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陽
蜀山大掌教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十卷 忽聞天外有來客,天火滅世蜀山驚

第1043章

小樓細雨收斂心神,又是開口問道。
“嗯?莫非這是什么牛人?”
由此可見,就算真個玩家是一個實力強悍,在游戲里面頗負盛名的玩家。也不是什么強悍無比的人物。要不然他們也不會對這玩家一點印象也沒有了。
“是他……”
“用心險惡,夢幻仙國真是用心險惡啊!”
對面那個玩家聞言神色不見絲毫變化,只是冷冷的開口說話道。
而那個玩家見他們不在扭打,也是不在理會他們,而是踏步走向了高臺,目標直指臺上的小樓細雨。顯然,他是準備過去和小樓細雨切磋比斗了。
眼見場面有些失控,在這樣下去怕不等比斗,就要產生混戰了,小樓細雨剛準備開口說話,人群中卻是傳來一聲富有穿透力的冷哼。
聽了儒仙的話,周圍一眾比天道強人都是猛然一驚。這才是豁然發現他們竟是險些掉進了夢幻仙國給他們埋伏的陷阱里面。
而說來也怪,剛才還相互不讓,誰也不肯讓誰過去和小樓細雨比斗的一眾強人玩家在這個玩家踏步上前以后竟然是立即推開,在人群里面給這個玩家讓出了一個通道。讓他可以不受任何阻擋的通向高臺。
看到這里,仙帝等人都是一陣費解,不明白為什么會出現這種情況。
“彩頭,原來是缺了彩頭!我就說剛才感覺這比斗切磋好生枯燥,似乎是缺了什么。原來是缺了彩頭啊!”
反應過來的瞬間,周圍的比海鷹等比天道強人都是一陣后怕,也是忍不住在心中喊了一聲殺帝英明。
聽了這個玩家的話,周圍那些還在猶豫,遲疑著判斷得失的玩家頓時急了,立即有很多玩家站出來準備和小樓細雨比斗。不過這次他們都沒有第一個玩家那樣的迅速,直接越過了眾人去到了小樓細雨身邊,讓他們相互之間根本沒有阻攔的機會。此時他們沖出來的速度差不多,卻都是互不相讓,頓時相互阻攔搶奪m?hetushu.com起來。人群也是變得有些混亂,最后弄得誰也沒能上去高臺和小樓細雨比斗。
而有了彩頭就不一樣了,這有了彩頭,他們也就有了動力。尤其是同等實力的玩家比斗,有了戰勝的希望,這樣才會熱情高漲,大家都想要上去比斗獲勝,得到好處。氣氛自然也就被帶起來了。
這個玩家的話一出,有那也想交好的仙帝他們聯盟的玩家立即找到了借口,也是附和著說道:“這位道友說的對,小樓大人你可是堂堂的尊天強人,說話一言九鼎,你說的話可信度堪比十足純金,你說設置了陣法,那就肯定是有陣法的,若是還有人不相信,那絕對是心懷叵測的人。再者說了,若是你們沒在這里設置那種陣法,你剛才那樣說也很是冒險的事情。萬一非要有人膽敢冒犯,殺小樓大人你一次,以小樓大人你的為人也肯定是會同意的。到是你自身可就是要出現損失了。而這等冒險的行為,絕對不是尊天強人會干的事情。”
隨著這聲冷哼的出現,全場的玩家竟然全都是心神一震,內心悸動的同時身體也是本能的停止下來,場中情況頓時一停,還在爭斗的眾人都是停止下來,也是忍不住轉頭望向了那聲冷哼傳來的方向。
得益于殺帝的點播,他們這才是發現,夢幻仙國真是用心險惡了,竟然舍得用小樓細雨這等堂堂的尊天強人設下陷阱,讓他們主動跳進去,而且還是心甘情愿的跳進去。如果不是殺帝英明,他們絕對是肯定自己跳進去了。
“是這樣?”
“這位兄弟你這樣說那可就錯了!你別看這比斗只是一個娛樂,無法對夢幻仙國以及他們聯盟造成什么直接的利益。但這只是從表面上看而已。而實際上卻不是這樣的。這比斗切磋可是能夠對他們聯盟產生巨大的好處的。而且這些都是無形的財富,乃是求都求不來的!和*圖*書
只是小樓細雨仔細望去,卻是對這個玩家一點印象都沒有,顯然他根本就不認識這個玩家,也是從來都沒有見過這個玩家。而他轉頭望向身后仙帝眾人,仙帝眾人也是相顧搖頭。顯然仙帝等人也都是不認識這個玩家,對這個玩家一點印象都沒有。
……
“這個不一定。不是有一個詞匯叫做守財奴嗎?越是家大業大的人,他也越摳搜。小樓細雨他們聯盟如今雖然實力強悍,陣容強大,家底也是十分豐富,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他們卻是不見的愿意把有價值的東西那出來當彩頭啊!畢竟這比斗切磋只是一個娛樂而已,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無法對他們聯盟產生直接的利益,他們把太好的東西拿出來當彩頭,豈不是有些得不償失?”
“會長大人英明!”
這比斗就是比斗,只要兩個人切磋就可以了,這還有什么好缺少的?
“這位兄弟要怎么比?”
而在看見那人的瞬間,在場的強人玩家,竟然是有很多人都倒吸一口涼氣,臉上表情一變。
而對面那個玩家聽了小樓細雨的詢問,卻是沒有說出自己的名字。
“對啊!怎么忘了這個!”
“彩頭,缺了彩頭!”
眼見周圍的玩家都是露出了這種表情,顯然是認識這個玩家,而且這個玩家應該還是實力很強,名聲在外的玩家,要不然在場的這些玩家就算認識他,也不至于在看到他的時候臉上就露出這種明顯是謹慎,甚至是帶著幾分懼怕的表情了。也只有這個人在游戲里面的實力非常強悍,乃是一個名聲在外的人,才會讓認出他的玩家就感覺到害怕。
還這就是這樣,如果不是殺帝最后恢復冷靜,決定不出手去殺小樓細雨的話,他們是肯定會出手去殺小樓細雨的。而一旦他們去攻擊小樓細雨了,也就落入了夢幻仙國給他們設好的陷阱里面。屆時情況可就糟糕了。
http://www.hetushu?com對,不管其他人怎么想,怎么說!反應我們是百分百相信小樓大人你說的話。雖然我自認實力不濟,和小樓大人有很大的差距,但如果你們還沒有人上去和小樓大人比斗的話,我可上去和小樓大人切磋比斗了?”
聽了這個玩家的話,周圍一眾玩家都是恍然大悟,響起了一片附和聲。更是有人狠拍大退。
就在比天道一眾強人都是在心中后怕,暗自憎恨夢幻仙國用心險惡的時候。旁邊的玩家已然是有想要交好小樓細雨他們聯盟的玩家開口說話道:“小樓大人這是什么話,你說的我們怎么會不相信呢。你既然說這里有赦免死亡懲罰的陣法存在,那就肯定是真的。我們卻是根本不用懷疑的。而且之前那個和小樓大人你比斗的玩家不也是證明了這一點嗎?如此證據確鑿,我們還有什么不相信的?若是還不相信,那絕對是故意找茬的!”
“這種東西是要自己深刻體會的,從表面上肯定是看不出來的!”
被這人一說,那些剛剛為了爭搶上前和小樓細雨比斗的一眾玩家都是一愣,轉頭望向身邊,那些和自己扭打在一起,相互還抓在一起的身體手臂。不禁都是一陣慚愧加汗顏。就算是有一些玩家對那玩家說的話不以為然,眼中露出寒光的,卻也不敢正面表現出什么來。顯然他們都很懼怕這個玩家。這個玩家在游戲里面的影響力似乎頗大。
“那好吧!”
聽了對面這個玩家的話,小樓細雨心中的疑惑更重,很是懷疑這個玩家內測時很多半也是一個大有名字的玩家,否則也不能在游戲里面有如此巨大的影響力了。不過可能是因為他如今游戲正式運營沉淪了,沒有達到昔年的實力,所以心中對自己不滿意,也就不愿意和別人提起自己內測時的名字了。
既然周圍的在場強人都對這個玩家十分客氣,身份也肯定是非同一般,自己對他客氣hetushu.com點也是應該的。
“呃……這其中還有什么隱藏的無形財富?我怎么看不出來?”
這比斗自然是要有彩頭的,沒有了彩頭也就沒有了什么意思,沒有了什么動力。此時是小樓細雨在臺上,他們都沖著想要和尊天強人比斗,這才勁頭十足的爭先恐后。等一會小樓細雨下去了,臺上換成了和他們實力相當的玩家,那他們比斗的熱情頓時下降,也是沒有幾個人愿意上去比斗了。愿意上去的也都是實力非常差的玩家,比斗起來也是沒有意思,然后下面上去的實力也會更差,大家的熱情更低。如此惡性循環,這比斗也就進行不下去了。
“哼!”
“如此說來,兄弟也是內測玩家了!那還沒問兄弟姓名?”
“殺帝說的對,小樓細雨此時敢這樣說,那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沒有人會真個去動手殺他。而現場的情況也確實就是這樣,怕是也只有我們才會動手殺他了。而一旦我們動手,我們必然會成了惡人,在周圍這些正道強人的心目中樓下差評,乃至引出一些力對我們不利的事情。而且我懷疑,這也是夢幻仙國針對我們的一種手段,就等著我們上鉤呢!”
“這個玩家到底是誰?這些游戲里面的強人怎么竟然如此懼怕他?”
“也不知會是什么彩頭,希望是有價值的東西,要不然就算是彩頭,價值一般,也是和沒有一樣的!”
“恩?缺了什么?”
這時那發出冷哼,身著一件土黃道袍的玩家再次冷哼一聲,同時踏步上前開口說道:“你們這群家伙,虧的都還是游戲里面難得一見的強人。為了和尊天比斗,就這樣爭搶,宛如街頭潑婦一般扭作一團,還成什么體統?你們還要臉面不要?”
“哈哈!這位兄弟盡管放心,夢幻仙國家大業大,如今他們又成立了聯盟,他們能夠拿出來的彩頭不說是這游戲里面最好的,但也絕對是一般人能比了的。絕對是能夠讓你我等人和_圖_書心動的東西!”
一路順利的來到高臺上面,這個玩家略微打量了一下小樓細雨,才是開口說道:“內測就聽聞尊天強人厲害,心中一直希望可以與其一戰。但是一直都沒有機會。游戲正式運營以后尊天強人更是宛如雨后春筍一般出現,人數更多。但竟然仍舊是沒有機會可以與尊天強人戰斗。今日再次雖然是切磋,但也算是一個機會。而且切磋更好,我們本就沒有恩怨,也不用傷了彼此的和氣。相互切磋,可以驗證實力,達到戰斗的效果,又不至于結下仇怨,這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
臺下一眾玩家還在討論彩頭的事情,臺上的小樓細雨已然是恍然大悟的開口說道:“對啊,你不說我都忘了這件事情了。多謝這位兄弟提醒!”
“不愧是內測的老牌強人,果然是非同一般,這等細節都被他想到了!”
“呃……”
而那些汗顏慚愧的玩家也是彼此分開,不在相互扭打了。
小樓細雨剛才見那些強人玩家對于這個玩家都是非常特殊的對待,頓時對這個玩家產生了好奇,想要弄清楚這個玩家的底細,看看這個玩家到底是什么人物,竟然如此厲害。讓在場的如此眾多的正道強人都懼怕于他。
……
“且慢,咱們比斗是不是缺了點什么?”
小樓細雨聞言一陣疑惑,不明白這玩家說的是什么。同時他腦中電閃,開始思考,也是沒有發現他們缺了什么。
不過這都不要緊,既然在場這些強人都對他有些懼怕,顯然是對他的情況有很大了解的。等以后自己派人打聽一下,自然就知道了。所以小樓細雨對于這件事情也是不著急。既然對方不想說,那就不說好了。
“名字只是一個代號而已,過去代表不了現在,現在代表不了未來。內測的名字更是浮云,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如今就不要提了!”
然而就在小樓細雨等著對方回話的時候,對面那個玩家卻是沒有回答他的話。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