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賊蓋倫

作者:河流之汪
海賊蓋倫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二卷 阿拉巴斯坦的英雄

第119章 心虛的薇薇

克洛克達爾咬牙切齒地憋出了一句話:“你怎么會知道?”
聽到蓋倫如此直接的宣言,薇薇的思維都因為過熱的面部肌膚而有些宕機了。
她不僅明確地獲得了蓋倫的助力,還驚奇地發現蓋倫竟然有讓七武海沙鱷魚都投鼠忌器的把柄。
“薇薇?”
“既然謀國不成,那我們就拼一把……”
薇薇最終還是鼓起勇氣問道:“你就沒考慮考慮我之前說過的那些話?”
周圍的環境十分喧鬧,兩人之間的空氣卻是十分安靜,共同保持著默契的沉默。
雖然娜美本人嘴硬不說,但是德邦物流上下全體員工卻都知道公司里有個航海術東海第一的年輕老板娘。
甚至娜美和蓋倫本人,都對這個朦朦朧朧的關系彼此心照不宣。
他的確不敢。
“我……”
直到走回酒店,薇薇都沒有從那種難以形容的糟糕感受中掙脫出來。
“哈哈哈……”
一聲清喝從羅賓的口中道出。
猶如一盆冷水當頭潑下,薇薇迷迷糊糊的大腦終于徹底清醒過來:
薇薇的臉頰頓時紅了大半,她也對自己對蓋倫的誤解和不信任感到后悔和羞愧。
“唉……”
“好了。”
“他死了?”
“你……”
“額……”
可蓋倫卻是毫不避諱地笑著說道:
他笑得像是和_圖_書一個奸計得逞的大反派,快意、扭曲又引人仇恨。
“在、在!”
克洛克達爾神色陰郁到了極點,眼神中卻是驀然多了幾分無力。
克洛克達爾咬牙切齒地說道:
她曼妙的身形抑制不住地打起顫來,成熟知性的美感被破壞殆盡,留下的只是小女孩一般的恐懼和畏縮。
羅賓平靜的目光終于顯露出難以抑制的慌亂,那起伏不定的顯眼胸口更是直觀地顯露了她內心的不安。
“隨便發一段過去,就有引來屠魔令和CP0的威力。”
“我怕到時候娜美會砍死我。”
只聽得咔擦一聲,蓋倫的腦袋便被這兩只手扭得足足旋轉了九十度。
兩人只是并肩走在雨地繁華的街市上,一言不發。
而羅賓看著蓋倫臉上那反派意味濃厚的笑容,更是想到了多年以前的兒時陰影。
“沒呢。”
“所以,接下來要做的就是一步步地清除克洛克達爾在阿拉巴斯坦的影響力,把他那個阿拉巴斯坦英雄的名號取代掉。”
“剛剛你一路上都不說話,原來都是在考慮這些嗎?”
克洛克達爾緊攥著唯一一只完好的手,一字一頓地說道:
一旦被揭露出來,克洛克達爾不僅再也當不了王下七武海,反而會因為前任七武海的扎眼身www.txnfrq.live份成為世界政府的重點照顧對象。
克洛克達爾驚詫地連雪茄都叼不住了。
而羅賓的額間不知何時也滲滿了一層冷汗,姣好的面孔間仍舊殘留著恐懼的陰影。
與蓋倫并肩走在回酒店的路上,薇薇的神色明顯要輕松了許多。
蓋倫默默地收回了手中的影像蟲,又牽著薇薇的手一同站起身來,最后才笑著對克洛克達爾說道:
要不是蓋倫缺少撩妹經驗、娜美還是未成年少女臉薄,兩人可能早就把關系挑明、指不定哪天連喜酒都擺上了。
“住口!”
“我想了想:有那個把柄在,接下來克洛克達爾估計也沒有膽子正面對我們下手了。”
薇薇走著走著便覺得氛圍越來越旖旎,而不久之前自己聲稱要嫁給蓋倫的大膽宣言更是一遍遍地在這位少女的腦海中回蕩。
“我們的計劃已經暴露了!”
但是薇薇心中的這份喜悅卻是沒有地方發泄,因為現在她和蓋倫之間的氣氛變得異常微妙。
“你這個花花果實,不用來當個按摩技師實在是可惜了。”
薇薇忙不迭地回應道,又有些恍惚地呢喃道:“我之前說的話是開……”
“怎么辦?”
“沒。”
“雖說類似的錄像有不少,但還是有你們二位真人出鏡的錄像比較有m.hetushu?com說服力。”
蓋倫和薇薇異口同聲地心虛應道。
“重要的是,你現在還敢對我動手嗎?”
蓋倫隨意擺了擺手:
“談判也談完了,錄像也發到我手下那里去了,我們就先不打擾了。”
“有這個把柄在我手上,就算你真能把我殺了……”
……
在酒店等待著的娜美急匆匆地迎了上來,又關切地問道:“沒出什么事吧?”
“之前的那些話?”
蓋倫奇怪地看了明顯在走神的薇薇一眼:“薇薇,你沒在聽嗎?”
窗外的沙塵暴早已停息,沙暴的主人則是有些頹然地坐在了沙發上。
“不……”
劇情突然復雜了許多,氣氛也變得尷尬起來。
妮可羅賓本就是世界政府眼中的必殺之人,而野心膨脹的克洛克達爾不僅收留了這個惡魔之子,還主動利用羅賓的考古知識去尋找歷史正文的下落。
蓋倫緊緊皺著眉頭,作回憶狀:
薇薇的臉色突然莫名地陰沉了下來,讓蓋倫看得很是摸不著頭腦。
蓋倫繼續維持著反派小人的模式,笑得比克洛克達爾這個七武海更像是世界政府的狗腿子:
克洛克達爾都快被蓋倫氣出沙塵暴來了:
這兩條手臂剛一長出,便在一瞬間環住了蓋倫未被鎧甲覆蓋的脖頸,又毫不留情地對著這個人體最脆和*圖*書弱的部位使用了致命的關節技。
“這不重要。”
“是啊,怎么了?”
這一對各有心思的老板和職工,終于在這個時候站到了同一個戰壕中。
而克洛克達爾則是緩緩地抬起了噬人的目光,瞳孔中突出的血絲像是一個孤注一擲的賭徒:
而這手臂雖然看上去嬌弱無力,但實際上卻有著令人畏懼的殺傷力:
拯救國家危機的希望似乎就在眼前。
“除此以外,王國內部的革命勢力也需要好好化解……”
“至少也要把歷史正文的下落給找出來!”
“我不甘心啊!”
“其實吧,我還是挺樂意的。”
他若無其事地將自己錯位的腦袋給扭了回來,又搖晃了兩下完全沒有損傷的脖頸,最后輕笑著評價道:
蓋倫只是繼續笑著說道:
“竊國只是小罪,研究歷史才是大忌!”
伴隨著這聲清喝,蓋倫的肩鎧之上竟是驀地長出了兩條女性的白皙手臂。
“是指你把我當成克洛克達爾二號,然后自愿舍身飼狼來拯救國家的話嗎?”
“撤退嗎?”
可是在之前“捐軀赴國難”的時候,薇薇卻是完全忘記了身邊那位高大英俊的騎士其實算是有主的……
“這樣的好事,哪個男人撞上都不會拒絕啊!”
“可惜……”
回答的卻是蓋倫本人。
“你……”
和-圖-書羅賓有些后怕地問道。
這已然觸碰到了世界政府容忍底線。
蓋倫的呼喚聲卻是突然在薇薇耳畔響起。
說完這些話,蓋倫轉身便拉著仍舊有些發懵的薇薇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一個善良堅強、溫柔可愛的大國公主要嫁給自己……”
蓋倫卻是沒聽到薇薇口中的輕聲呢喃,只是神色專注地說道:
可是沒想到,蓋倫卻又話鋒一轉地說道:
“薇薇?蓋倫!你們總算回來了!”
而作為娜美閨蜜的薇薇,自然也知道這一點。
“除非能把那些錄像都找到,否則我們把那個家伙殺了都沒用!”
羅賓馬上便習慣性地想到了逃亡,而這的確是目前的最佳選項之一。
如此詭異的一幕讓羅賓為之色變,更是令克洛克達爾對這個神秘的家伙更加忌憚。
薇薇嘴唇微動,終于忍不住問道:
蓋倫理所當然地回答道。
“你也不可能安安穩穩地坐到阿拉巴斯坦國王的位置上!”
“我就算現在住口也沒用,類似的錄像我提前錄過好幾段,一直保管在我的下屬手中。”
“還能怎么辦?”
少女的臉頰變得越來越燙、越來越紅,和她那藍色的柔順長發形成了鮮明的色差對比。
羅賓想到了她還未曾在阿拉巴斯坦發掘出的歷史正文,不由和沙鱷魚感同身受地長嘆了一聲。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