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陽
蜀山大掌教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八卷 初窺元嬰融金丹,手持南明入連山

第834章

聽了朱梅的話,半邊老尼的態度略有緩和,開口對朱梅問道:“這樣說來,朱掌教你是準備清理門戶了?”
這時三道劍光聯袂來到跟前落下,劍光逐漸收斂下去。有三個身影從里面現出身來。
“可是那陌紫陽我不殺他真是天理不容啊!”
過去了這么長時間,一旁被紫陽他們大打出手弄傻掉的玄玲這才是回過神來,大喊一聲走上前來,擋在了紫陽身前。讓正準備繼續出手的朱梅有些為難加猶豫,卻是不好再繼續出手了。
人群里面的一眾玩家和紫陽自然是在嘲笑玄玲,聽話都聽不明白。竟然把朱梅那句話理解錯了,變得好像朱梅在咒罵玄玲她媽媽似得。實在可笑。
聽了這一聲聲滿帶諷刺的笑聲,朱梅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真是有些吃不住勁了。
這半邊老尼可是武當派的掌教,又是曾經昆侖派的名宿強人。更是原著里面的著名人物。實力強悍那是絕對沒話說的。雖然自己的紫云仙障是超階的防御法寶,更是紫云宮里面的寶物。也是原著里面能夠數得上好的好寶貝。但是和那些諸如太乙五煙羅,如意水煙羅等防御法寶比起來,還是差出了很多。在加上眼前面對的又是半邊老尼這等對手,自己又是一個玩家。紫陽可是沒有把握能夠憑借紫云仙障將半邊老尼的這次攻擊擋下。自然要毫無保留的發動自己的最強狀態,來抵御攻擊了。
聽了朱梅的話,玄玲兩個腮幫子一鼓,變得更加升起了。
“什么叫痛改前非?紫陽他本來就沒有做什么萬惡不赦的壞事,根本就不需要痛改前非。朱掌教你不要亂說好不好!”
“這到也是!那就這樣好了!”
玄玲胸脯一挺,一臉怒容的開口說道。
霎時之間,玄玲掌教嬌蠻一面顯露無遺。實在是讓朱梅這等硬漢。不,不對。應該是硬漢大叔沒有辦法。
“轟!”
“哼!”
見朱梅竟然攔著自己殺紫陽,半邊老尼頓時皺起了已經禿掉的眉頭,殺氣凌然的望向了朱梅。那神氣,分明就是拿朱梅當敵人了。明顯的,如果朱梅敢偏袒紫陽,她就會毫不客氣的和朱梅開戰!
紫陽聞言冷哼一聲,卻是不敢怠慢,揮手之間,已經是催動了如今自己最強的防御法寶紫云仙障。更會毫不猶豫的動用了藍白太極圖。
見了這兩只怪獸,后面的一眾玩家和NPC又是一陣議論紛紛。
“害尼瑪!”
由此http://m.hetushu?com可見,半邊老尼這次的攻擊雖然厲害,將紫陽打的一些吐血,毫無半點緩和的余地。但卻還在紫陽的承受能力之內。因為如果這次攻擊已經超出了紫陽的承受范圍,那鮮血從喉嚨里面出來,早就直接從紫陽口中噴射出去了。紫陽哪里還能忍住不吐?反倒再吞回去?
就在二人驚訝的時候,紫陽已經是開口說道:“哼!虧您還是正道名宿,武當派掌教。竟然如此好壞不分,妄加定論。我一日三叛峨眉,青城,瓊華派不假。但你怎么就知道我是那背信棄義之人?也不將事情弄個清楚就痛下殺手,真是讓我們這些后輩晚生太心寒了!”
聽了紫陽的說辭,半邊老尼頓時冷笑道:“好賊子。真是口舌伶俐,都到了這等地步了。做了那等背信棄義的事情,還口口聲聲,話里話外的你是好人。真是可笑。如果你是好人,難道峨眉等三大門派是壞人不成?你這賊子看來真是無藥可救,老尼姑今個定要送你上西天!”
“嗯?他竟然在沒有峨眉劍訣幫助的情況下將南明離火劍驅動御使到了這般地步,若是讓他繼續修煉下去,那還了得?”
見朱梅點頭,半邊老尼這才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就由朱掌教你將這賊子殺死吧。我這做外人的還真不太好插手!”
眼見南明離火劍在紫陽的使用之下竟然是發揮出了如此威力,絲毫不弱于他如今手中的飛劍。朱梅半邊老尼二人皆是動用。
“呃!”
而這笑聲在玄玲聽來不感覺怎樣,反到是對面的朱梅聽了這些笑聲。感覺是那樣的沖忙了嘲諷的意味,好像是在嘲諷他堂堂青城派掌教,三仙二老之一竟然和一個修道還不到自己三分之一年歲小女孩一般見識。實在是有失自己的身份啊!
略微沉默之后,才是開口繼續沖玄玲說道:“玄玲掌教,你誤會了。我不是說尼瑪,是說他媽……”
朱梅心中更是暗自擔憂。如果無法將紫陽殺死,讓紫陽繼續成長下去的話。絕對是他們青城峨眉兩派的大后患啊!
“正是這樣!”
朱梅聞言正準備和半邊老尼一起離開,玄玲卻是氣呼呼的開口說話道:“朱掌教你說話真是太氣人了,我那蟠桃才不給你見識!”
朱梅聞言一想也是,也就不再和玄玲糾纏,開口沖對面的玄玲說道:“既然他們玄玲掌教的貴客www.txnfrq.live,那我們就給玄玲掌教一個面子,先不和他計較了!而且他竟然會幫助玄玲掌教,可見內心也不是太惡,本性有善。還是有痛改前非的機會的!”
聽了朱梅的詢問,玄玲就是一臉氣呼呼的開口回應道。看她胸脯起伏不定,顯然是動了真怒。如果不是因為知道自己不是朱梅的對手,怕是早就沖過去讓朱矮子他丫的好看了!
“怎么?難道你要為這賊子說情?袒護他不成?”
“我媽媽早就去世了數百年了,朱掌教你不要胡扯,把我媽媽也扯上好不好?我媽媽可沒有招惹你!”
“休想!”
朱梅聞言略微無語,然后開口說道:“既然玄玲掌教你知道他是什么人,怎么還包庇袒護他?難道不知道他是背信棄義的小人嗎?難道就不怕他會害你嗎?”
感覺到朱梅的意圖以后,紫陽頓時臉色一冷。忽然抬手放出南明離火劍,然后縱身而起,飛身撲入南明離火劍。已然是發動了身劍合一。
“武當掌教且慢!”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無論是哪里。就算是玄玲擋在紫陽面前,朱梅都是敢繼續出手攻擊的。但是這里偏偏是正一道的山門,玄玲的大本營。朱梅卻是顧忌多多,不敢輕易出手了。
半邊老尼說完就是準備再度出手。
紫陽聞言哈哈大笑一聲,冷哼著說道:“我根本就沒有錯,你問我錯在哪里,這不是笑話嗎!”
“玄玲掌教,你怎么可以這般無賴……”
剛剛說到這里,朱梅就是說不下去了。發現自己和玄玲這性格單純的人說話,真是太困難了。竟然被玄玲弄得都變得傻傻很天真了。
“好神異的瑞獸!”
雖然被半邊老尼打的一下吐血,但為了給對方深不可測的感覺。讓對方看不出自己的深淺,紫陽卻是沒有將這口鮮血從嘴里面吐出來,卻是強忍著將這口鮮血吞了回去。
就在朱梅略微有些走神的時候,威力大增的南明離火劍已經是狠狠的斬在了龍雀環上。然后絢爛的光芒四濺飛散開來,龍雀環已經是被打回原形,化作一個小圓圈朝朱梅跌落而回。至于紫陽,則是從南明離火劍里面現出身形,手持南明離火劍站在半空,一臉陰沉的望著朱梅!一副準備和朱梅大打出手的架勢。
朱梅聞言又是一陣無語,知道在和這嬌蠻女掌教說下去自己也得不到什么好處,只能開口說道:“我們先去里面見識那蟠桃去和-圖-書了,就不耽誤玄玲掌教和紫陽說話了!不過,玄玲掌教你可要好好勸勸紫陽!”
“嗯?這是紫云仙障?紫云仙寶之一,怎么會在這里?”
朱梅嘴上這樣說著,心中則是想到:這半邊老尼看上去不言不語,沒想到竟然有如此心機。以后和她處事卻要加倍小心啊!
聽了朱梅的話,玄玲再度腮幫子一鼓,一臉氣憤的開口說道。
那白色大鳥已經是一只世所罕見的瑞獸了。而這一馬一驢卻也是兩只非同一般的瑞獸。
就在這邊半邊老尼和朱梅二人臉色同時一沉的時候,白色大鳥后面紫藍光芒閃過,忽然有一紫一藍兩道光芒飛閃而來。停在路紫陌和水煙藍身邊以后現出身形,卻是一只渾身繚繞紫色火焰的駿馬。以及一只渾身閃爍著藍色雷電的毛驢!
“轟!”
“我當然知道,他不就是你們口中的正道公敵,曾經峨眉,青城,瓊華三派的陌紫陽嗎!”
等半邊老尼推開,朱梅才是一臉陰沉的向紫陽問道:“你可知道自己錯在哪里?”
說話之間袖袍一揮,頓時有一個五彩光圈朝著紫陽飛了過去。而隨著這五彩光圈的出現,空中頓時產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力。作用在紫陽的紫云仙障上面,將紫陽的紫云仙障拉扯著朝五彩光圈里面飛了過去。
聞聽此言,朱梅愕然。而后面的人群里卻是略微響起了一陣嬉笑聲。就連站在玄玲身后手持南明離火劍,渾身氣血翻涌的紫陽。也是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說著后退一步,將戰場留給了朱梅。
而看到這三道身影最前面那個為首之人的面容以后,朱梅,半邊老尼,玄玲三人都是略微驚呼一聲。已然是同時認出了這人的身份來。而三人更是表情各異,在經過剛開始相同的驚訝之后,朱梅和半邊老尼已經是同時臉色一沉。身上有殺氣彌漫而出。至于一旁的玄玲,則是臉色一喜。上前一步開口招呼道:“你可算是來了!”
“是你!”
而在身劍合一飛向前方的時候,金色的南明離火劍上面又是劍光頻閃,有各種光芒亮起。直接拖拽出了長長的藍色焰尾,邊做一柄剛才奪目的彩色劍光,徑直斬向了龍雀環!
“那陌紫陽跑不了,等這里的事情過去了,他從正一道離開,我們有的是機會殺他除魔衛道。我就不信玄玲那死心眼能放下正一道的事務不管,天天跟在陌紫陽身邊!”
說話之間,半邊老尼抬和_圖_書手朝著紫陽一招,虛空之中頓時有一個金色的巨大手掌出現,蘊含著澎湃的佛家功德力量,朝著紫陽三人當頭再去。竟然是絲毫不顧忌一旁水煙藍和路紫陌的安慰。
“兩位掌教,紫陽可是我請來參加師祖大壽的貴客。你們這是干什么?怎么對他大打出手?而且還要取他性命?”
“嗯?”
不過就在這時,一旁的朱梅卻是抬手攔住了她!
朱梅聞言還準備繼續說下去,一旁的半邊老尼已經是打斷了他的話,并小聲沖朱梅說道;
這三人不是旁人,那為首之人正是紫陽。左邊身著得體藍色長裙,赤足踏地的女子自然就是水煙藍。另外一個身著紫色長裙的自然就是路紫陌了。
想到這里,朱梅只能停止出手,指著玄玲身后的紫陽說道:“玄玲掌教,你可知道你身后站的人是誰?”
被紫陽用這種眼神看著,朱梅竟是心中略微感到一絲陰冷。致使朱梅不禁眉頭一皺。
玄玲說時,還是文絲未動的擋在紫陽身前,保護著紫陽。讓朱梅沒有機會對紫陽繼續發動攻擊。
雖然玄玲包庇紫陽此舉乃是犯了眾怒,但是這里是正一道,二玄玲又偏偏是正一道掌教。如果自己對玄玲出手的會,正一道的一眾門人,出于面子考慮。無論他們掌教的行為有多不對,都是不能坐視旁觀。會出手抵擋自己的。而自己雖然厲害,是那三仙二老之一。整個正道里面最有名望,最有實力的人之一。但是自己再強,也是擋不住人海戰術啊。萬一在激怒了正一道眾人,惹得他們利用門派大陣攻擊自己。別說自己只是青城掌教,就算自己是青城派祖師爺,都是不能善了的!
“不好!是龍雀環!”
“武當掌教誤會了。我怎么可能替他說情,或者是偏袒他呢?要知道他可是也背叛了我們青城派的!我殺他都還來不及,怎么可能還去幫他說情?我是想我作為青城派掌教,這賊子又是我們青城派的叛徒,在峨眉朱梅道友沒有到來之前。我有責任替門派鏟除叛逆!”
要知道這紫云仙障可不是什么沒有名字的阿貓阿狗。那可是整個蜀山里面都有名有姓的法寶。雖然威力不如五臺派的太乙五煙羅,以及韓仙子的如意水煙羅等其他同種類法寶。但也是一件非常厲害的法寶。可尤其是這件法寶放在紫云宮中,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得到的。而竟然出現在這里,他們兩個自然驚訝了。
“朱掌教,玄玲hetushu.com掌教死心眼那是出了名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她認定的事情,誰也改變不了。除非是她媽來了。所以你還是別和她糾纏了。”
在紫云仙障化作紫色云團擋在三人頭頂,還來不及徹底鋪展開來,形成紫色光罩將三人保護的時候。半邊老尼打出的金色光芒手掌已經是當頭打了下來,和紫云仙障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不等聽到玄玲話的紫陽和玄玲打招呼,一旁半邊老尼已經是冷哼一聲開口說道:“你這正道敗類竟然也敢來此,真是自尋死路。老尼姑我這輩子這最恨那背信棄義,忘恩負義的無恥之徒了。你這后生仗著自己資質不俗,不但盜取峨眉派氣運,竟然還一日三叛,叛離了我正道峨眉,瓊華,青城三大名門大派。真是置我正道如擺設。今個撞在我老尼姑手上算你倒霉,定要讓你來的去不得!”
見了紫陽用來抵御攻擊的法寶,半邊老尼和朱梅二人都是神情一變,難掩心中震驚神色。
這也難怪,在半邊老尼看來,紫陽是背信棄義的正道公敵。那路紫陌和水煙藍和紫陽在一起,也不會是什么好人,肯定是紫陽的同伙,是和紫陽蛇鼠一窩的人物。自然都是背信棄義的敗類,她還有什么可顧忌的?直接一并殺了,為民除害就是了!
玄玲說著就是讓一旁那個本來應該給朱梅二人帶路的師兄留下,不給二人帶路了。這樣一來,正和那師兄心意,自然是爽快的點頭應允!
聽了紫陽的話,朱梅面色一冷,開口說道:“你既然不知悔改,冥頑不靈,那我也就沒什么好說的了。”
感覺到作用在紫云仙障上面的巨大吸力,紫陽頓時臉色一變。因為他的紫云仙障在這股吸力的作用之下,已經是逐漸失去了他的控制,開始不聽使喚了。不但無法再給他防御,更是朝著五彩光圈里面飛了過去。下一刻怕是就要被朱梅收取了。
巨響聲中,紫云仙障劇烈晃動了一下,導致紫色云華向周圍四濺飄散。紫陽本人也是跟著渾身一震,喉嚨里面一咸,已經是有一口鮮血涌了上來。而半邊老尼打過來的巨大金色手掌也是被紫云仙障完完全全的擋了下來,化作劍光碎片,四濺飛散開去了。伴隨在飛散的紫色云氣當中,就好像是金色雨滴一樣。
“我不管是尼瑪,還是他媽!反正我就知道他是我請來的龜殼,是我玄玲的救命恩人。誰想要對他不利,想要殺他。先要問過我玄玲同不同意!”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