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陽
蜀山大掌教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十一卷

第1286章

“對對對,這位兄弟如何稱呼?你說的太對了,勝華兄他就是沒有死,所以才會發來飛劍傳書,大家更是不用擔心什么!”
所以說,此時一眾現實修士大佬這樣決定,反而是他最為危險了。
本來他不想向眾人暴露烈畢勝華的秘密的,然而此時眾人情緒明顯失控。要是再不說很有可能會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為。萬一自己就這樣倍殺死可就慘了。
“管他那一個說法是真的,反正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不相信別人說的。”
可畢勝華的飛劍那就不一樣了,畢勝華是他們平日里經常接觸來往的人,也是常常看到畢勝華的飛劍,對于他飛劍的屬性也是大有了解,十分熟悉。
那么就只剩下一種可能了,那就是這飛劍是畢勝華本人發來的飛劍傳書,因為是他自己本人發動的飛劍傳書,所以根本就不用收服什么的,隨意就能使用。
這位現實修士大佬也是因為之前另外那個現實修士大佬只是幫助烈焰狂人說了一句話,就被大家誤認成是烈焰狂人的幫兇。所以此時他又算是變相的幫助烈焰狂人說話了,烈焰狂人又向他表現出這么熟悉的態度。他立即和烈焰狂人撇清了關系,生怕大家也將他誤會成是烈焰狂人的幫兇。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可真就太慘了。
更糟糕的是,此時他還是身受重傷,戰力大大下降,根本就不是眾人的對手。自己要是還繼續和他們裝逼的話,引得他們憤恨出手,將自己干掉那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在烈焰狂人查看飛劍傳書的過程中,周圍一眾現實修士大佬都是屏住呼吸,目不轉睛的看著烈焰狂人,想要從烈焰狂人的表情中看到一些關于飛劍傳書主人,也就是這飛劍的信息。然而讓他們失望的是,烈焰狂人只是一臉嚴肅的查看著飛劍傳書,卻是根本沒有其他多余的表情,讓他們無法做出什么判斷。
不過不http://www.hetushu.com等他把詳情說出來,其中有一個現實修士大佬已然是開口說話,將自己的推測說了出來。
在烈焰狂人抬起頭的瞬間,周圍的一眾現實修士大佬都是立即開口詢問。本來眾人想要直接問烈焰狂人這是誰的飛劍傳書來的。
此時此刻,最好的選擇那就是沉默了。然而沉默又有默認的嫌疑,實在是讓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烈焰狂人聞言也是額頭冒出冷汗,立即就是開口解釋。然而他越解釋越亂,一眾現實修士大佬聽了他的話以后,臉上表情更加不善,開口說話道:“說倍殺死的是你,說沒死的也是你,我們到底要相信你哪一個說法?勝華兄到底死是沒死?”
只是,畢勝華已經死了,這又怎么可能?
而只要眾人相信畢勝華沒有死,那自己說的一切也就都是真的,他們不會在有對自己出手的想法了。
“當然不是了,你們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剛才勝華兄確實是倍那人殺死了,但勝華兄卻真的沒死……”
“怎么樣?是……飛劍傳書上怎么說?”
不過這位現實修士大佬確實不買烈焰狂人的賬,烈焰狂人的話剛剛說完,他就立即后退了一大步,一臉警惕的開口說道:“你干什么?不要說這些亂七八糟的,我跟你可不熟!”
就在這個道人很是擔心自己會被一眾現實修士大佬殺死的時候,烈焰狂人再度開口,臉上頗是有些無奈。
聽了這個現實修士大佬的話以后,烈焰狂人頓時如同找到了救星一樣,連連點頭說道。
之前他們和烈焰狂人交流的時候,烈焰狂人殺了他們一個人殺雞儆猴的威懾他們。此時他們再殺自己威懾烈焰狂人,也是完全可以的。
此言一出,周圍頓時炸開了鍋,眾人都是根本不敢相信這竟然真的是畢勝華的飛劍傳書。而且他們就差一句話沒有說出來,那就和圖書是剛才畢勝華不是都已經死了嗎,怎么可能還會發來飛劍傳書那?死人能發飛劍傳書嗎?你這不是在玩我們嗎?
這位現實修士大佬的話剛說完,烈焰狂人就是一臉贊賞的豎起了大拇指,一副你很好,我看好你的架勢。
于是乎,周圍一眾現實修士大佬望向烈焰狂人的目光都是變得有些不善。一副你不給我們一個交代,不把事情說清楚的話,我們就讓你好看的神氣。
“是啊,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任何聽到的消息都是別人說的,很可能是道聽途說,根本沒有什么依據。只有自己看到的那才是真的!”
但自己就不一樣了,自己雖然也是門派里面的頂層人物,可大家在場的人誰又不是這樣那?自己和烈焰狂人比起來,自然是遠遠不如了。一旦他們想要動手,很有可能會先把自己殺死威懾烈焰狂人的。這也算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了。
烈焰狂人見狀也是抬手一招,直接將飛劍傳書接到手中開始查看。
要知道烈焰狂人的實力雖然也是不俗,和畢勝華可以有的一拼,但他畢竟不是畢勝華。在場眾人可都是各大門派里面的頂層人物,每一個人的背景底蘊都是不簡單。如果大家團結到一起,怎么可能會怕了區區一個散修那?就算對方的實力很強,但自己這些人加在一起的實力也不是假的。自然不會怕了他。只因為這烈焰狂人除了自身強悍的實力以外還有其他更為重要的身份背景,所以自己等人多有顧忌,才不敢出手罷了。
“這么說,烈焰狂人說的是真的了?剛才那個死的雖然確實是勝華兄不假,但只是勝華兄的道法替身而已。所以勝華兄本人還沒有死,自然可以發來飛劍傳書了!”
“我想起來了,當年華升天在一次大戰當中明明已經被人殺死了,但卻是不知道怎么忽然就重新出現將對手殺死了,從而獲得了勝利。當http://m.hetushu.com年對于這件事情大家都是感覺不可思議,想要弄清楚其中的細節卻都沒能弄明白。最后也不了了之。而華升天本人也因為這件事被傳的更加神乎其神,大家對于他的實力也是更加無法估計。此時想來,如果畢勝華門派真的有這樣的一門道法,那當年的華升天極有可能是學習了這門道法啊。”
“什么?真是勝華兄的飛劍傳書?這怎么可能?”
眼見飛劍破空飛來,烈焰狂人雙眼頓時光芒大放,似乎看到了什么希望,也是拼著重傷從地上站了起來,望著遠空飛來的飛劍翹首以盼。
“糟糕!”
但他們終究還是沒好直接問出來,而是問飛劍傳書上說了什么。
更為糟糕的是,剛才還和那個現實修士大佬站在一起的其他人在他說出這句話以后竟然是同時向后退了一步。這樣一來也是將他凸顯出來,直接把他和烈焰狂人一起圍在了人群里面。
“莫非勝華兄他沒有死?所以發來了飛劍傳書?”
一眾現實修士大佬統一聲音之下,卻都是不相信烈焰狂人的話,還是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也就是說,他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那就是之前他們看到,畢勝華已經倍殺死了。
“是啊,不止那將勝華兄殺死的道法威力恐怖,就算是那萬劍流光斬威力也同樣是非常恐怖。那一招道法攻擊我們這么多人,竟然是絲毫不顯困難,反而是讓我們狼狽不堪。還有幾位道友不幸遇難。威力何其恐怖。你現在卻告訴我們親眼看到倍殺死的勝華兄他沒有死,折讓我們如何相信?”
因為如果大家都確定他們看到的是真的,那也就是維持之前看到的,相信畢勝華已經死了。既然他們相信畢勝華已經死了,那自己和烈焰狂人說的話自然也就是誆騙大家的假話了。自己也肯定會被當成是烈焰狂人的幫兇了。一旦眾人情緒失控,很有可能會對他m.hetushu.com們兩個出手的。
看對方反應竟然如此之大,烈焰狂人尷尬的收回自己的手,實在是有些下不來臺階。
另外那位被誤會的現實修士大佬此時還苦著臉無奈的站在一旁,是不靠近烈焰狂人不是,靠近更不是。實在為難的很啊。
看到這飛劍傳書以后烈焰狂人似乎一身傷勢完全好了,再次變得耀武揚威起來,絲毫沒有受了傷的跡象。但也知道此時情況緊急,沒等眾人過多追問,已然是主動開口說道:“這是勝華兄的飛劍傳書,相信這飛劍你們也都認識。”
而且那烈焰狂人是修士界出了名的人物,雖然是一界散修,但這么多年下來也是有了很多的后臺。大家多少還是很有忌憚。如若不然,之前也不會那樣害怕烈焰狂人了。
可是這飛劍外人又是根本無法這么快的就將其收服,而且就算是將其收服了,也不用此時就用它發飛劍傳書,還飛到這里來吧?
只是他也知道,現在想要再解釋已經是不可能的了。不解釋還好,眾人只是懷疑,如果他立即開口解釋的話,那就絕對不僅僅是懷疑這么簡單了,肯定直接就把他當成是烈焰狂人的幫兇了。
所以烈焰狂人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也只能說出一些畢勝華的秘密,讓眾人相信畢勝華是真的沒有死了。
在眾人各自復雜的心情當中,那飛劍破空飛來,直接來到了眾人頭頂,也是毫無遲疑的朝著烈焰狂人落了下去。
“呃!”
然而聽了烈焰狂人這句話的一眾現實修士大佬卻是沒有立即相信他的話,反而是連帶著那個主動開口,說畢勝華沒有死的現實修士大佬也一起懷疑起來了,用極度質疑的目光望著他們兩個。
所以此時他們看到這道飛劍破空飛來,卻是可以百分百可以確認,這飛劍是畢勝華的無疑。
“嗯?勝華兄師門好像確實有這么一門道法。”
發現眾人的反應以后,這個現實修士大佬也是猛然一和-圖-書驚,心中感到糟糕。知道大家是把他當成烈焰狂人事先安排好的幫兇了,所以此時才會時機恰好的說出了這句話。可是天地良心,自己真的不是烈焰狂人的幫兇啊。自己剛才說出的話,真的完完全全就是自己的猜測而已,僅僅是代表自己的意見判斷而已,可是沒有人事先收買他啊。
“你們真是迂腐,難道忘了勝華兄門派有一門很厲害的替身道法嗎?”
見了一眾現實修士大佬的表情,剛才還耀武揚威的烈焰狂人頓時渾身一個冷戰。忽然想起來雖然這確實是畢勝華發來的飛劍傳書不假,但周圍眾人卻是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于是烈焰狂人不敢故作高深的裝逼下去,立即就是準備開口解釋,將大家不知道的詳情說出來。
“正對,正對。這位道友如何稱呼,你真是太機智了,這么復雜的問題竟然讓你一說就明朗了!”
聽了烈焰狂人的話,頓時有好幾個現實修士大佬一愣,仔細想了想,似乎畢勝華師門還真有這么一門道法。只是他們記憶也不太清楚了,只朦朧模糊的記得畢勝華們怕似乎真的有這樣一門道法。但到底真有還是假有,他們卻是記不清了。
好在這個秘密雖然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秘密,但對于畢勝華來說卻不是什么十分重要的秘密。所以自己將這個秘密說出去也是完全可以的。
面對此情此景,他可不想自己也變成對方那樣。
“沒有死?這怎么可能?剛才我們一直都和勝華兄站在一起,親眼看到他被對方的道法打中了,整個人的身體都是直接被打成了粉碎,絕對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你現在卻告訴我們勝華兄他沒死,你這是在和我們開玩笑嗎?還是在質疑我們都是瞎子,連近在咫尺的事情都看不準!”
聽到一眾現實修士大佬統一的聲音,烈焰狂人頓時大急,那個被大家誤會成烈焰狂人幫兇的人更是額頭瞬間布滿冷汗。
“勝華兄的飛劍傳書?”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