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諸天旅人

作者:鹿食萍
諸天旅人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八卷 遮天

第四百三十八章 誰能救人皇的最后血脈?

轟隆!
“瞳瞳,你要知道我們是人皇的后裔,你更是人皇的直系子孫,這些雜毛鳥都是在貪圖我們人皇先祖的古經傳承《太陽真經》,他們不是人族!他們是禽獸一族的!我們要和這些異族不共戴天!”
“你們這群雜毛禽獸,不配!!!”
幾萬米的深海都因為這一頭太陽金烏的到來,海水全被蒸干,露出十萬里海溝,如同黑色沙漠出現在了海中。
是金烏一族滅絕了太陽神廟。
小男孩大聲說道,眼眶通紅,仇視的盯著東海上那三個火焰中的生靈。
以及,一道帶有濃烈太陽氣息的圓盤,努力朝他相反的方向而去,去當誘餌,給他們生機。
他雙目激動瞪大:“不行!我怎么舍棄你們,你們都是人皇先祖的血脈!!”
是一頭金烏以本相狀態,從東海海平線的另一端,馳翔過來加入了戰斗,呈現了四對二的戰斗。
他牙齒一咬,瞬間毫不猶豫的舍棄了這個二哥,渾身是血泡的朝著太陽圓盤那邊撲去。
陸鴉冷哼一聲:“跑?跑的了嗎?”
只不過,小男孩卻是迅速止住了眼淚,他看看那邊已經支撐不住的情況,以及身邊的瞳瞳,目光決斷,咬緊了牙齒,似乎已經下了什么決定。
“聽說尹天德進入了八禁領域,且,還摸到了神禁的邊,神禁,只出現過年少大帝們的身上。”
那邊,瞳瞳和哥哥見到這一幕,也都是大聲痛哭:
東海恢復平靜。
獨臂老人電閃一般撲進了太陽圓盤http://www.hetushu?com,他著急的要收走太陽圓盤:“小主人們,有二爺爺在那邊擋著,我帶你們快……”
它直接迎著這如龍般的太陽神光沖了過去。
三十個呼吸之后。
有人在大戰。
“是啊,金烏一脈不好惹啊。”
“是太陽神光,你們小心!!”六太子陸鴉立刻大喝一聲,站在了其他三金烏身前。
滋啦滋啦滋啦!!
因為這已經是人皇最后的血脈。
陸鴉冷漠撣了撣太陽神袍,人族老人的自爆絲毫沒有傷到他。
“神禁,也不能跨越兩個大境界啊,而且,以他的為人,應該就算是有實力,也并不見得會出手。”
然而,他的話還沒有說出來。
幾個呼吸后。
“風哥哥!!”
它一來就讓兩個老人承受難以支撐的壓力,頭發被烤焦,宛如置身巖漿酷刑,全身被烈火灼燒的痛苦無比。
噗噗噗噗!!!
……
……
金烏六太子的到來,立馬讓他們陷入絕境。
獨臂老人雙目泛紅,再不敢想其他,一把抱起小主人,化作了遁光離開這里。
他不用回頭,都清晰的感覺到了二哥在那里燃燒生命。
東海釣鰲磯邊上,波濤汪洋,形如巨龍翻身,白色的浪花,如同天地傾覆一般,將整片大海攪得不得安寧。
那邊,有隱隱約約的太陽神教氣息。
此處已成火海般的世界。
陸鴉冷漠大喝:“老東西,若你無傷時,或許還能與本太子拼一拼,現在,你必死無m.hetushu.com疑!!”
至美、至尊、至貴。
然他卻也只有八歲大小,始終還是另一個稍大的孩子罷了。
他一臉急切地飛身上了天空,朝著細小的手臂一劃,一道鮮紅的血液流淌而出,頓時召喚了太陽圓盤,將這件人皇一脈的圣器駕馭住了。
一些散修默默的開口。
他緊緊握著小男孩的手,“瞳瞳不怕,兩位宗老爺爺一定能夠打跑那些雜毛鳥,帶我們離開。”
即便如此,兩位老人還在努力的支撐著背后的太陽圓盤,不使其攻破。
一道冷漠的聲音挾山超海。
轟隆隆!!!
東海。
小男孩的清脆聲音傳入了獨臂老人耳中。
海平面上,忽然發生爆裂的一聲大響。
下一刻,他將太陽圓盤在空中一晃,就收走了其他的人。
瞳瞳還呆呆的站在原地。
三足金烏尾羽刷動,抖擻出千萬點火星,每滴火星都化成一團火苗,全部匯聚在一起,便成了太陽真火形成的火海。
“除了那幾大人族勢力,誰能阻止它們呢。”
在天空之上,有三位渾身閃爍著可怕烈焰的生靈,在全力進攻著兩位身著金色神袍的老人,那兩個老人明顯實力不支,層層受挫,二人身上都是傷勢,鮮紅的血液流淌下去,蒸干了一片一片的海平面。
他被最后的自爆傷及到了。
一位老人怒吼咆哮:“雜毛禽獸,我人族人皇血統古經,絕不可能落到你們手里。”
“估計唯有那位玄都洞八景宮的主人,怕才http://www?hetushu.com能壓得住金烏十太子。”
獨臂老人如遭雷劈,他幾乎要撕心裂肺。
可這件圣器只認人皇血脈為第一主人,他只是一個太陽神廟的護道人,若是強行以法力阻攔,也能做到,可是,只有幾十個呼吸的寶貴時間,他怎能浪費時間……
焚天煮海之力!
一些人族修士沉默的感受著那四頭金烏繼續直追人皇血脈而去。
那小男孩卻根本不說話。
在他們的背后就是東海釣鰲磯,在那里,有著一個太陽法盤懸掛當空,罩住了下方的方圓十里,使得任何邪魔不能侵入,在其中有著三十多人,都是身著金色神袍的人類,以少年人居多。
是金烏一族屠殺了太陽神廟人皇一脈的近十萬於后人。
其中一個老人的左胳膊禿禿的,還是新傷,面上卻是怒吼和誓死守護的決心。
“三爺爺,你快帶瞳瞳走,將太陽圓盤交給我們,我們其他人分散與你們走!”小男孩急聲的道。
被稱之為瞳瞳的小男孩,聽到這句話眼淚住不住了,哭得更大聲:“為什么,為什么金烏族要殺我們的親人,為什么他們要殺爺爺們,為什么他們要殺我們的父母……”
他沒想到,這個時候太陽神廟的人族余孽,居然還能施展出太陽真經之中的可怕大法,顯然是在進行最后的一拼了,要拼勁本源創造機會。
“三爺爺,瞳瞳才是太陽神廟唯一的少主,我們所有人加起來都沒他重要,您一定要讓他活著!”
融化!
他看了一和圖書眼已經在自爆加太陽真火焚燒下,死的一干二凈,一絲氣息也無的人族老人,轉頭,瞇著眼睛看向了海岸的彼端。
陸鴉金色雙眸中寒光一閃。
那個稍大男孩雖然也是面色蒼白,眸光之中卻有種驚人的堅韌和超乎年齡的穩重。
本就難以支絀的太陽神廟兩個老人此刻再添可怕傷勢,這位新加入了的金烏六太子金烏的太陽真火,遠勝另外三位金烏數籌。
兩歲的他,還沒有從剛才小男孩迅速帶著其他人離開的變化中反應過來。
他化成金色紅光,直追而去。
三足金烏的頭頂出現了一把羽扇。
“那幾大勢力怎么犯得上為已經落寞的太陽神教去得罪金烏一族,不說金烏族的那些祖王,甚至傳言還有一位大圣鎮壓,就是當代這金烏十太子,便都已經和許多高手實力在伯仲之間。”
“太陽神廟,本太子已經將除你們之外的另一波太陽余孽全都滅了,現在就剩下了你們這兩個老東西和這些小孽障,今天,我們金烏十太子出了四位,你們還不死!”
它化為了人形,是為六太子陸鴉。
太陽神光與太陽真火的極端碰撞。
他爆吼一聲,揮動雙手,金色的太陽神力宛若一條條小龍一般,從雙手之間傾瀉而出,化為無上神光湍流,直擊對面四金烏而去。
轟!
“啊……”
這時候。
隨后一刻。
是由三足金烏的羽毛制成的無上圣器。
好似一個太陽從海面上升了起來,伴隨著某種鳥類的唳鳴,那是刺破人們耳膜的可怕魔音,讓hetushu?com守護著這三十多人的太陽圓盤,也是有些難以承受的樣子。
“那還有誰能救人皇最后的血脈。”
一頭金烏被炸飛了出去,渾身羽毛亂飛,金色鮮血亂灑,怒吼一聲:“人族的老東西!!”
東海某一處。
失去了太陽圓盤,可怕的火海波動,翻騰而來。
紫薇帝星。
紫微星上尊貴的人中皇脈,就只剩下如今這三十多人,人皇的直系血脈,更是只有瞳瞳一人。
“哥哥,我怕。”一個看起來只有三四歲的小男孩臉上淚珠滾落,泣聲不停,小手緊緊地抓住身旁一個大男孩的衣服袖子,緊張又恐懼的看著那海面上的大戰。
“二爺爺!!”
一頭神駿的三足金烏雙翅一抖,將所有火焰盡收身上。
羽扇朝前一扇,頓時無邊火海,再高漲十倍,如同火焰海嘯一般撲向了釣鰲磯!
融化!
“二哥!!”另一個獨臂老人眼睛充血,狀若瘋魔。
一瞬間。
太陽圓盤在小男孩的駕馭下,從這邊沖走。
頂在前方打出太陽神光的那位老人,瞬間就被燒的血肉模糊,但他的絕望急切聲音卻是爆吼傳出:“老三,我活不了了,但還能撐幾十個呼吸!你快帶他們走!!”
金烏一族的太陽真火!
“管好自己的事吧。”
獨臂老人立刻就明白了。
可怕的威力!!
“追上他們,逼出《太陽真經》,再將他們煉成羽傀,不然難消我恨意。”被自爆傷到的金烏九太子怒吼一聲。
……
另外三頭金烏也緊追其后。
……
但怎么可能有機會給他們。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