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蜀山大掌教

作者:陌紫陽
蜀山大掌教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一卷 峨眉有大道

第183章 來自逆天的告誡

想到天寒都冷用出的青光塔樓道法,紫陽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心中也是一陣難以置信。
見了紫陽冷冷的目光,那中年人心中一寒,連忙開口稱贊道。
哥連那兩個當今玩家公認最強的八人之二都敢惹,也敢圖謀報復,更別說什么萬里江山了。任你江山也好,水怪也罷,有膽你就來吧!
再說自己的鳳凰碑對中年人鬼影有特殊殺傷效果,才將對方壓迫的毫無還手之力,最終無奈投降。剛才那些玩家雖然能夠殺鬼,但對于中年人鬼影的傷害卻是不大,如果沒有天寒都冷的話,那中年人鬼影自保完全有余。在這等情況下他自然不會將樹林的秘密說出去。
“你的話太多了!”
紫陽冷哼一聲,向中年人鬼影喝問道:“他們怎么會來的這里的?是不是你又出去搗亂了?”
那片青光塔樓道法的種種變化就不說了,最后那巨型青光塔樓一出現,更是直接將他的冰玉神甲強行撞碎,險些讓他喪命,真是和_圖_書太厲害,太強悍了。要知道自己的冰玉神甲防御能力可是非常強悍的,一般的攻擊根本無法打破它,完全有足夠的時間吸收法力補充防御值,以前破碎基本都是自己法力沒有了。被直接打碎還是頭一次出現。而且那青光塔樓還是在將自己的凝罡劍道法打碎以后又將冰玉神甲撞碎的,而自己的凝罡劍道法威力何等強悍,竟然被對方直接撞碎,然后還有余力撞碎冰玉神甲。由此可見,那青光塔樓的攻擊有多恐怖,有多威猛。如果不是速度太慢的話,現在死的絕對是自己。
天寒都冷一死,周圍的青色光境以及那青光塔樓也是憑空炸裂,然后開始逐漸消散。
雙方再次戰起,正明天的手下仍舊是不堪一擊,紫陽縱劍馳騁在人群當中,根本就是摧古拉朽,沒有能夠阻擋者。面對紫陽這樣兇狠的攻勢,剩下的玩家也是發了寒,在想起天寒都冷臨死之前那一聲聲骨骼斷裂的嘎吱http://m?hetushu.com脆響聲,似乎還在耳邊,心中的寒氣也是更大,沒用一會兒,剩下的玩家都是作鳥獸散,朝著四面八方飛去,失去了和紫陽繼續戰斗的信心。
此時天寒都冷身上已經沒有了防御道法,紫陽的飛劍斬下,就是直接對他的身上造成了傷害。一時之間,天寒都冷身上血花翻飛,骨骼寸斷,頭頂更是有血紅色的傷害數字頻頻飄起。而在漫天紅色血雨四濺的過程中,天寒都冷則是快速的向后拋飛,同時帶出一陣嘎吱嘎吱的碎響聲,那是骨骼斷裂的聲音。而后不等巨型青光塔樓再次飛回,天寒都冷已經是化作白光飛去,同時有兩樣東西飄落,一樣是那褐色石臺,另一樣則是一根藍色箭矢。
紫陽見了略一沉吟,就是回書確定了此事。
“這個……我也不清楚。”
“哼!”
就在天寒都冷心中不解,臉上震驚的時候,紫陽已經是縱劍飛到了跟前,手中紫色劍光繼續揮斬,已經是和圖書在他身上帶出了一連串的血花。
這些玩家見天寒都冷來了,本來以為戰斗即將結束,結果也是不用猜測了。因為那可是天寒都冷啊。他可是被譽為整個峨眉里面最有希望成為逆天的普通玩家,他身上的可是內測時的逆天道法三五明樓。面對這等戰力,就算那人實力在強,也只有掛的分,所以他們也就不再擔心的留在旁邊觀看起了戰斗。可是結果卻大大的出乎了他們的預料,也讓他們一陣呆滯。直到紫陽縱劍飛向他們,那些玩家這才是反應過來,絕大多數都縱起劍光向旁邊躲避,只有一些不信邪,加自認實力強悍的玩家迎了上來。
他和那些玩家戰斗,雖然縱劍在人群中飛掠來去,根本沒有人能夠阻攔他。但在那兩次被圍攻的時候還是有幾多兇險的,一個不好可就是要被轟殺成渣的。這里的兇險根本無法描述。至于后面的戰斗到還是沒有什么太大波折,只有最后和天寒都冷戰斗的時候,被對方憑借和_圖_書高強的力量占了一些優勢,讓紫陽受了不小的傷,但也不太兇險。直到那漫天青光塔樓出現,紫陽才真正感覺到了兇險。
“那是什么道法,威力竟然那樣個強法?”
紫陽剛剛縱劍回到后山,天空之中就是飛來了一道飛劍傳書,卻是藍關遇故和氣貫長虹二人聯合傳書,問他剛才可是在樹林鬼屋和一群自稱是江山手下的玩家進行戰斗。
中年人鬼影越說越小聲,最后更是心虛的低下了頭。見了中年人鬼影的模樣,紫陽哪里還不知道多半是他又出去嚇唬人,然后被峨眉派的幾位NPC大佬知道了,再次頒出了任務,所以才有了那些玩家來這里除鬼一事。
飛劍傳書回去沒有多時,就又來了一封,卻是藍關遇故的囑咐警告。信中意思無外乎是說那萬里江山是峨眉一個超級強人,整個峨眉有80%甚至以上的玩家都聽他的號令,勢力十分龐大,讓他分外小心云云。
紫陽揮手碾碎了書信,心中卻是根本沒有在意。和*圖*書
紫陽冷冷的丟下了一句話,就是縱劍飛走了。至于那些玩家有沒有發現樹林里面的秘密,這個應該還沒有。要不然以那些玩家的實力,剛才早就派人去樹林查看了。
“沒有,沒有。小的很聽主人的話,自從那夜以后再也沒有出去嚇唬人啊。”
將兩樣東西收起,紫陽則是赫然轉首,目光森寒的望向了周圍的那些玩家。
紫陽冷冷一笑,卻是不甚在意。
“超級強人嗎?不知實力和木蘭澤南無極相比如何!”
縱劍飛向后山的途中,紫陽回想著剛才的戰斗也是不禁有些后怕。
紫陽縱劍向著四周追殺了一陣,直到所有玩家全部飛入山門之內,或是飛向遠處消失不見,這才停止追擊,縱劍飛回了鬼屋樹林。
想到這里,紫陽心中寒氣更大。
紫陽冷著臉,一副隨時殺鬼的表情。
中年人鬼影聞言頓時害怕的連連搖頭。
“主人威武!”
“你自己小心點,以后在引來別人殺了你我可不管。”
“那這些人是怎么來的?”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