卷 長生界

第四百九十九章 一聲冷哼

可就在這個時候。
“是羅浮天門,那背后就是羅浮天,打通羅浮天,就可以離開此界,燭江祖神已經打到這一步了!”
四位天君組成的大道力量在強行封鎖,但根本阻擋不住滔滔不絕的燭江神力。
留在羅浮界中,等于頭上始終有一個枷鎖,他們的路到前方就斷了,畢生只能屈居羅浮之下。
他本是祖神一脈之中的血脈最尊貴者。
其他祖神雖然心驚,但此刻臉皮已經撕破,就再不用多說什么了。
創世祖神們一個個都是隨手可崩滅星域,創造世界的角色。
好似黃金祖神的出手,驚醒了一尊沉睡之中的洪荒猛獸。
可是他們的耳畔卻是森寒的笑意,“還是先顧好你們自己吧,雖說你們身合羅浮界可以不停復活,但總還是要消耗本命元神精氣,并不是絲毫無損,否則當年的季融是怎么被本祖殺的!”
“你敢!!”
他們的軀體就是世界上最堅固的寶兵,橫沖直撞之間,許多世界都被他們在這一路殺向羅浮天的路上打的崩潰了。
他們都殺向了羅浮天。
“我們的時間緊張,不可和這老匹夫糾纏,分出一人,去將后輩們帶回后,我們速上羅浮天。”皇脈祖神冥古大喝一聲。
誰不想更進一步,頭頂此后無壓力。
終于有祖神等不下去了。
“打通了!!”
漸漸地有一人提出了一個傳說:“聽聞,在界外除了廣袤的混沌疆域,仍有許多大界勢力,祖神一脈在界外仍有疆域,我們若真可以離開,可以尋找祖神一脈的疆域,那里或許會有比羅浮大尊更強的尊神可以為我們提供庇護也說不定。”
四千八百界內的眾生哀鳴。
祖神的子女,年輕祖神們不能夠被舍棄。
他們將道宮界圍了起來,在九道巍峨http://www.txnfrq.live高大的身形面前,道宮界比一個棋盤大不到哪里去。
道九齡怒罵道:“你們生在羅浮,長在羅浮,羅浮對道果、祖神從來一視同仁,可稱得上對你們不薄吧,如今你們卻全都要無緣無故的反叛,教育后輩,我可沒記得教育過你們這些白眼狼一脈。”
“還是需要等這一戰出現結果才行。”
但四人的狀態確實越來越差了。
若是不僅僅追隨在這位祖神身后,等到燭江打通離開了,就憑他們這些人,根本不可能有希望離開。
人性二字,畢竟難說。
先、后天之間,并無高下,但因為先天祖神畢竟是源頭,是以尊其為皇族,在祖神一脈中的象征意義很強。
“罷了罷了,祖神界已經十去八九,即便不隨著他們離去,日后留在這里,也是個悲哀的命運。”
季羅等人雖然可以合力阻攔,但卻是邊打邊退,難言憋屈,只能怒斥發泄。
灰色古樸的石門,爆炸了開來。
祖神們或力戰十數人,或力戰百人,皆是以一當數,殺出了一條血路。
聽到羅浮提到季融天君。
后天祖神就不必多說了,乃是由后天自己修成,以力登天,轉修的祖神法。
“就算燭江祖神能夠打出去,等到大尊回來了,以大尊之力……”這些人擔憂羅浮大尊回來之后,要想把他們抓回來不過是彈指易也。
眾生都看見祖神燭江雖然只有一人,卻以一敵四,將四大天君壓得節節敗退,一路往羅浮天深處逼近而去。
祖神界之中。
但是,仍有一些謹小慎微的。
這一日,可能是比每六千年出現一次的天地大劫,還要更大的動亂災害。
……
這十三人皆是祖神一脈送入道宮界修行的和*圖*書
在混沌海大戰波動席卷羅浮大界的時候。
“道九齡,我們仍念在你這幾十萬年來幫我祖神一脈教育了許多后輩的份上,對你敬重,你不要得寸進尺。”一位祖神面泛兇色。
一聲冷哼從道宮界內部傳出。
只要燭江將這四位天君也一一轟殺,到了最后,便是離開這一界的光明出口,可從容出去。
從九天之上的四天君當即發現了下方祖神一脈的動作,迅速發出神令。
也就在祖神們觀望的時候。
那是宛若這下方混沌海一般無窮無盡的力量。
混沌海上空。
這位老人只身擋在了道宮界外。
意外發生。
在燭江引起的祖神大劫席卷界內,并且祖神一脈紛紛開啟殺劫,想要沖上羅浮天的時候,身為道宮界內的最高執掌道老,就迅速下了決定,將這一代的年輕祖神都控制了起來。
終于……
當年他就是挑在了羅浮大尊閉死關的時候,想要殺出,卻被當年僅有的兩位天君季融和金鵬所阻。
道九齡再次刺痛了九大祖神。
他們看見了混沌海的戰況。
“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必須抓住,錯過了我將后悔終生!”
祖神分為先天祖神和后天祖神。
“四域修士,給我攔住這些叛賊,絕不可讓他們逃離!”
畢竟這是一次萬古難有的機會。
先天祖神由祖神誕下,與生俱來就有搬動世界本源的天賦。
這一戰,這條血路,波及到了四千八百界。
他們皆知道道九齡這幾十萬年來,作為羅浮界最年老的一位,雖然不是天君,但可能是天君之下的第一人,他已入空湮大圓滿,且有羅浮大尊親賜寶物,是此界鮮有的巔峰高手,不然也不可能為羅浮界教育幾十萬年人才。
大界之外。
……
……
道老捋http://www.txnfrq.live著胡須看著這十三位祖神,越想越氣,終于忍不住破口大罵:“白眼狼,都他娘的是白眼狼。”
一波一波的沖擊大門。
道宮界外,出現了九道強大的氣勢。
所以,有許多祖神心中都蠢蠢欲動。
他看著頭頂這些皇脈祖神,再看著下方的年輕祖神,面色更冷。
一雙雙目光冷冷的盯向了那被控制在了石柱上的十三人。
他們抬頭看去,瞬間頭頂出現九尊巨大的身影,俯瞰著他們。
可他的話還沒說完,白袍老者沖天而起,面色極臭,怒罵:“否則什么?去你媽的,就憑你?老子就在這,你有本事把你這些小崽子帶走一個試試?”
那道門戶似乎在被沖擊。
同時。
然而,道九齡卻是冷笑一聲:“這和我是不是祖神一脈有關系嗎,老子不知道你們怎么能一個個心氣那么高,自認離開界內,就能有突破的機會,也不看看你們一脈這幾十萬年下來,可有一個能突破到七重祖神的?就算離開界內,你們就能上天了?”
在道宮界道生們不由顫栗的時候。
那位黃金祖神身軀破裂,涓涓鮮血灑落,慘嚎倒飛出去。
幾萬年前,這些皇脈曾先后將這一代的子嗣送入了道宮界修行,現在既然決定拼一把,殺出祖神界,自然也要帶上他們的血脈。
“趁此一舉,沖上羅浮天!”
“這,難不成燭江祖神真的可以成功嗎?”一位祖神目光閃爍,心中已經有些按捺不住躍躍欲試的身體了。
方才那挨了道九齡一擊的黃金祖神,此刻抽離戰場,面色乖戾,一掌朝著道宮界拍了下去,殺意無限:“說廢了你這一界,就廢了你這一界。”
“爾等過分了。”
若是可以趁這個機會一舉跟隨燭江殺出羅浮界,那以后就是廣www?hetushu?com闊天地,羅浮界外無邊無際的混沌疆域,再也沒有頭上壓著的那位大尊,限制他們的修行頂點了。
這次,是比上次更好的機會,羅浮直接離開了這一界。
驚天大震。
諸神們紛紛呼吸急促了起來。
祖神們要一路殺出一條自由之路。
“看我廢了你這一界!”
季羅怒火熾烈、殺心如絞,恨不得和這尊兇神同歸于盡。
一位至高的皇者在界內嘆息。
這十三位年輕祖神此刻面色灰白,他們心中也是哀然。
面對攔路的四域道果系修士,他們已然豁了出去,這次若是失敗了,再羅浮界內定無立身之地,那也就管不了許多了。
是羅浮界養育了這位祖神,使他從一步步弱小的境地成長到了今天,相當于父母養兒。
越來越多的祖神下定了狠心,不再動搖,紛紛從祖神界之中走出,朝著九天之外殺去。
……
隨著時間過去。
這樣一則神念,逐漸讓許多謹慎的人也動搖了。
如今這兒女長大,要拋棄父母離去不說,還要帶走界內的其他祖神,相當于再割去父母的肉。
一道灰色的門戶面向了下方萬界,出現在了眾生頭頂。
“走,先去道宮界,把孩子們也一起帶走吧。”
巨大的石塊從九天之上墜落。
大戰一觸展開。
道九齡再強,畢竟也只是一人,他們九位之中三位六重祖神,六位五重祖神,若真是拿一個道九齡沒辦法,也就不配稱得上同境界橫掃一切的祖神一脈了。
那一個個世界之外的祖神們果真也都心思各異起來。
但是,九位祖神色厲兇狠。
上空一位身影,居高臨下,俯瞰這幾百人,一聲威嚴怒喝:“道九齡,看在你我之間此前素有交情的份上,將我祖神一脈的年輕后輩都快些交給我,我冥古以祖神皇脈之www.txnfrq.live名擔保,絕不為難你,否則的話……”
一位位高大的祖神,殺向了道宮界。
他大戰這兩人,連連轟爆他們軀體,足足將季融天君的元神精氣都打的干涸,無法再復活,最終格殺在了宇宙中。
他們幾個天君就好比家中的其他子嗣,自然不能容許這位惡親成功。
這位身著黃金鑄成的金色巨神,一掌遮天拍來,掌中有無數個星河旋轉,怒意沖破云霄。
一個祖神冷冷道:“道九齡,說得好聽,你非我們祖神一脈,怎能知道我們在羅浮界內前路消失的絕望。”
整片羅浮大界都似乎成為了那至尊五人的戰場,波及范圍之廣,沒法看不見。
祖神們都在神念交談。
他們要從那里帶出子嗣一起走。
一人怒吼:“夠了,冥古,莫要和他廢話,殺!”
一瞬間,就有數百祖神大喝著沖向了上方。
道宮界內的道生們紛紛變色。
九位祖神都是變色,沒想到這道九齡果然如傳聞之中所言那般,嘴極其臭。
道九齡臉色鐵青,他根本無法抽身,雖然他剛才言辭不讓分毫,可祖神實打實的力量是半點不假,他確實無法攔得住這么多祖神。
轟!!
道宮界外,九位皇脈祖神如同就跟通天石柱,神威如獄。
道九齡怒沖而起,捏起道訣,引動無上殺伐神光。
然而,從羅浮天之中,傳來了屬于季羅的怒吼:
“打進了羅浮天!”
羅浮大界內所有生靈都如臨末日,瑟瑟發抖。
咔嚓!
……
可沒料到最后出現意外,羅浮大尊不惜破關反噬,也出現鎮壓了他。
道宮界之中。
九位祖神面色大都難看了起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不行,我不能再等了,四天君節節敗退,燭江祖神打通羅浮天,打出一條路可能就是在下一刻,再等下去可能就要錯失機會。”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