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陽
蜀山大掌教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八卷 初窺元嬰融金丹,手持南明入連山

第765章 撼仙門,千蓮動

這時劍孤寒縱劍來到紫陽面前,一臉傲然的對紫陽說道。
“哈哈哈!”
要知道游戲最新剛剛更新了一次,最大的變化就是玩家死亡以后在爆率不變的情況下率先爆落身上最高品階的裝備。從上往下,依次降低。當然也是隨機的。不過越是品階高的裝備,爆落的隨機性也就越高。而陌紫陽手中的南明離火劍作為整個游戲里面最強的飛劍之一。那爆落的百分率有多高就是不用說了。只要陌紫陽身死,那南明離火劍百分之八十是會爆落的。可是眼前卻為什么沒見南明離火劍爆落而出?
眼見齊靈云輕而易舉的將自己的道法斬破,紫陽不禁嘆息一聲。然后五蓮令隔空對著齊靈云一斬,金蓮輪轉道法已然用出。六朵金蓮憑空出現,形成一個輪盤將齊靈云圍在中間。對其展開了兇狠攻擊。齊靈云無奈,只能停身應對。一時間卻是被六朵金蓮困住,暫時無法脫困圍攻紫陽。而紫陽則是劍光飛閃,徑直越過齊靈云朝著遠方飛去。
“紫陽師叔,你還是跟我回去吧!”
眼見周圍玩家一個挨一個朝自己殺來,自己根本殺不過來。就算是南明離火劍都快要停下來飛不動了。紫陽立即發動了雪蓮綻放道法。絢爛的白光從紫陽身上爆閃而出,射入周圍玩家的體內。周圍玩家瞬間化作白光,直接被秒殺了一大片。也是出現了一塊沒有玩家存在的真空地帶。白光如此閃爍三次,紫陽周圍的真空地帶更大。只是不等紫陽有喘息的機會,后續的玩家已然是再度涌了上來。再次將他圍在里面,仍舊是寸步難行。
周圍眾人朝中間看去,這才發現此時此刻的紫陽身上道袍破碎,渾身上下鮮血密布,看上去竟然是好生狼狽。卻是受了不輕的傷。不過剛才劍孤寒的道法雖然厲害,能夠將數十丈方圓的天空冰凍,但是對紫陽來說,威力還是沒有多大的,也是不應該將紫陽傷害的如此嚴重才對!再說了,這道法紫陽只是隨意的動用了藍色妖源珠上面的丹火,就是將寒冰解除了。在紫陽面前果然是沒什么威脅。
“這群家伙瘋了不成?怎么如此熱情?”
這時周圍的碎片寒冰逐漸消散,空中的雪花雪蓮也是消失不見。里面的紫陽已然是暴露而出。
就在這漫天雪花飛舞變化,不斷形成雪蓮又炸裂開來,形成強力攻擊,瞬間滅殺玩家無數的時候。一聲斷喝忽然傳來。然后是銳利的http://m.hetushu.com劍鳴聲響起。緊接著就是咔嚓咔嚓的冰凍聲傳來,周圍虛空當中的白色雪花或者雪蓮已然是全部冰凍起來,快速的被冰封在了一塊巨大的透明寒冰起來。也是無法在繼續爆炸,變成了寒冰里面的標本。而身處這寒冰范圍以內的玩家也是不可避免的被冰凍其中。從旁邊看過去,還真是栩栩如生。不過這活人冰凍,卻又平添了幾分陰森恐怖。
“陌紫陽,你還是給我留下吧!”
“哪里走!”
這道法剛剛出現,劍孤寒就是冷哼一聲,手中極冰劍再揮,周圍寒流涌動之下頓時再度冰凍來,雪花雪蓮被冰封,然后炸裂。紫陽的道法已然是再度失效。不過只是道法出現的這一瞬間,紫陽已然是縱劍來到了人群里面。劍光閃縱之際,正在收取玩家的生命。
“是南明離火。果然是南明離火劍!”
同樣縱劍來到跟前的齊靈云略微皺眉,用略顯疲憊的語氣說道:“是啊,紫陽師叔,孤寒師叔說的對,你還是和我們回峨眉吧。我想掌教師尊他們會對你網開一面的!”
“這縱劍流鼻祖這回應該死了吧!”
紫陽見了這天寒都冷,根本懶得和他說什么。直接劍光一閃,朝著天寒都冷殺了過去。
望著那還在四濺擴散,許久不見減弱的金光青光,一眾青城派玩家都是這樣想到,猜測里面的紫陽多半是已經被青城派仙門大陣殺死了。只是為什么不見南明離火劍爆落?
一時之間,本來還是聚在一起圍攻紫陽的青城派玩家已然是成了敵人,相互之間亂了套,都在爭搶南明離火劍。已然是忘了合作之類的什么東西。
就在一眾玩家都是納悶,怎么不見南明離火劍爆落而出。也是猜測紫陽可能沒死的時候,金光青光里面光芒一閃,忽然有一道極為凝實,又別于周圍金光的光芒飛落,更是稱自由落體的架勢墜落而出。于是一眾玩家都是立即神情一震,以為是南明離火劍爆落出來了。都是目不轉睛的望向了那道金光,只要確定那道金光是南明離火劍就會立即沖過去收取。
“區區道法,也敢猖狂!”
“縱劍流鼻祖,你還是束手就擒,跟我們會峨眉吧!”
在這等游戲里面最強飛劍的誘惑面前,其他的一切協議那都是浮云。甚至就連門派任務都變得不重要了。因為如果他們能夠搶到這南明離火劍,就算立即背叛青城派,做和_圖_書那叛道之人都是值得的。
“去死!”
如此說來,紫陽會受到如此傷勢,都是剛才對撞青城派護山大陣造成的傷害了。
紫陽見狀立即開口怒喝,但手上道訣掐動卻是已經開始發動道法,因為他知道齊靈云肯定是不會離開的。
沒有辦法,紫陽只能再次發動千蓮動道法木華染天。于是有碧綠的云團出現在空中,周圍也是飄起了白色光芒。就連地面的小草樹木也是快速瘋長起來。然后綠光飛進人群里面,已然是對周圍的玩家展開了瘋狂屠殺。
“快上!”
想到縱劍流鼻祖竟然沒死,一眾青城派玩家心中都是一陣詭異。但也是顧不得多想,都是立即縱劍朝著周圍躲避開去。一時之間,萬千青城派玩家已然是作鳥獸散。再也沒有人敢打南明離火劍的注意了。
不等齊靈云把話說出口,紫陽手中一道道星光飛閃而出,已然是發動了道法,絢爛的星光形成一個光團將齊靈云圍在里面。然后紫陽就是劍光一閃,準備越過齊靈云飛走。然而不等紫陽剛剛來到齊靈云身邊,還不等他縱劍越過,齊靈云腳下霹靂雙劍光芒一閃,“咯嘣”碎裂聲傳來,那星光團已然是被齊靈云輕松斬破。然后齊靈云縱劍,直接朝紫陽殺來。
就在一眾青城派玩家都是朝南明離火劍沖去,有那動作快的玩家更是已經到了南明離火劍附近的時候。那正在成自由落體墜落的南明離火劍卻是忽然劍鳴一響,竟然是自動拔高了起來。
紫陽剛剛越過劍孤寒,前面紫光一閃,齊靈云已然是駕馭著仙門級飛劍攔住了去路。
紫陽見周圍的峨眉玩家如此不要命,不禁很是詭異。不知道這些玩家是因為什么這樣不怕死的攻擊自己。難道他們就不怕被自己殺了以后損失巨大嗎?自己這樣殺他們怎么還沒把他們嚇破膽?莫非峨眉派給出的獎勵真的有這么高?
“快跑!”
撼仙門,撼仙門。竟然是撼仙門!這縱劍流鼻祖竟然如此大膽,如此自不量力,憑借他連元嬰都不到的玩家身份就去硬撼青城派這等超級門派的山門禁制!這根本就是在作死啊!
“齊靈云,你趕快讓開。否則我可就對你不客氣了!”
而紫陽趁著這個機會則是快速越過劍孤寒,繼續縱劍朝著外面飛去。
“該死!”
而趁著周圍玩家不算被殺,無法在形成人山人海對他圍攻的時候,紫陽立即縱劍朝著外面沖去。只是情http://m.hetushu.com況仍舊不是很好。因為紫陽已經和追擊他的峨眉派玩家戰斗好幾次了,那些個實力弱的幾乎都在前面的戰斗中被紫陽殺死了。剩下的基本上都是精英玩家。就算是有那么一些在之前僥幸未死,一直都沒有被紫陽攻擊到的玩家也是極少數。和數量眾多的峨眉派精英玩家相比起來實在是九牛一毛。
有金光青光籠罩,看不到縱劍流鼻祖身死的白光也就算了。但是為什么也看不到南明離火劍爆落?
所以紫陽的道法攻擊過去,如這些之前僥幸未死的玩家立即就被紫陽的道法殺死,沒有絲毫緩和的余地。但是那些個精英玩家卻是能夠抵擋一二,堅持上一段時間才會被紫陽的道法殺死。而那些更精英的玩家堅持的時間就是更長了。而只要這些玩家沒有立即身死,就都能或多或少的對紫陽造成一些影響。所以紫陽飛向外面的道路仍舊不是暢通無阻,進境緩慢。
劍孤寒見得此狀,立即開口高喊道:“青城派的頂住,我們這就過來幫忙!”
“轟!”
“怎么沒死?”
直到這時,后面的青城派玩家才知道這南明離火劍有人控制。而在這里能夠控制南明離火劍的絕對就是那縱劍流鼻祖了。
在四濺的寒冰碎塊飛散當中,那些被冰凍其中的物體,無論是雪花雪蓮,還是玩家,都是瞬間炸裂開來,化作碎末粉碎。而那些玩家在粉碎的同時也是化作白光轉生而去。
自然而然的,作為這道法施展人的紫陽,此間道法的核心,也是深處寒冰范圍之內,同樣的被冰凍其中,成了人形標本的一員。不過不等周圍的人找到里面被冰凍的紫陽,寒冰核心位置藍色光芒一閃,一股炙熱的氣浪朝周圍擴散彌漫開來,這寒冰已然是炸裂開來,化作四濺的寒冰碎塊飛散。
紫陽說著探手一揮,周圍雪花飄落,剛才的傲視雪蓮開道法再度出現。已然是繼續對周圍的玩家展開了攻擊。
“青青草木絮雨落,七月飛雪白玉蓮!”
“嘩啦啦!”
“紫陽師叔,你……”
只是他們的反應雖然快,但是卻快不過紫陽的道法。炫目的白色雪花飛舞彌漫之際,已然是籠罩了整個青城派山門前方,將一眾四散飛逃的青城派玩家全部覆蓋。而這時遠方的峨眉派玩家也是來到跟前,白色雪花飛舞之下,竟然是將一部分飛在最前面的峨眉派玩家也籠罩其中。然后美麗的雪花快速增長變大,竟然hetushu.com是直接變成了一朵朵白色蓮花。然后白色雪蓮飛舞旋轉之下又是轟然爆炸開來,形成狂暴的雪花四濺飛散,朝著周圍的玩家攻擊過去。霎時之間,人群之中白光連閃,已然是有一個接著一個的玩家掛掉了。
眼見劍孤寒再度攔住去路,后面峨眉派玩家隨后殺來。青城派玩家也是包圍而上,紫陽立即發動了雙蓮絕殺道法。在劍孤寒頭頂腳下各自形成一朵紫色蓮花,快速旋轉之下,有無數蓮花劍氣圍繞在劍孤寒身邊旋轉攻擊。就算是劍孤寒這東極天,面對紫陽的看家道法也是一陣難以抵擋。只能奮力抵御攻擊,哪里還有時間去阻攔紫陽。
“哼!”
“仙門級飛劍,真是頭痛!”
而經過劍孤寒和齊靈云的阻攔以后,后續的峨眉派玩家已然是殺了過來,為首的正是紫陽的老熟人天寒都冷。
紫陽此時的目地可不是殺人,而是逃走。于是在劍孤寒帶領峨眉派玩家飛向這邊的時候,已然是劍光一閃,朝著旁邊飛去。同時天消雷發出,頓時將前面擋路的玩家全部炸死。徑直朝外面飛去。
青城派玩家聞言沒人應聲,但卻是在心中怒罵劍孤寒。暗自尋思,罵的,我們這些人都快被縱劍流鼻祖殺沒了。你還讓我們頂住,這不是扯淡嗎。
“出來了,出來了!”
“嗡!”
眼見紫陽縱劍朝自己殺來,天寒都冷這才是瞳孔一縮。想到紫陽可是縱劍流鼻祖,實力強悍絕對不是自己能夠應對的。自己一時間被仇恨沖昏了頭腦,竟然是飛的太近了。立即招呼周圍小弟幫忙。
不過峨眉派玩家來的實在是太快了,更何況還有劍孤寒這等極天人物。紫陽只是超前飛了一段距離,已然是被劍孤寒縱劍攔住去路。至于天消雷,劍孤寒一劍就給擋下了。
雖然詭異,但現在可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人群洶涌之下,紫陽的南明離火劍就如同飛行在人海當中的艷陽,不斷的綻放出絢爛的金光,將周圍的玩家融化成白光。但周圍的玩家實在是太多了。漸漸的,就算是南明離火劍都飛不動了。
不過單憑紫陽這等舉動,就夠讓一眾青城派玩家大吃一驚,震驚無比的了。
就在這青色光罩出現的瞬間,紫陽前方的金色火球已然是狠狠的撞在了青色光罩上面,然后就是發出了劇烈的炸響聲,有絢爛的金光青光四濺飛散開去,將里面的情況,連帶著駕馭南明離火劍的紫陽全部籠罩其中。暫時的失去了紫陽的http://m.hetushu.com縱劍,外面的一眾青城派玩家也是無法看到紫陽的情況。
紫陽聞言又是一陣輕笑,開口說道:“我叛峨眉,青城叛我。我都到了這一步了,還說什么回去峨眉?這不是笑話嗎!別說廢話了,有本事就把我殺了吧!”
而峨眉派的玩家距離比較遠,此時紫陽斬殺的還是那些距離較近的青城派玩家。
這也難怪,那可是青城派的護山大陣。威力如何自然是不用質疑。這縱劍流鼻祖自不量力的去攻擊那護山大陣,只是受了一些傷害,沒有被掛掉已經是不錯的了。
望著那徹底被金光青光吞噬的紫陽和南明離火劍,一眾青城派都是一臉的目瞪口呆加不可思議。
眼見這南明離火劍竟然莫名其妙的拔高,一眾青城派玩家都是好生詭異。有那反應靈敏的立即知道不好,猜到可能是陌紫陽沒死。但絕大多說的玩家都是利欲熏心,被南明離火劍這巨大的誘惑蒙蔽了心智,根本沒想到這種可能性。也是沒有后退躲避。于是南明離火劍劍光一放一收,已然是秒殺了大半的青城派玩家。
這時周圍有玩家驚呼一聲,而聽了這聲確定的驚呼,早就神情緊繃的一眾青城派玩家也是紛紛縱劍飛起,朝著墜落而下的南明離火劍飛去。準備爭搶南明離火劍。
只是紫陽南明離火劍太強,一路摧枯拉朽,已然是將所有擋在前面的玩家或攻擊全部打碎,然后劍光閃爍,天寒都冷已經是斷做兩截,化作白光轉身去鳥。但后續的大批峨眉玩家也是殺來。紫陽劍光雖強,但陷身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當中一時間也是無法飛出去。而且速度越來越慢。
不過不等他們躲開,隨著一聲長喝響起,周圍的空中已然是下起了鵝毛大雪。而巴蜀之地景色宜人,青城峨眉一帶更是最為美麗,此時又是正值夏天,周圍皆是翠綠一片。這白色大雪一處,頓時顯得夢幻無比。實在是美麗極了。
但是在場的一眾青城派玩家卻是不敢欣賞。因為他們都認出這是縱劍流鼻祖的強力道法之一。在看到這道法的瞬間也是徹底確定縱劍流鼻祖沒死,逃命都來不及,哪里還有時間欣賞風景。
老仇人見面,那真是分外眼紅啊。而且天寒都冷對紫陽的恨那是發自內心的。以前沒有機會,礙于萬里江山,不能對紫陽如何。而今天紫陽背叛峨眉,他卻是可以正大光明的報仇了。更是還可以調動整個峨眉劍的勢力。
“哼!我說了這道法沒用!”
“嗯?”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