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念念不想忘

作者:墨寶非寶
念念不想忘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終章 最初的最初

程晨的助理給她定的是下午的機票,司念從酒店走之前,才給他發了個短信。
而他就在線路的那邊,伴著車來車往的聲音,叫出了她的名字。
司念本來想要和沈蔚玨吃午飯,看到雪碧這模樣也沒心情了,直接買了外賣回家。沈蔚玨在客廳狼吞虎咽,她就在浴室給雪碧洗澡。正滿手泡沫的時候,可樂忽然把手機叼了進來,屏幕上閃爍的正是程晨的名字。
司念擦干凈一只手,按下了接聽,程晨的聲音不是很清楚:“接到了?”
司念終于摸到手機,放在臉上:“喂……”
司念抿起嘴角,嗯了聲。
可是飛機已經要起飛了。
很浪費,根本就吃不完。
“現在想想,似乎除了成績好,真的是一無是處……”
司念嗯了聲,坐在床上,就著椅子吃他給自己帶的菜。
“怕你餓,就沒來得及洗澡,”程晨用枕頭給她墊在身后,隨手脫下了外衣,扔到沙發上,走進洗手間。
……
“你看到就知道心疼了,”司念用淋浴噴頭給雪碧沖著泡沫,看到它一直睜不開眼睛的樣子,馬上說,“浴液進它眼睛里了,我一會兒給你打過去。”
“我自己來吧。”程晨低聲說了句,開始解皮帶。
他洗干凈手和臉,走出來。
司念覺得他肯定會說什么,耐心等著。
直到司念到了機場,快登機時,程晨的電話才打過來:“剛才很忙,到機場了嗎?”司念嗯了聲,把登機牌遞出去:“我要上飛機了。”
司念躲開他,低聲提醒,“沈蔚玨在客廳呢,注意點兒。”
沈哲?!
“有沈哲在,基本能搞定所有已婚未婚男女。”
司念嗯了聲。
和_圖_書“你又不是明星,導演里能被普通人認出的,估計也只有李安、徐克,張大胡子什么的了……”
他用手指碰了碰她的臉頰:“這幾天想起這些,忽然就會覺得覺得后怕。如果我真碰上了個差不多的人,就這么在一起了,再遇見你會不會后悔?”
司念詫異看他,想說什么,沒有說出來。
“會嗎?說不定你能找到更好的。”司念口是心非地說著,卻怕他真的認同自己。
“我休假了。”他忽然說。
“她走了,給我開了門就走了。”
她緊張地趴在電話邊,等來他第一個電話時的聲音,那時候他剛才結束期末考試,是他們兩個人認識四個月的紀念日,約好一定要在這一天打電話,聽到彼此的聲音。
她看他:“怎么了?”
“佟佳明后天有宣傳活動,她的經濟公司替她請假了……”如此扒拉扒拉三百字,程晨在那邊耐心聽著,司念在這邊咬牙切齒等著。
她吃了會兒,想要回頭問他要不要吃時,才發現他已經睡著了。床頭等下,滿面風塵的一個人就這么靠著床頭睡著了……她咬著筷子頭,看著他狼狽的樣子,忽然覺得很感動,莫名其妙就被這個畫面,感動的一塌糊涂。
司念忙關上燈,先鉆進了被子里。
程晨像是沒留意她的反應,就這么閉眼靠在床頭,輕聲說了句:“快吃,菜快涼了。”
“不行,”司念看浴盆里盯著自己兩個人的雪碧,“我要先給狗洗完,它會感冒的,再等十分鐘……”她又像是想到什么,回頭看他,“你帶換洗的衣服了嗎?我家沒有你的衣服,要不你洗澡的時候給我尺碼和_圖_書,我出去給你買一套在家里穿的,把你身上的洗了?”
……
在空姐的目光中,司念終于熬不住,匆匆掛斷了電話。
直到感覺房間亮起來,有食物的香味時,她才肚子有些絞痛地醒過來,卻還是一個指頭都不想動。直到程晨用被子裹住她,抱起來,司念才用下巴抵在他肩上,抽了抽鼻子:“好臭。”
“開門。”
她至今都記得,她拿起電話時心跳的發慌,憋了很久才說了一個喂字。
一股煙熏火燎的味道,還混著風塵沙土味,總之難聞的一塌糊涂。
他的聲音,帶著淡淡的疲倦,卻是溫柔而清晰。
“會,”他忽然就笑了,“我遇見你的時候,只是個窮學生。沒有信用卡,沒有手機,打個電話也只能去公用電話亭。好像除了偶爾給你寄零食,就沒送過你什么像樣的禮物了。情人節的時候也只能給你打三個小時的電話,陪你聊天,逗你開心。
司念對上他的眼睛,很快躲開,像是新婚小媳婦一樣不敢抬頭,裝作淡定地接過筷子:“酒店怎么這么不負責,隨便交個身份證……就是我那什么了?”
司念睡了一整天,反倒是清醒著。
司念詫異看他,他當著沈哲的面,說那些話?
司念抱著手機又睡著了。
她目瞪口呆看著他,也不知道說什么。
為了接雪碧回家,司念當天晚上就約好了沈蔚玨,讓她第二天開車送自己去機場。
空姐已經開始走過來,提醒司念關閉手機。
“那時候我愛,也愛我的,這輩子也只有你這么一個人了。”
“辛苦多了,”司念揉了揉可樂的頭,“我要是未來有兒子女兒什么的,http://www.hetushu?com一定不要他們做演員,起早貪黑,超時工作,多大的腕兒都要看人臉色,真沒什么好的。”
“導演?”手機那邊忽然有了劉慶慶的聲音。
“把身份證押給酒店,說我是你老公。”
“讓你這么說,明星還真是比我們辛苦。”
程晨不置可否。
……才剛剛合好,是不是太快了?
等接到雪碧的時候,可是把司念心疼壞了。
司念嗯了聲,示意他快些說。
很像是最初的最初。
司念詫異看他。
司念接過登機牌,走進登機廊橋時,才嗯了聲。
說完就掛了電話,沖干凈毛巾,給雪碧仔仔細細地抹干凈了眼角。
直到門鈴響了很久,她才迷糊醒過來,然后翻了個身,繼續抱著被子死睡。
“司念?”
毛色挺漂亮的一只狗,就和那天晚上的程晨一樣,灰頭土臉的。尤其被人裝在籠子里推出來的時候,神色還有些驚慌……直到看到司念,才猛地搖著尾巴,眼睛里水汪汪的。
電話鈴,手機震,電話鈴,手機震……
司念終于差不多清醒了:“你怎么進來的……”
他沒說話,把司念放在了大理石臺上,湊過去用臉碰了碰她的臉。
就在司念找到座位,順利坐下時,劉慶慶終于結束了長篇累牘的發言。
雪碧終于熬不住,從浴盆里跳出來,很是疑惑地看著兩個對視的人。
“想起些事情。”
“司念。”他叫她的名字。
然后,就聽見他咳嗽了一聲。
他笑了笑:“名人效應。”
外衣還沒來得及脫,正在用襯衫一角擦著眼鏡的程晨,只是笑著看她,不說話。
他額角的頭發還濕著,看臉色,似乎是很累。
http://m.hetushu.com程晨笑了聲:“拍外景,人都沒條件洗,怎么會有人專門照顧狗。”
太神奇了,自己給雪碧洗澡到底有多投入,竟然房間里換了個人都不知道。
就這么兩只胳膊摟住他的手,往他懷里蹭了蹭,在黑暗中慢慢地琢磨著下部戲的大綱和分場,慢慢地又睡著了。
感覺程晨很快脫掉褲子,掀開被子后,她下意識緊張起來,可程晨最后只是從身后抱住她,親了親她的后背,就再次陷入了沉睡。
“雪碧在北京拍戲,”程晨忽然說,“過幾天我一個朋友會幫著托運它到虹橋機場,幫我把它接回家,好不好?”
“想起剛上大學的時候,在學校附近租房子,沒有暖氣,晚上一凍得睡不著就想起你說的話,說自己喜歡下雪天靠在暖氣上看小說,一看就是大半夜,”他低聲說著不相干的話題,“那時候有很多女孩子約我,雖然都是戲劇學院的學生,可畢竟是女孩子,多少有些矜持,我每次看到她們的信,或是接到她們的電話,總能先想起你……”
—— 全文完 ——
正轉身準備換條毛巾的時候,就看到一個人靠在門邊,看著自己……
……
司念坐在副駕駛位上,給可樂撓著下巴,可樂愜意地瞇起眼睛,用頭蹭著司念的手心。沈蔚玨邊開車,邊笑瞇瞇感嘆:“這導演的狗就是不一樣,還能客串電影什么的。”
程晨把眼鏡摘下來,放在床頭的柜子上,兩指捏住鼻梁,閉眼輕揉著。
這件事直接導致結果是,司念回到自己房間后,渾身難過,一直睡到了深夜。
她邊說,邊在腦子里搜尋附近的商場。
第二天他又走得很早。
其實就一個星期http://www?hetushu.com沒見而已。
司念又嗯了聲:“記得把你朋友的手機也給我。”
“劇組里一個主演去宣傳,我就回來了,”他走過去,抱起司念,“時間不長,就一天。”司念摟住他的脖子,低聲笑了笑:“一天還回來?”
司念被他說的心發軟,沒吭聲。
程晨好笑看她:“要不我先洗澡?”
“買不起車,買不起房子,連你喜歡的貓都買不起。
脫?還是不脫?
“演電影很受罪,”司念蹙眉,“人都累得跟狗似的,狗還不知道能折騰成什么樣呢。”
他拉過一個椅子,把桌上放著的飯盒都拿過來,在椅子上一一鋪陳開。司念看著他不停打開白色飯盒的蓋子,看著他替自己掰開一次性筷子,看著他遞給自己,才喃喃著,追問了句:“……人家就信了?”
水流聲很快停止。
她很快吃完,悄悄下床把所有東西收拾好,然后又輕手輕腳地爬上床,替他脫衣服。程晨睡的不是很沉,因為知道是她就沒有睜開眼睛,任由司念替自己脫了上衣……司念把襯衫放到床邊沙發上后,看著他的褲子,開始糾結了。
程晨似乎聽到了聲音,很快囑咐了句:“我會把航班號發到你手機上。”
“嗯,”她用腳踢了踢雪碧,雪碧自覺跳進了浴盆里,“你借給哪個公司了?簡直慘不忍睹,估計都沒怎么有人給它洗過澡。”
……
分分秒秒的安靜。
程晨的眼鏡,因為浴室的熱氣再次模糊,他摘下來。那雙漆黑的眼睛里,有太多太多的情緒,終于說完了所有的話:
既然只剩了他和自己,她也就不再矜持了,湊過去很輕地聞了下他:“你怎么又是臭的,和雪碧一模一樣。”
程晨嗯了聲。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