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賊蓋倫

作者:河流之汪
海賊蓋倫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卷 阿拉巴斯坦的英雄

第157章 艾斯和薩博

“那個天龍人蓋倫又豈是能那么容易招惹上的人?”
蒂奇慣于察言觀色,平時的作派又豪爽大氣、坦蕩直率,所以他在白胡子海賊團中人緣很好。
哈庫回答道。
“不要太著急了!薩博他會沒事的!”
蒂奇面不改色地把一個自己小二十歲的年輕人認作上司,言語間總能讓艾斯體會到他“發自內心”的尊敬:
“這……”
“哈哈哈……”
魚人哈庫有些在意地勸道:“他現在應該在新世界。”
偉大航道前半段。
“那我就去通知船員們改變航向了。”
一艘往后噴吐著火焰的奇異小船正在海面上疾馳。
一個粗獷的聲音在艾斯耳邊響起:“那是艾斯隊長的朋友嗎?”
艾斯又對蒂奇問道:“我們離目的地還有多遠?”
而這次就連哈庫眼中都虎目含淚。
克爾拉不禁心疼地捂住了胸口,眼角再次溢滿了淚水。
克爾拉臉上的焦急之色卻是一點都沒有消退,只是用抑制不住地哭腔說道:
“可惡!”
“蒂奇,謝謝你的好意了。”
克爾拉的眼淚一止,又有些不解地問道:“找誰?”
“既然是你兄弟的家族被人屠滅了……”
白胡子交給艾斯的任務,便是讓他負責在七水之都為海賊團購買戰船、再一路押運回新世界。
“沒問題。”
“這奧特盧克家族……”
但是……
“沒有永久指針,我就去下一個島存好磁力再趕過去。”
“你醒了?”
……
“找人?”
艾斯搖了和圖書搖頭,只是笑道:
說話的人是艾斯的得力部下,隸屬于二番隊的精英海賊馬歇爾·D·蒂奇。
艾斯點頭回應,又笑道:
“是不是你的家人兄弟都死了?那個奧特盧克家族?”
這艘船的主人是白胡子海賊團第二番隊的隊長,有“火拳”之稱的波特卡斯·D·艾斯。
蒂奇點了點頭,竟是拿出了海圖、六分儀、紙筆等工具干起了航海士的活計。
“薩博的身世……”
讀到小冊子上的內容,艾斯不禁喃喃自語道:
“是的。”
“薩博他已經昏迷了整整一天了!”
而且她現在眼角垂著淚珠,眼眸也略微紅腫,就更顯得楚楚可憐。
那虛偽冷漠的貴族家庭、毫無親情可言的父母、狡詐無情的義弟,都讓薩博難以為他們的死訊生出哀悼之情。
“艾斯隊長,我們還有半天就能抵達七水之都。”
“薩博他失去了全部的家人……”
艾斯這位新任的二番隊隊長是蒂奇的直屬上司,也在幾次的接觸后就將蒂奇視作值得信賴的摯友,更把他引為最得力的助手。
守候在她身旁的一個留著波浪長發的高大中年魚人沉聲勸道:
“抱歉,我一定得去見一見他。”
薩博心中卻只能生出幾分禮節性的悲慟。
“哈庫前輩。”
“請你幫我向首領請個假,這件事對我真的很重要!”
哈庫沉聲嘆道:
“薩博、薩博!”
奧特盧克家族是什么德行,他又如何能不知道?www?hetushu?com
薩博笑著點了點頭,又興奮地走出船艙。
面對艾斯發自內心的感謝,蒂奇只是開懷大笑著拍了拍艾斯的肩膀:
克爾拉臉上驀地綻開一片喜悅。
“‘奧特盧克’的確是我的姓氏沒錯,斯特利也算是我的弟弟……”
曾經當過天龍人奴隸的克爾拉不禁回想起了年幼時那黑暗的經歷,更是對薩博承受的痛苦生出一種感同身受的同情。
“薩博!”
不過她又馬上便拽住了薩博的衣領搖晃了起來,又眼淚汪汪地哭喊道:“你知道我有多擔心嗎?!”
“蓋倫”這個素未謀面之人,已然在克爾拉的心中以各種姿勢死了上百次。
“就是薩博家沒錯吧?”
“能成為艾斯隊長你的兄弟,那位薩博小哥肯定也是一個豪杰般的男人吧!”
哈庫慨然嘆道:
“就算他是什么七武海、天龍人,我們白胡子海賊團也決不會有一絲退縮的。”
“薩博他是為了我們革命家的大局考慮,在強顏歡笑啊!”
“我們還是專心把老爹托付的任務給完成吧!”
“我都知道了!”
“還是讓我和克爾拉陪你一起去吧!”
革命家高級干部、魚人哈庫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
哈庫頓了一頓,又勸道:
“奧特盧克家族……”
“克爾拉!”
“算了……”
“這個被天龍人滅族的奧特盧克家族……”
“我總覺得這事情里有些蹊蹺……”
“七水之都。”
“薩博?”
克爾拉抹著眼淚,又一把m.hetushu.com抱住薩博安撫道:
魚人哈庫重重地點了點頭。
“艾斯?”
他那大黑熊的粗獷外表之下,卻是藏著一顆機敏過人的腦袋。
“就先去找白胡子海賊團的二番隊隊長吧!”
“這次幸好有蒂奇你跟著……”
“他昏迷之前一直念叨著什么‘奧特盧克’、‘奧特盧克’……”
“就因為看了那個小冊子!這到底是為什么?”
“唉……”
薩博鄭重地向哈庫請求道:
“哈庫大叔,通往新世界的航線上的下一個島是哪?”
“那是我兒時的兄弟,只不過很多年前就已經死了。”
“額……”
薩博神色變得有些古怪:
“哈庫師傅!”
就在不到兩年前,還未出海的艾斯就聽過奧特盧克家族那個新家主斯特利的惡名。
“艾斯隊長。”
聽說自己全家被滅門之后……
“我們可都是過命的交情!”
同樣是偉大航道前半段。
“八年前我和首領救起他的時候,就是在哥亞王國。但是他從那時起便失去了記憶,根本記不住自己的家人和姓氏。”
怎么可能一轉眼,這個斯特利就成了什么不畏強權的英雄呢?
“我現在要去找人。”
而這時,床上昏迷不醒的薩博卻是驀地有了動靜。
比起為他們哀悼,找回記憶后的薩博第一時間想到的卻是路飛、艾斯這兩個他真正的兄弟。
七水之都是世界聞名的第一造船基地,他們的產品馳名天下、遠銷海外,是海上各大勢力都青睞的頂級海船。www.hetushu?com
蒂奇卻是猛灌了一口朗姆酒,用灑脫的大笑聲讓有些沉悶的氣氛變得活躍起來:
薩博卻是已然從床上爬了下來,開始整理自己的衣物:
蒂奇的臉上又擺出了一副為兄弟赴湯蹈火的堅毅神情:
“不。”
艾斯被蒂奇三言兩語便說得大笑出聲。
“太好了!”
片刻之后,額間生滿了冷汗的薩博猛然從床上彈起,神情激動地喊出了一句:“路飛、艾斯!”
“唉……”
克爾拉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任務的事情就先放一放,我會通知首領的。”
看著薩博臉上那堅定的神情,哈庫又無奈地嘆了口氣:
“難道都不傷心嗎?”
艾斯撫了撫自己在海風中吹歪了的牛仔帽檐,又毫不掩飾地在蒂奇面前露出了悲慟之色:
“難道那個被邪惡天龍人滅族的奧特盧克家族……會是?”
薩博默默地推開了克爾拉:“報仇的事情還是先別說了。”
“這……”
一艘普通商船模樣的海船里,一個左眼帶著傷疤、滿頭金發的年輕人正昏迷不醒地躺在床上。
“不然和造船廠談生意這種事情,我可不擅長啊!”
這位坐在他床邊的少女一身修身的連衣短裙堪堪遮住腿根,下面一雙過膝黑絲襪勾勒著完美的腿型,看上去十分靚麗養眼。
“滿門英烈啊!!”
克爾拉卻是哭得更加響亮了:“不要難過,我們一定會幫你報仇的!”
“克爾拉……”
“薩博!”
“那就讓我們這些兄弟幫你報仇吧!”
“哈哈哈…http://m?hetushu?com…艾斯隊長這話太見外了!”
“可是前往新世界的永久指針也沒準備好,你現在就走是不是太倉促了?”
這次采購金額龐大、規模驚人,事關白胡子海賊團的戰船儲備,必須得由靠得住的人選來負責執行。
他想到了那位在強權下依舊不屈不撓的大英雄斯特利,又想到了為了革命大業而強壓住內心悲痛、笑臉示人的薩博……
薩博這才意識到自己身處何方,緩了許久后才沉聲說道:“我想起來我是誰了。”
望著薩博遠去的背影,克爾拉不由地露出了擔心的神色:
艾斯卻是搖了搖頭,又皺著說道:
他穿好了衣服,整個人都變得精神起來:
“我們還需要回基地向首領匯報任務,這個方向完全反了。”
“有可能”
“我想,這應該和薩博的身世有關系吧!”
薩博整理了一下有些混亂的記憶,臉上露出了飽含期待的笑容。
艾斯一邊漫不經心地釋放著果實能力驅動著這艘噴火船,一邊則是全神貫注地看著一本已然在大海上流傳甚廣的小冊子。
片刻之后,蒂奇便完成了定位的計算:
盡管當初放棄了貴族身份選擇冒險,但薩博依舊將這個屬于他的姓氏暗藏心底,舉止投足間也始終遺留著貴族教育的優雅風采。
一個帶著幾分焦急凄婉的女聲不斷地在他耳邊呼喚著他的名字,但昏迷的薩博卻是始終沒有反應。
艾斯自覺自己不擅長此道,就把他最為信賴的部下黑胡子蒂奇給帶在了身邊。
“那倒沒錯,哈哈……”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