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賊蓋倫

作者:河流之汪
海賊蓋倫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卷 阿拉巴斯坦的英雄

第217章 蒂奇的小動作

“我們現在從第六層上去,將推進城逐層攻破。”
“你到底想說什么?”
“蒂奇兄弟這番無人能及的壯舉,激勵了整片大海上的有志之士。”
這個人影,正是剛剛逃出去不遠的蒂奇。
“暴亂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習慣了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蒂奇馬上臉色一變,張口就是一陣豪爽的大笑:
然后,一陣不可遏止的怒火卻是又涌上心頭。
所以不僅是革命軍的同僚,連白胡子海賊團那些成名已久的隊長們都對他的指揮心服口服。
蒂奇的哽咽聲不由一滯,愣了足足一秒后才終于將狀態找了回來:
“蒂奇兄弟,干得實在是漂亮!”
“哈哈哈……”
而這時,遠處已然傳來一片熙熙攘攘的腳步聲。
而這間囚牢的大門再次被緊緊關上,里面也只剩下了瓦爾德一人。
“哈哈!”
“切……”
這次卻不是薩博開口制止,而是年輕時曾與瓦爾德交過手的比斯塔出言反對:
瓦爾德惱怒不已地在黑暗中獨自嘶吼:
“蒂奇兄弟!你在哪?”
可就在這時,一個高大的人影卻是悄然從走道中折返過來,又站到了牢門之前。
他趁著一眾兄弟和看守激烈交戰的機會,抓緊時間獨自折返了回來。
眾人又是一陣噓寒問暖,讓蒂奇逐漸找回了在漫長牢獄生涯中失去的安全感。
“我們只是來救人,可不想給大海帶來動亂!”
“連劫獄都不敢做得徹底一點,你們這些不成事的家m.hetushu.com伙!”
“薩博!”
“難不成,你是想回來找我報仇?”
“你回來做什么?”
眾人終于將目光從大英雄蒂奇身上移開,注意到了這位當年的傳奇大海賊。
“是啊!”
他驀地發現,自己因為這個屠龍勇士的名號而身陷囹圄、小命不保,卻也因為這個英雄之名在絕處逢生。
他的破壞欲極強,經常對遭遇到的船只進行無差別攻擊,一路得罪了海軍、海賊、地方王國等各種勢力;但他本身實力極強,一時之間竟是無人能制。
蒂奇隨口回應了兩聲,暫時穩住了那邊來尋找他的兄弟們。
一眾兄弟們卻是忍不住搶聲喊了起來:
瓦爾德輕輕一笑,卻是不再在這個話題上多作理會。
有喬茲、薩奇、比斯塔等熟悉的白胡子海賊團的隊長,只有一面之緣的薩博、哈庫,甚至還有一眾他根本不認識的革命軍干部。
“額……”
薩博再一次站了出來,年輕的臉龐上有著絲毫不輸瓦爾德這位老海賊的氣勢:
蒂奇一言不發,目光卻是有些凝重。
瓦爾德狠狠地瞪了薩博一眼,最后卻也只能在薩博毫不退縮的目光下無聲地敗下陣來。
瓦爾德眼中浮現出了幾絲警惕。
說著說著,蒂奇又想到了這些天自己經歷的冤屈和絕望,不禁一陣苦上心頭,更是哭得真假難辨。
蒂奇踉踉蹌蹌地站起身來,順著大開的鐵窗往外一看,只見監獄的走道里站滿了來營救他的兄hetushu.com弟:
“只可惜,救的人卻是這種貨色。”
艾斯緊緊扶著蒂奇,又笑著說道:
“有件事我得跟各位說一說,那天龍人其實……”
顯然,推進城的看守們已然反應過來,又在短時間內組織起了有效的進攻。
“把他放出來的話,我們根本控制不了局面!”
薩博緊緊皺起了眉頭:
“我只是覺得你說的話有道理。”
“把我放出來,我來幫你們對付那些獄卒。”
“我哪天要是運氣不好被抓了,我相信蒂奇你一定也會義不容辭地來救我的!”
一眾革命軍的戰士紛紛點頭稱是,又將暗含尊敬和崇拜的目光投到了蒂奇身上。
“今日之恩,真是不知該如何報答各位!”
轉瞬間人走茶涼,這景致倒是頗有幾分凄涼孤苦的味道。
蒂奇剛剛好轉起來沒多久的臉色頓時又黑了數分。
“……”
“大家都是兄弟,自然應該相互扶持。”
“那天龍人是死有余辜!”
“雖然我很討厭這家伙,但是這的確是一個逃脫推進城的好機會。”
直到最后,瓦爾德攻擊了天龍人的船隊、更是張狂地領先革命軍多年提出了“要將世界政府撕碎”的口號,世界政府才花大力氣設圈套把他給抓捕歸案。
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將蒂奇這些天來的丑態全都看在眼里的獄友瓦爾德。
“那天的事情,我們都聽從香波地逃回來的弟兄們說了。”
五番隊隊長比斯塔揮劍斬斷了束縛著蒂奇的鎖和圖書鏈,甚平用他粗壯的魚人胳膊生生扯掉了困住蒂奇的重重枷鎖,而艾斯則是走上前去將蒂奇熱情地扶了起來。
“白胡子海賊團的人倒是有幾分膽色,連推進城都敢這么明火執仗地闖進來。”
“呸!”
“我們沒有在第六層找到伊萬科夫和閃電他們。”
“順便再抓上幾個獄卒,盤問出伊萬科夫他們的下落!”
再加上他這二十多年來幾乎要練成被動技能的演技,這兩行觸景生情的熱淚馬上便從他遍布青淤紅腫的黑臉上淌了下來:
“無須多言!”
“謝謝!我蒂奇這條命,就是兄弟們今天撿回來的!”
“第六層的罪犯,我們一個都不會放出去!”
瓦爾德又一次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時間緊迫,不能再拖了!”
瓦爾德,綽號“世界破壞者”。
薩博朗聲對眾人說道:
瓦爾德也認出了這一眾在白胡子船上的“年輕人”,不禁有些嘲諷地說道:
而這時,有一個革命軍戰士匆匆地從走道里跑了過來,又對著薩博報告道:
聽到遠處已然響起的打殺之聲,瓦爾德終究心有不甘,只是按捺不住地去撕扯那道牢門。
“我馬上就過去!”
“那是自然!”
沉吟片刻后,他又將自己被海樓石手銬束縛著的雙手抬了起來,沉聲對艾斯等人提議道:
一聲冷笑卻是突然在一旁響起:“之前你可不是這么說的!”
“既然是來劫獄的,就好好地鬧上一場啊!”
他現在如強龍出淺灘、猛虎脫和*圖*書樊籠,自然是得將之前蒙受冤屈的賬要好好算一算。
革命軍的戰士到還好,白胡子海賊團的隊長們卻是紛紛為之色變:
“我那些‘兄弟’做事還是太過保守,既然是劫獄,就應該做得徹底一點!”
“好!”
“聽到兄弟你的事跡,白胡子老爹都親自發了話:”
說著,蒂奇轉身便欲離去。
但手上那解不開的海樓石手銬讓瓦爾德的力量大打折扣,讓他根本沒辦法掰開那堅硬無比的鋼柱。
“沒關在第六層么?”
而要找到目標所在,則需要耗費許多寶貴的時間。
蒂奇那張腫了好幾圈的胖臉上露出了一個危險的笑容:
“額……”
可是在他離去之前,蒂奇卻是驀地伸出了寬大的手掌,將瓦爾德手上的海樓石手銬一把擰碎。
所以蒂奇一陣咬牙切齒,張口便準備在一眾兄弟們揭露此次事件的真相、讓眾人認清楚七武海蓋倫那陰險狡詐的嘴臉:
推進城與外界完全隔絕,他們根本不知道那些革命家具體被關在哪一層、哪一間囚室,只能按常理來推斷大致的層數。
“有膽子來推進城,卻連這點決心都不敢下嗎?”
“瓦爾德前輩。”
蒂奇心中從來不信兄弟情義,此刻卻也不禁微微有些感動。
蒂奇將手中那副變形的手銬隨手往地上一扔,又壓低了聲音在瓦爾德面前說道:
話還未說完,遠處卻是已經回蕩起了對蒂奇的呼喚聲。
“瓦爾德的危險程度超乎想象。”
一行人再不拖沓,只是齊心m.hetushu.com協力地整隊離去。
“你連擊殺天龍人的大事都敢做,我們這些兄弟家人又如何不敢來和海軍為敵?”
“我們這些革命軍的戰士都是受到了蒂奇兄弟的鼓舞,才心甘情愿地冒險來這推進城走上一遭!”
“這……”
“邦迪·瓦爾德?”
蒂奇大笑一陣,竟是將蓋倫陷害他的真相拋在腦后,腆著一張大臉便說道:
“謝什么!”
“我也是看不過眼那些天龍人的作派,一時激憤難以自抑罷了!”
一眾隊長都緊皺起了眉頭,年輕氣盛的艾斯更是張口便喝問道:
看到蒂奇臉上那被自己揍出來的一片青腫,瓦爾德心中更是生出了一種不妙的感覺:
這個瓦爾德看到了自己在絕望中的表現,還在獄中屢次把自己當成沙包欺負,算是如今最清楚他真實面孔的人物。
“為了大家的自由,就拜托你在這座監獄里好好地鬧上一場了!”
一向沉穩的薩博眼中也不由地浮現出了贊嘆之意,更是毫不吝嗇地夸贊起蒂奇來:
他們這次的劫獄計劃,最致命的一個缺陷便是:
“呵呵……”
瓦爾德是和白胡子同時代的大海賊,資歷較老的隊長們在年輕時都曾跟著白胡子老爹與之交過手。
眾人紛紛點頭應諾。
“不行!”
薩博年紀雖輕,但卻臨危不亂、鎮定自若、頗有大將之風。
“在這!我在剛剛的爆炸里面走散了!”
“不。”
被眾人這么一番明捧下來,蒂奇剛剛想要說出來的指控之詞不知不覺地便卡在了喉嚨里。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