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大英雄時代

作者:Priest
大英雄時代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番外

傅落:“我不是老師。”
傅落想也不想:“動感光波驅動的。”
戰后三年,聯軍勝利紀念日。
路邊的戰爭勝利紀念碑旁邊,一個吹胡子瞪眼的老頭正聚眾發表攻擊政府個稅政策的演說,一大幫捧臭腳的小青年在下面搖旗吶喊,商量著一會要去廣場集會游行。
傅落有點期待地看著這張指路卡,只見它小飛碟似的懸浮在空中,上面放著三維立體影響,先圍著她轉了一圈,播了指路機廠家的廣告,而后先后又播了汽車、樓盤、嬰兒用品等等一系列的廣告,在此期間,它圍著傅落轉了二十多圈,沒有往任何一個方向飛半步。
第一張就是壞的,她決定以后把這個品牌拖進黑名單。
傅落被他們倆嚇了一跳,感覺這語氣喊的仿佛是“看,這里有只羊駝”。
“繼任人選上面在考慮,你也在名單之內,”楊寧說,“不過我估計不會是你,老葉的可能性比較大,你這個人實在太不會說話……”
傅落遠遠地注視著她,半晌,并沒有上前打招呼,只是悄悄地從已經清出來的出站通道離開了。
于是她辦出了一件更長臉的事,在匆忙還禮之后,順著墻角溜走了。
三年過后,地球上的重建工作已經接近尾聲,建筑機械人摩肩接踵如春運的盛景已經找不到了,只偶爾還會遇見一兩處新規劃的工地正在施工,傅落出了站臺,沒有急著找車,她給行李加密之后讓它自行回家,一個人沿著步行街慢慢地溜達。
“不許追跑打鬧!不許靠近飛船!不要堵在過道上!”
畢竟還是死了很多人,當年地面公路瘋狂堵車的情形現在幾乎已經絕跡了,但雖說不是車水馬龍,也并不蕭條——新型類人型機器人沿街發傳單,各種廣告、開業酬賓滿天飛。
……還有,如果臨時更改目的地,則需要將原卡塞回指路機器里才能再打印新的,否則目的地不一樣,兩張卡會自己打起來,據說這種機器剛投放的時候,每天都和*圖*書有接近40%的指路卡毀于相互廝打。
楊寧保持著微笑,有些生疏地吹了一聲口哨:“將軍,那現在我是送你回家,還是你跟我去約會?”
把帽子歪戴的小男孩一把推開同伴,擠到傅落跟前:“那你是太空軍嗎?”
“你們天天都打仗嗎?”
地球在經歷過血與火的戰爭之后,仿佛煥發了某種叫人難以置信的生命力。
傅落煞有介事:“有的,我們戰艦駕照A本,初始十二分,違章停靠扣一分,超速扣兩分,闖一次紅燈扣六分,跟自己人追尾十二分全扣光,酒后駕艦直接吊銷駕照,關進小黑屋,得跟被俘虜的海盜一起,去火星上鋤半年的大地——只有一個例外,撞一艘敵艦獎勵兩分,上不封頂。”
兩艘最新型號的近地機甲飄在空中,拖曳著巨大的立體空中屏幕,一個在滾動播出某土豪品牌新一季發布的彩妝產品,另一個是附近影院最近檔期所有拍片的預告及片花,兩張屏幕夾住了地面上人們的全部視野,相對而立,好像唱對臺戲似的。
但是恐怕她放松得太過了,還沒等她坐穩,旁邊這位一向穩重得有些不像正常人的楊將軍就毫無緩沖地放下了一個重磅炸彈。
就在她伸手抓住了圍著她亂飛的指路卡,決定把它塞回機器里的時候,身后忽然響起了一個剎車聲,傅落一回頭,看見了一輛有點眼熟的車,隨后,一個更熟悉的人從車里探出頭來。
城市不可思議地一天一個變化,五分鐘的路程讓入傅落微微有點迷路,三年沒怎么從天上下來的傅中將像個真正的鄉巴佬一樣,逐字逐句地仔細閱讀了路邊手動導航的用法,小心翼翼地輸入自己的家庭住址,等著機器響應——她曾經認為自己就算不入伍,好歹也能去當個機器人修理師,現在這種自信已經在日新月異的科技面前蕩然無存了。
傅落這才回過神來——原來這就是戰爭剛爆發那會,她跟著楊寧闖進信號站hetushu.com時開的那幾輛非法改裝車之一,當時她的膽戰心驚勁就別提了,現在回想起來,幾乎有些恍如隔世的百感交集。
楊寧聲氣溫和地跟她說了好多,可惜傅落一個字都沒聽進去,直到車開過了兩個街區,上了空中高速,她才終于找回了自己的聲音:“為什么?不是……你卸任以后要去干嘛?”
直到這時,傅落才找回了一點離家出走的廉恥,她發現自己方才干的事有點有失風度——堂堂中將,光天化日之下忽悠小學生——這傳出去可有多長臉啊!
小男孩們這一嗓子吼出來,頓時廣而告之,頃刻間,傅落就被一大群還沒有她腰高的小朋友圍了個水泄不通,一堆小帽子下面是一張張無知的小臉,傅落簡直要被他們圍觀出密集恐懼癥來。
這一句話仿佛解咒,倆男孩聽了,頃刻間又活蹦亂跳了起來,其中一個毫不客氣地拿回自己的帽子扣在頭上,另一個擠眉弄眼地上下打量傅落一番:“你是剛下飛船的嗎?”
兩個工作人員一人戴著一頂小紅帽,帶著一個老師,三人正一起心力交瘁地通過擴音器扯著嗓子嚷嚷。
他們在戰爭中相識,到現在已經熟悉得穿越了生死,但傅落從未見過他臉上露出這么純粹坦然、蕩盡陰霾的笑容。
楊寧沖她揮揮手:“上車。”
好問題!
這個紀念館也戰后新建的。
“那你開戰艦嗎?你也有‘戰艦駕照’嗎?”
他身上穿著便裝,襯衫的袖口挽到了胳膊肘以上,領口兩顆扣子沒扣,雖說不至于顯得邋遢,放在他身上,卻已經是不可思議的隨性了。
楊寧是先她一步回來的,不過據說好像并不是休假,而是和地面交接什么事。
她的假是楊寧批的,楊將軍當然知道她什么時間在地面,自動導航卡系統剛建成的時候需要使用一部分軍方的衛星系統,上面有指紋識別系統,所以也就不奇怪楊寧有權限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雖然他本人確實神和_圖_書經兮兮的,但兩只眼真的十分健全。
“排隊!排隊!都排成兩隊!”
他說:“我下個月卸任。”
楊寧側頭看了她一眼,笑了起來。
而那位沒收了“耶西”的女老師看起來十分眼熟,她直起腰來的時候習慣性地將一側的鬢發別在耳朵后面,傅落看清了她的臉——是欣然。
傅落抬手看了看表,一邊掐算著老師和工作人員們什么時候能把這群小崽子們全都塞進飛船,一邊有點心不在焉地說:“是啊。”
戰爭已經結束了,連戰后建設都進入了尾聲,把地球推進新紀元的這只最中堅的手,是不是也多少可以卸下一點責任呢?
地對空站臺雖說名義上是軍民兩用的,但基本還是軍用為主,真正以居民身份上太空的,頂多是探親軍屬、空間學者之類,會被旅行社忽悠著參加一些太空旅游項目的神經病并不多見——出于安全考慮,旅游飛船不可能走太遠,也不可能讓他們下來行走,除了黑布隆冬地在很靠近地球的地方繞著轉一圈之外,沒有任何亮點,這條旅游線路在戰前就被評為人類歷史上最無趣的旅游行程之一,鋪天蓋地的吐槽過后,“太空旅游”這個詞已經基本上等同于“智障”和“有病”了。
而現在,原本的秩序顯然已經淹死在一大波熊孩子們的嘰喳亂叫里了。
她默默側了下身,讓過兩個瘋子一追一跑的小崽子,一抄手接住了其中一個腦袋上掉下來的帽子,只見上面寫著“XX小學愛國愛地球教育實踐”,內側帽檐上有個識別碼,底下小字注明了“參觀太空戰爭紀念館”。
自動導航飛快地加載出了一張平面地圖和一份立體導航,隨后里面吐出一張再生指路卡。
在這嚴肅緊張的偽科普過程中,幾個工作人員終于擠了過來,用趕羊的方式將這些無組織無紀律的小崽們趕回隊里——可見人類文明幾起幾落,發展到了如今的地步,游牧的傳統仍在一代又一代中隨著基因傳承。
hetushu.com傅落其實壓根沒意識到這天是什么日子,這還是三年以來,她的第一個假期。結果當她一身久違的休閑裝,打著哈欠從已經著陸的飛船上下來時,整個人都被站臺上的沸反盈天震驚了。
好一會,丟了帽子的那位才回過神來,和他的小伙伴拉拉扯扯地走回來,看見傅落手里的帽子,倆人磨蹭了一會,走到傅落跟前,蔫巴巴地說:“老師,我的帽子掉了。”
傅落一瞬間懷疑自己又被駕駛艙彈出去了,她覺得自己當時的表情一定很像個智障。
傅落只好說:“我們一三五打仗,二四六休戰,星期天抓鬮決定干什么。”
工作人員顯然認出了她的級別,當場一呆,仿佛下意識地張嘴想說什么,忽然意識到這個嬉鬧的公共場合不大合適,他踟躕了片刻,最后腳跟微碰,沖傅落敬了個禮。
“唔,我包了個野生茶山,最近還在關注生活機器人的市場——具體做什么還沒想好,不過干點什么都不錯,我看現在就算開個飯店也比現在工資高,再這么窮下去,我快娶不起媳婦了。”楊寧沖她眨了眨眼睛。
她妝容整潔,身著長裙,領口還別著傅落當年送給她的胸針,從頭到腳,無不精致得無可挑剔。
他從出生到現在,沒有一天是為自己活著,沒有一秒不憂心忡忡,直到現在,是不是也能稍稍自由一點呢?
傅落:“……”
“那你們每天都坐著飛船追海盜嗎?”
看得心滿意足。
電影周邊被無數無知的未成年瘋搶,一只眼的獨眼海盜漂浮在全世界各地的玩具店里,傅落不知道耶西泉下有知該做何感想,想必會暴跳如雷吧——幸好他已經死了。
他們的音量疊加在一起,制造的噪音成分離奇,對耳膜來說極為不友好,很有殺傷力。
當她穿過人群的時候,偶然間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一開始,傅落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她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看見一個女老師溫聲細語地沒收了一個小學生手里的玩具—和圖書—某個跨國影視集團拍了一部以星際海盜耶西為原型的動畫片,好像叫什么“塵埃戰艦”還是“灰塵戰艦”的,把耶西拍成了一個神經兮兮的獨眼。
指路卡是個小飛盤,相當智能,無論是乘車還是步行,都只要跟著它走就行了,傅落聽同事說過這種新型工具,聽說它唯一的缺點就是話太多,一路會不停地插播各種廣告,想要屏蔽廣告就得付費。
傅落看著被堵得水泄不通的出入口通道,一時間有點找不著北。
還因為你們堵人堵得沒法出站。
倆男孩異口同聲:“哇!這有一個太空軍!”
這軍旅生涯聽起來頗為休閑。
其中一個工作人員無意中抬頭看了傅落一眼,頓時發現了她行李箱上的標識,飛船上行李統一收存管理,禁止隨身攜帶,一般普通居民的收存驗證標識是乳白色的,科研人員是綠色的,軍方人員按照一定的級別分配不同的標識。
站臺后勤工作人員也是鮮少遇見這樣不可控的場面,忙得到處亂竄——抓那些跑到不該去的地方的小崽子。
她覺得自己從欣然身上,看到了整個和平、繁榮、秩序、體面的人類文明的縮影。
這波參觀紀念館的小學生普遍低齡,智力尚未發育完全,傅落說話的神色又十分嚴肅正經,把小孩們哄得一愣一愣的。
因為往來旅客不多,又多為軍人,地對空發射接收站臺上從來都是井然有序的。
能盼點好嗎孩子?
“誰讓你們帶零食了?老師說過什么?這不是春游,不準把零食帶上飛船!”
傅落面無表情地回答:“同學,飛船的速度追不上海盜,只能追上海兔子,我們開的一般是動感戰艦。”
喪心病狂的是,他們光圍觀還不算,還要七嘴八舌地沖她提問。
“……”傅落說,“是啊。”
“和動感光波有什么關系?”
這一次坐上車,傅落沒有聽見近地機甲系統中那冷冰冰的女聲,車里放的是輕柔的音樂,十分符合楊寧略帶守舊的古典主義愛好,讓人覺得很放松。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