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諸天旅人

作者:鹿食萍
諸天旅人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八卷 遮天

第三百九十二章 準備穿梭

周乙脫身出了虛空大陸,回到了道宮界的云間之處。
正是捋著胡須呵呵笑著的道老,他本還打算放棄周乙這個奇才,然而,現在才有發現,他臉上又被狠狠抽了一計。
來如赴蟠桃宴會,去如歸蓬萊方丈。
因玲瓏道心之魂的獨特天賦,他便如一塊海綿一樣,不管別人講什么,他都能夠吸收進入自己的領悟之中,可以說所得頗斐。
其他人講道的時候,讓即便是卓天候有時候也有些受益。
靈瓏絕美的面龐上,終于扯出一絲苦笑。
三百多位修道者都是噤若寒蟬,沒有一個敢直視周乙的人。
那祖神至極的力量,再加上剛才輕而易舉就能將靈空子至強仙術奪走學會的恐怖天賦。
其他修道者看著在云間前列,又被增加出來的一個金座,心中感嘆,這真是道宮界幾十萬年都沒出現過的事情。
看著周乙出現在云間。
此會結束時,道老干咳一聲,開口道:“五百年一次的論道大會就此結束,相信你們此次各自也都所得不淺,此番回去,務必繼續努力修行。”
如此一位奇男子,在以后的道宮界,乃至日后若是執掌一方大界,都絕對是她能夠依靠的很大靠山,所幸,她現在就做出了示好的表現,這步棋走的正確無比。
最后,眾人各自起身,對著道老施禮之后,陸續離開。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蛋,然后搖了搖頭,有種自嘆自憐的感覺。
說著,玉簡飄向了靈瓏面前。
“別打了,別打了……”
剛才周乙升銀座的時候,已經被授予了萬年令和記名弟子身份。
這道宮界之中,道老的身份資歷雖然如同眾人的老師,但是若細細算起來,他其實與周乙http://www.txnfrq.live這些記名弟子,乃至真傳弟子是一個輩分的,都是屬于羅浮大尊的徒弟。
這玉簡之中有周乙對眾人的道法詳細梳理,再加上了他另一心身無雙仙尊的一些修行經驗整理出來的東西,即便是對登天大圓滿都有不小幫助,自然對于靈瓏來說,更顯珍貴價值。
原來,這就是天外有天,真正的修行奇才。
旋即,他也就沒再多說什么,拱手對著道老施了一禮之后,坐上了那座金位上。
至于那修仙界之后會登天的道空老祖,周乙也從來沒將他放在眼中,那人早已經不配做他的敵人,早就被他留給了大哥和萍兒去解決。
自己的確還差一個境界。
全是神仙氣度。
周乙微微點頭之后,“那周某就此告辭。”
此次講道大會,等三百多人陸續講完,已經是一年時間過去。
周乙聞言,盡管有些失望,卻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珍貴的道宮界修行歲月,幾千年的法力積攢,一朝被全部打沒了。
與之前不同的是,其他的諸多修道者,隱隱約約都對已經坐上了金座的周乙投去了幾分善意和敬畏。
他們全都沉默,不得不承認,單就實力而言,這位才進入道宮界的人,已經凌駕在了他們所有人之上。
周乙意外轉身,看著這個女子。
只聽道老咳了一聲,道:“這金座之位,并不是和真傳弟子對應的,金座只是老夫給你的尊貴身份,你的實力有資格坐在眾人之上了,但是真傳弟子嘛,這可就不是老夫能做主的了。”
靈瓏跟在周乙身后,忽然道:“師兄請留步。”
不過,道老明顯不在乎被打臉,他很是滿意周乙打他hetushu.com的臉。
下一刻,靈瓏的臉上就涌現驚喜之極的神情。
周乙同樣也想到了這一點,他加入道宮界修行的目的,就是成為這里的真傳弟子,那就可以讓那位羅浮大尊現身,然后問他關于李天罡的問題。
不過今日做到這些,也就足夠了。
雖然各自境界不同,但勝在博思廣益,每個人的智慧和對大道法則的領悟深淺、方向不同。
而,旋即道老說的話,卻讓周乙有些嘆息。
不過,他送給靈瓏的那玉簡,應該也能夠對靈瓏幫助不少。
對于其他人來說,登天境修士要想滅殺,難度巨大,但對于周乙來說,不管是他的心花神通,還是因果之術,都是能夠在生靈存在的根本層次影響他們生命基礎的超然力量。
這也算是打蛇打死的典范。
周乙回去時。
記名就算是羅浮一脈的人,真傳可得到羅浮大尊一脈的珍貴道法,親傳才是羅浮大尊會親自教授的人。
即便周乙比他們這些金座上的弟子第一個境界,但是,那無雙無對的絕世身姿面前,金座上的人沒有一個敢說,自己與周乙對上,會比靈空子的下場好多少。
道老也將靈空子從虛空大陸之中放了出來。
這也就是說,不算境界,單論殺伐戰力的話,卓天候也只能做到和周乙同等事情。
才入八年,便以一身無雙無敵的氣質,凌駕在了這里修行成千上萬年的諸位身上。
隨即,他含笑道:“此前多謝師妹出來說話,周某謝過了。”
而另一個人,卻更是心中喜悅難言。
“且等吧,反正你小子的天賦如此出色,真正將境界突破至開天二重,也不過就是千兒八百年的事情,不要太著急。”
http://www.txnfrq.live千次的被打爆又復活,雖然他現在仍舊還活著,但是元氣大傷,不客氣的說,他因此一戰,此前在道宮界修行千年的所得,今天全都消失了。
靈瓏這邊不提。
且說,周乙回轉洞天之后,也要準備這一次的穿梭了。
他也并非是不念情誼的人,只是這番回去,便就要準備去下一個世界繼續修行了,的確是沒有閑時間。
這虛空大陸里的一戰,讓在場的三百多位各界天驕道者,全都見證到了境界不夠,戰力逆天的典范。
倒是差點忘了。
聽到靈空子的求饒,周乙收起了力量,也是選擇了束手。
關鍵這人還只是一個入道宮八年的青年。
周乙的實力既然已經能將金座上的佼佼者靈空子打的如此,那他顯然能夠坐上金座的。
靈瓏心中卻是驚喜大于復雜震惶,她知道她剛才的舉動做對了。
“那是要羅浮大尊親自出面,收你為徒,你才會成真傳弟子,而且,晉升真傳弟子的規矩,也是他老人家定下,老夫也不能擅自做主。”
卓天候也認為自己沒什么底氣能夠亞制住周乙。
道老便點了點頭,道:“記住這次教訓,會你道宮去修養吧。”
若非是在這道宮界之中,被眾人盯著,以他的行事,絕對不是打掉靈空子幾千年道行這般簡單。
靈瓏聞言一愣,看著面前這片玉簡,內心微微苦澀,面上卻道:“那,多謝師兄了。”
卓天候繼續講述了幾十天,講滿七天之后,便離開了道臺,換上下一位。
道老聞言,也沒有拒絕。
他已經能夠看出,靈空子此刻已經在自己面前毫無戰意,心靈都在這幾千拳的生滅之間,出現了極大的漏洞。
只不和-圖-書過,他們是記名、真傳一類,道老卻是親傳。
靈空子感恩道謝離開,自始至終心中跳著,都沒敢去再看周乙,得了準許后,逃也似的離開了。
“我服了……”
正如道老所說那般,真傳是要羅浮大尊親自收徒才行的,而羅浮大尊的收徒標準,是萬年內進入登天圓滿,開天二重。
周乙是他幾十萬年都沒遇見過的人。
尤其是那些金座弟子。
緊接著,每七人一講。
虛空大陸之上,靈空子顫聲喃喃著,此刻的他披頭散發,元神呈現一種極度萎靡的狀態。
靈空子披頭散發,精神頹靡,已經被周乙打散了心氣,都不敢去看周乙的方向,只是顫聲對著道老施禮:“靈空子如此狀態,怕是不能夠再與諸位師兄弟談論道法,還請道老準許,讓靈空子告假離開。”
聽到這話,三百多位修道者紛紛大感愕然。
論道大會接著展開。
旋即,他們有的人張了張口,卻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與周乙相比,他們這些各界天驕道者,就宛如昔日他們眼中的那些搬不上臺面的螻蟻廢材一般。
“靈瓏也沒說什么。”說完這句,靈瓏微微低頭,道:“我看師兄在這一年論道會中,似乎受益良多,唯獨我卻對許多師兄的道法無法參透,所以,是否可以邀請師兄再去靈瓏道宮中請教一番?”
這論道大會,才剛開始,卓天候還沒講完,之后還有三百多修道者要闡述他們對于法則的領悟,周乙也不想放棄吸取眾人法則思想的機會。
……
他淡然的神情沒有變化。
現在,更進一步得了金座,是不是要就此成為真傳弟子?
周乙坐在了金座之上。
隨后,她看著手中那片玉簡,無意識的探入一絲神和*圖*書識。
這一年時間里,當然是周乙的收獲最多。
至少,換做是他在剛才虛空路上的話,無法做的比周乙更好。
不過,下一刻,很多人卻是想到了某一關鍵問題。
“這玉簡之中的領悟……”
黑座上的人是剛入道宮界的,只有千年道宮修行時間,嚴格來說,并不算羅浮一脈的弟子,只有千年內突破一個境界,才會上升銀座,成為羅浮一脈的記名弟子,再之后,就是萬年內再突破一境,上升金座,為真傳弟子。
周乙聞言,思索了一下,道:“這,有些抱歉,周某此番回轉之后,還有些修行之事,卻是無暇,不過……”
事已至此。
靈空子元氣大傷,再待在這里,也沒什么作用。
以后,他敢不敢直面自己還是問題,也就不用再擔心他以后會出什么幺蛾子了。
看著周乙離開。
畢竟,心靈之傷,遠比根上的滅亡一人,更加有效。
但要是他真動用了這些手段,要置靈空子于死地,那位道老前輩絕對不會不管。
這些修道者,莫不心中復雜感嘆。
一日之間,從黑座升銀座,再升金座……
說著,他手中出現了一塊玉簡,道:“此物是我所得一些領悟,應能夠幫助師妹一些。”
自從他得知了自己秘密一角之后,便更加想要知道,李天罡到底和自己的來歷有著什么樣的聯系。
就此,這一戰落下了帷幕。
此刻,道老笑吟吟的看著周乙,道:“小子,你這一戰打的酣暢,老夫看的也很是滿足,但從這一戰之中你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可以坐上金座之位了。”
以那位大尊弟子身份,疑似空逆境界的能力,周乙現在的實力,還無法在這位的出手下,強行殺死一人。
如此的表現。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