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陽
蜀山大掌教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八卷 初窺元嬰融金丹,手持南明入連山

第809章

嘴角不禁微微一笑,在心中暗自贊嘆林家的隱匿功夫了得。自己竟然沒有事先發現。而且如果不是因為林墨藍的反應,自己怕是從始至終都不會發現的。
“是的!”
聽了林墨藍的這種言論,紫陽不禁有些毛骨悚然。感覺這根本就是林家祖輩弄出來誆騙后代的言論。
“不好,被發現了!”
紫陽最后一句話,自然不是說給對面的林墨藍聽得。而是說給旁邊可能存在的偷聽著聽得。
“相傳,我們林家有一位旁系祖輩曾看到過先祖林秋水和敵人的最后一戰,那位旁系祖輩的話是這樣說的——雖然爺爺很不愿意承認自己是林秋水林仙子的侄子,但這卻是事實,卻是爺爺無法否認的。而我在父親被仇人殺死以后,終于有機會跟隨林仙子,我們林家最最驚才艷艷的人物了……沒想到,真是沒想到。莫非是我給我們林家的天才林仙子帶來了霉運?她今天竟然遇到了數個仇敵的圍攻……怎么可能,我看到了什么,林仙子竟然敗了,而她死亡以后的魂魄竟然沒有消失,而是融入了秋水劍當中……”
紫陽見了林墨藍如此鄭重的表情,頓時相信了很多。再凝神仔細對照片一看,果然發現了一些細節處的不同。
林墨藍說到這里再次陷入回憶裝。
“噗!”
因為從小到大,雖然她生活在林家,整日錦衣玉食,不愁吃穿。親人更是成群,出門隨便見到一個都是自己的遠房親戚。
雖然照片上的人和林墨藍本人根本就是一模一樣,乍看之下根本就是本人。但仔細一看,就會發現兩個人雖然都是柳葉眉,但是林墨藍的柳葉眉卻是比照片中的柳葉眉略微寬了一些。至于櫻桃嘴卻是比照片上面略微小了一些。其余的就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了。而這眉毛和嘴巴上的變化實在是太過微乎其微,不仔細觀察根本發現不了。所以紫陽直接認為林墨藍是在騙他玩,把自己的相片拿來給他看了。
林墨藍聞言蹙了蹙眉,開口說道:“這是我們林家的一個后代子弟,若論起來,我還要叫他一聲叔叔。但是他的年齡卻是比我還小,乃是我們同齡人里面少有的一個天才。乃是除了我和大姐林墨雨以外資質最好的林家子弟。實力也是非常強悍,絲毫不弱于我!當然了,因為他是男子,和秋水劍的屬性沖突。就算使用秋水劍,也是不能和_圖_書讓秋水劍的威力全部發揮。頂多能讓秋水劍的威力發揮一半罷了!”
林墨藍說到這里搖了搖頭,又開口說道:“當時我林家先祖煉制秋水劍只是考慮最適合自己,卻是沒有為以后著想。她那時候也不會,不可能想到自己會開創一個家族。而秋水劍變成祖傳的寶劍。自然也不會考慮這些了。所以這秋水劍的屬性卻是最適合女子使用的,男子也不是不可以使用。但因為屬性沖突,威力卻是會直接降低一半以上。這還是要林家人使用。如果換了是外姓之人,無論男女,就算將秋水劍得去,也是無法立即使用的。必須要經過很長時間的揣摩,才有可能使用。而不是一定能夠使用。這就是為什么當日你將秋水劍得到以后立即就能使用,周圍的其他人,尤其是林家人為什么那樣驚訝的原因了!”
聽了林墨藍的話,紫陽頓時好奇。不解問道:“這秋水劍不是你們林家的祖傳寶劍嗎?屬性和你們林家人因該是最適合,最恰當的才對。怎么還有性別之分不成?”
這樣說來,林墨藍豈不是林秋水的復活對象?而如果林秋水真的能夠復活的話,林墨藍豈不是很危險?
可是紫陽當日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太強悍了,讓林家的人感覺到了很大的壓力。很是擔憂自己林家的后代天才不是紫陽的對手,自然也是不敢讓派出去的后代天才輕易對紫陽出手挑釁了。
那相片上的人物根本就是林墨藍本人。無論容貌還是神韻,都是一模一樣。甚至就連那柳葉眉,櫻桃嘴都是一模一樣的。嘴角處一個淺淺的美人痣都是相同。也難怪紫陽會這樣說。
林墨藍說到這里嘆息一聲,臉上露出一些悲傷神色,才是繼續說道:“我林家先祖林秋水是女性,這個不用我說,你單是從名字應該就可以聽出來了。而她既然是女性,煉制武器什么的,自然要以最合適自己來弄了。所以她就打造了這柄屬性屬陰,極度陰寒的秋水劍。至于具體過程,我們林家里面沒有記載。整個國內都是少有相關記載。卻是無從得知了!”
想到這里,紫陽不禁皺眉,剛準備開口繼續詢問,忽然看到林墨藍的表情有些不對。不禁忽然想到,林墨藍曾說長得和她們林家先祖很像的后代,就是先祖林秋水的復活對象。而林墨藍就是和林秋水hetushu?com長得非常像的后代。
見林墨藍點頭,紫陽正準備繼續開口詢問,林墨藍已經是開口回答道:“這張照片本來是在我爺爺,也就是林家現任家主手中保管的。但是因為我是在我太爺爺的姑姑之后長得最像先祖的人,所以這張原版照片就是交到了我的手中。”
聽了林墨藍的話,紫陽不禁抬起手中的秋水劍,仔細端詳查看起來。
要知道林墨雨那可是林墨藍她們這一代的林家大家,乃是最為驚才艷艷得后輩天才。就算是林墨藍這悟性略勝林墨雨的二千金,因為她出生的比較晚。修煉家傳武功的時間也是沒有林墨雨長,所以在林墨藍他們這一代里面,實力最強的人還是林墨雨這個大姐。而林墨雨這實力最強的人竟然都不是紫陽的對手,更是在手持秋水劍的情況下。而實力僅次于林墨雨的林墨藍又是被紫陽拐走,和紫陽膩在一起。其他那些實力遠遠不如林墨雨的后代天才,就更不可能是紫陽的對手了。
紫陽眉頭微皺,還是有些擔憂地說道。雖然林墨藍說的沒事,但這只是林墨藍說的而已,而這些都是她從自己家族里面聽來的。具體是什么情況別說林墨藍她自己不知道,就連林家的那些老祖宗長輩都是不知道的。紫陽自然不會因為林墨藍的一句話就放心下來。
紫陽震驚之際,轉頭望向對面的林墨藍,想到得到林墨藍的回應。
“嗯?和你先祖長得很像?你們林家人怎么知道你太爺爺的姑姑長得和你們林家先祖林秋水長得很像!”
隨著這人轉身的動作很輕,但還是不可避免的發出了一些聲響。被屋內的林墨藍感覺到。林墨藍也是眉頭一皺,臉上出現一些費解的神色。
只是這么多親人里面,真的關心自己的卻是只有那么有限的幾個人。甚至就連自己的父親,因為家族的關系,都是沒有時間常常陪伴自己,就算想要關系自己都是沒有時間,更是沒有那個經歷的。
林墨藍做回憶狀,用十分欽佩尊敬的語氣說道:“我林家先祖林秋水驚才艷艷,乃是當代,甚至于前輩高人里面最天才的一個人。她的出現就好像那燦爛璀璨的流星,忽然出現在天空,閃亮了整個星空。讓周圍的其他星辰都黯然失色。但卻是短暫的,在璀璨過后,卻是黯然!”
“原來是這樣!”
“竟然這樣神奇?”
hetushu.com嗯?”
聽了紫陽的詢問,林墨藍的表情忽然邊做鄭重,開口對紫陽說道:“我林家先祖最后的結果到底如何有也多種說法。我們林家祖籍上面是這樣記載傳說的!”
聽到這里,林墨藍不禁展顏一笑,一邊探手到兜里取東西,一邊開口說道:“我們林家人說到這方面,外人都是不信的。但是你們不要忘了我林家先祖出世的時代也是科技時代,也是有各種錄像拍照設備存在的。自然會留有我家先祖的照片了!”
紫陽聽到這里不禁大為詭異,有些費解的問道。
“那……”
想到這里,紫陽立即改變了準備問出口的話。
“這個就要從我林家先祖說起了!”
“你發現了?”
雖然紫陽這句話問的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林墨藍這個當事人還是立即理解了紫陽的意思,開口回答道:“也不算很危險了。雖然我和先祖長得很像,而且比我太爺爺的姑姑長得還要相似,真是先祖的復活對象。但我畢竟是林家人,是先祖的后代,先祖就算真的復活,也不會將我怎樣的。據我爺爺猜測,就算先祖真的復活了。也只是借助我的身體出來秋水劍外面而已,不會將我的魂魄吞噬的。我還是我自己,還是可以掌控身體。只是我的身體有時候會被先祖掌控。”
“這是我們林家一篇不完整祖籍的記載,是后來歸入我們林家的旁系林家子弟帶回來的祖籍。缺陷很大,只有這么一段是關于先祖去世的。而聽這位旁系祖輩的話,最后先祖去世以后,竟然是沒有徹底去世,她的魂魄竟然是融入了秋水劍當中。和秋水劍融為了一體。世世代代守候著我們林家子弟。正因為這個,我們家族內部還有一種傳言,那就是先祖可復活。只要遇到資質最好,各方面屬性最接近先祖的林家后代,秋水劍里面的先祖魂魄就可以脫離飛劍,浮生在這個后代身上,達到復活的效果了!”
聽了林墨藍的描述,紫陽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見紫陽一臉擔憂的說出了這句話,顯然是在替她擔心。林墨藍心中不禁大為感動。
“這人是誰?好厲害的身手!”
更何況紫陽如今還將他們林家最最厲害的家傳寶劍秋水劍卷了去,最最糟糕的是紫陽竟然能夠使用這秋水劍。致使紫陽的實力憑空上升了許多。他們林家的后代就更不是紫陽的對手和-圖-書了。
看著手中十分陳舊,滄桑遺留的照片,紫陽開口向林墨藍問道:“這張相片是那張原版的照片?”
等紫陽再把相片從錢包里面拿出來仔細一看,也是果然發現這張相片已經略微開始泛黃了。這正是歲月留下的痕跡。證明這張相片已經經歷了相當久遠的時間。若不是相片保存的好,甚至都已經看不清楚了。而且紫陽更是在相片背面發現了洗相日期。也是證明了這張相片的久遠歷史。
說著林墨藍已經是從兜里取出了一個錢包,然后將錢包打開遞給紫陽,紫陽頓時看到了錢包里面的一張相片。
聽了林墨藍的話,紫陽點了點頭,再次對著相片仔細觀看,不禁點了點頭,發現剛才自己看到的那個身著水色長衣的女子,竟然是和相片中的女子神韻相同。若無意外,應該就是一個人了。
“這樣說來,你豈不是很危險?”
因為以林墨藍的實力,自然能夠感覺到這個在陽臺上偷聽的人是她們林家的誰。也是知道這人的實力如何,按理說不應該出現這等馬腳。絕對不應該出現聲音被屋內的他們聽到的。
“真的假的?”
雖然紫陽沒感覺到周圍有什么人偷聽,但是林墨藍不說話,而是用水在桌子上寫字,顯然是察覺到了什么。否則也不會這樣的多此一舉了。畢竟林墨藍是林家的二千金,當代子弟里面除了林墨雨以外實力最強的。她自然是精通各種林家武功,很可能那個隱藏在旁邊偷聽的人就是施展了什么林家的獨門武功。林墨藍因為修煉林家武功的關系這才感覺到了。想到這里,紫陽立即動用元神力量四周掃視之下,也是果然在陽臺的一個角落里發現了一個隱藏的人影。
但林墨藍聽了紫陽的話,臉上卻是露出了凝重的表情,一臉嚴肅的開口說道:“紫陽你不要以為我在和你開玩笑,或者是拿錯了照片。你看的沒錯,這就是我林家先祖。這張照片乃是我們林家從王家手中得來的。你不信可以將這張照片取出來看看,你會發現這照片已經有些泛黃了!”
望著手中色做淡白,光芒婉轉流動,就如秋水流淌的秋水劍。紫陽忽然想起了剛才自己莫名出現的狀態,以及那個水色長衣女子。不禁開口問道:“對了墨藍,你還沒有回答我。剛才那是怎么回事,我為什么會莫名其妙的看到那個水色長衣的飄然女子?還會莫名其http://m.hetushu.com妙的叫出你林家先祖的名字?”
發現這個隱藏的身影以后,紫陽也不和林墨藍打招呼。直接元神力隔空發出,包裹在那人身后陽臺上散落的一個石子上面。讓后控制石子飛起,狠狠的打在了那人的后腦勺上。頓時在那人后腦勺上打出了一個大包。那人也是立即吃痛,十分吃驚的轉頭望向身后。做出了準備戰斗的姿勢。只是他轉身望去,卻是什么也沒有看到。更別說有什么敵人存在了。只是他不用摸,都是可以感覺到很是火熱的后腦勺,以及那明顯還在長大的肉包了。
“真的假的我也不知道。但我太爺爺的姑姑就是長得和先祖很像,無論是容貌還是體態,以及神韻等等個方面,都是和先祖長得很像。她也是那一代掌控秋水劍的林家副家主。而她總是會出現非常奇特的狀態,比如在無法戰勝敵人,已經落敗的情況下,會忽然神情大變,變得和以往判若兩人,但實力卻會大大提升。用出很多我們林家已經失傳的武功。而每每到這個時候,那秋水劍的威力都會數倍提升。達到平日里根本無法達到的威力。而在平日里,無論我太爺爺的姑姑怎么使用,都是無法將秋水見發揮到這等威力的。所以林家人都猜測是先祖魂魄附身,所以她才會出現神情大變,實力大漲的情況。有了這個事情,后輩人自然是更加相信先祖可以復活的事情了!”
“如果是這樣,那到真的可以!只是就怕事情沒這樣簡單啊!”
看到這張相片的瞬間,紫陽頓時笑了,開口說道:“哈哈哈!墨藍你在和我開玩笑,還是你拿錯了照片?這分明就是你自己本人嗎!”
陽臺上的林家之人還在向身后左右張望,尋找那可能存在的敵人。忽然就是猛然一驚,因為他瞬間想到紫陽可是一個會用精神力異能的王家高手。無論是內家功夫,還是異能,都是非常強悍的。而自己身后明明沒有敵人,自己的后腦勺卻就是遭遇了攻擊。這不正是精神力異能的隔空攻擊嗎?
“這是什么意思?”
想到這里,這個偷聽的林家人也是不敢再繼續偷聽下去。一個翻身就是從陽臺之上躍出,然后出乎紫陽預料的,他竟然不是朝著地面落去,而是抬手在墻壁上用力一拍,整個人竟然是快速的向上拔高,就這樣徒手攀巖的順著墻壁向樓頂爬去,知道超出紫陽的元神感知范圍,這才消失不見。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