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陽
蜀山大掌教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七卷 坐臥故鄉數余載,一沖飛天驚世人

第637章 儒門法,會副贏

水霧斑斕來到紫陽面前的瞬間,就是一臉探尋神色的望向了紫陽,眼底深處隱隱包含的質疑也是讓紫陽心中更加膽怯。
“他們兩個準備干什么?”
這五雷正法雖是神雷道法,但卻是秉承世間五行之力,五種雷光屬性各不相同,正好對應五行之力。
于是臺下議論聲再起,已然是有玩家開始打探這昆侖派玩家的名字了。
那昆侖派玩家聞言哈哈一笑,臉上有些苦澀的感覺。說完就是準備轉身離開。而周圍的玩家聽了風落海會副的話,都是在心中暗自鄙視。
眾人望去,發現風落海會副身上的衣服雖然被炸碎了幾塊,略微顯得有些狼狽,但卻是依舊堅挺的站在空中,顯然是沒有遭受多么巨大的傷害。至于幫他將雷電擋下的則是他身周的一層字幕。
要知道那風落海可是前三大頂級幫派之一,更是儒道第一幫派,實力之強絕對沒話說。而作為風落海的副會長,這岳麓書院的二師兄也絕對是實力強悍。在配合上他的風落海副會長身份,可以說,在游戲里面的名氣直追陌紫陽這縱劍流鼻祖。甚至還要超過了那些個頂級逆天,就連萬古不化,這堂堂的青城派首席大師兄都要遜色出不少。
紫陽三人只是看了一眼,已然認出,這白色雷光正是他們三人都會的浩然正氣雷,也是被朱熹說的神乎其神,自稱儒家第一的強悍雷法。
“也好!就讓你見識見識我岳麓書院的絕學!”
只見那昆侖派玩家手中藍色雷電飛劍揮舞,周圍就是有一道道藍色雷光伴隨飛劍走動,不斷的朝對面會副大人打去,或者是撞在對方的毛筆上面,幫助雷電飛劍增強攻擊力。而對面的會副大人更是不簡單,不但手中毛筆揮舞的虎虎生風,引人驚嘆。毛筆揮動之時更是在天空中帶出了一道道黑色的墨色痕跡,形成一道寬大的黑色水墨之幕,同樣是連續不斷的撞向對方身上,或者是直接撞在雷電飛劍上,又或者和雷電飛劍周圍跟隨的雷光對撞在一起。產生劇烈的爆炸。
遠遠望去,真好像是那會副大人在一片雷電世界里面縱橫。端的是風度翩翩,神采奕奕。一時間儒家風范顯露無遺。反觀對面的昆侖派玩家卻是成了點綴。
狂暴的藍色雷電四濺飛射,不斷涌動。那風落海會副,堂堂的儒道強人已然是第一次被昆侖派玩家的攻擊正面打中,更是陷身其中無法脫身。
這風落海會副作為岳麓書院二師兄,會浩然正氣雷正常,不會才是不正常。但讓三人沒想到的是,風落海會副竟然把浩然正氣雷修練到了這等地步。已然能夠凝雷成網了。
見了這五彩雷幕,有識貨的玩家已然是認出,這正是昆侖派的成名道法五雷正法。
這字幕打在雷網上面的瞬間,頓時發生了劇烈的爆炸,雷網之上也是不在凝聚形成單獨的紅色雷光,藍色雷光閃爍之下,再度有藍色的雷電出現,和紅色雷光一起和字幕對撞。
“匯聚神原,巨雷沖天!”
看完了這場比斗,周圍的精彩比斗也是沒有了,只剩下最后的幾個高臺還在打斗。但實在是沒有意思。紫陽三人也是沒了繼續觀看的興致,于是一起離開,由仙帝陪著向山門外面走去。正好沿路觀看蜀山派獨特風景。
水墨飛濺,一首朱熹的完溪沙已然是逐漸成型。
“不能,不能!要是死了早就下臺來了!”
儒,是什么,可是布衣儒士啊,那就是秀才。俗話說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顯然這秀才乃是只有文采,卻無力量的。用那句手無縛雞之力來概括雖然有點夸張,但也正說明了秀才儒士確實不善力量。
聽到風落海會副如是說,臺下觀戰的玩家這才是明白剛才為什么沒見風落海會副出來。
“呼!”
“嗯?”
風落海會副手中毛筆一頓,這一首充滿了浩然正氣的完溪沙已然是飛閃而動,化作白色字幕飄飛著朝對面的昆侖派玩家飛去。
對面的會副大人見了這昆侖派玩家的表現,立即不屑的冷哼一聲,然后就是手中狼毫筆一仗,迎著昆侖派的玩家飛了過去。
“你很喜歡用雷法,那我就成全你!”
只見那岳麓書院二師兄,堂堂的風落海副會長大人手中一桿半丈長的狼毫毛筆輕揮,就是在空中寫出了一堆黑色毛筆字。而這些字體匯合到一起,正是岳麓書院原著朱熹的一首詩——滿江紅。
“你們怎么了?”
“轟!”
卻原來這玩家用出的道法又是一門昆侖派的知名神雷道法,但是相比起五雷正法來,名氣就要弱爆了。至于威力,那更是沒得比。
“是啊!風落海副會長大人手段厲害,在下佩服!”
“這是浩然神雷!”
“轟隆,轟隆!”
而眼前這一個使用由雷光匯聚形成的飛劍,一個使用書法所用毛筆的更是嘆為觀止的和-圖-書存在。
只見風落海會副身邊一個個玄奧難認的古體篆字飛轉來去,已然是將他完完整整的保護其中。別說是剛才的雷電了,怕就算是水流去了都是無法越過這層字幕的。
運目望去,這五彩雷幕斑斕美麗,竟是和紫陽五彩仙鼎用出的五彩光幕有些相同。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還真分不出來。
就在紫陽心中有些不屑的時候,那黑色破字已然是和雷球撞在了一起。然后黑色破字上面忽然金光一閃,竟然是變成了一個金字,更是瞬間鉆入雷球里面消失不見。然后轟然爆鳴聲中,那雷球已然是從中間整個炸裂開來。這時眾人才看到雷球里面有金光飄起,正是剛才的那個鉆進雷球里面的金色破字炸裂而開,把這藍色雷球給整個炸裂了。
只是眨眼之間,在漫天雷光匯聚之下,藍色雷電飛劍已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的藍色雷球。
說話之間,一道道浩然正氣雷落下,已然是在那昆侖派玩家身周形成了一張色做乳白的神雷網,然后雷光閃爍之下,雷網上面有白色的浩然正氣雷凝結出現。
“轟隆隆!”
紫陽聞言立即搖頭掩飾,仙帝更是抬手一指那邊說道:“你們快看那邊的戰斗多精彩啊。我還是第一次在這里看到儒道的玩家比斗呢!”
如果不是那些個強人各有各的原因不能來參加蜀山論劍,此時絕對輪不到他站在這里代表昆侖派和風落海會副戰斗。
不過這玩家顯然是先得到的這門道法,后學到的五雷正法。所以五雷正法的層數沒這門道法高,威力自然也就沒有這門道法來的威猛了。
“原來是那雷光能夠阻止人突破出來!”
那儒道玩家不是旁人,正是岳麓書院二師兄,岳麓書院的內院弟子。并且他還有另外一重更牛叉的身份,那就是儒門第一玩家組織風落海的副會長。至于和他對戰的玩家則是昆侖派的有名強人。
卻說這近戰之人的身份不但有些奇怪,是一個儒門和一個道門。而這兩個玩家戰斗的方式絕無僅有的獨一份。以前一眾強人雖然近戰,但卻幾乎都是使用的飛劍,就連向紫陽當初那樣使用板磚,或者什么法寶的不是沒有,但卻很少。至于向紫陽元神身體那樣使用巨大石碑的,那就根本沒有了。
這首浣溪沙被浩然正氣注入以后威力果然是數倍提升,在紅色雷光的轟炸之下雖然不斷的顫抖、聳動,但卻沒有一個碎裂,更是沒有停止前進。只是上面的白色光芒變大黯淡了一些。而且隨著紅色雷光的不斷轟炸,白色光芒也是越來越暗淡。最后到達雷網跟前的時候白色浩然正氣已然消散了八九成,字跡也從剛才的白色變成了黑色略微泛著一些白光。
畫仙來了沒有什么,關鍵是聽畫仙的意思竟然是和水霧斑斕一起過來的。這就有什么了。要知道自己可是剛剛偷了水霧斑斕的心愛斷劍,正有些做賊心虛呢。而且看水霧斑斕當時在煉器室外面的神態,明顯是懷疑自己什么了。現在這又過來,很可能就是沖這個過來的。就算不是,這過來也不太好嗎。
“轟隆,轟隆!”
那一點墨水和雷電海洋相比雖然面積弱小,根本無法將整個雷電海洋覆蓋,但是威力卻是不弱。在和雷電海洋相交接的瞬間已然是瞬間炸裂開來,化作四濺的墨點飛射開去。一時之間,就如同儒家大師作畫之時潑出去的水墨,說不出的飄逸。
一時之間,這風落海的副會長竟然成了萬眾矚目的焦點,都是想要從他這里驗證儒道玩家到底能不能近戰。
“風落海的副會長!”
可以說,這既是朱熹限制三人的手段,也是朱熹給自己留的后手。以免落人話舍。
聽了路紫陌的詢問,紫陽仙帝二人練練點頭,都是口稱精彩。
霎時之間,毛筆尖端白色毫毛上面沾染的黑色墨汁都是脫落而下,落在空中匯聚形成一大滴墨水,朝著對面的雷電海洋飛了過去。
這五道顏色不同的雷光出現以后這昆侖派的玩家立即探手一揮,將手指上的五道雷光彈了出去。
精彩是精彩,但是他們兩個家伙根本沒看到,也不知道是個如何精彩法。
“近戰?儒門玩家也能近戰的嗎?”
霎時之間,高臺上面雷光大作,風云變色。那本來只是五道細弱的雷光竟然是轉瞬間增長成浩大的雷光,更是形成一片五彩雷幕直奔對面的字幕迎去。
卻說這種機會實在是太過難得了,作為其他門派的玩家,想要進入和蜀山派不是不可能,但很難,作為普通玩家,幾乎是不可能達到的夢想。也只有在這等正道大比的時候,才有機會來到。所以一定要把住這等好機會觀賞一下蜀山派的風景,也不枉來上蜀山派一回了。
眼見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那昆侖派玩www.txnfrq.live家忽然開口大喝一聲,手中雷電飛劍在斬向對方的時候手中忽然藍色雷光暴漲,頓時有一大片雷電出現,形成一片雷電海洋朝著風落海會副卷了過去。
這一字一句的黑色粗壯毛筆字不斷從風落海會副的毛筆下面生成,然后飄入空中,化作一個個巨大的毛筆字,最后連接在一起形成一首滿江紅鋪展開來,直接在空中形成了一片字幕,朝著對面昆侖派玩家飛縱過去。
不過這兩人所使用的近戰武器雖然讓人不敢相信,但戰斗起來卻是威風的很,甚至讓很多自認近戰強悍的觀戰者自愧不如。
只聽得這昆侖派玩家開口一喝,他手中的雷電飛劍之上忽然藍光大作,似乎產生了一股極大地吸力,帶動周圍的空氣都朝著雷電飛劍之上匯聚過去。同時周圍空中也是出現了一道道藍色雷光,快速的朝藍色雷電飛劍上面匯聚過去。
“這很有可能哦!”
就在一眾旁觀玩家這樣想的時候,風落海會副忽然再次開口呼喚道:“這位兄弟留給名字,若是方便的話我們待會可以去喝一杯!”
“轟隆隆!”
“什么情況?”
這時風落海會副開口:
聽了風落海會副明顯是稱贊的話語,昆侖派的這個玩家臉上卻是有些不自然。
“不會是就這樣掛掉了吧!”
眼見這兩人都是手持武器的朝中間飛去,臺下有不明白情況的玩家就是問道。
在藍色雷球成型的瞬間,昆侖派玩家立即握著僅剩的雷電劍柄朝上一推,把手中的藍色雷球推出,朝對面的風落海會副打了過去。
不過這些戰斗之中的二人卻是不知道的,他們此時正全身心的投入眼前戰斗之中,更是被對方的強悍實力所震驚,哪里還有余力去想其他的什么東西。自然更是不會直到這些了。
眼見畫仙和水霧斑斕二女一來就把紫陽給堵了,周圍的一眾玩家都是好生詭異。就連和二女同來的焚琴聽雨萬古不化都是相互對視了一眼,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濃重的疑惑。然后相互冷哼一聲,皆是扭過頭去遠離了對方。
這一邊雷幕,五彩光芒斑駁,又是昆侖派無上雷術。一邊字幕,墨彩飄飛,浩然正氣相隨,更是朱熹親傳道法。都是十分強悍的道法,頓時將高臺映照的光怪陸離,一邊是黑光涌動,浩然正氣四溢。一邊是五彩飄飛,雷電四溢。頓時將高臺上面照的光怪陸離,美麗非常。
那昆侖派玩家見狀也是臉色微變,連忙探手一揮,控制雷網快速收縮,瞬間將字幕包在了里面。然后整個雷網都是轟然炸裂,化作狂暴的雷光四溢飛射。
對面那昆侖派玩家眼見會副大人用出這首強悍的儒家絕學,也是不敢托大,口中道訣連續念誦之下,右手的五根手指之上忽然各自亮起了一道雷光,而這五道雷光的顏色又各不相同。紅綠藍白黑,正是五種顏色的雷光。
聽了仙帝的話,紫陽二人轉頭望去,發現可不就是,那邊比斗的兩人里面果然有一個儒道的玩家。
他這手神雷道法確實厲害,能夠將敵人困在里面無法脫身,不是被活活電死,考死,就是將雷光擋住,等到雷電海洋自動消散才能出來。但但是憑借這一手道法,在加上他那還不算太厲害的五雷正法,在昆侖派還是不夠看的。別說前十了,怕是前三十都成問題。那昆侖派的強人實在是太多了。
“想要玩近戰?本會長成全你!”
而臺下的觀戰玩家們也是看的激動非常,忘乎所以。
聽了這個玩家的話,頓時有玩家不敢相信道。
說話之間,那雷幕和字幕已然在半空之中相交在了一起。霎時之間,高臺上面有巨響神給傳出。
雖然能夠受到風落海會副重視,并主動和自己交朋友很好,但這個昆侖派玩家聞言以后卻是沒有第一時間同意。而是說了一句模棱兩可的話就轉身離開了。
于是風落海會副只是點出了一點水墨,那昆侖派玩家發出的藍色雷電海洋已然是全部被炸裂,不是化作四濺的雷光飛走,就是被直接蒸發了。卻是沒有一滴能夠落在他身上的。
不過這首浣溪沙終究還是完整的來到了昆侖派玩家跟前,更是狠狠的砸在了雷網之上。
“那就算沒死,也肯定不會好受。否則以他風落海副會長的實力,怎么可能這么長時間還不出來?莫非他是一個自虐狂,感覺被雷炸有意思不成?”
這樣一來,就算是被別人知道三人修了儒門的強悍雷法,因為攻擊力被消弱,也是不好找朱熹說什么了。就算找上門來,朱熹也可以說是他是為了讓紫陽三人除魔衛道這才傳授的道法。這從三人神雷的攻擊力只對魔道攻擊正常就可以看出來嗎。
“沒什么!”
昆侖派玩家聞言冷哼一聲,已然是口中道訣,雙手不斷在空中揮動。顯然是在發動某hetushu?com種強悍道法。
這時對面那昆侖派玩家口中道訣終止,漫天藍色雷光匯聚,已然是在他面前形成了一張色做淡藍,但卻有紅色雷光凝結出現在雷網之上。于是他不敢怠慢,探手一揮之下,雷網之上凝結出現的紅色雷球立即飛縱而出,朝著對面迎面飛來的白色字幕打去。
卻說這風落海之前就和紫陽有過多次沖突,但也幾乎都是個人的。紫陽倒還不至于計較過多,牽連到整個風落海身上。但是如今的風落海卻是比天道的聯盟組織,乃是比天道在中州內地落腳的大本營所在。敵人的朋友那就是敵人。
“五雷正法!這時昆侖派無上神雷道法五雷正法!”
“這風落海的副會長真是太無恥了,明明都一個了竟然還來刺激人家,太不是人了!”
于是三人也來了興致,不在交談其他的,一起來到了那處高臺下面。
雖然三人一眼就認出了這是朱熹口中吹噓的儒道第一神雷浩然正氣雷,但對于這門雷法,絕大多數的玩家還是非常相當之陌生的。大家有所共知的神雷道法那就是峨眉青城的太乙神雷,昆侖派的五雷正法等神雷道法。如這浩然正氣雷,雖然實力強悍的沒話說,更是被朱熹吹噓稱作儒門第一神雷道法。但內測蹤跡不顯,卻是根本沒有玩家修到過去,自然也是沒有玩家知道。直到游戲正式運營,游戲公司這才是借朱熹之手退出了浩然正氣雷。所以對這門道法,就算是最貼近的儒道玩家都是沒有多少知道的,更別說玄門道家的玩家了。
“揮手招神雷!這昆侖派玩家竟然修煉了這等厲害的道法,難怪五雷正法不咋地!”
“既然如此那你就來吧!”
“嗯?”
連續不斷的轟鳴聲出現,高臺之上更是雷光閃爍,耀人眼亂。但這威力浩大的紅色雷光卻是無法阻止白色字幕,也就是那首浣溪沙的前進。甚至無法炸碎一個字跡。
那已然殘破不堪的兩行字幕在這些藍色雷球的轟擊之下終于是不堪重負,最終被炸成漫天墨彩四溢消散。當然,同時消散的還有浩然正氣。
“起!”
不過三人學的略有缺陷,被朱熹增加了限制,卻是沒有正宗的厲害。只對魔道攻擊力正常,對付儒道和正道的時候,攻擊力都是消減數倍的。這顯然是朱熹留的后手,免得紫陽三人利用他傳授下來的神雷欺負正道,殘害他儒門的同仁。
察覺到這點的瞬間,昆侖派玩家就是想要出手抵擋。只是不等他發動什么手段,周圍的浩然神雷網上雷光閃爍,已然是有萬千白色雷光朝他轟擊過來。一時間高臺上面白光大作,這昆侖派玩家更是直接被晃花了眼,入目皆是雪白一片卻哪里還能看清其他東西。然后雷光打來,他只覺自己不斷的遭受傷害,身體不斷的撕裂,傳來陣陣劇痛。已然身形一輕化作白光飛下了高臺。
雖然不知道這神了就是儒道如今赫赫有名的浩然正氣雷神雷,凝聚有儒家浩然正氣,威力之大可與諸般正道神雷比擬。但昆侖派玩家望著周圍白色神雷網的威力,還是知道這門神雷道法絕對強悍非常。更何況眼前這神雷道法也是凝雷成網了呢。
“轟隆隆!”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的時候,高臺上面的雷電海洋終于是逐漸消散開來,里面的風落海會副身形也是逐漸清晰。
眼見這風落海會副持筆在空中快速走動,紫陽還以為他是準備學畫仙在空中畫出一幅山水畫來攻擊呢。鬧了半天只是寫字。
字幕翻飛,里面的黑色字體不斷爆裂,化作四溢的水墨攜帶著浩然正氣飛撞不斷。而對面則是五彩雷光不斷爆裂,產生狂暴的雷光和字幕撞擊。高臺之上頓時是光芒四溢,爆炸不斷。不過那昆侖派的玩家顯然是五雷正法還沒修到家,略微弱出了一些,最后五彩雷幕被字幕炸碎,還剩下的兩行殘破字幕直奔昆侖派玩家打去。
眼見雷電海洋不斷炸裂閃動,就是不見風落海會副從里面出來,臺下觀戰的玩家就是不禁有人烏鴉嘴到。
紫陽心中如何不說,卻說臺上這兩人戰斗的真是如火如荼。
眼見炸裂的雷海忽然出現變化,風落海會副也是好生驚訝。只來得及提起法力,就被迎面卷來的雷海打中了。
“敗了?”
聽了這個聲音的瞬間,紫陽頓時渾身一僵,因為觀看美麗封禁而得來的美好心情也是蕩然無存了。
“你的實力很厲害,這雷電道法更是古怪的緊,竟然讓我無法突破出去。憑借這等實力,你在昆侖派絕對能夠排進前十。我之前為什么沒聽說過你?”
“我還以為他要畫畫呢!”
而作為這等人物,眼光絕對是獨到的,他的話也絕對是很有分量的。也是輕易不會夸人的。眼前這昆侖派玩家竟然獲得了他的稱贊,足以說明這昆侖派玩家能夠進和圖書的了他風落海會副的發法眼,而能入了堂堂風落海會副的法眼,也足以說明這昆侖派玩家的實力強悍了。
聽了風落海會副的這番言語,無論是周圍旁觀的玩家,還是那昆侖派玩家本人,都是明顯的一愣,有些沒反應過來。但等他們反應過來以后,都是立即明白,這風落海會副大人是準備拉攏這個昆侖派玩家,跟他交朋友了。
可以說,從這次比斗以后,他算是出名了。提起昆侖派的強人玩家,絕對有他一份。實在是因為風落海副會長的稱贊太重要了。
畢竟以他的身份,他的手段應該萬萬不會被一片普通的雷海困住的,就算這片雷海是厲害的昆侖派玩家用出來的也不行。
霎時之間,金色破字消失不見。而藍色雷球也是破裂開來,化作洶涌的雷光四濺飛射而去。
周圍的藍色雷電海洋被這四濺飛射的黑色墨滴打中的瞬間更是紛紛爆裂,有的甚至被直接消散蒸發了。
這幾個玩家和參加比斗的正道玩家比起來簡直就是滄海一栗,所以在這之前三人還真是沒有看到有儒道玩家的比斗。
過了一會,爆炸減弱,雷光逐漸消失之后眾人已是看到,那被雷網包裹的字幕消失不見了。不用說,肯定是剛才被雷網炸碎了。
那昆侖派玩家見狀沒有辦法,只能抬手一揮,漫天藍光閃過,頓時有一道道藍色雷光出現在天空,匯聚成一個個藍色雷球朝著迎面飛來的字幕打去。而且后續的藍色雷光繼續出現,匯聚成的雷球也是越來越多,竟似有無窮無盡一般。
眼見這昆侖派玩家用出的道法,臺下頓時有玩家驚呼道。
至于仙帝和路紫陌,看著被二女堵住的紫陽,剛開始也是一陣疑惑。但馬上就是想到了那白布,以及斷劍。不禁都是竊笑起來,等著看紫陽的好戲。
“嗯嗯嗯!精彩!”
就在一眾玩家紛紛期待的時候,昆侖派的玩家和風落海會副大人已然是沖到了一起,然后一個揮動手中藍色電光長劍,一個揮動自己手中的巨大毛筆,就是展開了一場奇特的近戰。
這樣一來,這風落海自然也算紫陽的半個敵人了。紫陽不對他抱有敵意才怪。
有道是言多必失,如今畫仙帶著水霧斑斕過來,自己肯定要和對方交談。這一交談,很可能就會露出什么馬腳的。
風落海會副點了點頭,手中毛筆一揮,身周的古體篆字已然全部消失不見。然后毛筆落下,再次于空中書寫起來。
過里社,將兒侄。談往事,悲陳跡。喜尊前現在,鏡中如昔。兩鬢全期煙樹綠,方瞳好映寒潭碧。但一年、一度一歸來,歡何極。
“這才對嘛!”
“給我破!”
就在這時,風落海會副語氣一轉,臉上略微帶了一些寒霜道:“此間蜀山論劍,我作為儒道代表,卻是必須要勝你!”
就在這時,對面的風落海會副忽然冷哼一聲,然后手中毛筆一揮,頓見天空之上有一道道白色雷光飄落,飛落在昆侖派玩家跟前,然后逐漸形成了一張色做乳白,亮麗非常的雷網。
雖然同是神雷道法,但神雷網的威力可是比單個神雷的威力強出了好幾倍不止啊。而且一張網出來,那就是神雷不止。只要略微消耗一些法力控制就可以了。卻是不用在耗費心神的一道一道去釋放了。
察覺到自己下了高臺,這玩家愣了一下,這才是搖了搖頭,準備轉身離開。這時臺上的風落海會副也飄身下臺,踏步來到跟前漫天威嚴地說道:“你不是喜歡使用雷法嗎,那我就用神雷道法送你下來。省得你還不死心。”
眼見自己的雷電海洋被對方輕松打碎,甚至自己手中的藍色雷電飛劍在那殘余水墨的攻擊之下都是破裂開來,化作四濺的雷光飛散。這昆侖派玩家略微皺眉,然后臉色一沉,再次探手一揮之下,周圍雷光匯聚,手中頓時再次出現了一把藍色雷光飛劍。而且這把飛劍比剛才的那把來的粗壯明亮,顯然威力也是強出了好幾倍。
來到跟前聽到周圍玩家的議論,紫陽三人這才知道臺上比斗二人的身份。
“這是什么雷法?”
但這字幕的威力實在是太強了。尤其是飛到跟前以后這字幕也不是在分散攻擊,而是匯聚到了一起連番攻擊。每一句詩詞形成一個整體,朝著雷網撞擊之后立即回轉,后面的下一句繼續撞上。如此這般連續不斷的撞擊過后,雷網上面那個連續被撞中的位置已然是破裂開來,然后字幕一閃,一句接著一句的詩句已然是飛了進去,直奔里面的昆侖派玩家而去。
雖然這蜀山論劍是正道大比,說的是正道玩家都可以來參加。但實際上卻是道家玄門舉辦的,直接把儒道排除在外了。也是根本沒有去邀請他們。所以儒道玩家本來是不在比斗序列當中的。但后來聽說岳麓書院的朱熹偶遇蜀山派掌教,兩人和_圖_書一番交談之后,作為此次正道大比的舉辦者蜀山派掌教就是邀請了岳麓書院。于是就有了岳麓書院的玩家來參加比斗。但人數只有極少的五個。
一時之間,這兩大強人飛旋走動的身后就是藍色雷光和黑色水墨飛濺,更有儒家浩然正氣,以及道家師法自然跟隨流露。
但造化弄人,因為種種原因,卻就是他這個昆侖派的中等強人玩家站在這里和風落海的會副比斗,更是承受了風落海堂堂副會長,這來之不易的稱贊。
“不過……”
而這里作為儒道和道家的比斗,也是聚集了不少的玩家。
這兩大強人你來我往,于高高臺上飛縱來去,也不知交手了多少次,卻是難解難分不分上下。相互之間更都是沒有傷害到對方分毫。
對于敵人,紫陽那是盡可能的去踩臉,如果自己不能親自去踩,別人幫著踩了紫陽也會很開心的。
從教紅白一時開。多情蜂蝶早飛來……
想到這里紫陽不禁撇了撇嘴。
“干什么?當然是近戰了。沒聽那風落海的副會長說話嗎。”
在最后一字落下的瞬間,頓有白色的浩然正氣如潮涌出,直接凝為實質,然后飄飛著四溢著,鉆進了周圍的黑色毛筆字中。一時間毛筆字上白光大作,浩然正氣大盛。原本的黑色毛筆字已然是化作了白色的字體,整個都被浩然正氣覆蓋。
當然,這風落海會副雖然能夠凝雷成網,但卻也是最低等級的凝雷成網,無法做到瞬間招出雷網的效果。和對面的昆侖派玩家乃是一個等級的,甚至在這方面還要略微遜色出一些。
眼見這個昆侖派玩家沒有給風落海會副大人什么面子,也是沒有答應和他做朋友。紫陽不禁滿意的點了點頭。
就在紫陽腦中電轉,準備找個什么借口脫身的時候,身邊一陣香風傳來,畫仙已然是閃身來到了他的面前。然后緊隨畫仙之后再有一個倩影閃身出現在他的面前,卻不正是水霧斑斕。
聽了周圍玩家的議論,紫陽雙眼微瞇,望著那儒袍玩家的目光略微帶上了一些殺氣。
不過那是現實,在這游戲里面,玩家的先天五值雖然不太一樣。但還是有上限下限存在的,在高也高不出那個限度。所以玩家們之間的力量還是差不了態度的。再說這里可是仙俠世界,儒家修士到底能不能近戰就不好說了。
雖然這風落海會副的攻擊方式也很是華麗,在空中寫字作詩,多么氣質啊。但是有畫仙獨美于前,卻是把他的風頭搶去了太多太多。他這一手寫字作畫和畫仙比起來那簡直就是弱爆了。
“看看再說吧!”
在將兩行字幕解決的瞬間,那昆侖派玩家已然是探手一招,眼前空中的藍色雷光頓時匯聚而來,在他手中匯聚形成了一把雷光閃閃的藍色飛劍。然后這玩家身形一縱,就是周身藍色雷光閃爍的朝對面會副大人飛去了。
“確實沒聽說過儒門玩家近戰,這次倒要見識見識!”
“怎么就不能?就看夠不夠厲害了。不過我也沒看過儒道玩家來近戰的,這次正好可以看看!”
“來的好!”
然后就在這時,對面的昆侖派晚間輕輕揮了揮手,那已然失控,正在四濺飛射的雷光頓時洶涌而上,竟是朝著近在咫尺的風落海會副撲了過去。
“凝劍!”
眼見那熾烈的雷球迎面飛來,風落海會副大人也是略顯凝重,然后手中毛筆用力一甩,就是平白添上了黑色的墨汁,在然后他快速的動筆在空中一陣繪畫,已然是寫出了一個黑色的破字,徑直朝著對面發打來的藍色雷球飛去。
卻說三人一路走出蜀山派,來到蜀山派山門外面的廣場上面正在憑欄遠眺,遙望蜀山下面的風景,身后忽有輕盈的腳步聲傳來,然后就是一個熟悉的動聽聲音說道:“可算找到你了!斑斕姐姐你看,這個家伙在這呢!”
眼見字幕被自己的雷網炸碎,昆侖派玩家終于是松了口氣。
不錯,風落海會副說這句話一個是在稱贊對面的昆侖派玩家,在一個則是在向臺下觀戰的玩家解釋他剛才為什么沒有突破出來。
見二人回答的有些不正常,路紫陌不禁好奇問道。
眼見迎面有洶涌澎湃的雷電海洋飛來,風落海會副也是不甘落后,開口喝了一聲好之后就是手中毛筆朝前用力一點。
相傳昆侖派有神雷道法無算,更有超階雷術先天一氣神雷。乃是玄門里面神雷道法最多的一家,就連專修神雷道法的神霄派都不能出其左右。那先天一氣神雷更是號稱比太乙神雷還要厲害,乃是正宗的道家第一神雷道法。只是后來兩位昆侖派鼻祖決裂,神雷道法幾乎都被那主攻雷術的祖師爺帶走了。如此一來,昆侖派雷術漸漸沒落。這想當年昆侖派人人會修,人人能用的最普通神雷道法五雷正法卻也成了昆侖派的無上神雷道法,真可謂是造化弄人。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