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陽
蜀山大掌教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十一卷

第1196章

也就是王家外事家主自己打不過紫陽,如果他可以打過紫陽,或者是和紫陽的實力旗鼓相當,不相差這么大的話,他也早就沖上去讓紫陽好看了。
而就在紫陽眉頭緊皺,心中煩惱的時候,對面的王家外事家主卻還在用略有逼視的目光望著他,等著他的回答。
可是這個辦法到底哪里有問題他卻是根本想不出來,非但想不出來。而且他無論怎樣思考,這個辦法都是在合理不過了,根本就沒有一定問題嗎。
沒有辦法之下,王家外事家主只能再次將目光望向了一旁的極度悲傷,讓極度悲傷幫他看看紫陽的這個辦法到底有沒有什么問題。然而極度悲傷卻是眉頭緊皺,陷入了思考當中,竟然是沒有發現王家外事家主看自己。王家外事家主一連對極度悲傷打了好幾個眼色,極度悲傷都是沒有絲毫察覺。此時又是有紫陽和水煙藍這兩個外人在場,他卻是不好出聲招呼極度悲傷。無奈之下只能作罷,依舊自己思考這個問題。
聽了紫陽的話,王家外事家主眼中不禁露出一絲好奇,不知道紫陽到底是想到了什么辦法,竟然說可以鉗制他自己。
這個辦法簡直就是覆滅他們王家的巨大計劃。試問王家外事家主心中怎么可能不十分后怕,對紫陽充滿憤怒那?
甚至于王家外事家主真的徹底對紫陽動了殺機,想要將紫陽這個膽敢設計,想要覆滅他們王家的家伙殺死。
想到這些,王家外事家主心中冷汗后怕的同時,對于紫陽的印象也是更差了,不只是討厭這么簡單了,簡直可以稱為敵視了。
想到這里,王家外事家主心中身上不禁有些冒冷汗了。
這時對面的紫陽正好也等的有些不耐煩了,準備開口催促,王家外事家主索性開口說道:“閣下說的這個辦法不錯,我答應你……”
因為那起仙之玉就是他們王家玉佩的原版,而那起仙之玉可是能http://m.hetushu.com夠開啟凝仙之門的存在。之前起仙之玉又是一直都在王家手中。說不定王家就研究出了什么成果,這才制作出了很多與起仙之玉相同的玉佩來。
“會出大問題?會出什么大問題?”
然而紫陽是修士,而他是武者,這雙方之間的實力相差實在是太大了。
極度悲傷說到這里臉上的古怪神色也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鄭重。
是啊,一旦讓紫陽當著眾人的面鄭重其事的說出那個承諾,那就明顯是想要借助謬論的力量來鉗制紫陽,讓他必須將玉佩交給他們王家了。這自然也顯得他們王家對于那玉佩極為重視。而如果只是普通的一塊玉佩的話,王家根本就沒有必要這樣重視。在加上之前華家從王家手中拿到的起仙之玉就是這玉佩的外觀。他們不難猜測是不是王家剩下的那些玉佩也藏著什么秘密的。而一旦讓那些人猜到這玉佩里面有什么秘密。利欲熏心之下肯定是有人會鋌而走險的。
想到這里,王家外事家主甚至心中已經在惡毒的想著,等到一會將問題說出來,讓紫陽顏面掃地了。
聽了王家外事家主的話以后,極度悲傷卻是略微一愣,然后才是略有古怪的開口說道:“不是紫陽的辦法里面有什么問題,而是這個辦法根本就不行。一旦按照這個辦法進行,將紫陽答應我們王家會把玉佩帶回來交給我們的事情說出去,讓一眾玩家和華家知道的話,會出大問題的!”
王家外事家主見極度悲傷竟然在這個時候忽然阻攔自己,不禁很是詭異,因為極度悲傷這樣做是很失禮的行為。自己都是王家家主,自己可以全權代表王家,而自己在和外人說話,即將答應的時候忽然開口阻攔,這是不敬,對家主的不敬。給外人一種他這家主在家主里面說話不太算數的感覺。這對他來說可是非常大的和圖書負面印象,對他有很大的影響。
紫陽見了王家外事家主的這等表情以后略微沉默了一下,才是開口回答道:“具體時間我也不敢確定,但我一定會抓緊時間回去本體那里將玉佩帶來給你們王家的。至于承諾的我無法給予。而且我空口說出來承諾也是無用,想來王家主你也是不會相信的。但我想要了一個鉗制我,讓我把玉佩取到手中以后就必須要交給你們王家,否則就會遭遇到巨大損失的辦法!”
畢竟有一個人成天惦記著自己,對自己動了殺機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更何況對方還是王家,這等超級大家族的家主。所以說,此時此刻的紫陽心中真的也對王家外事家主動了殺心了。
“罷了,這個辦法確實很好,有了華家知道,一旦這陌紫陽不兌現諾言,將玉佩給自己王家。他絕對會顏面掃地,華家又是號稱如今的仙界執掌者,那是正義的化身。為了維護他們自身的形象也肯定會出手干預,將這陌紫陽抓回來,把玉佩找出來給自己家族的。既然如此,那個辦法完全可行。自己答應就是了!”
這樣一來,他自然是不會自討沒趣的對和紫陽交手了。如果他跟紫陽交手,別說給紫陽好看了,怕是一個照面就被紫陽給打趴下了。到時丟人現眼的可就是他王家外事家主,而不是紫陽了。
想到這里,王家外事家主的眉頭頓時深深的皺了起來,心中也是略顯擔憂。同時心中有了冷汗直冒,感覺紫陽真是太危險了。說好的一個解決辦法竟然是坑害他們王家的陰險毒計,實在是太狠了。自己竟然和這種人做交易,真是太危險了。
該死的小輩,竟然用計謀陷害自己,險些讓自己著了道。真是該死。
但是他自己無論怎樣思考,都是不感覺這個辦法由什么問題或者是漏洞的。而自己又是不可能長時間的思考這個問題,對面的紫陽還等著自己和_圖_書回答那。
思來想去都是想不出來這個辦法有什么問題,王家外事家主不禁懷疑,莫非紫陽真個是沒有什么私心。但這不可能,這不科學啊!
因為如果他按照紫陽剛才說的辦法去做,將一眾玩家和達官顯貴,還有華家之人聚集到一起,說出他承諾要將玉佩交給自己王家的事情。那簡直就是自掘墳墓。一旦他這樣做了,那他們王家絕對會落入萬劫不復之地。
所以說他不能。
面對王家外事家主格外警惕的目光,紫陽直接選擇了無視,自顧自的開口說道:“我可以將絕大多數的玩家召集到一起,你想辦法將整個帝都的所有權貴也召集到一起。然后我當著所有權貴和一眾玩家的面說出這件事情來。這樣一來,大家就都知道我答應把玉佩給你們王家的事情。如果等以后我將玉佩帶回來卻沒有給你們王家。你們王家就可以向外界揭穿這件事。到時我將會顏面掃地,也是沒法混了。當然了,如果能夠讓華家知道這件事情,那效果就更好了。”
“……”
“呃?怎么了婉兒?”
他們二人彼此都對對方動了殺心,望向對方的目光也變得陰冷起來。整個人身上更是流露出了那種殺氣,相互對撞之下頓時讓旁邊的極度悲傷和水煙藍產生了感應。畢竟水煙藍和極度悲傷都不是不同人,此時他們兩個的身體可都是游戲身體,都是游戲里面數一數二的強人。比較起來,在場四人里面卻還是王家外事家主的實力最弱。
“是這樣!”
剛剛聽到極度悲傷這句話的時候,王家外事家主還有些愣神,但看到對方的表情以后卻是也變得鄭重起來。知道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問題,而且是很嚴重的大問題。
想到這里,王家外加家主心中的警惕更大,聚精會神的等著紫陽說出他的辦法來。自己好從中加以仔細思考,看有沒有什么漏洞。紫陽以后借助這www?hetushu.com個漏洞可以擺脫鉗制。
“家主不可!”
“呃……”
心中郁悶之際,王家外事家主開口,向一旁的極度悲傷問道:“悲傷你是不是發現了什么問題,說出來聽聽!”
不用太多,只要有一些實力對他們王家起了歹意,就夠他們王家喝一壺的了。更何況還有華家這個龐然大物。如果華家也對他們王家的玉佩產生了興趣的話,那他們王家可真就是大難臨頭了。而偏偏華家對他們王家玉佩產生興趣的可能性又是最大的。
雖然這樣直接當著紫陽的面把他辦法里面存在的問題說出來不太好,很是會讓紫陽尷尬,甚至是丟人。但王家外事家主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因為他正生氣紫陽竟然和他耍手段,險些讓他掉在了坑里。正要給紫陽一個好看。但他又打不過對方,根本無法用武力解決。那就正好將他辦法里面的問題說出來,明面上說出來,讓他面子上過不去也好啊。
但是看到極度悲傷臉上焦急以及凝重的表情以后,王家外事家主也是知道,肯定是這個辦法有什么問題,所以極度悲傷才會這樣的失禮,當著外人的面打斷自己的話。
好險,好險,只差一旦自己就答應對方。多虧了極度悲傷及時的開口提醒自己,這才打斷了自己的話。要不然自己肯定都已經答應對方了。
同時王家外事家主心中也是持著很大的懷疑態度的。因為一個人自己想到的辦法都是有逆反這個辦法的途徑的。而紫陽說他想到了一個可以鉗制自己的辦法。說不定他心中在想到這個辦法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擺脫鉗制的辦法。而且很有可能還不止一種。
想到這些的同時,王家外事家主望向紫陽的目光也是變得更加不善起來。
望著王家外事家主目光當中不斷閃爍的殺機,紫陽不禁皺起了眉頭。心中卻是在思考一件事情,那就是要不要將王家外事家主,這個對他動了殺機的人殺死和圖書,以除后患那?
而那起仙之玉可是能夠開啟凝仙之門的存在,王家研究出來的成果很有可能也和這個有關。而無論是凝仙之門,還是起仙之玉。現如今都在華家手中。而王家的家族玉佩又是很有可能和凝仙之門以及起仙之玉的秘密有關,華家自然是不能放過了。
然而就在這時,王家外事家主即將答應下來的時候,一旁陷入深度思考當中的極度悲傷忽然清醒過來,并急切的開口阻止了他。
不用王家外事家主詢問,極度悲傷已然是繼續說道:“我們王家的家族象征玉佩在外面本來就是一個謎,被各方勢力所關注。今日華家開啟凝仙之門,所用起仙之玉有正是我們家族的象征玉佩。各大勢力知道這個消息以后也是都以為知道了我們家族象征玉佩的秘密的。實際上的秘密他們卻還不知道。而一旦你讓紫陽高調的當眾宣布他要把玉佩給我們的承諾,這樣就顯得我們王家對于那玉佩非常重視。這樣一來,華家等人很可能會猜到我們的玉佩里面還有什么秘密。而一旦他們猜到了這其中還有什么秘密,尤其是華家現在實力強大,肯定會想要弄清楚。其他勢力也是不例外。一旦有其他勢力介入,這對我們王家來說可是非常不利的事情。”
“什么辦法?你先說來聽聽!”
“對啊!我怎么沒想到這點!”
聽了紫陽的話以后,王家外事家主眉頭微皺,第一感覺就是這個辦法可行,快速思考了一下之后還是感覺這個辦法可行。根本沒有什么漏洞或者是問題。只是因為這個辦法是紫陽自己說出來,就算主觀上,思考上這個辦法不存在任何問題,王家外事家主仍舊是疑神疑鬼。感覺這個辦法很有問題,大有問題。
“莫非這陌紫陽真沒有留什么后手,而且想出了一個真正可以鉗制自己的辦法來?”
聽了極度悲傷的話以后,王家外事家主也是心中一沉,臉色變得非常難看起來。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