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賊蓋倫

作者:河流之汪
海賊蓋倫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卷 阿拉巴斯坦的英雄

第422章 真·不要臉

暗影打擊,雙手握住暗影凝成的大刀片子,跳起來從上往下地砍人。
他說不要臉,那就真地不要臉。
現在見到他們的主心骨黑炭大蛇都已經離死不遠,這些平日里跟著黑炭大蛇作威作福的腐朽武士還哪里想再負隅頑抗?
“上梁不正下梁歪,要怪的話,你就去怪那五老星不知廉恥吧!”
“不要。”
兩人的距離近在咫尺,黑炭大蛇的雙劍又被蓋倫的虛晃一招騙過,根本無從防御。
雖然他們的“幽鬼長官”說得也基本屬實,但是這話從CP0自己人口中說出來,他們總覺得有些難以接受。
他雖然為了權力和利益而放棄了武士的榮耀和劍士的規矩,但這并不代表他在武道和劍術上的修為不夠高深。
蓋倫一陣狂笑,毫不在意地說道:
這些陡然生出的尖刺就像是在黑炭大蛇的胸膛中引爆了一個手雷,讓那些爆開的密集彈片瞬間刺入了他心肺要害,使之徹底失去了抵抗能力。
和之國武士們個個面露駭然之色。
蓋倫的劍刃不僅是快,而且沉重。
黑炭大蛇被蓋倫一劍穿胸,還丟掉手中劍刃跪地不起,這幾乎已經奠定了他們之間戰斗的結局。
一時之間,棄械投降者不可計數,勝利的天平徹底倒向了蓋倫一方。
可惜,蓋倫的影刃可以隨意變形,可不是普通的刀刃。
黑炭大蛇非但沒脫離影刃穿胸的窘迫狀態,反而牽動了自己的傷口,使得自己胸前的貫穿傷勢變得嚴重了許多。
和_圖_書聽得一陣血肉撕裂的悶響,那柄黑影之刃就刺入了黑炭大蛇的胸膛,又自其后心貫穿而出,帶出了一泊猩紅的血液。
而與此同時……
他自覺自己已經算是離經叛道、放棄了束縛著武士的條條框框,卻沒想到有人能比他還無恥,在專門給劍士們耍帥用的喊劍招的環節里都要玩些陰招。
然后……
黑炭大蛇一邊被動地防御,一邊在心中估算著戰局的走向:
周圍的CP0特工們個個神情古怪。
他現在還能憑借著強悍的體魄和嫻熟的劍技勉強抵擋住蓋倫的攻擊,但體力會不斷消耗、揮出的劍刃也會逐漸遲鈍,一直處于下風的他遲早會被蓋倫破防。
在蓋倫的操縱下,那柄沒入黑炭大蛇胸膛的漆黑影刃瞬間發生了形狀上的變化:
“幽鬼……你!”
原本平整如鏡的刀刃上,陡然生長出許多尖銳細長的影刺。
“暗影劍術·一刀流——”
反正現在已經到了圖窮匕見的時候,那層“臉”要著也沒什么用了。
“你還要不要臉?!”
“抱歉。”
黑炭大蛇卻是沒有管那些棄械投降的部下,只是忍著劇痛捂住血流不止的胸膛,又用一種死不瞑目的語氣指著蓋倫叫罵道:
所以,一向自得于自身那高超二刀流劍術的黑炭大蛇,很悲觀地做出了“五十合必敗”的預判。
這個問題,金獅子不好回答,但蓋倫卻是很好回答:
和虛晃一招的第一柄影刃不同,這柄從蓋倫胸前凝聚hetushu.com出的第二柄影刃匯聚了蓋倫全身的力道,初一誕生就以一種極為恐怖的速度彈射而出,徑直地轟向了黑炭大蛇那毫無屏障的胸膛。
黑炭大蛇發出了一聲痛徹心扉的慘叫,聲音響徹云霄。
這個世界里,軍隊的80%戰力都集中在主將身上。
黑炭大蛇心中一沉。
周圍交戰的CP0特工和和之國武士們都被黑炭大蛇那凄厲無比的慘叫聲所吸引,紛紛暫且收住了攻勢,將目光投向了交手的蓋倫和黑炭大蛇:
影刃和名刀相互碰撞,在空中擦出漫天熾亮的火星,光芒絢爛異常。
黑炭大蛇心中一凜,頓時覺得當日凱多口中那句“不在我之下”所言不虛。
這劍是如此之快,快得讓那空氣撕裂的風聲都來不及擴散,漆黑的劍光就先映入了敵人的眼簾。
不過,失敗卻比他想象中來的要更早了許多……
和之前疾風劍豪“亞索”的疾風劍術一樣,如今這位頂級特工“幽鬼”的暗影劍術一共只有兩招:
而在這時,黑炭大蛇才親身地感受到:
黑炭大蛇奮盡全力去抵擋這毫無力道的一劍,反而讓自己用力過猛,差點沒打了個趔趄摔倒在地。
在黑炭大蛇和一眾CP0特工震驚的目光中,蓋倫竟是真地從自己臉上剝下一層“臉”,隨手扔到了旁邊的地上。
因為蓋倫的暗影打擊需要用到兩只手,之前也只是單純地用劍術攻擊,所以黑炭大蛇腦中已然生成了思維定式,根和_圖_書本沒想到蓋倫還有果實能力的攻擊方式。
“好強!”
“你!”
“照這樣下去……”
只見蓋倫在輪著用暗影打擊和暗影審判碾壓了黑炭大蛇幾個回合之后,就使出了一招令敵人措手不及的招數:
當然,在黑炭大蛇眼中,蓋倫的劍術可就沒那么簡單了:
黑炭大蛇往后退一步,那影刃就往遠處伸長三分。
他的殺招,進入了最后一個步驟:
“黑炭大人!”
就在黑炭大蛇和那柄毫無威力可言的影刃全力對拼的時候,蓋倫真正的殺招來了:
“影之刃·影刺!”
黑炭大蛇眼睛一翻,差點就要被蓋倫當場氣死過去。
蓋倫大聲喊出了自己的招式名字,就雙手緊握手中影刃,跳起來沖著黑炭大蛇的腦門猛然劈下。
自己絕對不可能勝過面前這個男人。
明明揮舞得是一柄輕靈至極的影刃,但蓋倫用的卻是重裝大劍那種大開大合的劍術。
他和之前一樣,匯聚全身之力舉起雙刀格擋那自上而下劈來的一劍。
還是那招暗影打擊,似乎和前面砍下來的幾劍沒有任何區別。
“不出五十合,我必然會敗在他的劍下。”
而就在黑炭大蛇猶豫不決的時候,蓋倫的嘴角浮現出了一種貓戲老鼠的殘忍笑容。
“哈哈哈……”
“……”
黑炭大蛇被氣得吐了一大口血,臉色蒼白得離死人也不差多遠。
蓋倫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只見黑炭大蛇挨了這穿胸一劍之后竟是還有不少力氣,當即就要往后倒和*圖*書退,將自己胸中插著的那柄黑影之刃拔出來。
這一擊和蓋倫之前砍來的暗影打擊不一樣,輕飄飄的毫無殺傷力可言,似乎蓋倫根本就沒有把力氣用在這次攻擊上面。
如果不是因為體質實在強得可怕,五臟六腑都被那影刃和影刺搗成一片漿糊的黑炭大蛇現在估計已經當場斃命,連茍延殘喘的機會都沒有。
蓋倫是個實在人。
黑炭大蛇的動作驀地一滯,眼睛驟然瞪得滾圓,表情變得十分猙獰。
可是,就在劍刃碰撞的那一剎那,黑炭大蛇就覺得不對勁了:
黑炭大蛇也是這么想的。
暗影凝成的劍刃有形無質,明明鋒銳得更勝過金鐵,卻輕盈得好似紙片。
不過,由于“幽鬼長官”積威太盛,現場的高級特工們也沒有人敢出聲反駁。
主將一敗,剩下的和之國武士們心中頓時就少了十成戰意。
對拼仍在繼續,蓋倫的攻擊如疾風驟雨一般襲來,根本不給黑炭大蛇喘息之機。
他胸前驀地凝聚出一團黑霧,又在轉瞬間和武裝色霸氣凝聚在一起,變幻成了一柄暗光閃爍的寬闊影刃。
不過,對于這個世界怪物級體質的強者來說,這穿胸一劍只能算是重傷,還不足以讓其徹底喪失戰斗力。
他心中一陣焦慮,卻又遲遲下不了決心用些狠招把這柄穿胸的影刃從自己體內弄出去。
僅僅是相互碰撞了一擊,黑炭大蛇手中那兩柄和之國國寶級的名刀就被震得轟然嗡響,似乎是根本承受不住這種巨力,要在這對拼中和*圖*書當場崩碎。
暗影審判,雙手握住暗影凝成的大刀片子,旋轉起來像是陀螺一樣砍人。
“暗影打擊!”
看起來似乎劍術和劍刃不匹配,但蓋倫卻是真地用那柄輕盈的影刃,劈出了足以開山斷海的沉重力道。
在之前的戰斗中,這些落于下風的和之國武士本來就被CP0的高級特工們打得傷亡慘重,完全看不到勝利的希望。
“無、無恥至極!”
他拼盡全力,發出了生命中最后一次飽含血淚的質問:
然后,伴隨著一聲碰撞的悶響,黑炭大蛇無力地跪倒在地,手中的兩柄名刀也墜落在了一旁。
“我們世界政府做事,就是這么無恥下流、陰險狡詐、卑鄙齷齪、毫無下限!”
而黑炭大蛇是一個貪婪邪惡的君主,跟隨在他身邊的武士也都和他是一丘之貉,根本沒有所謂的武士之義、家臣之忠,都是些得勢猖狂、失勢慌張的小人。
這種特殊的劍刃在蓋倫的全力揮動下快得好似一道黑色閃電,轉瞬間就跨越了空間的阻隔,如幻影鬼魅一般出現在了黑炭大蛇的面門之前。
“啊!”
但是,因為不出劍就得被當場砍死,黑炭大蛇還是不得不全力用自己手中的雙劍去抵擋蓋倫的攻勢。
“你嘴里喊的是一刀流,竟、竟然用第二把刀偷襲?!”
作為一名眼力過人的大劍豪,黑炭大蛇從看到“幽鬼”全力出劍的時候,他心中就明白:
而黑炭大蛇自己更是被震得手臂虎口發麻、胸中氣血翻騰,差點就要握不住手中的劍刃。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