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諸天旅人

作者:鹿食萍
諸天旅人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五卷 霹靂神州之天罪

第二百七十一章 這些愚蠢的正道啊

“龍宿被吾安排去往一處,另有布置。”
他隱晦瞥過了周乙一眼,眼帶笑意。
周乙似乎一切都不知道一樣的詢問。
這個時候,周乙問道:“不知道學海領袖太學主,現在可已經來了?”
但現在,學海有三教各大高手,以及各大武林高手能人來助,就算魔佛波旬魔威滔天,亦是絕難攻陷學海無涯。
所以,聽聞欲界大軍壓境。
還心存正義的武林正道俠士,都前來助學海無涯一抗魔禍。
“是弦首,劍子先生,佛劍,還有赭杉軍,葉小釵,你們居然都來了。”
儒門眾人都是施禮:“學主。”
今日的學海無涯。
那是因為學海乃是三教正道。
龍宿閉起雙目,道:“藏天太過自責,你之天榜既然是天機顯化,那便與你沒關系,太學主又不是你放出來的,是此人隱藏太深,吾身為儒門中人,識人不明,也是吾等決議請學海出手,此事吾等要占絕大責任。”
“魔佛波旬大舉入侵學海而來,吾便前來一看究竟,雖然是吾放出他,但也不能讓他行事太過放肆,此次本是想要借著太學主之力,殺一殺他的威風,結果來至學海附近,卻感受到了戰斗波動,隨即便發現了龍宿你與四個怪物纏斗。”
說罷,眩迷離開了。
“詳情聽說……”
太學主內心笑道:“波旬,吾還要感謝你啊。”
更要感謝這藏天。
一上場,就是最好www.hetushu?com的開局。
龍宿也不疑有他,此刻深吸一口氣:
太學主此刻看了一眼周乙,蒼等人。
太學主本來還心中閃動,此刻聽到周乙和劍子的問話,便是心中不由輕笑了起來,完全放心。
聽著群情沸騰,眾人熱血高昂的話語,太史候也是心中涌動。
龍宿氣的不行。
“即便魔佛波旬魔威滔天,但有諸位道友相助,便代表一切都還未見分明。”
頓時,下方眾人激動的道:
“好了,有如此多的正道義士匯聚一堂,更有學海領袖太學主前輩的領導,魔佛波旬要想將所有人變成他的魔子魔孫,那就是妄想。”
其實他雖然面對魔佛波旬表現得很沉穩,但心中也沒多少底氣,畢竟按那天榜排名,就算是學主也在波旬之下。
在苦境之中凡是還具有理智之人,便絕對不會容許學海被欲界攻陷。
這一切,都多虧了魔佛波旬啊。
“罷了,罷了,雖然出手晚一點,不過總比吾那兩個不靠譜的好友來的快。”
其他人也連聲附和道:
過了有三刻鐘之后。
……
蒼此刻打了一個道稽,道:“學海無涯乃是如今正道最后的守護防線,太學主亦是正道最后的希望,魔佛想要攻陷學海,徹底摧毀正道希望,我等豈能安坐。”
若非他按照那天機,排出了天榜,放出了波旬,豈有眾人視他為正道希望的這一http://www.hetushu?com刻。
看著學海無涯匯聚了如此多的高人,高手。
下面立刻有武林人士激動道:
“若非有吾請學海出山,又怎會讓那四個怪物有近水樓臺的禍害之力。”
劍子也問道:“咦,奇怪了,好友今日怎未出現,他不是先來學海一步嗎。”
“究竟,那四個怪物是何來歷?”
佛鑄裳瓔珞此刻嘆息道:“欲界重開,佛鄉深處早已淪為魔土,唯有吾與數人逃出,途中更是聽說波旬要再克儒門,遇見了藏天先生,受他邀請,前來學海,欲再添部分心力,一抗波旬。”
“吾并未收到信。”周乙目光閃爍,旋即搖了搖頭,道:
他此刻眼眸開闔,一覽學海今日所站立的各大中原高手,臉上浮現笑意。
周乙聞言,目光閃爍,似乎也大為意外:“太學主竟然有如此隱藏。”
……
這個時候,周乙似乎發現了什么,微微上前,問道:“似乎未發現龍宿?”
龍宿嘆息道:“所以,是吾等將百姓送入了狼窩啊。”
龍宿睜開雙眼,看見來人,略有意外,隨即苦笑:“沒有想到第一個收信趕到的,居然是藏天。”
學海上空清圣之氣大震。
“愿與年華凋敝罄,塵愆不染佛前燈。”
“不錯,人間正道,薪火相傳,永不斷絕,任何邪魔外道想要顛倒這個世界,都是妄想。”
龍宿就被封藏在這罕無人跡的洞府之中m.hetushu?com
不過,他旋即嘆道:
還未動什么排布,一場讓他無比舒心的游戲,居然就已經準備好了。
太學主終于來了。
“藏天?”太史候剛問了一聲。
天機顯化吾為天榜第五,可天機又怎會告訴你,吾并非太學主,乃是死神呢?
魔佛大軍大兵壓境,已經是黑云壓城之勢。
這般想著,太學主更加期待稍后與波旬交戰的時候,眾人始終被他玩弄在股掌當中的游戲樂趣了。
太史候剛要說話。
龍宿目光閃爍:“藏天有何想法。”
而自己,竟然也成了他們甘愿尊奉的領袖。
在異香漂浮,清彩圣氣當中。
從未有過,三教正道,各方共同依靠學海無涯來成為最后希望的一天。
“此番多虧龍宿以身涉險,既然已經探出太學主底細,知曉他并非善類,那便絕對不能容許他繼續作惡。”
他看著凄慘的龍宿,笑了:“若是讓你去對上劍子和佛劍,一定是一場很有意思的游戲。”
周乙干咳一聲:“吾看他們擒住龍宿,并未下殺手,便想順藤摸瓜探清楚,這四個怪物究竟是何來歷,所以才沒及時出手,還請龍宿諒解。”
周乙拂塵一甩,眼眸半開:“藏天亦然。”
這個時候,一聲宣揚詩號:
“只不過,死神現在要試一試波旬的能力,你便先在這里等待一會兒吧。等波旬之事結束,死神自然會好好的為你譜寫一場精彩的游戲。”
聽到http://m?hetushu?com周乙沒收到信,龍宿有些意外,旋即聽到后半部分,他眼睛一瞪:
太史候立刻躬身道:
太史候這個時候心中滿意,學主今日的排面真可謂是成就了儒門前所未有的高度。
“有太學主帶領我等,我們必然能度過這次大劫。”
死神四關之一的眩迷將龍宿帶到了一處山洞封禁。
太史候地看著八方來人,正色道:
太史候更加動容:“佛鄉佛鑄也來了。”
學海無涯。
在學海還在,大家能有選擇的情況下,誰會甘愿墮落供奉魔佛波旬呢。
“不錯不錯,為抗魔禍,我等今日全受學海無涯調遣,就請學主部署。”
底下的武林人士也是熱血沸騰。
這愚蠢的藏天與正道啊。
他調查到了那四人動向之后,便暗中給劍子散出了消息,誰料那四人發現自己的動作居然如此之快,還沒等他離開學海附近,便被追上,才有了如今的一幕。
周乙此刻聞言,陷入思索:“此事吾亦有責任,只因烽火天榜排名,才讓眾生來學海尋求庇護,致使踏入深淵。”
忽然。
“你看見了,不幫忙。”
非常君微微點頭:“魔佛波旬妄想在抗衡棄天帝之前,先掃清內部因素,但正道豈能這般輕易為他所攻陷,正因如此,非常君也受藏天邀請,來助群俠一臂之力。”
一個人影踏步走入。
“信?”
此刻,太學主看著面前這一眾人,都因為魔佛之禍,匯聚在了學海。和*圖*書
因為魔佛的壓力,學海成為了正道最后的防線。
這一天,必將銘記史冊當中。
兩相選擇,自然有理性的人,怎么都不會去選擇加入欲界。
而魔佛波旬是欲界魔頭。
周乙負手道:“事到如今,爭攬責任已經無意義,如你所說,太學主以草菅人命,游戲紅塵為樂,那其竟是比魔佛波旬還兇惡的對象。”
周乙沉吟片刻:
“學海太學主如此隱藏,其根本就是不一個不弱于欲界的大禍患。”
周乙問道:“吾方才隱居暗處,感受到那四個怪物帶著你去了一木屋,那屋內有一股十分強大的氣勢,吾未深入,最后見其中一人將你帶來此地,才放心跟來。”
他負手道:
“如此如此……”
太史候見著眼前如此多的各方高手,面色微喜。
此言一出。
他們之所以來到學海尋求庇護。
劍子仙跡此刻上前一步,道:“今日既是共抗波旬,來到了學海,那便自然當受學主安排。”
“學主。”
周乙面對眾人,此刻面色平靜:“魔佛波旬為吾放出,本意利用他先克棄天帝,卻未曾想,他竟然先將矛頭對準了學海,這已經與吾本意不符,自然要來助眾人一臂之力。”
他衣袖一揮,頓時一股沛然之力,逼出了封禁龍宿神識的尖刺。
正說著,周乙和非常君同時踏步而入。
“太學主前輩!”
一個白發中年,沉穩踏步而來。
劍子點頭不疑有他,道:“原來好友另有任務。”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