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陽
蜀山大掌教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九卷 賀壽正一失南明,莽蒼尋仙畫紫郢

第1006章

“應該就是這樣了!”
若說紫陽對儒仙的仇恨比對自己的仇恨大,這個自己可以理解。畢竟當日紫陽去救仙帝的時候,是儒仙的絕滅神光打中了紫陽,直接導致紫陽等級歸零,各種屬性全方面下降,出現了巨大的損失。紫陽對儒仙木蘭澤自然是擁有刻骨銘心的深仇大恨了。
“這是什么情況?”
紫陽聞言冷哼一聲,渾身其實大漲,劍訣真氣催動之下,已然是有凜冽逼人的氣勢四散彌漫而出。
于是這些發生口角的玩家最后卻都是各自壓制了下去。畢竟他們來這里都是懷著不同的目地的。可不是白來的。而如果因為一些口角,連聯盟儀式都還沒有開始就掛回老家去了,這就顯得丟人現眼了。也是得不償失。
……
按理說他才是仙帝的絕對仇人,就算水煙藍等人同仇敵愾,對于自己的仇恨應該也是大于一旁的儒仙才對。情況怎么反而掉了過來,變成對待我的仇恨小,而對待儒仙的仇恨大了?這是什么理論?
而聽了仙帝的話,紫陽等人也是紛紛將目光望向了儒仙。
這樣以來,那就真個是冤家路窄了。他們在游戲里面因為仙帝和紫陽的原因就已經是敵人了。而在現實里面,這木蘭澤更是過分,竟然利用各種利益關系,逼親水煙藍,讓水煙藍必須嫁給他。最后更是逼得水煙藍有家不能回,堂堂的林家大小姐卻只能淪落凡塵。這等仇恨不可謂不深。兩相疊加,那就更是仇上加仇,無法化解了。
不知不覺間,殺帝都還不知道,他的仇恨值因為儒仙木蘭澤的出現,竟然是直線下降了很多。最起碼被轉移了很多,本來還是針鋒相對望著他的幾道目光竟然是直接改變了方向,鎖定在了儒仙木蘭澤身上。
對于殺帝這句話仙帝直接無視之,而是開口說道:“我們只想著邀請殺帝,沒想到請了殺帝還有附帶,竟然把儒仙也請來了。真是意外之喜和_圖_書啊!”
他們同為金丹品階,自己等人是金丹大圓滿,那陌紫陽也是金丹修為,充其量也就是金丹大圓滿而已。而既然自己等人都是金丹大圓滿修為,自己等人的修為都是一樣。他陌紫陽也是金丹大圓滿修為,憑什么他陌紫陽的金丹威壓可以壓制自己這些同為金丹大圓滿修為的玩家?莫非他陌紫陽的金丹大圓滿和自己等人的金丹大圓滿有區別不成?
在看到木蘭澤的瞬間,焚琴聽雨、紫陽,還有水煙藍三人都是眉頭一皺,感覺眼前這人看上去竟然是有幾分眼熟。無論是容貌還是那種刻在骨子里的傲氣,獨特的氣質,都是讓他們感覺眼熟。
“就是和你找茬怎樣?”
看水煙藍和焚琴聽雨的神態,明顯是對儒仙有著非常深的仇恨。相比起來,自己這點仇恨連儒仙的一個犄角都比不上。這就讓殺帝納悶了。
卻原來也是冤家路窄,這儒仙木蘭澤不是旁人,正是現實里面,逼親水煙藍,準備把水煙藍強娶的秦家公子。
要知道他們其中有些人已經是金丹大圓滿的境界了,那也就是金丹最高的境界了。可是就連他們這金丹最高的境界竟然都是抵擋不了紫陽的金丹威亞,在紫陽的金丹威亞面前毫無還手之力。那紫陽的金丹品階得是多么厲害才能達到這種效果呢?莫非是已經超越了最高品階的金丹不成?可是他們都已經是金丹大圓滿了,那比金丹大圓滿還要厲害的就只能是元嬰境界了。可是他們卻是明確的從陌紫陽身上感覺到了金丹的氣息。憑借這點他們也是可以確定,這陌紫陽絕對還是金丹境界,還沒有達到元嬰境界。
相比于自己,儒仙木蘭澤對陌紫陽造成的傷害更直接,損失更嚴重,留下的心里陰影也就更大。所以陌紫陽對儒仙木蘭澤的仇恨超過自己這是很正常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之前是陌紫陽一直沒和_圖_書能見到儒仙,否則陌紫陽很可能早就把持不住沖上去報仇了。
“皇天不負有心人?哈哈哈,你也配說這句話?沒想到儒仙就是你,你就是儒仙。這次讓我們知道了!”
思考之際,殺帝忽然想到那陌紫陽不是和水煙藍的關系非常好嗎?會不會是因為陌紫陽和水煙藍以及焚琴聽雨的私交非常好,所以對待自己這兩個仇人的時候,也是比較上向著紫陽,自然而然的就對儒仙的仇恨強了。
“嗯?”
“你什么意思?是要和我找茬嗎?”
可是那水煙藍和焚琴聽雨也用同樣的目光,同樣超過自己的仇恨望著儒仙木蘭澤,這就有些不能理解了。
按理來說,自己比天道一方會和夢幻仙國是仇敵,完全都是因為自己和仙帝之間的個人恩怨而已。完全都是因為自己和仙帝是死敵,而水煙藍等人又都是仙帝陌紫陽的朋友。而比天道又是自己的組織。這樣一來,雙方兩個幫派才會成為敵對勢力。若是沒有自己和仙帝的個人恩怨,這兩個幫派也是不會成為死敵的。
而只是略微回想,他們三人已經是想到眼前木蘭澤是誰了。也是忍不住彼此交換目光,最后同時望向了仙帝,也是從仙帝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猜測。
“讓你知道了,那又如何?你能奈我何?”
“什么?你這么強的修為也被陌紫陽的金丹威亞給壓制的?他的金丹品階到底有多高?莫非是最高品階不成?”
“莫非他們之前認識?”
雖然雙方是仇敵關系,但既然他們邀請了對方,而對方也來了,更是備了厚禮。夢幻仙國一方卻是不得不熱情招待的。于是紫陽等首腦人物拋下周圍的來客不管,直接迎到了殺帝和儒仙的隊伍面前。
這人不是旁人,自然就是儒仙木蘭澤了。
所以他們此時此刻被紫陽的金丹威亞給徹底壓制住,都是非常的驚訝,簡直根本就是不敢相信。
殺帝聞言http://m.hetushu.com冷漠一笑,說道最后轉頭望向一旁的仙帝。臉上表情很是莫測,似在求證,又似在嘲諷,總之意味難明。
看到這里,殺帝心中就有些詭異了。
想到這里,殺帝心中已然是確定下來。有了把握。
“嗯?”
“好強的金丹威亞!”
“莫非是那陌紫陽的功勞?”
聽了紫陽的話,對面的儒仙則是不屑一笑,用輕蔑的眼神看著紫陽。似乎在他眼前紫陽只是空中漂浮的一顆灰塵而已,只要他輕輕抬手一揮,紫陽就會飛灰湮滅,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是他!”
“原來真的是他!”
如此一來,他們和儒仙木蘭澤的仇恨,竟然還要超越了本來的殺帝。儒仙木蘭澤一舉躍升成為了他們的頭號死敵。
所以說焚琴聽雨等人的仇恨都是源自于仙帝和陌紫陽,對于自己和儒仙本身是沒有什么仇恨的。當然了,偏見或許會有一些。但也不至于因為這些許偏見就對自己二人產生仇恨。敵對心里。
而既然他們對自己和儒仙的仇恨是源自于仙帝和陌紫陽,就算是站在朋友的角度同仇敵愾了,會對自己和儒仙有仇恨。但也不至于仇恨這么嚴重吧?自己還好,焚琴聽雨和水煙藍對待自己的時候確實只是敵對,沒有多大的怒火和殺意。但對待儒仙就不一樣了,那真個是恨不能將對方千刀萬剮啊。
“哈哈!尊天強人的戰斗可是非常危險的。如果一會他們雙方真個戰斗起來,你們卻是要愛惜自己的小命,別光顧著觀看戰斗忘記了后退。首先第一步就是撤退到安全地帶以后再觀察戰斗過程!別傻了吧唧的只顧觀看戰斗,忘了撤退,被他們戰斗的道法波及,直接掛掉那就有樂子了!”
啥時之間,周圍憑空刮起了一股旋風,將地面的灰塵以及物體吹起,朝著其他周圍飛去。同時周圍的那些來客也是感覺渾身一沉,身體受到了巨大的壓制。
殺帝詭hetushu.com異之際,明顯的能夠感覺到儒仙和紫陽三人之間的關系絕非一般。很可能在這次之前他們見過面,否則儒仙就不會那樣說了。可但是從他們雙方的態度來看,有不是朋友關系,明顯的都是恨不得對方立馬掛掉。那真是恨得咬牙切齒啊。這等關系絕對不可能是朋友關系。但既然不是朋友關系,儒仙又是怎么和陌紫陽他們三人認識,并同時結下如此深仇大恨的呢?若是儒仙在之前遇到過三人,并和三人發生大戰,就算儒仙本人不和自己說。自己通過其他途徑也是可以知道的。可是卻沒有一點關于這方面的消息。一時之間,殺帝卻是有些茫然了。
紫陽的金丹威壓一放出來,周圍的玩家頓時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無論是對面比天道眾人,還是其他來客,都是立即受到了紫陽金丹威亞的影響。而凡是達到金丹修為的,只要遭遇到金丹威亞侵襲,自身的金丹就會自動生出反應,展開抵擋。然而他們的金丹自動發動,竟然是只能勉強抵擋,自身仍舊是受到紫陽金丹威亞的影響,各種屬性降低了很多很多。
可對方既然還是金丹境界,那為什么可以憑借同為金丹的威亞將他們這些金大大圓滿境界的金丹修士壓制呢?就算這陌紫陽也是金丹修為,那也不行啊。
“哼!這還用你提醒?我們又都不是傻子,怎么可能會犯這么低級的錯誤?我看是你經常犯這等低級的錯誤,所以才會這樣說吧!”
聽了儒仙的話,紫陽首先哈哈冷笑一陣,然后一臉不屑地說道。
聽了儒仙明顯是話里有話,而且滿含歧義的話,殺帝不禁眉頭一皺。心中再次翻騰起來。
“你們盛情邀請,我若是不來,不就顯得我小氣了嗎?畢竟我和仙帝大哥可是最要好的朋友啊!仙帝大哥,你說是不?”
而殺帝雖然不清楚這些,不知道儒仙木蘭澤在現實里面還拉了紫陽等人的仇恨。但以他的敏銳觀察力自然m.hetushu.com是立即觀察到本來針鋒相對望著自己的紫陽三人竟然是調轉了目光,望向了一旁的儒仙,而且那目光銳利,其中包含的殺意,竟然是比望向自己的時候還要強烈。
“嗯?我臨近大圓滿?只差一點就可以達到大圓滿狀態的金丹竟然無法抵擋他的金丹威亞,這怎么可能?”
仙帝說著,目光有些逼視的望向了殺帝身旁,那身著儒袍,渾身卻是功德金光環繞的男子。
“能奈你何?試過不就知道了!”
“殺帝,你可算是來了!”
“你臨近大圓滿被壓制算什么?我已經是金大大圓滿在,只差一點就可以成就元嬰的境界都被他壓制了?”
說話之間,這些玩家里面就是有一些人言語不和,準備干仗。不過想到此地可是夢幻仙國駐地,別說夢幻仙國自己一方就有很多尊天強人,足以將他們的戰斗壓制。就算是前來參加聯盟儀式的客人里面也是藏龍臥虎,存在著很多尊天強人。而尊天強人的脾氣又都是非常古怪的,就算你沒有得罪他。只要他看你不順眼了,就會毫無顧忌的出手將你掛掉。若是他們的戰斗讓這些尊天強人感覺不爽了,根本不用夢幻仙國的尊天強人出手,他們就灰灰了。
這等情況,就由不得周圍眾人不感覺驚訝了。要知道他們可都是游戲里面各方各面的強人,縱然尊天強人有限,但還是有一些已經達到尊天,或者是勉強達到尊天的強人。他們的金丹品階自然也都是非常高,在游戲里面行走,只有他們憑借自身遠超其他人金丹品階的欺負人的份,哪里有被其他人的金丹威亞毫無半點余地壓制的時候?
而就在紫陽三人用可以殺死人的目光望著儒仙的時候,對面的儒仙用冷漠且探尋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打量一番,忽然眼底涌現一絲憤怒,但馬上就被他自己壓制了下去。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用和藹可親的語氣開口說道:“沒想到竟然是你們!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啊!”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