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賊蓋倫

作者:河流之汪
海賊蓋倫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卷 阿拉巴斯坦的英雄

第278章 龍宮城陷落

而離海軍本部近在咫尺的魚人島,以前可是一直都懸掛著白胡子的旗幟。
統領百萬魚人、坐擁海底一國,聽上去十分強勢。
翻車星知道這個命令背后意味著什么,滑稽的胖臉上頓時浮現出了抹不去的沉重。
招個上門女婿?
“出門?”
但是,尼普頓這個國王卻當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只見那龍宮城的氣泡膜外,已然浮現出了一片醒目的帆影——
“翻車星。”
“等等……”
一時之間,自海軍本部調撥至新世界的巨型軍艦絡繹不絕。
一從軍艦上躍出,他們穿過海水的隔絕,躍入了龍宮城的大氣泡中。
而他正獨自在王座上胡思亂想,龍宮三太子翻車星卻是突然慌慌張張地闖入王庭:
她身上該長肉的地方都發育得有模有樣,規模已然相當可觀。
他的疑問很快便得到了解答:
雨之希留有些好笑地回答道:“可惜,已經晚了。”
飄逸的粉色長發、晶瑩的藍色雙眸、清水芙蓉的秀麗容貌,和童話故事中描述的人魚公主一般無二。
這艘軍艦能這么快地出現在這里,說明兩個魚人王子組織起來的外圍防線根本沒有起到御敵的作用。
翻車星光是看一眼那兩個輕易被敵人擊潰擒拿的哥哥,就知道這次的敵人絕對不是他們龍宮城能夠應付的。
“哈哈哈……”
因為妄圖娶白星為妻的范德·戴肯九世長期對白星進行恐嚇式攻擊,白星一直都被困在這座塔里不敢外出。
但是,如此巨大的體型和-圖-書,卻完全沒有影響到白星那精致動人的外貌:
她的身高足足有十五、六米,一個腦袋就比翻車星整個人大。
尼普頓此刻的表情,比他的小兒子還要慌亂幾分。
而在這些敵人里面,卻有一個沒有使用隔絕海水的氣泡膜、還能在海水中自由行動的家伙——
“菲克斯!”
其實也不需要多解釋……
于是,翻車星最后看了一眼父親護在自己身前的高大身影,便緊咬著牙關轉頭沒入人群,消失在了高大的龍宮城中。
“你好歹也是一國王子,遇事怎能如此慌亂?”
“他們真地要對我們魚人島動手了?”
“唉……”
他不想拋下父親和兄長獨自逃跑,但心中卻也明白:
“明明是在無法自由行動的海水里戰斗,他們怎么還能這么輕松地擊敗我們龍宮城的人魚衛隊?”
和兩邊不沾的翻車星不同,白星既遺傳了母親乙姬的美貌、也遺傳了父親尼普頓的體型。
翻車星臉上雖然慌亂,但頭腦還算清醒:
“父親放心。”
可是,尼普頓卻是連關心兩個兒子處境的時間都沒有,便被那個老魚人的相貌驚得不能動彈:
“我們還是太弱了!”
一場魚人和海軍、乃至所有人類之間的大騷亂,已然以燎原之勢蔓延開來。
翻車星輕嘆口氣,強自壓抑住心中的恐慌和憂慮,便像是哄孩子一般在白星面前露出了假笑:
“我是被關進了推進城監獄……”
后來海軍為了重立威勢,又在新世界http://m?hetushu?com展開了攻伐白胡子海賊團領地的軍事行動,戰火至今都未熄滅。
尼普頓深深地嘆了口氣,自言自語地道出了問題的根源:
而它的位置,離龍宮城的大門也只有一步之遙。
“哥哥來看你了!”
“有一艘海軍軍艦在海之森全滅了我們的巡邏隊,又向著我們龍宮城殺來了!”
的確已經晚了。
他大嘴小眼、手短肚圓,外表上看上去像是天生的諧星。
“你是來給我講故事的嗎?”
他們兩個遍體鱗傷、氣息奄奄,已然沉沉地昏迷了過去。
“逃得越遠越好,就算是去海面上也行,短時間內絕對不要回來!”
“菲克斯……”
菲克斯放聲大笑,略顯渾濁的老眼中充斥著復仇的火焰:
海軍進攻龍宮城的消息,已經通過對人魚侍衛們的召集命令散播到了整座島嶼,在一瞬間便喚醒了魚人對人類的恐懼和仇恨。
現在的白星,已經是名副其實的“大美人”了。
尼普頓,魚人島的國王。
“我這次來不是來給你講故事的,而是來帶你出去玩的!”
敵人的軍艦,已經打到了龍宮城的門前。
“快組織外圍防線,爭取將他們擋在龍宮城外。”
“這……”
“你現在就和哥哥出門,我們一起去深海里游泳怎么樣?”
“父、父王!”
“還真是‘謝謝’你了,尼普頓。”
“答對了。”
自己如果不及時做出決斷,恐怕會連累著妹妹也一起死在這里。
而唯一能控制局面的和圖書魚人島國王尼普頓,現在卻連自己和家人的性命都岌岌可危,根本沒有時間去重建秩序。
一開始,海軍為了捉拿重犯甚平而大軍壓境,嚇得尼普頓差點以為自己要挨上一次海底版的屠魔令。
尼普頓望著那高大的軍艦,眼中滿是凝重:
要增強王室的力量,除非……
“翻車星哥哥?”
尼普頓的腦海中不自覺地迸出了這個古怪的想法。
令人憐愛的同時,也讓她的家人為之擔憂。
可現在更大的敵人就在面前,翻車星也顧不上擔心范德·戴肯九世的威脅,只能硬著頭皮帶著白星逃亡。
“再召集島內所有的龍宮城侍衛回來支援!”
而且,白星雖然只是豆蔻年華,但卻天賦異稟、資質過人:
“海、海軍?”
額……就是大了一些。
翻車星沒有注意到父親語氣中淡淡的不滿,只是上氣不接下氣地報告道。
“只是一艘軍艦的話,我們龍宮城應該還能擋得住。”
海軍在紅土大陸兩端都有軍事基地,通常是經由圣地瑪麗喬亞的陸路來往,極少有軍艦途徑魚人島。
而這個老魚人手上還牢牢牽著兩根鎖鏈,鎖鏈后端綁著的則是之前在海中帶隊迎敵的大王子鯊星和二王子皇星。
只見那艘停下來的軍艦上,突然躍出了十幾個穿著松垮海軍制服、套著單人氣泡膜的“海軍士兵”。
“這隊海軍到底是什么來頭?”
白星的眼中綻放出了興奮的光芒。
作為魚人島的國王,尼普頓不得不小心伺候著這些過路大和_圖_書爺,免得哪天海軍突然調轉槍頭對魚人島下手。
尼普頓被嚇得差點沒把兩只眼睛瞪出來。
槍桿子不硬,腰桿子就硬不起來,魚人島就得一直仰人鼻息,他這個國王就得一直如臨深淵。
尼普頓回憶著當年這個死敵的恐怖,便知道今天他們龍宮城絕對是兇多吉少。
而在白胡子大鬧推進城后,情況就有所改變了。
“大事不好了!”
“我可以出門了?”
白星一臉興奮地從帷帳后探出腦袋,又笑著對翻車星說道:
龍宮城。
她十分膽小,又天生有一種對所有人都不設防的溫柔善良。
因為人魚族那迥異于人的遺傳規律,翻車星與父親尼普頓長相完全不同:
可是,尼普頓一行人剛剛走出大門,腳步便不約而同地凝滯了下來:
“不要質疑我的命令!”
這面旗幟雖然有很強的保護作用,但卻從來不是萬能的,否則魚人島居民們也不可能一直是奴隸市場的明星商品。
尼普頓點了點頭,便也趕快起身收拾武器,準備帶著一眾宮內衛士出門應戰。
現在海軍正憋著一股勁,迫不及待地要在白胡子的領地上找回場子,搞出幾個能重振士氣的大新聞。
“白星!”
“是啊!”
“快去硬殼塔,帶著白星往深海里逃。”
“唉……”
魚人島外,各路大勢力跺一跺腳,他這個一國之主就得跟著提心吊膽。
他沒有多作猶豫,便小聲對自己身后的小兒子翻車星說道:
尼普頓沒有多解釋,只是將手中的三叉戟握得更緊了一些www.txnfrq.live
“嗯。”
顯然,他是一個魚人。
“父親?”
但是,從小在硬殼塔內狹小空間長大的白星在性格上卻依舊稚嫩得像是孩童。
“這些事情,大哥和二哥已經去做了。”
“你不是被送進推進城大監獄了嗎?”
這副本就滑稽的長相,加上翻車星此刻驚慌錯亂的表情,讓他看上去毫無王子的威嚴。
“白星!”
而最近這一個多月里,尼普頓擔心的主要對象卻是海軍。
他和小兒子大眼瞪小眼,沉默了好幾秒鐘才清醒過來:
一個軟軟糯糯的悅耳嗓音在塔內響徹起來。
尼普頓望著那來者不善的十幾人,馬上便意識到了這批不速之客的真實身份:
“你、你們根本不是海軍?!”
“什么?!”
但尼普頓一家子的實力都平平無奇,連島內的魚人黑幫都應付不了。
畢竟誰都清楚:
為了防止船上的氣泡膜被大氣泡吞噬,這艘軍艦只是借著海底暗流的托舉,靜靜地停在了大氣泡外。
尼普頓是個慈愛的父親,但是在看到自己小兒子如此失儀的形象后,還是忍不住地微微皺起了眉頭:
而現在,這面旗幟更是讓尼普頓時時刻刻為之憂心。
魚人島里,妄圖顛覆王族統治的野心家如野草灌木一般斬之不盡,過些年頭就會重新冒出一茬。
翻車星拭去了眼中的淚水,努力擺出一副笑臉,方才踏入了白星的居所:
“是海軍!”
翻車星輕車熟路地在宮城中穿行,很快便抵達了他妹妹白星居住的硬殼塔前。
“有什么事,冷靜一點再說!”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