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賊蓋倫

作者:河流之汪
海賊蓋倫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卷 阿拉巴斯坦的英雄

第354章 海軍下鄉

然后,這名滿臉橫肉的海軍士兵又用極為粗獷的聲線吼了起來:
“叫他們把門打開!”
“你人在哪?”
“那幾個孩子也沒跟我提到過這事,我也不太清楚。”
顯然,這個漁村一點也不富裕。
幸好電話蟲只有“揚聲器”模式,斯摩格那郁悶不已的咆哮聲才得以在第一時間吸引大家注意。
而現在,斯摩格和達斯琪卻在一個窮漁村里面看到了四皇白胡子的旗幟。
村民們小心翼翼地探出頭來。
“還是像蓋倫那樣提供無差別保護?”
“是!”
但老村長和村民們的臉色卻是難看了不少。
只不過……
三分鐘后,軍民魚水情。
“我倒要看看是哪個小毛賊,敢在新世界動我的朋友。”
“不不不……當然不會。”
“謝謝你們幫我們把孩子送回來!”
達斯琪和斯摩格心中再一次生出了這樣的疑問。
“我們是來送孩子回家的!”
他自己就長得兇神惡煞,所以之前也沒覺得那名士兵的形象有什么問題。
老村長微微一愣,馬上便搖頭說道:
他們兩個在東海反腐打貪的時候見過不少海軍內部的亂象,自然能明白老村長口中那句“要了些補給”是什么意思。
……
到底誰才是兵,誰才是匪?
一臉兇相的斯摩格,身周十米之內依然沒有任何村民敢輕易靠近。
“不過……”
達斯琪莞爾一笑,村民如沐春風。
“既然不是白胡子的原因,那你們為什么要害怕海軍呢?”
“他們那時候狀態不好,就向我們村子……‘要了些補給’。”
“那是為什么?”
這讓斯摩格和達斯琪都微微有些驚奇:
“不,襲擊我的不是海賊。”
“情況很復雜,總之和-圖-書……”
“這里是白胡子的地盤?”
門內響起了一陣驚慌失措的尖叫,還有不少手忙腳亂的碰撞聲。
可惜,蓋倫信心滿滿地擺出大臉想要體驗社會大哥的威風,最終卻一拳錘在了空氣上。
失散兒童的親人們團團圍在達斯琪身邊,眼中滿是感激的淚水。
可這時,遠處的海面上卻多出了一片帆影,幾艘海賊船破海而來。
他的德邦公司不光是掛旗幟保護那么簡單,還會順手給旗下各個島嶼帶去各種發展機會,幫助那些貧窮村子脫貧致富。
斯摩格一部海軍圓滿地完成了此次任務。
因為斯摩格的回答十分讓人意外:
斯摩格也注意到了這樣的景象,馬上便做出了判斷:
那碼頭不算很大,岸邊停泊的全是不大不小的漁船,沙灘上還曬著成片的漁網,看起來和普通漁村沒有兩樣。
白胡子海賊團給村民提供保護,海軍卻在這里放手搶劫。
軍艦最終靠岸。
“對不起!”
“謝謝!”
三天前,新世界某島嶼。
可是,斯摩格卻是在他面前彎下了腰,深深地鞠了一躬:
所以,蓋倫現在也能發揮出面子果實的部分威能。
許久之后……
“是不是白胡子海賊團不讓你們和海軍來往?”
這個簡單的問題,有時候還真是分不清。
達斯琪聊著聊著,終于忍不住對那名看起來老邁不堪的村長問道:
“白胡子的人都對我們很好,他們連保護費都不肯收,就允許我們村子懸掛四皇的旗幟。”
“都起來吧!”
畢竟,白胡子是他們的保護者和恩人,其他的海賊團可就是徹頭徹尾的災星了。
“把這些孩子送回家!”
之前抱著火槍和圖書、帶著丁壯現身、對海軍一臉戒備的老村長,現在更是感動得差點沒在達斯琪面前跪下。
就連官方統治者世界政府,也只承諾讓海軍保護交納天上金的世界政府加盟國,剩下的都算是海軍自己攬的私活。
而他可是海軍本部少將、背負正義的正規軍,在這些村民面前卻和海賊是一個待遇?
他根本認不出這是哪個海賊團的旗,看來是新世界遍地都是的某個不知名海賊團突然造訪了這里。
這里應該只是一個受白胡子庇護的村子而已,和白團本部應該沒有多大聯系。
“不用擔心,我們是正義的海軍。”
“達斯琪。”
她遙望著岸邊的碼頭,忍不住說道:
“前兩個月海軍和白胡子打仗的時候,正好有一隊海軍路過這里。”
這些村民們的反應,仿佛是遇到了海賊進村。
見到不是白胡子海賊團,斯摩格的臉色舒緩了許多。
斯摩格突然發現他犯了個錯誤。
“是遭到海賊襲擊了嗎?”
“白胡子海賊團是對這個村子另有所圖……”
這下輪到達斯琪尷尬了。
“出什么事了?”
斯摩格無奈地使出了手下的王牌:“你去試試。”
蓋倫總算想起了布琳剛剛通報的“求救”二字是多么緊急。
“……”
他的力氣很大,隨便一敲就拍得那門震天響。
“你,過去!”
“我們這個村子能在這種世道里過得安寧,全都是靠白胡子海賊團的……”
斯摩格不禁聯想起在東海時的所見所聞。
因為這座島的碼頭上赫然懸掛著一面骷髏海賊旗,那骷髏上的一彎玄月胡子顯得格外醒目:
“對不起!”
如果這個島窮得叮當響,誰又會花大力氣承諾在這亂世hetushu.com之中給它提供安全保護呢?
他連忙拿起話筒,匆匆問道:
“要是海賊的話,你就直接給他聽電話。”
斯摩格和達斯琪帶著海軍士兵們列隊登陸,又帶著那幾名走失兒童一路向漁村深處走去。
在斯摩格的激勵下,海軍氣勢如虹。
斯摩格狠狠地吸了口雪茄,沒好氣地對一名部下說道:
一個島只有夠富,才交得起讓四皇滿意的保護費。
“咳咳……”
性格善良的達斯琪當然不會因為追究他的反動言論,只是忍不住追問道:
然后,達斯琪擺出了她那張能輕易融化堅冰的溫暖笑容。
老村長被人高馬大、兇神惡煞的斯摩格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往達斯琪背后縮了一縮。
其他的不說,至少那些海列車線路經過的島嶼已經全都有了致富的趨勢。
“有我們海軍在,你們絕對不會出事。”
道理很簡單:
在老村長和村民們的熱情歡送下,斯摩格等海軍回到了碼頭,準備登船離開。
而達斯琪,就成了村民眼中創造奇跡的大恩人。
“我現在正被澤法老師追著打。”
不過,蓋倫還要更讓斯摩格佩服一些。
最終,斯摩格扔掉了口中的雪茄,又緩緩邁步走到那老村長面前。
而達斯琪也不假思索地跟著斯摩格的動作,向村民鞠躬致歉。
所以,斯摩格心中的忌憚大大舒緩了下來:
“我們都是海軍,你們剛開始為什么要躲著我們?”
達斯琪的表情有些尷尬:
四皇之威籠罩新世界,四皇的面子在新世界比世界政府還好用,道上的小海賊們大多見到四皇的旗幟就得縮頭縮腦。
“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海賊的地盤啊……”
“別怕!”
斯摩格神色沉穩地說www.txnfrq.live道:
整個村子,看起來都空無一人。
斯摩格是海軍,要是在新世界遇到什么困難,多半是因為遭到了海賊襲擊。
海軍和白胡子剛剛在新世界休戰,正是敏感的時候。
“啊——”
而蓋倫斬殺大媽、收服萬國,又在摩根斯的大力宣傳下成為了人們眼中公認的新任四皇。
門開了。
他猶豫許久,才終于肯道出實情:
老村長下意識地夸了白胡子海賊團好幾句,才驀地反應過來他這是在跟海軍說話。
“啊?”
他趕忙收住了嘴巴,臉上的表情卻是顯得極為尷尬。
“是!”
斯摩格要是在這時帶著一艘軍艦闖到白胡子的領地里搞出矛盾,那可就犯了和他澤法老師一樣的政治錯誤了。
“我為海軍同僚的錯誤行為向你們道歉!”
這樣的島嶼連四皇團的外圍附庸勢力都算不上,和四皇團的直屬領地有著本質區別。
家家戶戶房門緊閉,窗戶后面偶爾還會閃過一、兩個驚慌的眼神。
“這……”
“開門啊老鄉,我們不是壞人!”
……
“海賊?!”
旁聽的斯摩格臉色也不是很好看。
“好……”
海軍,撲街。
達斯琪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盡顯文靜溫柔的氣息。
“不是說這里離白胡子的領地還有一些距離嗎?”
新世界海賊橫行,治安極差,生命財產安全都難以得到保障。
“斯摩格?”
蓋倫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又主動給斯摩格提了個應急建議:
斯摩格的臉色有些不好看。
他一邊看著達斯琪在村民的簇擁下說說笑笑,一邊臉色陰沉地站在旁邊獨自抽著雪茄,與嗆人的雪茄煙霧作伴。
經過漫長的航行,斯摩格和達斯琪終于抵達了最后幾名孩子的家和-圖-書鄉。
“在保護民眾的事情上,我們可不能比白胡子做得差啊!”
老村長的神情愈發尷尬。
他們身后的海軍士兵們平時就受達斯琪的善良影響,現在見到兩位長官的驚人舉動,也紛紛隨之俯下身來深鞠一躬:
而從房屋中傳出來的那些緊張而粗重的呼吸聲,斯摩格隔著幾十米都能聽得清楚。
斯摩格心中想著這些雜七雜八的事情,逐漸帶隊走進了漁村,卻發現氣氛有些不對勁:
不過,海軍軍艦卻在外海便驀地停下。
斯摩格瞳孔一縮,又仔細分辨起來:“不是白胡子的旗幟,好像是……”
一個島嶼想要得到安寧,唯一的選項就是投靠四皇中的某一勢力,用高額保護費來換取懸掛四皇旗幟的資格。
一路前行,斯摩格見到的建筑都有些寒酸破舊,腳下的道路也泥濘不堪。
“那個,村長爺爺?”
“這……”
“靠岸吧!”
他如立地青松一般站在了眾人身前,正義披風在海風中颯颯作響:
村民們頓時都被感動了。
“我們造訪這里,不會給你們惹上什么麻煩吧?”
斯摩格有些猶豫,又神情嚴肅地對身旁的達斯琪問道:
“這……”
“身為海軍……”
達斯琪想到了碼頭上懸掛的白胡子旗幟,便順勢猜測道:
在這種世道里,在海外被人劫走的孩子還能回歸家鄉簡直就是奇跡。
以他這些天來在新世界航行的經驗來看,只有富裕而繁華的島嶼才有資格懸掛四皇的旗幟。
那名五大三粗的海軍士兵向著斯摩格敬了個禮,便急匆匆地走到一間房子門前敲起了門。
老村長的目光愈發柔和,軍民魚水情的和諧氣氛愈發融洽。
“是因為白胡子海賊團的原因嗎?”
“白胡子的旗幟?”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