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陽
蜀山大掌教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九卷 賀壽正一失南明,莽蒼尋仙畫紫郢

第873章

而這些百毒金蠶蠱雖然無往不利,是見到什么吃什么。遇到什么吃什么。就連七彩仙鼎形成的七彩光幕也是不例外,仍舊是能夠吃。但是七彩光幕只是七彩仙鼎發出的防御光芒而已。只要紫陽法力足夠,這七彩光幕卻是可以無限制出現的。卻是根本無法損傷到七彩仙鼎本體,也是不可能讓七彩光幕損毀,自然是無法傷害到里面的紫陽三人。
“這是碧磷劍?”
“這樣就好!”
說時顯得有些咬牙切齒,讓看到這一幕的帶隊NPC略微皺眉。暗自猜測玄玲莫不是在這魔道妖人手上吃了大虧,否則怎么會如此這般的憎恨這魔道妖人?在看到丁婉扶住玄玲的手,這帶隊玩家已然是確定下來。猜測玄玲多半是在這魔道妖人手上吃了虧。只是礙于自己的掌教顏面,卻是不好當著他們這么多人的面說出實話來。
不等玄玲把話說完,紫陽已然是開口說道:“我自然有辦法!”
眼見這魔道妖人只是隨手發出的漫天金星,既然是如同活物一般,發出翅膀震動的聲音朝著周圍飛散。周圍圍攻魔道妖人的一眾NPC都是露出了費解的表情,不知道這是什么東西。而那領隊NPC卻是皺起眉頭。
“有什么能夠克制碧磷劍的?說來比較困難,因為這碧磷劍是冷熱兼具。無論是寒冷還是炙熱,都是不能很好的克制它。除非是和他屬性一樣的。但也只是能夠達到平衡而已。卻是無法克制。除非某種單一的屬性可以超過碧磷劍!”
“嘩啦!”
聽了玄玲的話,外面的張師兄略微松了口氣,但揮手按拍人進來幫助玄玲的同時,也是忍不住的一陣驚訝。
聽了玄玲的話,一眾正一道NPC都是紛紛色變。但是卻已經晚了,不等他們躲避,漫天金星已然來到了跟前,然后飛撲而上,幾個或者一群金星包裹一個人,頓時將進入屋內的一眾NPC全部包裹籠罩。然后發出咔嚓咔嚓的撕咬聲。在一眾NPC的慘叫聲中,一眾NPC的血肉已然是全部都被啃食干凈。全都變成了一具具森森白骨,然后白骨繼續消融,也是全部都被這些百毒金蠶蠱吞噬干凈了。至于他們身上的飛劍法寶等物品,也是毫無例外,全部都被啃食干凈,都被百毒金蠶蠱當成食物吃掉了。而這些百毒金蠶蠱將一眾正一道NPC全部吃掉以后,就是飛散開來,落http://www?hetushu?com在了屋內的各種建筑上,甚至是屋頂的瓦片,開始啃食各種物體。
而人數多,卻是正和了百毒金蠶蠱的意。給了這魔道妖人攻擊的好機會。
“呼!”
同時張師兄心中也是暗暗心驚,不知道玄玲到底怎么樣了。有沒有受到傷害。畢竟這魔道妖人出現在這里,顯然是直接沖著他們掌教來的。而他們在之前都是沒有發現,憑借玄玲還不如他們的修為,怕是也難以發現。如此一來,在偷襲之下。玄玲豈不是非常非常。就算沒有遭遇致命傷害,重傷也是肯定的吧。
只是終究還是遲了。在他們躲避的時候,漫天百毒金蠶蠱已然是撲進了人群。對一眾正一道NPC展開了兇殘攻擊。甚至有幾位略微靠前一點的玄玲師兄姐,也被迎面撲來的百毒金蠶蠱包裹。于慘叫聲中后退逃走,等到掙脫百毒金蠶蠱的攻擊,已經是不成人樣了。甚至有幾位根本就沒能逃的了,直接就被百毒金蠶蠱給咬死了!
就在這時,一旁的玄玲略微思考之后,忽然臉色一變,開口驚呼道:“不好。這是百毒金蠶蠱,大家快躲!”
見了這漫天四射,直接將魔道妖人身形覆蓋的青色光芒,玄玲吃了一驚,很是驚訝地說道。
終于不用出手,可以在旁邊觀戰的紫陽聞言,立即開口問道。
紫陽略微沉吟,開口向玄玲問道。
“什么?竟然有魔道妖人來我正一道撒野,掌教師妹你沒事吧?”
想到這里,張師兄一邊布置的同時,一邊開口說道:“掌教師妹,你怎么樣?有沒有受傷?”
在一眾正一道NPC被漫天百毒金蠶蠱包圍啃食的時候,也是有為數眾多的百毒金蠶蠱飛向了紫陽三人。畢竟紫陽三人是這魔道妖人重點攻擊的目標。不過這些百毒金蠶蠱雖然威風凜凜,吃飛劍法寶如砍瓜切菜。但是在紫陽這邊卻是踢到了鐵板。因為紫陽有南明離火劍。而南明離火劍又是正宗的佛家飛劍,后來又經長眉真人用玄門手段祭煉。自然是非常厲害,屬性正大光明的一柄飛劍。加上材質特殊,無懼此界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攻擊。就算是和紫青雙劍對拼,都是不見得會受到什么損傷。自然是不怕這些百毒金蠶蠱的啃食。在加上南明離火劍正大光米的屬性,卻是正好克制這些百毒金蠶蠱。雖然因為百毒金m.hetushu?com蠶蠱的數量太多,單憑一柄南明離火劍抵擋不住。但紫陽控制南明離火劍形成金色劍幕,逐漸后退。卻是將百毒金蠶蠱攻擊的勢頭擋住了。讓一眾百毒金蠶蠱前進的速度非常緩慢,也是無法對紫陽三人造成傷害。
玄玲略微沉吟,皺著眉頭說道。
不過就在一眾正一道NPC被魔道妖人的百毒金蠶蠱弄得手忙腳亂,自亂陣腳的時候。忽然有一聲斷喝從遠處傳來。然后一陣春風吹過,一眾正一道的NPC就感覺有什么東西從自己體內快速飛過。那漫天百毒金蠶蠱已然是紛紛落地,就如同雨點似得,接連跌落而去。
“嗯?小心什么?”
“那怎么辦?難道……”
“諸位師兄姐小心!”
就在張師兄等人略微有些走神的時候,塌陷的屋子里面忽然有漫天金星飛起。徑直朝著外面的一眾正一道NPC撲了過去。
想到這里,他心中已然是有了根底,立即指揮左右圍上,對魔道妖人發動了圍攻。
雖然此時死的都是正一道的NPC,和紫陽沒有什么直接關系。連玄玲這掌教都是沒有心疼,紫陽就更是不心疼了。但是此時玄玲還身受那魔道妖人的手段影響,法力被禁,渾身虛弱。甚至開始有些發熱。還是趕快想辦法將其解除的好。所以紫陽卻是希望戰斗快點結束,好讓玄玲去療傷。
“一群牛鼻子,都給我去死!”
聽了玄玲的提醒,略微走神的張師兄等人這才是回過神來。有些費解的低頭望去。也是剛好看到漫天金星來到跟前。皆是瞳孔一縮,大吃一驚。
在百毒金蠶蠱的攻擊之下,場中頓時大亂。本來排好陣勢,等著圍攻魔道妖人的正一道NPC也是變得一群散沙,各自為戰。胡亂躲避百毒金蠶蠱的攻擊。空中到處都是劍光飛閃,甚至出現了連環撞機的情況。可謂是非常凄慘。
這時周圍一聲巨響傳來,塵土飛揚中。玄玲的屋子,已然是整個塌陷下來,變成了一片廢墟。卻是因為周圍百毒金蠶蠱的啃食,已然將屋子的重要支撐全部咬斷。屋子不堪重負之下,自然就塌了!
玄玲說著,卻是直接把她中了魔道要妖人毒藥的事情隱瞞了。畢竟這事情說出去有些丟人,有損她掌教的顏面。在加上她又是小女孩心里,臉皮薄。那就更不可能說了。
“大膽妖人,修妖猖狂!看我春風和圖書細雨針!”
“掌教!”
“啊!我的百毒金蠶蠱!”
不過這百毒金蠶蠱的攻擊力實在是威猛,圍成一圈落在七彩光幕外面,直接在七彩光幕外面形成了一個金色的光層。快速啃食之下,頓時讓七彩光幕快速消融。雖然紫陽能夠及時的催動法力補上,但時間一長怕是肯定不行的。更何況還有那魔道妖人在旁不是。
“那你知道有什么可以克制這碧磷劍的辦法嗎?或則說,神峨眉東西可以克制它?”
接連遭遇攻擊的魔道妖人也是進入了暴走狀態,怒喝一聲之后劍訣催動,忽然有一道道碧光閃爍出現,就如同炸裂的光團。有密集的青色光芒從魔道妖人身上出現,朝著四周擴散飛射。也是立即飛進人群里面,對一眾正一道NPC造成了巨大傷害。
隨著紫陽浩然神雷的停止,這魔道妖人頓時擺脫了神雷的克制,渾身擺脫了麻痹狀態。也是不在被炸的向后飛退了。然后渾身魔光一騰,已然是將一眾正一道NPC打出的攻擊擋了下來。之后探手一翻,徑直取出一桿麻幡,輕輕揮舞之下,就有點點金星從里面飛出,發出嗡嗡銳響聲,朝著周圍四濺飛開!
紫陽聞言翻了一個白眼,開口說道:“玄玲師姐你就別逗了,這百毒金蠶蠱兇殘無比。一般的修士遇上了就是死。若是再派一些剛才那種貨色進來,不還是送死嗎?除非讓你那張師兄等人進來到還差不多!”
等百毒金蠶蠱到了紫陽身邊,南明離火劍形成的劍幕無法抵擋的時候。紫陽又是探手一揮,招出七彩仙鼎,形成七彩光幕將三人罩住,擋住了漫天百毒金蠶蠱的攻擊。
“單一屬性超過碧磷劍?那我的南明離火劍豈不是可以?”
眼見漫天百毒金蠶蠱如雨墜落,那魔道NPC頓時心痛的大吼一聲。也是手中麻幡一揮,將剩下的少數百毒金蠶蠱收回了!
聽了玄玲的話,張師兄略微放心。同時也是一陣皺眉,心中有些納悶的想到:這少掌教和陌紫陽來的怎么這樣及時?竟然趕在那魔道妖人出手的時候將對方攔住了,甚至連掌教師妹都還沒有發現魔道妖人的存在,他們兩個就發現楽這怎么可能?難道他們兩個的實力比玄玲師妹的修為還強還高不成?
紫陽是想省些力氣,將這魔道妖人交給一眾正一道NPC解決。然而這些正一道的NPC卻是實在不給力。在和圖書魔道妖人的一輪攻擊之下竟然是全軍覆沒。
可是想到這里,張師兄等人又是一陣皺眉。因為這個事情怎么就這樣巧合?怎么就讓丁婉少掌教和陌紫陽趕上了掌教遇襲?而不是自己這些師兄弟?
“大家上,將這魔道妖人抓住!”
“這碧磷劍什么來路?看起來很厲害的感覺!”
隨著七彩仙鼎上面紅光一閃,頓時有熾烈的紅色火焰從七彩光幕上面輻射而出,朝著周圍擴散開去。而那些百毒金蠶蠱都趴在七彩光幕表面啃食,這夜火洶涌而出,頓時打了一個正著。將一眾百毒金蠶蠱包裹其中,快速灼燒之下。已然是把這附近的百毒金蠶蠱都燒成了灰燼。
玄玲說到這里略微皺眉,卻是對這魔道妖人的身份產生了好奇。想要弄清楚這魔道妖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不但能夠使用百毒金蠶蠱,更是連綠袍老祖的碧磷劍都給弄來了!
“啊!我的百毒金蠶蠱!”
“啊!百毒金蠶蠱?這人是百蠻山綠帽老祖坐下弟子?”
見到自己的小弟到來,玄玲立即指揮道:“快,你們快點配合紫陽將這魔道妖人抓住。一定不要讓他跑了!”
紫陽見這群正一道NPC到來,也就是停住了浩然神雷的使用。只剩下南明離火劍還在繼續攻擊對方。因為他感覺如此多的NPC圍攻,就算這魔道妖人的實力再強,也是沒有逃跑的可能了。他也沒有必要在動用浩然神雷這等克制諸般陰邪,只有自己三人會的儒門道法了。還是將這手段隱藏起來的好。
“呼!”
此時此刻,玄玲所在的屋子已然是里三層,外三層的被正一道NPC嚴密包圍起來。人數之多根本就是密密麻麻,紫陽環目向周圍望去。竟然只能看到人影和劍光浮動,竟然無法看到夜空中的星星。
感覺到自己百毒金蠶蠱的減少,那魔道妖人頓時發出了一聲慘叫。面目猙獰之際,顯得很是郁悶。
過了這么長時間,玄玲也是逐漸感覺自己的狀態越來越不好了。似乎有昏迷暈倒的感覺。
“掌教,你沒事吧!”
而張師兄等首腦,更是同時眉頭一皺。心中暗自埋怨道:“還說沒事!這都不能戰斗了,竟然還說沒事。簡直就是大事啊!”
見了玄玲虛弱的狀態,外面一眾正一道的NPC都是發出了一聲驚呼。顯得很是擔憂。
而這魔道妖人雖然實力強悍,更是能夠使用百毒金蠶這等兇殘法寶。但是和-圖-書還沒有達到掌教模板,實力略微差了一些。可是承受不住一眾正一道NPC的圍攻。在正一道NPC的圍攻之下,頓時遭到了嚴重的攻擊。頭頂傷害也是不斷飄起。
“一群螞蟻也敢跟對道爺動手,真是不知死活!”
“這碧磷劍是用寒磷煉成,被他擊中的敵人會承受冰凍灼燒傷害。魂魄損傷而死。本體卻是沒有多大傷害。據我世尊說,這飛劍乃是綠袍老祖煉制的一柄飛劍。而且還是極為厲害的套劍。使用之時遮天蔽日,就和飛針類法寶一樣。和他的百毒金蠶蠱配合使用更有奇效。不過據說他的這柄飛劍只是半成品,沒有煉制完成。所以使用的時候后遺癥很大。從練成到現在,綠袍老祖也只用過一次而已。想不到竟然到了這個魔道妖人手中!”
聽了外面張師兄的詢問,玄玲自然是知道對方擔心自己受傷,立即開口回答道:“我沒事!那魔道妖人剛想偷襲我,就被趕到的婉兒和紫陽師弟攔住了。我沒有遭遇傷害!”
這屋子一塌,里面的情況頓時暴露出來。同時紫陽正好將漫天夜火收起,里面的情況暴露出來。外面眾人正好看到了略顯虛弱的玄玲被丁婉扶著。
“嗯?這是什么玩意?”
張師兄思考之際,劍光破門而出,已然是有正一道的NPC進入了屋內。
百毒金蠶蠱一沒,正一道NPC的情況頓時得到緩解。也是穩定下來。在張師兄的指揮之下,也是恢復了正常。對面的妖人展開圍攻。
紫陽說著已然是催動了七彩仙鼎的夜火攻擊。
有魔道妖人潛入了他們山門內部,更是已經來到了掌教面前,都和掌教戰斗起來了。自己這些人竟然都不知道,說明這魔道妖人實力強悍的同時。也是證明了他們的無能失職。
發現了情況的不對,玄玲立即開口說道:“紫陽你還能堅持多久,實在不行,我就讓張師兄再派人進來!”
就在漫天金星撲向一眾正一道NPC的時候,玄玲忽然開口提醒道。
見了這蜀山里面獨樹一幟的金星攻擊,見多識廣的一眾正一道高層NPC,立即認出這是百毒金蠶蠱攻擊。他們也是紛紛縱劍躲避,同時放起防御道法。
聽了紫陽的話,玄玲頓時一愣,然后郁悶到:
見了玄玲的虛弱狀態,張師兄等人也是立即能夠猜測道當時的危險情況。如果不是因為丁婉少掌教和陌紫陽正好出現的話,怕是掌教就危險了。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