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賊蓋倫

作者:河流之汪
海賊蓋倫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卷 阿拉巴斯坦的英雄

第161章 革命軍的好同志

“哈哈哈……”
薩博眼睛雖然有些紅腫,但臉上的笑容卻是燦爛陽光。
薩博卻是也認真地點了點頭,又說道:
他干脆轉頭對自己的徒弟克爾拉問道:
克爾拉微笑著回答道:“我們碰見那個七武海蓋倫了。”
路飛的原話不是“海賊王”,而是什么“航海王”。
“不用擔心,哈庫前輩。”
“的確是這樣。”
“你們沒受傷吧?現在我們安全嗎?”
卡庫摸了摸自己的方形長鼻子,又用公事公辦的平靜口吻說道:“不然這艘船根本就沒辦法承受遠航的負荷。”
“沒有!”
“如果說蓋倫不是天龍人的話,那你的家人也不是他殺的嗎?”
哈庫看著那艘在戰斗中受了不小折損的海船,神情有些猶豫。
薩博連忙走上前來攙扶起有些站不穩的哈庫,又說道:
“不用來找我。能知道你還活著,這就夠了。”
卡庫卻是大笑著揮了揮手,又說道:
克爾拉卻是有些在意地解釋道:
“哦……”
兩個主角光環加身的優秀青年,在這種情況下哭得像是兩個一百來斤的孩子。
“我會靠自己的力量在大海上找到你的,薩博!”
“他在哪?”
作為革命軍的高層,哈庫對這種詢問他身份的問題一向十分敏感。
“您是魚人,應該知道魚人島那條海底航線有多大的風險。”
克爾拉也連聲附和,眉宇之間竟是遙遙http://m.hetushu.com地對蓋倫生出了幾分敬仰之色:
“哈庫師父!”
“什、什么?”
“貿然乘著有問題的船航行,是對船員生命的不負責任,也是對這艘海船的不負責任。”
“我是卡雷拉造船公司的高級船匠,卡庫。”
“碰見蓋倫了啊……”
“那個蓋倫不是什么壞人!”
可薩博突然決定去拜訪白胡子海賊團的艾斯,這艘歷經戰火頗有折損的海船便又不得不陪著薩博一行人展開前往新世界的遠航。
“我只是遇到了一件很開心的事情。”
哈庫身體一滯,滿臉驚詫。
“額?”
“我們能確定他不是什么天龍人,更不是什么世界政府的走狗。”
魚人哈庫不禁有些詫異:
哈庫驚駭得眼睛都差點沒瞪出來:“你們碰見那個蓋倫了?!”
卡庫深深地望了哈庫一眼,仿佛是不經意地問道:
而且路飛還在說完之后,吵吵嚷嚷地對蓋倫叫喊起了一些諸如“我一定會打敗你”、“我遲早會把稱號拿回來”之類的、讓薩博完全理解不了的話。
哈庫眉頭一皺,只是對薩博問道:
而除了克爾拉以外,竟然就連她身旁的薩博眼角都有些紅腫,顯然是剛剛大哭過一場。
為了此行的安全考慮,哈庫也就真的去找了七水之都最有名的卡雷拉造船公司來為自己檢修船只。
雖然早和圖書早與蓋倫告別、又一路走回到了碼頭上,但薩博的思維依舊沉浸在之前那場極為難得的重逢之中。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哈庫依然能感受到薩博想前往新世界拜訪艾斯的迫切之情。
哈庫喃喃地重復著弟子的話,愣了許久才驀然反應過來:
“您……應該是海賊吧?”
“這位先生?”
“而且您這艘船顯然還經歷過不少戰斗……”
“你還是沒變啊,路飛。”
“遇到他之后,我才知道我們革命軍真正的使命是什么……”
幾個來自卡雷拉造船公司的船匠正在薩博一行人的船上認真地做著檢修維護工作,而魚人哈庫就在一旁靜靜地等待著船匠們檢修的結果。
“我們七水之都一向都做海賊生意,不可能向海軍告發您的。”
“你、你這絕對是被洗腦了!”
“太好了……”
望著這位年輕船匠離去的背影,哈庫不自覺地生出了一種老革命軍戰士的警惕感。
“真的不能,請相信一個頂級船匠的判斷。”
“不,是他殺的。”
這艘船在薩博等人的任務中經過了激烈的戰斗,原本就準備直接駛回革命軍基地接受檢修。
哈庫更是眼前一黑,眼見著就要站立不穩了。
“沒錯,我們的確是海賊。”
卡庫點了點頭,一臉真誠地說道:“那我就先告辭了。”
“……”
可是薩博卻是一個性格堅毅的年輕人,哈庫從hetushu?com他小時候起就沒怎么見薩博哭過。
克爾拉和薩博堅定不移地回答道。
“不然光靠世界政府那些少得可憐的訂單,我們卡雷拉造船廠早就破產了。”
“蓋倫不僅不是什么天龍人,反而是我們革命軍的好同志啊!”
“什么?”
“有作戰需求的話,就更應該考慮海船的質量安全了。”
哈庫沉默片刻,干脆順水推舟地承認了自己“海賊”的身份:
七水之都,碼頭。
通過蓋倫的影像蟲,薩博見到了被自己遺忘了整整八年多的路飛,而路飛也找回了薩博這個本來以為死亡的哥哥。
“不是我們說的……”
克爾拉卻是笑著拽住了哈庫繃緊的手臂,又一臉輕松地說道:
“沒事。”
而且革命軍行事一向規矩森嚴而隱蔽低調,像他們這樣不按計劃行動,就更不應該在同一個地方逗留太久。
“關于革命軍的事情,那個蓋倫有些地方好像知道得比我們還多。”
不過除卻這一點不解之處,路飛說這話時臉上那樂觀開朗的笑容、堅定不移的語氣,都讓薩博久久難以忘懷。
“是我們之前誤解了他。”
“那我們就先在水之都停留三天。”
“比如說,我們首領的兒子竟然就是……”
“是啊!”
而薩博到現在都忘不掉在自己說要返回東海看路飛時,路飛那堅定不移的回應:
“沒事的,哈庫師父!”
“等材料準備和圖書好,我們卡雷拉公司的船匠們會盡快趕來修理這艘海船的。”
“沒問題。”
“我可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
哈庫緊緊皺起了眉頭,又頗有些在意地問道:“需要多少時間才能完工。”
那個戴著棒球帽、長著一根奇怪方形長鼻子的領頭船匠在一番檢修工作之后,神情嚴肅地站到了哈庫的面前說道:
哈庫神情一滯,望向卡庫的眼神驀地生出來幾分提防。
哈庫神色一滯,又臉色煞白地說道:
雖然不知道為什么……
他的臉色一白,又著急忙慌地問道:
“這……”
哈庫更是驚駭得渾身一顫:“你不會連我們是革命軍的事都告訴他了吧?”
哈庫頗有些擔心地問道:“你們為什么會哭?”
但是這種革命軍的最高機密,卻被一個“天龍人”給摸得一清二楚。
卡庫臉上掛起了公式化的笑容,語氣依舊平淡而不容置疑:
哈庫眉頭皺得更深了幾分。
“你們回來了?”
看著薩博怔怔的模樣,哈庫反而更加擔心了。
“什么?!”
“您的這艘船受損很嚴重,必須經過基本的修理才能繼續航行。”
“這是怎么了?!”
回想起這些情景,薩博不禁又滿懷欣慰地喃喃自語起來:
哈庫臉上的詫異卻是絲毫未減,反而又多生出了幾分擔憂:“你們不會被敵人給洗腦了吧?”
之前哈庫說要留在這里檢修船只,倒不是單單是為了和-圖-書給克爾拉和薩博這兩個年輕人創造二人世界的條件。
自家首領的兒子是誰,他這個革命軍的高級干部都不知道;
“同志”這個詞也是薩博剛剛從蓋倫這里學來的,專門指代他們這些為了共同志向而努力奮斗的人。
“不能快一點嗎?”
“克爾拉?”
“而且,您說過這艘船是需要遠航到新世界的。”
那種發自內心的開懷全融在了他那滿是樂觀意味的聲音之中:
“這位先生,不用擔心。”
新世界路途遙遠、氣候多變,這艘船不知道能否經受得住這種程度的遠航。
說完之后卡庫也不拖泥帶水,和哈庫確認完訂單之后便招呼著其他船匠們轉身離去了。
但是仔細想一想這似乎也只是一次普通的船只修理業務,哈庫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破綻。
哈庫微笑著轉身迎接,卻是驚詫地發現克爾拉的臉上竟然還帶著未干的淚痕。
哈庫又擺出了一副魚人空手道的架勢,時刻準備著應對他想象中那個邪惡而強大的天龍人的攻擊。
他又最終做出了決定:
就在他略有糾結的時候,身旁卻是傳來了克爾拉的呼喚聲。
薩博很坦誠地點了點頭。
“你們在城里到底遇上什么事了?”
“這艘船的修繕工作,就托付給你了。”
“至少三天。”
“他說的那些理論,只有真正的同志才能說得出來啊!”
他知道克爾拉十分感性,一點小事就能哭得眼淚汪汪;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