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陽
蜀山大掌教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九卷 賀壽正一失南明,莽蒼尋仙畫紫郢

第956章

然而就在這時,周圍傳送門里面光芒驟亮,忽然有一只只體型高大的,外觀比較特殊的火鳥怪物從傳送門里面飛了出來。仔細運目望去,這些火鳥怪物各個都是長著三個尾巴,卻不正是之前紫陽在火焰世界里面遇到過的那種三尾火鳥!
“呼!”
但像現在這樣,他們的前進道路受到威脅。仙帝等人當出手時還是會出手的。
“轟!”
“呼!”
這群水鳥BOSS竟然是寧可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想方設法的將紫陽攔下。可見在他們看來,紫陽對戰局的影響還是非常之大的!
不過好在那傳送門只是貼附包裹在青色高樓最外圍那一層的墻壁上,不是青色高樓的每一寸墻壁上面都有傳送門存在。所以他們在前面轉彎之后,已然是進入了通向核心地帶回廊的半圓通道,墻壁上也是不再有傳送門存在。終于是不再有怪物出現在他們前方展開阻攔了。
仙帝等人在里面也看到了火環狀的傳送門,紫陽在外面也看到了火環狀的傳送門,由此可見這火環狀的傳送門竟然是內外貫通的。一半在青色高樓外面,一半在青色高樓里面。竟然是直接將青色高樓的墻壁夾在了傳送門里面。
在雙方融合在一起的瞬間,那火環狀的傳送門上光芒赫然大亮,有璀璨奪目的紅色火光向周圍輻射擴散開去,也是直接將那白色的雨簾陣法映照成了璀璨的紅色。同時絢爛的紅光擴散而開,紫陽也是出現了短暫的失明,無法在看到眼前的情況。直到璀璨的紅光逐漸斂去,紫陽這才是恢復了視覺。
心中亞歷山大之際,小樓細雨故作輕松地開口,向仙帝等人大聲談論到。
“轟轟!”
議論紛紛之際,周圍的幫眾也都是眉頭大皺。感覺情況真的是有些不妙了。
不過就在焚琴聽雨心中暗自著急,卻又沒有辦法的時候。旁邊璀璨的白色劍光閃爍,仙帝已然是縱身而上,徑直來到了道道火柱攻擊的最前方。身周白色劍光涌動,直接形成了一層厚實的光墻包裹在仙帝身周。而仙帝則是直接站在了一群幫眾的后方,將道道火柱擋下。
仙帝見狀冷哼一聲,驟然發動了他的劍光長河道法。
而這火環狀的傳送門和雨簾陣法接觸在一起的瞬間,雙方都是光芒大亮。本應該是相互沖突的水火兩種屬性也是沒有發生什么沖突,或者是大爆炸。反而是逐漸的交融在一起,融合成了一體!
想到這里,仙帝等人已然是全部都恢復了信心百倍。不在像剛才那樣滿心憂慮了。
而在紫陽擔心幫派里面情況的時候,里面的仙帝等人也是在擔心紫陽。和紫陽一樣,紫陽不清楚里面的情況,根本不知道傳送門已經消失不見了。他們幫派內部最大的威脅消失了。再度變成了銅墻鐵壁一樣的怪物。而里面的眾人也是一樣,根本不知道外面的紫陽現在到底面臨著怎樣的情況。
此時此刻,整個青色高樓的內部墻壁都是被紅色的傳送門說覆蓋籠罩,本來的青色墻壁已然消失不見。也就是說,他們所有人竟然都已經被困在了那傳送門里面,就算是想要放棄自己的幫派駐地逃走都是不可能了,只能在這里硬碰硬的和怪物對戰。勝利他們的幫派則存,失敗他們的幫派則消失解散。竟然變得沒有后路起來。就算是在發現事不可為的情況下放棄幫派,保留自己幫派幫眾的實力都是不可能做到了。因為他們此時已經被傳送門整個包裹在里面,根本就沒有了離開的道路。有這么可能出的去呢?
然而他們剛剛將這瘟神解決,怎么就又重新出現回來了?
“嗡!”
“會長威武!”
轉頭望向身后的紫陽雙眼已經被遠處的光芒映成了紅白相間。而那白色可以理解,是剛才的雨簾陣法。只是那紅色又是哪里來的?怎么會如此強勢,竟然能夠和那雨簾陣法一樣,隔著遙遠的距離就把紫陽的雙眼映的變了顏色?
“轟!”
“該死!攻擊力怎么會這樣強悍?”
單是想到這種情況,仙帝等一眾夢幻仙國的玩家都是倒吸涼氣。
然后雨滴如柱,河水倒卷,就是保持這個程度不在變化。
就在紫陽嘆息之際,青色高樓里面的仙帝等人也是同樣聽到了一聲非常巨大,但卻又不是道法爆炸的巨大聲響。而且他們的感覺比紫陽更加大。紫陽只是在回頭的過程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撞中,不受控制的向前飛去而已。而仙帝等人則是感覺到整個青色高樓都是劇烈的顫了幾顫,就好像地震了一樣。讓他們的身體忍不住的跟著一起晃動。
看到這里,紫陽可是不能不心驚了。要知道那傳送門可是聯通對面火焰世界的,它可是會讓無窮無盡的火焰怪物從那邊過來攻擊他們的。此時傳送門從之前的一www?hetushu?com個平面變成了現在的一個光罩,整個的籠罩在青色高樓表面。這樣一來,傳送門的面積可是大大增加提升了。傳送怪物的速度自然也是肯定有所提升的。怕是轉眼之間就可以出現無止無休的怪物對他們的幫派駐地發動攻擊。屆時他們的幫派將會迎來非常嚴重的攻擊。能否堅持住誰也是不敢確定的。
而這些三尾火鳥出現的瞬間,也是立即朝著仙帝等人發出了一道道璀璨的紅色火焰。霎時之間,仙帝本來就已經到了盡頭的劍光長河道法直接被道道火光打碎,失去對周圍怪物阻攔的同時,也是失去了對剩下幫眾的保護。
“哼!”
然而他們剛剛得到青色高樓不久,又是太忙,根本沒有在青色高樓里面待過幾次,對于青色高樓里面的環境那就更是不了解了。一時間卻是根本無法想到哪里是好的防御地點。
聽了那幫眾的大喊,周圍眾人都是立即停住腳步,也是轉過頭循著那人的目光忘了過去。
此時再看紫陽的雙眼,他的眼中已然是完全變成了火紅色,卻是在沒有半點白色光芒存在。而他眼中所映景象,真是此時青色高樓的情況。
望著這近在咫尺的白色雨簾,仙帝等人的目光卻是經這咫尺距離跨越了千里,望向了那遙遙之處,紫陽可能存在的位置。將眼中滿滿的擔憂呈現出去。而那一片或許存在的云雨,卻是無情的將這無限擔憂阻攔、隔絕!
但紫陽說到這里,卻又是眉頭一皺。因為縱然這陣法是一門輔助攻擊道法,不會對他們的幫派造成如何巨大的傷害。但是這畢竟是一門陣法,相當厲害的陣法。此時他們幫派被整個封鎖,已然是里外斷絕。外面的無法進去里面,里面的無法出來外面。就算援軍來了卻也是無法進去里面幫忙的。而里面的仙帝等人也是只能硬挺,就算是遭遇了什么強悍而無法抵御的攻擊,也是無法向幫派外面轉移。只能帶著人拼命抵擋。而最糟糕的是,他們夢幻仙國所有人的復活點都是設置在青色高樓里面的。就算在青色高樓里面被敵人殺死了,也是還會復活轉生出現在青色高樓里面。而不是出現在青色高樓外面,這樣一來,如果青色高樓里面真的有厲害到仙帝等人都無法抵擋的敵人入侵。那被困在青色高樓里面的所有幫眾豈不是根本沒有一點逃走的可能了?只能連續不斷的遭受敵人的攻擊,等級一遍一遍的降低。這樣惡心循環下去,仙帝等人縱然沒事!一群普通本幫眾怕是也會被殺的等級歸零的。屆時損失巨大,一般的幫眾可都是無法承受的。肯定會產生怨言,他們夢幻仙國的人心也會立即渙散。整個幫派也就完了。
“怎么會?”
循著紫陽的目光望去我們可以看到,在那白色雨簾陣法包裹籠罩的青色高樓最頂端,忽然有一個圓圈狀的紅色火環出現,環繞在青色高樓的最頂端徐徐旋轉。
“嗡!”
所以紫陽心中很是擔憂。不過心中雖然擔憂,但紫陽手上卻是不慢。一邊思考一邊和元神身體配合,趁著元神身體突然出現,對一眾水鳥造成意外攻擊。而一眾水鳥BOSS還有些沒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然是手段連施,從包圍圈里面沖了出來。不過他卻是沒有朝著青色高樓方向飛行,而是朝著遠離青色高樓的方向,背離自己幫派的位置飛了過去。紫陽這樣做也是無奈之舉。
“那廢話少說!我們快走,別被怪物堵在半路上就完了!”
而對于這紅色圓環的火焰顏色,仙帝等人都是在熟悉不過了。這紅色火焰圓環不就是剛才那傳送門嗎?只是此時變了一個形狀而已。但無論是顏色,還是屬性,都是和剛才那傳送門一模一樣的!
見了這紅色的火焰圓環,紫陽雙眼圓瞪。已然是認出,這不是那傳送門嗎?他怎么出現在青色高樓頂端了?不是應該在青色高樓里面嗎?想到這里紫陽第一反應就是取出飛劍,準備飛劍傳書詢問仙帝等人知曉。然而飛劍剛剛取出,紫陽就是一頓,嘆息一聲放棄了飛劍傳書。
隨著密集雨滴降落而下,青色高樓周圍,瀏陽河的河水也是忽然拔地而起,超脫物理常識的向著天空飛起。和上面降落而下的雨滴相連接,也是直接在青色高樓周圍形成了一幕水簾,將青色高樓整個的嚴密包圍籠罩在里面。
他們從紫陽書信上面的寥寥內容可以知道,外面此時已經成了水鳥怪物的天下,整個幫派都被水鳥怪物所包圍了。而紫陽只身一人陷身在怪物群里面,又是剛剛從火焰世界里面出來,和那金鳳凰大戰了一番,各種儲備都是消耗的不清。無論哪方面因素都是對紫陽非常之不利的。
至于說紫陽發和圖書來警告他們的飛劍傳書,雖然仙帝接到了。也是明白了這忽然出現,把他們幫派籠罩圍困雨簾陣法的由來。但紫陽當時時間緊迫,來不及書寫太多的內容。也只是書寫了這么多內容而已。所以他們卻是根本不知道此時外面紫陽情況的,而他們現在想要在發動飛劍傳書詢問紫陽情況的時候。卻是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外面那將他們幫派整個籠罩包裹的雨簾陣法竟然是擁有隔絕飛劍傳書的屬性,也就是說。他們此時已經無法再雨簾外面發動飛劍傳書了。也只能在青色高樓里面發動而已。就算發動了,也是直接被雨簾陣法擋住,無法飛到外面去。
霎時之間,圍繞在人群兩邊,緊挨墻壁的位置有白色劍光出現,密密麻麻的連接在一起形成劍墻,緊緊的貼在墻壁上,將剛剛出現的火焰怪物全部擋下。同時傷害數字驟然飄升,已然是有大量火焰怪物被殺死。
向遠處逃跑之際,紫陽想到如今已經被封鎖圍困的幫派。不禁滿是擔憂。
原因無它,因為他們發現青色高樓的頂部正有滾滾火焰出現,形成一個圓環附著在青色高樓的內壁上。
他們從青色高樓最高層一路而下,眼看就是來到了核心地帶,都看到了下面的回廊結構,然周圍紅色傳送門里面光影閃爍,卻是已然有成片的火焰怪物從里面憑空出來。
眨眼之間,紫陽已然是飛進了怪物群里面,更是撞死撞傷了很多水鳥BOSS。不過前來追擊他的水鳥BOSS眼見著自己的同伴不斷身死,卻是沒有一個猶豫的。仍舊是速度不減的前飛而去,狠狠的和紫陽身周道法對撞在一起。對紫陽造成阻攔,也是讓紫陽身周的道法威力快速消耗著。
這青色高樓是他們的幫派駐地,他們自然是可以在這里面隨意駕馭飛劍飛行的。這就好比李元華等峨眉大佬,在自己峨眉派里面是可以隨便駕馭飛劍飛行的。沒有去不了的地方。但這樣駕著飛劍在建筑物里面亂飛,實在是有夠混亂。容易造成傷亡。所以在平常是禁制御劍飛行的。這也被他們寫入了幫派的規章制度里面。所以平日里根本沒人駕馭飛劍飛行,就算他們這些會長也是不會觸犯自己定下的法律。
感覺到青色高樓的劇烈晃動。作為青色高樓如今主人的仙帝等人都是立即知道,青色高樓肯定是出了大事了。因為他們都是清楚,一般的攻擊影響對于青色高樓都是不會造成什么效果的。也只有那些影響非常巨大,攻擊力非常強悍,且又直接作用在青色高樓上面的才會對青色高樓造成巨大的效果。
至于外面紫陽的情況,這下他們就更是沒法知道了。因為他們還沒聽說過說能從傳送門里面把飛劍傳書發出去呢。
不過紫陽只是略微震驚愣神了一下,已然是渾身一個抖顫醒過神來,更是調轉劍光,不在逃離水鳥的攻擊,而是直挺挺的朝著青色高樓那邊飛了過去。也是筆直的迎向了那些正在追擊自己的水鳥怪物!
開玩笑,現在的青色高樓已經被那強悍非常的雨簾陣法說封禁。自己過去也是無法進入青色高樓里面尋求庇護,而此時此刻的青色高樓周圍又是被水鳥怪物說包圍。自己去到那里卻又無法回到幫派內部,豈不是自尋死路。所以自己當然是選擇安全沒有危險的方向,暫時逃離了水鳥怪物的攻擊才是。
在仙帝的道法攻擊之下,周圍從傳送門里面沖出來的火焰怪物全部都被阻攔在外,無法突破仙帝的道法對里面的夢幻仙國眾人造成任何傷害,更是連續不斷的身死。而夢幻仙國的幫眾也是趁著這個機會快速前行而去。
“嗡!”
而紫陽恢復視覺,看到青色高樓的瞬間,也是忍不住驚呼一聲。滿臉的難以置信。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但如今幫派戰斗,有怪物攻城而來。那可是爭分奪秒的時候,自然是不能禁制御劍了。
然而紫陽此時也是發了狠,說什么都要沖過他們的阻攔回去青色高樓里面幫忙,自然是不會有絲毫的停留。眼見身周道法威力越來越弱,即將消散。元神身體已然是從本體里面飄然而出,徑直來到了本體前方,抬手取出分鳳凰碑催動。
因為周圍的幫眾見了眼前的嚴重情況以后已經是有些害怕起來,心中不由得打了退堂鼓。這是非常不妙的事情。等一會戰斗起來,一定會影響幫眾的戰斗力。所以小樓細雨說出這句話,讓他們知道這情況只是比剛才略微嚴峻一些而已。還不是非常嚴重的情況。同時他還用一種比較輕松的語氣說,讓周圍的其他幫眾聽了以后,會感覺他們這些會長對這等情況根本不害怕。仍舊是信心百倍。幫眾們聽了心中也會充滿底氣。戰斗起來自然會穩穩當當和圖書,也不容易出現意外了。
震驚,極度的震驚。望著附著在青色高樓內壁上,和雨簾陣法融合在一起,將整個青色高樓內壁都覆蓋布滿的傳送門。仙帝等人都是臉色驟變,忍不住的大驚失色。
然而就在他轉頭望向身后的時候,忽然有一股無形的波動擴散過來,直接撞在他的身上,飛劍上,將他撞得渾身一晃,不由自主的向前蕩去。同時紫陽也是回過了頭,看到了身后那震撼人心的一幕!
“怎么可能?”
若是每個位置都能有怪物出來,他們立即就會陷入被圍攻的境地,情況絕對沒有之前在大廳門口低檔的時候要來到輕松。而那些火焰怪物又都是實力非常強悍的主。仙帝等人和那些火焰怪物正面對上也就沒什么了。但是夢幻仙國的普通幫眾卻是有些苦難,短時間堅持還行。時間一長肯定是會堅持不住的。死人什么的都是小事。就怕幫眾們都死光了,就剩他們這些會長抵擋不住怪物的攻擊,最后被怪物將幫派石碑打破。這才是最糟糕的事情。
霎時之間,一道道火柱飛閃而至,徑直朝著夢幻仙國的幫眾身上打了過去。
“嗡!”
“竟然有出現了,這是怎么回事?”
他這樣說,自然不是要表達自己的心情,而是故意說給周圍的幫眾聽得。
然而不等周圍幫眾出去查看,已然有人驚呼開口道:“你們快看,那是怎么回事?”
“啪啪啪……”
“怎么可能?”
“嗯?這不是……”
劍光神速,本應是一縱千里,轉瞬即至。但因為這青色高樓里面曲折彎彎,各處門戶存在,飛行起來實在是困難。速度無法達到最快,明明轉瞬即至的路程卻讓他們飛了好一段時間仍舊沒到。
“快到了,大家在加把力氣!”
不過雖然從周圍傳送門里面沖出來的怪物不會對夢幻仙國的幫眾造成絲毫的傷害,但還是或多或少的產生一些影響了。
“我看就去那幫派石碑所在的核心地帶吧!那周圍都是回廊,而這傳送門又只是將青色高樓的四周墻壁覆蓋了,沒有將每一處墻壁都覆蓋!我們去到那里,完全可以利用那周圍回廊狹窄的特殊性來抵御怪物!而且最重要的是!幫派石碑在那里,也是我們最后防守的目標。咱們去到那附近,就算真的抵擋不住。也可以退去石碑幫派嚴防死守!我就不信有我們這么多尊天強人在,還擋不住他們一群怪物!”
“轟!”
霎時之間,紫陽腳下出現了一片浩瀚的雪海,有潔白的雪花朝周圍飛濺而出,然后炸裂形成一朵朵雪蓮,同時頭頂又有紅色的火海出現,不斷的朝著下面降落出紅色的火雨。然后雪海和火雨彼此向中心匯聚,越來越近之下已然是將紫陽籠罩包裹在里面。然后紫陽自己前飛而去,道法也是緊跟在紫陽身邊飛進了水鳥BOSS群里。
“怎么會再度出現了?不是已經消失了嗎?”
聽得這聲略顯詭異,明明不是爆炸,卻又如此巨大的聲響。紫陽略微凝眉,就是轉圖向身后望去。
“不好!”
眾人望去,卻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就算是仙帝等會長也是毫不例外,全部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隨著璀璨奪目的火光從鳳凰碑上暴起,那些沖向紫陽的怪物都是立即被掀飛出去,沒有一個能夠抵擋。然后在拋飛的過程中又都是爆體而亡,炸做漫天碎片消散。絕大多數都是瞬間身死,只有極少數特別厲害,模板略高的能夠幸免。但也是重傷。
“嗯?”
而仙帝等人也是差不多,他們還要應對各種可能出現的以外。以及那金鳳凰BOSS,是不可能太多的出手攻擊周圍的小兵雜魚的。
小樓細雨等尊天強人聽了水煙藍的話,尤其是最后的話,都是肅然起敬。忽然發現自己這些人都是變得有些婆婆媽媽了。
原來在光芒斂去以后,紫陽驚訝的發現本來的白色雨簾陣法已經消失不見了。整個雨簾都是被火環狀傳送門上面的火光所覆蓋,變成了同樣的火紅色。而且也在徐徐旋轉者,卻是和之前那火環狀的傳送門屬性一模一樣。看到這里的瞬間,紫陽也是立即認出。那火環狀的傳送門竟然是真個和之前的雨簾陣法完全融合在了一起,變成了一個紅色的光幕傳送門,覆蓋在青色高樓上面,將這個青色高樓都覆蓋了。
“該死!現在我們怎么辦?”
“是啊!只不過是從一個傳送門變成圓環狀的傳送門了,雖然變成了從周圍出怪。但這樣一來,傳送門的面積也是響應變小了一些。和之前相比起來,出怪的速度反而變慢了。”
管他上面怪物,自己等人拼了上就是了。
“這怎么可能?”
紫陽到底看到了什么,竟然會讓他變得如此瘋狂,竟然不懼迎面追來的一眾水鳥BOS和_圖_書S。更是朝著那最為兇險,此時戰爭的中心青色高樓飛去呢?
一個是因為攻擊小兵有欺負人的嫌疑,在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大將需要保持自身狀態。好時刻能夠應對意外。
雖然這些火焰怪物實力強悍,很是恐怖。就算是夢幻仙國的一眾在廣大玩家里面是精英等級的玩家,抵擋起來也很是費力。但這些普通的火焰怪物在仙帝等尊天強人面前卻是根本不夠看。只要仙帝他們隨隨便便的一門道法過去,都是可以瞬間秒殺一大片的。但是仙帝等人身上的法力也不是無窮無盡的,連續施展道法對他們也有巨大的影響。萬一等到他們筋疲力盡的時候對方的首腦BOSS跑出來,他們可就沒有經歷抵擋了。所以仙帝等人是不可能連續發動道法攻擊周圍的這些雜魚小兵的。這就和古代兩國交戰一樣,小兵對小兵,一般時候大將都是不會對小兵出手的。只有在湊巧的時候隨便出手殺死幾個。
“對啊!我們就去那核心地帶,哪里是青色高樓的總控室。周圍有回廊存在。而回廊狹小,卻不是比那大廳的門戶效果還要好?在加上我們這些尊天強人在場,完全可以達到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效果。而且就算真的不行,我們退守到幫派石碑旁邊。就像煙藍說的,我們這么多尊天強人拼了命不要,發起狠來。難道還擋不住一些怪物而已?”
鳳凰碑只是一擊,擋在紫陽回歸道路上的水鳥BOSS已然是全部被掀飛出去,絕大多數身死。極少數重傷。紫陽前方的道路也是再無阻攔,劍光一閃而過,將后面的水鳥BOSS甩下,直奔青色高樓飛去。
剛才那傳送門還是只在對頂層的大廳里面,他們可以利用地形優勢,以大廳的門戶為關卡和火焰怪物戰斗。可是眼前那就不行了,這紅色火環傳送門竟然是附著在青色高樓的內壁之上,而不是限制在某個房間里。那豈不是只要是火環存在的位置都可以向外傳送怪物?這樣一來,到處都是怪物他們還怎么玩?
里面的眾人只是看到火環狀的傳送門緊貼著青色高樓的內部墻壁向下移動,而外面的紫陽則是看到了更為震撼的一幕。
在看到這傳送門再度出現以后,仙帝等人都是心中一沉。周圍的幫眾更是議論紛紛起來。
眼見即將打在自己身上的攻擊被忽然擋住,那些個已經被道道火柱鎖定的玩家都是頭冒冷汗,有些后怕的醒過神來。向前方幫他們擋住攻擊,救他們于危難之中,讓他們沒有遭遇到傷害的仙帝。都是發自內心的感激,紛紛開口感謝仙帝!
仙帝略作沉吟,忽然開口說道:“現在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一會兒就會有很多怪物降臨。大家都立即準備好作戰吧!咱們也不能在這里呆了,要找一個不四面受敵的地方才可以!”
紫陽正在縱劍飛遁,身后忽然傳來了一聲震耳欲聾的大響。但這聲大響卻又不是爆炸產生的。
震驚之際,小樓細雨反應過來,也是立即向仙帝等人征求意見道。
原因無它,只因為他剛剛也發了飛劍傳書,知道那雨簾陣法有阻攔飛劍傳書通行的厲害屬性。自己此時發出飛劍傳書,卻是根本無法越過雨簾陣法讓里面仙帝等人知道的。也是根本不可能從仙帝等人那里得到自己需要的信息。
縱劍飛回,迎面追來的一眾水鳥BOSS已經來到了面前,紫陽見狀卻是速度不減,只是口誦箴言,徑直發動了雪海火雨落道法。
就在周圍眾人都是眉頭大皺,頗是苦惱不知道去哪里才好的時候。水煙藍忽然開口,說出了一個讓大家眼前一亮的地點。
眼見自己的防御手段竟然不堪一擊的被打碎,自己一方的玩家更是遭遇到了嚴重的傷亡。焚琴聽雨不禁大為惱火,但他想要在發動其他手段抵擋的時候卻是已經來不及了。因為那火柱已經打進了人群里面,而他發動手段卻是需要時間的。等他發動完手段,怕是那火柱已經來到他們面前,將這些還沒進入半圓通道的玩家都殺死了。所以焚琴聽雨惱火的同時又是一陣自責,暗怪自己太不小心,低估了這群三尾火鳥怪物的實力,高估了自己手段的防御強度。
一時間,站在窗邊望著外面那氣勢恢宏,宛然一體的雨簾陣法,仙帝等人眼中都是充滿了擔憂。
那么青色高樓剛才還是紅白相間,此時怎么就徹底變成火紅色的了?
要知道這通道的寬度有限,他們縱劍飛行本來就已經是十分困難,有些危險,一個不好就是撞在周圍的墻壁上了。而此時此刻,周圍的傳送門里面又是沖出了如此多的怪物,形成密集的怪物海潮被仙帝的道法擋在外面,卻是讓本來就狹窄的通道變得更加狹窄危險。飛行起來也是更加需要小心,稍有不慎hetushu.com就會撞進旁邊的怪物群里面。不但會遭遇到仙帝道法的攻擊,更是會落入萬劫不復的危險當中。所以大家都是非常小心,小心的不能在小心。生怕一個不小心沖進旁邊的怪物群里面,不但被自己會長的道法傷害。還會落入怪物的圍攻當中。
“也不知紫陽現在怎么樣了!”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
于是大家一行人風風火火架起劍光,直奔高樓核心而去。
就在紫陽思考的時候,那從樹林里面沖天而起的道道水柱已然是拔地而起,脫離與地面的連接,朝著更高的天空飛了過去。然后越來越高,真的是朝著九霄碧落之巔飛了進去。直到最后都是有些看不清這些光柱以后,漫天關注才是忽然炸裂開來,化作漫天的水滴四濺飛散,形成密集的雨滴,迅如電閃的朝著青色高樓飄落而下。
……
劍光飛閃之際,在仙帝道法的阻攔之下,絕大多數的幫眾已然是全部通過怪物阻攔的區域,進入了前方的半圓通道。只剩下斷后的焚琴聽雨,仙帝和一些幫眾存在了。
而在那火環狀傳送門朝著下面移動過去的時候,周圍空中,將青色高樓籠罩包裹的雨簾陣法也是飄動起來,覆蓋范圍逐漸縮小,朝著中間的青色高樓上面籠罩緊縮過去。最后縮小到青色高樓大小的雨簾,緊緊的貼在了青色高樓表面。也是和那火環狀的傳送門接觸到一起!
想到這些,小樓細雨已然是招呼周圍幫眾趕快行動。
“哼!”
要知道自己等人可是如今游戲里面少有的尊天強人,昔日內測之時也都是風光無限的。什么時候瞻前顧后,婆婆媽媽成這樣過?
焚琴聽雨見狀立即冷哼一聲,手中劍琴之上光芒閃爍,頓時有澎湃的紅色劍光飛閃而出,在夢幻仙國幫眾后面,所有火柱前方形成了一層厚實的紅色劍幕,對火柱展開了阻攔。
道道火柱狠狠的撞在仙帝身上,頓時發出了大爆炸,有璀璨的火光和白色劍光四濺飛散。仙帝整個人也是劇烈晃動了一下,但卻是沒有大礙,更是沒有后退一步。而是將前面打來的道道火柱全部抵擋了下來。
所以紫陽一定要回去幫忙,就算自己回去會遇到巨大的阻攔,會遭遇巨大的危險。紫陽也在所不惜!誰讓他是夢幻仙國的會長呢!
聽了仙帝的話,小樓細雨等人都是快速思考起來,在思考青色高樓里面有哪里是不會背腹受敵的!
“還好!還好!只是這么一圈!雖然情況和剛才相比確實是糟糕了很多,但還不算太嚴重!”
“嗡!”
仙帝等人已然也是明白小樓細雨這樣說的意思,所以立即配合著開口。說出了一些此時傳送門的弊端,讓周圍的幫眾聽了以后更加的放心。
開玩笑,他們之前可是被這傳送門害慘了。如果不是傳送門,對面火焰世界里面的怪物就無法直接過來這邊,也就無法直接對他們的造成攻擊,直接威脅到他們幫派的安慰。可是弄得他們焦頭爛額。
然而焚琴聽雨自以為萬無一失的火焰劍幕在道道火柱的攻擊之下竟然是沒能持久,只是略微抵擋了一下。已然是碎裂開來,化作紅色的碎片四濺飛散。而那道道火柱則是繼續飛來,狠狠的打在了幫眾身上。霎時之間,白光閃爍,已然是出現了巨大的傷亡。
想到這里,仙帝等人都是眉頭緊皺,立即派人去周圍仔細查看,看看青色高樓到底出現了什么變故。
“什么情況?”
然而就在紫陽飛向青色高樓的時候,前方的地面上忽然光影閃爍,飛起來一只只水鳥怪物,朝著他阻攔過來。眨眼之間,紫陽回歸的路上已然是布滿了水鳥怪物。紫陽這一路想要回去,卻是充滿了波折……
然而就在這時,周圍再有巨響聲傳來,同時青色高樓也是再次晃動了一下。眾人抬頭望去,頭頂的火環狀傳送門已然是開始向下移動過來。
“咔嚓!”
竟然被對方輕松的就把自己的防御手段打破,對自己幫派的幫眾造成了傷害。這等過失,實在是不應該存在啊。自己實在是對不起手下的一群幫眾。
在飛進水鳥BOSS群里面的瞬間,天空之中頓時發生了大爆炸。一眾水鳥BOSS身上的防御道法和紫陽身周的白雪、火海展開了激烈的對撞。最后不堪重負,被紫陽身周的道法撕裂,遭遇傷害,向后拋飛而去。有那位置不好,接連遭遇紫陽道法傷害的更是直接身死。
而剛才青色高樓竟然劇烈晃動了好幾下,那只能說明有什么東西撞在了青色高樓上面,或者是青色高樓出現了什么變故。
“出事了!”
看到這里,紫陽卻是松了口氣,略感放心地說道:“還好!還好!只是一門輔助攻擊陣法!”
“也不知里面的情況怎樣了!”
所以他們也是無法在得知外面紫陽的情況。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