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陽
蜀山大掌教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八卷 初窺元嬰融金丹,手持南明入連山

第808章

“這怎么好意思!還是你睡床上,我睡沙發吧!”
望著手中光彩奪目,宛如秋水流淌的寶劍。一時間紫陽竟是有些癡迷,整個心神都被秋水劍所吸引。
紫陽點了點頭,也是有些皺眉地說道。
“我……我看到了林秋水!”
紫陽望著林墨藍那和他一樣執拗的眼神,知道自己在繼續下去也是不能讓林墨藍改變想法。能夠到現在這一步,已經是天大的變化了。也就點頭同意了下來。
驀然驚醒中,紫陽開口驚呼出聲。雖然沒能看清剛才那女子的容貌,但卻是就知道那女子就是林家老祖林秋水。似乎冥冥之中有什么在告訴他一樣。
這秋水劍雖是劍形,但卻沒有一點寶劍的感覺。寶劍通體淡白,色澤晶瑩,材質不明,有些像玉石。但卻又不透明。像極了跨越時空而來的高科技產物,而不是一個內家武功高手煉制而成的隨身佩劍。
見了林墨藍在桌上寫出來的字跡,紫陽先是詭異了一下,才是馬上反應過來,開口說道:“既然這樣,那好吧。秋水劍就放在我這里。不過你以后若是不要的話,我可就當這秋水劍是我的了。也不會再還給你們林家除你以外的任何人!”
紫陽聞言本來還想要繼續說下去,但林墨藍已經是用手做了一個噓的手勢,然后用手指到水杯里面沾了一下水出來,在桌上寫到:這秋水劍最好由你拿著,這樣我能跟安全,林家人就更不會帶我回去了。
“你竟然還有這么驚險的親身經歷。難怪當日在婚禮現場搶親的時候,你面對那么大的場面都沒有絲毫懼怕的感覺。原來是因為這個!”
雖然剛才林墨藍的眉頭只是微微一皺,就立即舒展開來。但觀察入微的紫陽還是觀察到了,也是立即領會了林墨藍心中的的意思。知道林墨藍是有所顧忌,是因為這屋里算上衛生間也只有兩間獨立的屋子而皺眉的。
“你看到了什么?”
紫陽皺眉,遲疑左右,還是將剛才自己驚呼的名字說了出來。
“你睡床!”
望著手中宛如藝術品的秋水劍,紫陽嘆息一聲。心中真是佩服到了極點。不由得在心中思考,當初的林家老祖,林秋水是如何煉制出這柄像藝術品,多過像殺人利器的秋水劍的呢?
“可是一個身著水色長衣的飄然女子?”
于是林大千金,和紫陽縱劍流鼻祖二人忙乎起來。開始收拾屋子。其實也沒什么好收拾整理的。也就是給床和沙發之間拉上m.hetushu.com一個和窗簾一樣的大簾子就可以了!
而為了這個大簾字,紫陽又肉痛的自費出去買了一個回來。
“這是……”
一時之間,有淡白色的美麗光輝映射而出,就如同美麗的秋水一般,將周圍映照的光怪陸離。滿含著凄冷清涼的感覺。而這秋水本應該是只有寒冷的,但眼前的秋水劍,在被紫陽解開絲綢,暴露在林墨藍面前的時候。竟然是隱隱暴露出了一股輕柔的感覺。
“我睡沙發!”
林墨藍本來想要開口回答,但卻是神情一動,眉頭略皺。也是忽然改口,決口不提剛才的事情,而是接上剛才的話題說道:“這秋水劍雖然是我林家祖傳的寶劍,我作為林家嫡系子弟,確實有繼承秋水劍的權利。但是我的這個權利,在我和秦家定親的時候卻是已經被家主剝奪了,所以我還是不拿了。還是放在你手中吧。你若是想還給林家就還,若是不還,這也和我沒什么關系!”
聽了紫陽的敘述,林墨藍不禁瞪大了雙眼,有些崇拜地說道。
“嗯?這是為什么?看你好像很擔憂的感覺,你在害怕什么?”
“算了!沒事的。按照你當日表現出來的實力,只要有你在我身邊,不讓我落單的話,林家和秦家都是輕易不會對我怎樣了。頂多是在暗中監視我們罷了。”
“這怎么可以……”
“林秋水!”
最后就在紫陽準備招呼林墨藍出去吃的時候,林大千金竟然是語出驚人,準備給紫陽露一手,主動下廚做菜。而最后做出來的東西竟然是相當的好吃。
本來紫陽這間屋子是一室一廳,外加一個衛生間。攻擊三個獨立屋子的。只是因為紫陽一個人住,又是喜歡寬敞。在將屋子租來,征求屋子原主人同意以后。就是將屋子的隔斷給弄掉了。所以變成了一衛一室的房子。
聽了林墨藍的話,紫陽也知道林墨藍心中有壓力。為了不讓林墨藍想這方面的事情,立即轉移了話題。開始說起了那天晚上在家里遇襲的事情。
這樣一來,就算林家有很多實力強悍,遠勝紫陽的老古董,林家也是不敢將這些老古董派出去對付紫陽了。因為如果紫陽的王家身份是真的,只要他們林家敢派老古董過去對付紫陽。王家就也敢派出一群老古董來對付林家的老古董。畢竟林家和王家乃是具有歷史因素的敵對家族不是。這樣一來,在無法確定紫陽的王家子弟身www.txnfrq.live份是真是假之前。林家卻是絕對不敢派出老古董對付紫陽的。就算是派,也頂多敢派出一些和林墨藍同輩的后代天才去對付紫陽而已。
一番收拾完畢,也到了晚上吃飯的時間。紫陽本來想展示廚藝,讓林大千金嘗嘗。可惜實在沒有辦法,紫陽廚藝簡陋。自己平日很少做飯,竟然是把菜炒焦了。弄得一屋子煙氣焦糊味。林大千金紫陽的廚藝沒嘗到,反到知道了紫陽制造煙霧彈的天分。
“這樣啊!不好吧。來者是客,理應好好招待。更何況你還是一個千金大小姐,那就更不應該慢待了。還是你睡床上,我睡沙發吧。然后我們在床和沙發之間拉上一個簾子,這樣就可以將這個屋子隔離成兩個屋子了。再者說,我這人晚上睡不消停,總好起夜,去到床邊看星星。如果你睡沙發上的話,我從床上起來去床邊就會從你身邊經過。會嚇到你的。所以還是你睡在里面吧!”
“這怎么可以!你是客人,還是你睡床!”
在驚醒過來的瞬間紫陽這才是發現,他整個人已經被秋水劍上面綻放出來的白色光芒所包裹。而那秋水劍上面凄冷非常的白色秋水光芒更是直接落在了他的皮膚之上,就如同清晨那雖然熾烈刺目,但卻柔和非常的陽光一般。輕盈的游走在他的皮膚表面。而紫陽竟然是沒有感覺到一點的寒冷。就好像是有一層材質上乘的綢緞在他的皮膚表面輕撫一般。又好像是女子的手掌一般溫柔。
讓紫陽這屋子主人大晚上的穿街過道去外面尋找公廁,別說林墨藍這對紫陽心懷感激的做不出來。就算是葉大小姐都是做不出來的。
見了林墨藍的表情,紫陽不禁有些好奇的問道。
如此這般,這般如此。紫陽自然認為他的遇襲和葉大小姐逃不了關系了,心中也自然是耿耿于懷的。
紫陽說著,將秋水劍取過。把外面包裹的藍色絲綢解開,讓秋水劍暴露出來。
要知道她可是林家嫡傳子弟,一身家傳功夫那絕對不是蓋的。不怕紫陽不來,就怕紫陽不敢來。只要紫陽趕來,林墨藍絕對打到紫陽滿地找牙,將他揍成豬頭。變得他爹都不認得他!
同時在口中說道:“我都說了秋水劍暫時放在你那里,就是放在你那里嗎。以我現在的處境,就算拿到了秋水劍又能怎樣?還是等以后我不用擔驚受怕的時候你在把秋水劍給我吧!”
“這……那好吧!”
林墨藍見m.hetushu.com了紫陽眼中的寒光,又是語氣一轉,用滿不在乎,不必擔憂的語氣說道。
林墨藍聞言立即拒絕到。至于在沙發和床鋪之間拉上一個簾子的事情卻是沒有反對。這樣一來,雖然一個簾子不能起到什么效果。紫陽要有什么歹心,還是會對林墨藍不利。但最起碼方面了不少,林墨藍在心理上也能接受一些。至于紫陽做出對她不利的事情。這個林墨藍到是不怕。
最后林墨藍展顏一笑,實在拗不過紫陽,只能提出建議到;
“嗯!就是一個身著水色長衣的飄然女子。她手持秋水劍,給人的感覺就好像秋水劍是她身體的一部分,而不是一柄寶劍似得。不過我卻沒能看到她的面孔!”
林墨藍皺了皺眉,最后才是下定決心對紫陽說道:“你要知道,我可是林家二千金。是林家要嫁給秦家交換利益的。林家肯定不會放任我這樣離開的。雖然我們回來的這兩天林家沒出來找麻煩。但肯定有人跟在我身后監視我。我們搬來這里林家也肯定知道了。所以我們兩個最好還是少出去,甚至盡量不要出去的好。以免給林家可乘之機!”
“哼!林家的人只要趕來,我就讓他們知道厲害!”
“是秋水劍,一定是秋水劍!”
“那好吧!”
而透過這秋水劍,紫陽竟是隱隱看到了一個身著水色長衣,手持淡白秋水劍飄然飛行的女子。而就在這個女子即將轉過頭來,讓紫陽看清她面孔的瞬間。女子手中的秋水劍卻是綻放出了宛如朝陽一般的璀璨光芒,也是將女子的全身,連帶面孔全部遮掩。致使紫陽沒能看到這女子的容貌。
而武力解決又不是一個好的辦法,畢竟紫陽當日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太驚人了。雖然他們林家是亙古大家族,還有很多實力強悍的老古董存在。只要將這些老古董派出來,別說是一個紫陽,就算是好幾個紫陽同時出現,也是抵擋不住的。只能束手就擒,乖乖的將秋水劍還給林家。但是紫陽不是還有那不知真假,但根本無法讓人相信是虛構而成的王家身份嗎。
林墨藍是林家而千金,他們需要將林墨藍抓回去和秦家完婚,好給秦家一個交代。所以林墨藍重要,但秋水劍是林家的祖傳寶劍,直接關乎到了林家的實力里面,卻是更為重要。而跟蹤林墨藍的人自然能夠看出來自己和林墨藍的關系很好。所以只要林墨藍和自己在一起,林墨藍隨時都有將秋水劍拿回去的可能hetushu?com。但是林墨藍一旦離開了自己,被林家的人抓了回去。可就無法再將秋水劍拿回去了。而林家其他人想要從自己手中將秋水劍取回去就更是困難了。用和平手段肯定是無法達到的。只能武力解決了。
……
“要不這樣吧。你睡兩天沙發,我睡兩天沙發。咱們輪班來睡沙發,這樣一來我們兩個不就誰也不虧了嗎?也不用再爭論不休了!”
因為他很是疑惑,心中極度的不解。明明剛才自己沒有看到那女子的臉孔,更是不知道林秋水的任何情況。根本不可能知道林秋水的長相,以及身材體態。就算是看到了那女子的臉孔也是不可能認識對方就是林秋水。自己剛才在驚醒過來的瞬間怎么會喊出林秋水這個名字呢?
“那好,那我就給你這個機會!”
看了林墨藍寫出的字跡,紫陽已經是立即明白了林墨藍的顧忌。知道了林墨藍為什么非要讓自己拿著秋水劍,而不是由自己親手拿著了。
林墨藍說這句話的時候顯得有些心不在焉,似乎在思考著什么事情,又好像在感覺著左右的情況。
酒足飯飽以后,紫陽不禁暗自在心中稱贊林大千金的廚藝好。更是沒想到林墨藍這一個千金大小姐竟然能有這么好的廚藝。也是準備犒勞犒勞林大千金,決定帶林大千金出去逛夜市!
“你是主人。還是我睡沙發!”
林墨藍加紫陽暫時不想說,也就不再追問。向屋內環目打量了一下,黛眉略微一皺,但馬上就舒展開來,恢復正常。很是隨意的指著屋內沙發位置說道:“你這沙發也是名牌,用來睡覺很舒服的。我家里就有一個,小時候最喜歡在上面睡覺了。然后再趁著爸爸媽媽入睡的時候逃出屋子去到外面玩耍。后來才知道那都是爸媽故意的,他們哪里有睡著,都是裝出來的。你這里竟然也有一個,我正好睡在這里,重溫一下兒時的感覺!”
紫陽二人相互謙讓,竟然是誰也不讓誰。
聽了紫陽的話,林墨藍頓時有些激動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胸脯急劇起伏的開口追問道。
疑惑之際,紫陽已然是明白過來。知道肯定是因為秋水劍的原因。于是紫陽抬頭,望向了對面的林墨藍,等著林墨藍給他解釋。
難怪,難怪林墨藍和自己回來的這一路上都是連帶憂慮。不斷地回頭張望,時而目露寒光。原來是因為這個。
而且自己剛才好好地,怎么會陷入奇妙狀態,看到那個水色長衣的飄然女子呢?
“那好和圖書吧!我們就在屋里聊聊天,等葉大小姐回來以后我們在出去逛街!到時你隨便買東西,我給你當拎包的,陪你壓馬路!”
紫陽聞言眼中寒光一閃,有些森冷地說道。也是知道了林墨藍一直擔憂的原因。
聽了林墨藍的話,紫陽抬頭向對面的林墨藍望去,也是這才發現。此時此刻的林墨藍和他一樣,也被秋水劍上面綻放而出的白色光芒所包裹。更是在林墨藍的皮膚表面游走。此時此刻,秋水劍竟然是綻放出了白色的光芒,形成了一個白色光團將他和林墨藍兩個人同時包裹其中。外面的人竟然是無法看到里面的二人了。只能看到一團白色光芒,以及二人的下半身。
只是聽了紫陽的邀請,林墨藍卻是搖了搖頭,開口說道:“還是不要出去了。我們最好還是老老實實的在家里呆著!”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開始收拾吧。先由我來睡沙發,讓我重溫兒時的感覺!”
這樣一來,屋子里面沒有隔斷,紫陽和林墨藍晚上睡覺就無法分離開來,變成真的共處一室了。而這樣一來,肯定是非常不方便的。當然了,林墨藍完全可以將紫陽趕到衛生間里面去住。但是她也是不能保證自己晚上不去衛生間。如果紫陽在衛生間睡的話,自己怎么去衛生間?如果自己睡衛生間的話。不說她堂堂的一個千金大小姐,昔日林家的二千金睡那里不合適。就算自己真的睡哪里了。總不能讓紫陽晚上要去衛生間的話出去外面吧?
被林墨藍這堂堂的一個千金大小姐用這種目光望著,紫陽心中還真是有些緊張。立即擺了擺手,想要找借口岔開話題。但卻是不知道說什么好。目光掃視之下,忽然看到了一旁放在桌邊。林墨藍讓自己隨身帶著,就算是睡覺都是不可以離身,也是自從離開秦家,到現在為止,林墨藍都沒有在碰過一次的秋水劍說道:“這秋水見是你林家祖傳的寶劍。雖然我不待見林家的那些人,也不準備將這秋水劍還給那些林家的人。但我還是很待見你的,而你又正好也是林家的人。這秋水劍你掌控也是順理成章,所以這秋水劍還是還給你吧。就別放在我這里了。免得那些知道我搶親的人說我無恥,不但將你的美女千金前來,更是連帶將你們林家祖傳的寶劍都卷了過來。”
“不說這個了,還是說說其它的吧!”
見紫陽忽然驚醒,一旁的林墨藍立即開口,十分關注的問道。
光芒映射著,飛轉著,朝林墨藍身上飛去。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