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陽
蜀山大掌教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五卷 峨眉高居東極天,元神拜師月兒島

第576章 比天道來,強人圍殺

不等圣夏說完,紫陽已經是開口接話道。
卻說紫陽一路縱劍飛行,身周是星光環繞,星華月衣形成的星光層結貼身邊。再向外面則是漫天星光圓珠砸落,朝著一眾玩家身上攻擊。在加上紫陽施展兇狠的縱劍流在人群里面橫沖直撞,頓時將這群玩家殺的手忙腳亂,人仰馬翻。白光也是連連升起。
于是其中一個玩家繼續低吼道:“到底是誰,不要裝神弄鬼,快點出來。”
“你們找的不是我嗎?”
“所以你們就想等更細以后再去練級。”
“你說我們這次來天堂地府圍堵陌紫陽鳥人能不性能行啊。別根本打不過人家,反倒被人家殺了爆寶。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可有夠丟人的了。而且還白跑一趟。”
“哎呀,你們說的這些都是遠的。我就怕咱們在這里圍堵陌紫陽根本碰不到他人啊。要知道上次我們也是偶然看到他和天堂地府的人在這里。后來經過打聽知道是仙帝和陌紫陽幫天堂地府做建幫任務。這都過去又段時間了,聽說仙帝已經走了。也不知道那陌紫陽還在不在。萬一找不到人就慘了。這才是真正的白跑一趟吶!”
紫陽聞言眼睛頓時瞪得大大的,踮起腳尖朝桌上一瞧。嘿,可不真是,這四位正在搓麻將吶。而且仙帝的牌還不錯,飄胡站立夾對寶,那叫一個沖啊!
“陌紫陽,今個我等就叫你死無葬身之地。再次輪白。”
雖然這個消息很合理,但也要確定這個消息是真的才行啊。說不定這個消息就是假的吶。
性別,這可是蒼天在上,天生帶來的。就算他許完是鬼道老祖也是改變不了自己的性別。生前不能,死了以后變成鬼道老祖那就更是不能了。
只見在一群玩家的圍攻之下有一只虎面龍頭,長著馬身的怪獸。而在這只怪獸的身上則是坐著一位身著淡綠衣衫的美麗女子。
紫陽聞言渾身打了一個冷戰,更是不敢停留了,加快了離開的腳步。
想到這里,紫陽也不在糾結了,直接就當這個消息是假的了。
“啥玩意?你們搓麻將吶?”
這老飛在天空上也累,紫陽見對方還要戰斗很長時間,就是準備找一個隱秘的地方落下劍光繼續觀看,只是在尋找隱秘地點的過程中紫陽卻是發現了幾個隱藏在暗中的鬼祟玩家。
“話雖如此,但那陌紫陽可是縱劍流鼻祖啊。再說了,現在的陌紫陽可比當時的仙帝實力強多了。再再說www?hetushu.com了,當初對付仙帝我們死了多少人啊!”
就在比天道的玩家和那群玩家都在被紫陽的強悍手段震驚的時候,遠方飛劍破空之聲響起,忽然有幾道極為耀眼,閃亮非常的劍光朝這邊飛了過來。
“大家在堅持一下,大人們到了。”
不但比天道玩家被殺的膽寒心裂,那群圍殺BOSS的玩家也是被紫陽的戰斗力大大震驚,也是更加不敢出手了。
這幾個對話的玩家忽然聽到耳邊有人說話,頓時嚇了一大跳,若不是心里承受能力夠強,早就被嚇得從藏身處蹦出去了。
見了這幾個玩家,紫陽立即以為對方也是和他一樣,準備搶BOSS的玩家。只是紫陽環目往周圍一打量卻是發現,在周圍的隱秘地點竟然是藏著不少玩家。雖然沒有將里面圍攻BOSS的玩家完全圍起來,但也是差之不多了。而且看這些玩家不時用眼神交流,還帶悄悄對話的,顯然是認識的。
“何人再次搗亂?速度離開,否則休怪我等不客氣。”
不過在旁邊看了一會紫陽又發現,那坐在怪獸身上的美麗女子發出的聲音竟然不是人言,而是一種類似土著語言的古怪語言。嘰里咕嚕的,反正紫陽是聽不懂。
聽了同伴們的驚呼,這個驚呼的玩家臉上略微一愣,而后本能開口道:“我還以為陌紫陽是三頭六臂吶,原來也是普通人一個……”
這兩件特殊建筑物的屬性如此獨特,如此強悍。自己不將他留在手中自己使用那都對不起人啊,怎么可能不用吶。
“你們玩吧!”
而情況也確實如他們猜測,那被圍剿的BOSS發現紫陽這邊在戰斗,對他們的陣型有影響以后立即抓住機會,將他們散亂的陣型撕裂,朝著紫陽這邊混亂的戰場沖了過來。顯然是想要趁亂脫身。
仙帝那樣的牌竟然還贏不了對方,那三個姑娘得是什么手子啊?不會是從國際賭場跑回來的吧?
“我在想什么吶!”
這人背負雙手,腳踏虛空,身上穿著一件最為普通的峨眉道袍,卻不正是紫陽。
“大人們?你們來了很多人嗎?不知道都是誰,不會都是孤南星那樣的軟腳蝦吧!”
“什么?他就是陌紫陽?”
那個低吼的玩家還在詢問紫陽是誰,周圍的其他玩家已經是紛紛變色,開口驚呼道:“陌紫陽,是陌紫陽!”
他還在喋喋不休的說給沒完,m.hetushu?com紫陽揮手之間一道劍光斬過,已經是把他秒殺白光,轉身去鳥。
看到這里紫陽不禁劍光一展,準備加快速度朝前飛去。只是就在這時斜刺里卻是有一聲巨吼傳來,同時伴隨著玩家的呼喝聲。聽聲音應該是玩家在圍剿BOSS。
“有了,我應該去找圣天堂冥地府,和他們兩個做一比交易。”
紫陽聞言心中略感擔憂,但嘴上卻是毫不含糊。很是借機鄙視了孤南星一番。
就像中年人鬼魂說的,這極陰殿乃是鬼道至寶,威力浩大,且不論這法寶的身份象征。光看在威力的面子上許完也會使用的。而許完作為鬼圣,乃是鬼道老祖,一般法寶上面的使用限制根本難不住他。所以只能是這極陰殿的使用限制太過苛刻,才能夠難住許完。而什么條件能夠難住許完吶?那就只有性別這個限制了。
“你這家伙怎么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們是什么人,我們可是比天道的精銳。而且還有多位大人聯合帶隊,如果連那一個陌紫陽都弄不掉。還怎么和仙帝做對?要知道我們比天道可是連仙帝都敢弄死輪白的存在。”
一路無話,紫陽縱劍來到天堂地府駐地附近以后離得老遠就是看到了前方的黑白兩個世界。
紫陽呆了幾呆,然后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
這幾個玩家一番環視下來,卻是根本沒有看到一個人影。但又知道自己沒有產生幻覺,剛才沒有聽錯,絕對是聽到有人說話了。而且就在他們身邊跟前。
紫陽朝中年人鬼魂交代了一下就是縱劍飛走了,直奔峨眉后山自家洞府而去。
紫陽來的比較巧,正趕上這幾個玩家說重點。
紫陽見這里竟然藏了這么多的玩家,而且看這些玩家神態鬼祟,顯然和里面圍攻BOSS的玩家不是一會的。因為圍攻BOSS沒必要還搞暗中埋伏的吧?再說了,看這群玩家神態也不像啊。
“你們……我無語了!”
“紫陽,你這是要干嘛?”
而在回去的路上紫陽則是開始思考接下要去干嘛。
為了進一步確定這群玩家什么來路,什么目地,紫陽就是收起劍光,踩著金蓮步,不發出一點聲息的來到了其中幾個玩家身后,開始偷聽這幾個玩家說話。
仙帝見紫陽要走立即開口挽留道。
聽了這個聲音紫陽頓時頓下了劍光,也不去天堂地府了,而是劍光一轉,直接改變方向朝聲音傳來的方向飛了過和*圖*書去。在路上還發動千景霧露旗陰起了身。
這陌紫陽的縱劍流強悍他們那是如雷貫耳。更何況他們是比天道的玩家,經歷過紫陽和仙帝殺上門的事情。對紫陽的縱劍流那就更是記憶猶新了。可是不敢讓紫陽近了身。
“既然你們是來找我報仇的。那你們都給我去死吧!”
“莫非是同道中人!”
“你在這里給我看好了,鬼后在里面收服法寶,不能被人打擾。如果有人來的話,你千萬不要讓來人發現林中的秘密,更是不能讓他進去打擾鬼后!”
而此時此刻,周圍那些玩家在縱劍飛上天空,剛剛發出信號彈。甚至有些玩家還來不及和紫陽拉開距離。
“誰?”
那群玩家見狀再次開口警告道。只是他們在紫陽和比天道雙方玩家眼中只是一群翻不起風浪的泥鰍,根本沒有將他們放在眼中,對于他們的警告卻是根本沒有在意。也是懶得理會。
聽了紫陽的話路紫陌不禁微微一笑,開口說道:“當然了,因為更新不去練級是一個原因。主要還是我們不想去練級。所以就在這里搓麻將了。”
“紫陽你別走啊,我累了想休息一下,你過來和她們玩吧。她們手氣太幸了,我就沒贏過她們,都快輸死了!”
不過紫陽在現實里面見過周月亭好和葉夏,她們兩個都是手腳完整啊。也沒見誰手殘缺啊!
圣夏聞言不禁撇了撇嘴,對于紫陽的孤陋寡聞很是鄙視。
胡思亂想中紫陽已經是走出洞府,縱起劍光直奔天堂地府飛去。
紫陽運目望去,也是暗暗咂舌。
紫陽想到就做,直接風風火火的沖進自家洞府,取了兩件特殊建筑物就是準備趕赴天堂地府。
“你們再找我嗎?”
卻原來,這群玩家在圍攻這怪獸和一個NPC。
剛才紫陽進了洞府就是直奔放兩件建筑物的位置,還真沒注意洞府里面還有其他人。
就在紫陽要離開的時候,旁邊忽然響起了一個女聲叫住了他。
孤南星是軟腳蝦嗎?當然不是,如果孤南星是軟腳蝦的話,那當初他陌紫陽就不會被射進山洞里面去,傲雪令的禁制也不會被破除一些了。他就更是不會有機會得到十階道法千蓮動了。
來到近前一看,紫陽發現果然是一群玩家在圍攻BOSS。不過這BOSS有點出乎紫陽的預料,因為這BOSS不是一個,而是兩個。
紫陽聞言臉上頓時出現狐疑神色,不解問道:“更新就更新唄,他和*圖*書還能怎么調整?這和你們現在不去練級有沖突嗎?”
“咦?你怎都在啊。怎么這樣清閑,不去練級嗎?”
紫陽真有到現實中看看三女手腳是否完整的沖動,因為紫陽聽說那國際賭場里面經常堵手賭腳,輸了就要砍的。
那孤南星似是被紫陽剛才那句話氣到了,剛來這里竟然直接拉開弓箭,發動了他的拿手攻擊抓光一箭。而九夕陽等人也是不甘落后,紛紛對紫陽發動了強悍的攻擊。
一見這幾道劍光,在場三方面玩家都是立即知道,來人是強人啊。而且還是多個強人聯袂而來。而看到這幾道劍光的比天道玩家則是紛紛大喜。
“練什么級啊,你沒聽說過段時間系統要有更新,調整經驗獲取系統嗎。我們都等著游戲更新吶!”
“怎么有如此多的玩家在這里?”
紫陽聞言不禁搖了搖頭,開口說道:“真是不知道你們怎么想的。就算這樣也不至于不去練級吧,不用道法不就結了。嗯,那你們現在在干什么?”
一時之間,受到引星訣道法增幅,星光灑落道法的威力大大增強。直接從顆粒大小的碎屑變成了珍珠大小的星光球,朝著周圍的玩家落了過去。同時紫陽也是抬手招出另一柄飛劍,發動縱劍流沖入人群當中對周圍的玩家展開了攻擊。
“當然有沖突了。聽說更新以后經驗的獲取量會得到提升,這樣一來更新完成以后的練級速度一定會加快。如果我們現在去練級將道法都用沒了,等更新完成以后沒有道法幫助練級,練級的速度肯定會大大減慢。這樣一來獲得經驗就會變少,肯定會被別人拉下的。所以……”
紫陽低喝一聲,就是忽然縱劍升空,朝著人群里面沖去,同時周身星光閃爍,已經是發動了星華月衣道法。而后漫天星光光點灑落,又是發動了星光灑落道法。然后引星訣道法發動,夜空之上的星光垂落而下,已經是落在了紫陽身上,以及漫天飄落的星光碎屑上面。
“對頭!”
紫陽的話音剛剛落下,那幾道劍光已經來到了跟前停下,現出了里面的諸位比天道大佬。
紫陽轉頭望去,發現叫他的是圣夏,而剩下的兩女和仙帝都在。四人正圍在石桌旁不知道干什么。由于角度問題,紫陽這邊正好被仙帝擋住了視線,卻是看不見石桌上面放著什么東西。
“你是誰?”
雖然紫陽他們現在在打斗,根本沒有去搶他們BOSS的意思。而且看雙方的m.hetushu.com戰斗情況應該是死敵,也不會有心情再去搶他們的BOSS。但紫陽雙方戰斗還是會影響到他們圍剿BOSS的進程,這萬一被紫陽他們戰斗的于波將BOSS殺死。或者將他們的人誤傷死亡,豈不都是糟糕?
好家伙,這次為了圍堵他陌紫陽比天道果然是來了不少強人。什么扶搖直上,海天明風,雷萬界,九夕陽等紫陽當初在比天道總部見過的強人幾乎都來了。而且除了這些個紫陽見識過的,還有諸如孤南星這樣,紫陽當初在比天道總部沒有見過的強人。
就在這群玩家還準備繼續議論下去的時候,他們耳邊忽然響起了一個略帶殺氣的聲音。
至于說賣給天堂地府,圣冥二人。這個卻是不可能的,紫陽也想都沒有想過。
“你們趕快離開,否則我們就不客氣了!”
非但不理會,而且還是越戰越兇吶。
紫陽忽然想到他們從無間地獄弄來的兩個特殊建筑物自己現在不是用不了嘛。這樣好的東西放在洞府里面不用實在白瞎,應該將它們利用起來才行。而圣天堂的天堂地府不是剛剛建成嗎,幫派等級也是和無間地獄一樣,這兩件特殊建筑物拿去以后就能用。自己何不找上門去,將這兩件建筑物租借給天堂地府攥點錢花花吶?
在驚呼的同時,這些玩家也是顧不得在隱藏身份了,紛紛縱劍從藏身的地方飛上了天空,以最快的速度和紫陽拉開距離。同時朝著天空發出了信號。
就在紫陽陷入沉思,越來越相信中年人鬼魂這個消息的時候,忽然拍了拍額頭,抬起頭來不在思考了。
“嗖,嗖,嗖!”
“陌紫陽,我叫你嘴毒,再來吃我一箭!”
那群正在圍殺BOSS的玩家忽然見到周圍沖起了如此多的玩家,更是絲毫不顧及的在旁邊打斗起來,根本沒有將他們當一回事,頓時有人開口高喝道,向紫陽雙方發出了警告。
在他的低吼聲中,前方虛空一陣抖動,忽然現出了一個身影來。
只聽得人群當中有一個似是頭領的玩家驚呼一聲,在場的比天道玩家都是心神一震,戰斗力平白提升了不少。
較是如此,這幾個玩家也是駭然變色,說話的聲音也是大了一些。旁邊同伴見這幾個玩家說話的聲音變大,就是立即向他們打眼色。只是這幾個玩家此時正在害怕,卻哪里能夠看到他們的眼色。
快飛到自家洞府的時候,紫陽終于是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接下來要去干什么了。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