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賊蓋倫

作者:河流之汪
海賊蓋倫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卷 阿拉巴斯坦的英雄

第251章 打工劍士索隆

“是啊,我爺爺就是……”
招工人員眼中頓時流露出了幾絲質疑的神色:
“包吃包住。”
長得那下巴幾乎都快墜落到了地上。
說著,工友們又笑了起來。
“啊?”
當然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
“蒙奇·D·路飛,來這里是為了吃工地的大鍋飯!”
最終……
一抹無比自信的開朗笑容,浮現在了路飛的臉龐:
但是,路飛眼中的堅定還是很快便打動了他:
在那段原野伐木工的生涯中,索隆找不到磨礪劍術的人,就只能拿木頭來練劍。
他深吸一口氣,右手悄然撫上刀柄,半截雪亮的刀刃便從刀鞘中顯露出颯颯寒光。
而這座小鎮,似乎又是一處永遠不會停工的工地,無時無刻不在創造新的事物。
“年輕人,來應聘雜工的?”
但是,他卻在出發之后連續好幾次上錯船……
“路飛,你知道白胡子嗎?”
“不知道。”
飯點什么時候到。
一陣好似雷震般的肚子轟鳴聲突然響起。
索隆看向路飛的眼神之中馬上便多了幾分好奇和質疑:
“德邦公司下屬哥亞王國建筑隊,可可亞西車站一期工程,臨時招募雜工、木工、泥工、涂料工、……”
剛告別師傅從偏遠小村出海不久、又因為生計所迫一直在荒山老林里砍木頭的索隆,本能地覺得這樣的景象有些新奇。
本來因為伐木效率極高,索隆很快就為自己攢夠了此行的路費,也早早地買好了客船的船票。
直到索隆淡然收劍,那根木頭才終于擺脫了刀芒,重重地墜落在地。
但那張對一切都漠不關心的和_圖_書臉,卻是讓上來客套的工友們很自覺地放棄了追問的想法。
剛出道的索隆看得目瞪口呆,愣了片刻才想起臨行前師傅對他科普過的海上知識:
但索隆還未說話,工地招工人員便將若有所思的目光投到了他腰間斜挎著的三把武士刀上:
后面還有一行小字:
因為將真海賊和航海家區分開來,本就是華萊士在東海展開的宣傳工作的重點之一。
“咕咕——”
索隆用這手木藝征服了招工人員,馬上就以高級技工的身份,被火速招募進了建筑隊。
一名工友匆匆地跑過來拍了拍路飛的肩膀:
“削木頭和砍人不一樣,你要是想來這應聘木工,就得有相應的手藝。”
“10厘米規格的木立方,順便還做了個打磨拋光?”
“路飛,你清醒一點!”
“等等!”
“哈哈哈!”
“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種程度的劍術?”
“惡魔果實能力者?”
“恩?”
“哈哈……是啊!”
“額?”
索隆眼中閃過幾絲驚異,忍不住主動開口問起工友來:
“霜月村。”
但是,索隆的質疑、工友的調笑,卻都沒有讓路飛的心志有一絲一毫的動搖。
這種無奈而特殊的修煉方式,竟是讓索隆意外地錘煉了自己對于劍刃的掌控力,使自己的劍道更上一層樓。
“沒問題。”
索隆沿著指示牌,一路走到工地招工人員的工作臺前。
索隆回想起這些天自己在木料場當苦力的打工生活,隨口便說出他一句頗有些心酸的話:
“卡普中將知道嗎?”
“工頭喊你和_圖_書去搬磚了!”
“每天都說自己遲早要打敗蓋倫大人,還要從他手上把‘海賊王’的稱號奪回來什么的……”
幾名工友正在休息,一見到索隆這張新面孔便熱情地打起了招呼:“新人?”
然后,索隆將目光移到了那面旗幟下方一面告示牌上,又語氣凝重地念出了另外兩個字:
工友沒有注意到索隆話中的一個“也”字,只是笑著解釋道:
“路飛,你可不能越病越重啊!”
“我的夢想,是成為海、海……”
“蓋倫……”
兩個懷揣偉大夢想的男人面對面地站在了一起,命運的齒輪開始緩緩……
“招工。”
一直沒錢吃飯的索隆下意識地以為這是自己的杰作,但這種堪稱過分的大音量,還是讓他很快就分辨出了這聲音的來源:
“無他,唯手熟爾。”
路飛一臉無辜地撓了撓頭:“可是……”
招工人員有些發愣地叫住了索隆:
索隆沒有回答,只是將精神全部集中在了面前的木材上。
“你知道,蓋倫大人他現在是什么實力嗎?”
“哪的人?”
現在,他最關心的就是……
一名工友好奇地追問道。
在一陣清亮的利刃出鞘聲中,一根粗重的原木被索隆用一寸寬的纖細刀刃輕易地從地面挑至半空之中。
“我的夢想,就是成為世界第一的劍士!”
“我相信他!”
“我一定能打敗那個家伙,把他從這里奪走的稱號拿回來!”
說到這里,路飛的臉色變得十分糾結,憋了許久才說道:“航海王!”
索隆禮節性地點了點頭。
“我信的不是這和圖書個。”
而周圍的工友們似乎對這種異像早已習以為常,只是笑著打趣道:
“我會打敗他的!”
索隆沒好氣地瞥了路飛一眼,又說道:
而這時候,地上躺著的已然不是一根未曾加工的原木,而是一堆……
“我們都明白你的實力不錯,一個人能干幾十個人的活,但是……”
“剩下的邊角料我用來車了一些珠子,你可以拿回去做個手串什么的。”
“你肚子叫成這樣,還怎么去挑戰那位蓋倫大人?”
“你們都別說了!”
路飛很實誠地回答道。
一個工友笑得沒了力氣,反倒是認真下來勸解起他來:
索隆微微皺起了眉頭:“不,我是來應聘木工的。”
“不知道。”
而這根木頭還未落地,絢爛而凌厲的刀光便在它身周閃爍起來。
工友們臉上的笑容頓時為之一滯。
原來,是站在不遠處的一個工友。
碼頭、道路、商店、賓館、餐廳……
那些辛苦攢下的錢,就這樣被索隆自己敗光了。
“這個草帽小子也要去挑戰蓋倫?”
因為德邦公司的特殊政策照顧,可可亞西村在這短短一年時間內便由惡龍統治的窮漁村,轉型成了坐落于東海熱門航線上的繁華城鎮。
“哈哈哈哈……”
一個新興城鎮所需的基礎設施,逐漸都在此處建成。
“路飛他這小子,平時就喜歡說這種瘋話。”
然后,他們都對路飛露出了飽含擔憂的關切目光:
這詞聽起來有些別扭,但大家竟是都能理解這個詞匯。
沒辦法,生計所迫……
“路飛,離開飯還早著呢!”
“那里有木材和工具http://m.hetushu.com,你隨便露兩手看看。”
索隆言簡意賅地回答了一聲。
他擺出了一副指點江山的姿態,又拿著從報紙上看來的新鮮訊息對路飛問道:
索隆手撫劍柄,身上自有一種凌厲的氣勢:
不過,作為一名誠摯的劍士,他的注意力并不會過多地停留在那些俗物之上。
在一片笑聲中,路飛悄然攥緊了拳頭,藏在草帽帽檐下的目光變得堅定無比:
“木工?”
感受到索隆身上那種與自己相同的氣勢,路飛的眼神也認真下來:
“你知道,蓋倫大人他現在都是在與怎么樣的大人物打交道嗎?”
面前這個看起來有些愣愣的、一直在工地上搬磚的家伙,竟然還有如此遠大的目標?
“嗨!”
“說要挑戰蓋倫大人就算了,怎么能亂認爺爺呢!”
當然……順便還掌握了一手出神入化的木藝。
路飛點頭說道。
索隆毫不猶豫地應了一聲,然后緩步走到那木材堆前。
“肉、肉……”
東海第一座海列車車站,也即將在這個小鎮誕生。
“唉……”
“你不去用鋸子刨子,竟然要用武士刀來做木工?”
“這些日子里我變強了很多。”
“……”
“木工是技術工種,可不是你這種來兼職打工的劍士能勝任的。”
“不知道。”
舊的惡龍公園被拆除,新的可可亞西鎮在廢墟中誕生。
“金獅子知道嗎?”
當綠藻頭劍士索隆乘著客船登上碼頭的時候,看到的便是一座初露崢嶸的小鎮;
眼見著工友們又要開口關懷路飛的心理狀態,索隆卻是站了出來:
雖然索隆的本意是來可可亞和_圖_書西村挑戰一本道劍豪蓋倫,但是他總不能餓著肚子去挑戰強敵,只能乖乖地去打工維持生活。
他并沒有穿工服和安全帽,而是穿著一身坎肩、草鞋、草帽的奇異打扮。
索隆只能領上工服、戴上安全帽,直接進入工地報到。
“海賊王?”
索隆本就是臨時來賺混兩頓飯吃,自然也沒有心情搞什么人際交往。
他嘴里喃喃地念叨著一個肉字,一張嘴巴更是拉得老長……
索隆目光一凝,便疾步朝著這告示牌指引的方向走去。
“羅羅諾亞·索隆,特地來此挑戰一本道劍豪蓋倫。”
索隆一字一頓地念出了這兩個字。
“我是相信你的夢想。”
招工人員望向索隆的目光,儼然像是見到了外星人。
招工人員萬分震撼,不由為之驚呼:
索隆被路飛的誠實狠狠地噎了一下。
“這!”
“吃飽之后,我也要去挑戰蓋倫!”
“我爺爺?”
“路飛,醒醒!”
從碼頭出來沒多久,索隆那銳利如劍的目光,便停留在了遠處懸掛著的一面白底炫金大劍旗幟——
“……”
索隆點了點頭,又指著地面上散落著的一堆圓潤的木珠子說道:
這也怨不得別人:
“恩。”
這面庇護著整個東海的旗幟,代表著一個他想挑戰的男人:
“因為,我在你眼里看到了和我一樣的眼神。”
東海,可可亞西村。
“沒錯。”
索隆的眼神變得認真起來,又對著路飛一本正經地做起了自我介紹:
說著,他又指了指不遠處堆放的木材和工具箱:
“戰國元帥知道嗎?”
可惜,離飯點還早。
寒光四射,木屑也隨之紛飛。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