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賊蓋倫

作者:河流之汪
海賊蓋倫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一卷 東海騎士

第74章 斬殺阿金

“審判!”
那些海賊不是被龍卷風吹死的,而是被風里夾雜的劇毒氣體毒死的。
一道光從天而降。
“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你還是好好回憶一下自己到底幫克利克犯了多少罪吧!”
即使到了窮途末路,克利克這種純粹的壞人也不會因為犯下的罪后悔,但阿金這種愚蠢的壞人卻會——
“明明知道克利克的罪惡,你既不置身事外、也不勸誡阻止,反而甘當走狗、為虎作倀!”
蓋倫臉上嘲諷的笑容逐漸收斂,化作一片嚴肅冷峻:
這些弱雞海賊實在是不值錢!
“手上血跡斑斑的家伙,死到臨頭了還用‘忠義’標榜自己?!”
外圍的勞工們只看到毒霧中心一陣風暴席卷,彌漫在戰場上的毒氣便被一股紫黑色的龍卷旋渦給吸收得一干二凈。
毒霧完美地彌補了龍卷風殺傷力不足的缺陷,沒費多少功夫便又在海賊人群之中制造出了一片死寂的真空地帶。
蓋倫沒有選擇開著【致命打擊】加速逃出毒圈的狼狽求生方法,而是使用了觀賞效果更加炫目的祛毒手段:
隨著空氣的流動,彌漫的毒霧全都被融入到了這道龍卷風之中。
聽到蓋倫的話,他終于想到了那些一直被自己當成理所當然而漠然無視的罪惡。
和圖書然因為毒霧籠罩分辨不清,勞工們還是本能地將這絢麗壯觀的光芒和賣相極佳的蓋倫聯系在了一起。
“咳咳……”
這些經驗里,還有不少是上次斬殺阿龍的富裕。
“請成全我最后的忠義!”
海賊雜兵們驚慌失措地想要逃跑,但那呼嘯而來的黑色暴風已然咆哮著撞入了人群,又肆意地收割起了那些脆弱的生命。
蓋倫冷冷地看著阿金,語氣中滿是毫不掩飾的厭惡:
“但是,我對他的忠誠決不會改變。”
蓋倫卻是猛然注意到了一點:
“至于‘義’……”
蓋倫微微一愣,不禁有些好笑地說道:
在這一刻人們忘記了恐慌、忘記了擔憂,只覺得震撼。
“那是什么?”
蓋倫并沒有急著宣告勝利,只是低頭看了地上那仍在茍延殘喘的阿金一眼——
“出于人道主義考慮,我還是決定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
“經驗、經驗啊!”
“這就是那位騎士大人的力量嗎?”
他用盡最后的力氣偏過頭來,直視著蓋倫的眼睛說道:
“殺了你?”
畢竟魚人雜兵一個頂十,同為首領的阿龍更是要比克利克這個大半實力都在土豪裝備上的家伙強上不少。
“剛剛被我那道風吹死的海賊,好像和_圖_書沒給我提供經驗值收益?”
在蓋倫的腳下躺著的是提督克利克死不瞑目的尸體,還有半死不活、只剩一口氣的鬼人阿金。
蓋倫提溜著大劍走了回去,又有些尷尬地對阿金說道:
“我想了一想……”
一些倒霉的海賊雜兵已然用七竅流血的慘烈死相證明了那毒氣的威力,沒有人敢冒險靠近那片死亡絕地。
他看了看一眼自己的經驗條——
他就要被毒死了。
逃跑、掙扎、格擋,一切努力都是徒勞。
“等等……”
蓋倫的英雄形象,不知不覺地在人們的心中逐漸升華。
阿金滿是痛苦的臉上露出了釋然的笑容:
在光劍當空落下的時候,克利克罪惡的生命便已經走到了終點。
他的胸腹被大劍貫穿、剛剛又吸收了大量的毒素,竟然還是憑借著體術強者頑強的生命力茍活了下來。
而萬眾矚目的蓋倫,此時正站在克利克的尸體旁暗自念叨著:“150%。”
眼見著毒氣已被一掃而空,掌控著這劇毒風暴的蓋倫便馬上停下了旋舞的大劍,又用劍刃導引著風勢往外憑空斬出。
“給那種垃圾賣命,值嗎?”
剛剛吃了蓋倫一記劇毒風暴而死傷無數的雜兵們,馬上便被蓋倫的眼神嚇得齊齊打了一個哆http://www.hetushu.com嗦。
彌漫的毒霧散發著無聲的恐怖,又在人群之中悄然蔓延,直到——
燦金色的光劍鑿穿蒼青色的穹頂,在剎那間劃破天空、轟擊至地面。
“殺了我吧!”
剛剛克利克從阿金手上搶奪防毒面具的冷漠行為,讓蓋倫不禁有些震撼——
這光芒給人的感覺,便是正義。
蓋倫這一路上已然斬殺過百,還收下了首領克利克和干部帕魯的人頭,增長的經驗值卻還是比不上清剿惡龍海賊團的收獲。
“哈哈……”
他又猛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奴役著十數萬勞工、高壓統治著幾十個島嶼、燒殺擄掠無惡不作的克利克,其邪惡程度打破了蓋倫對于額外傷害上限的猜想,為蓋倫的終極技能【德瑪西亞正義】提供了150%的額外傷害。
可惜,已經太晚了。
“我什么說過要讓你活下來了!”
“我的人頭竟然讓躺在地上的克利克搶走了?”
如此高額的增幅效果,使得蓋倫本就足以碾壓克利克的輸出傷害得到了成倍地提高。
“克利克大人對我有恩。”
蓋倫不禁有些感慨:
“克利克壞得純粹,你壞得愚蠢!”
“你的‘忠’,是不辨善惡的愚忠!”
勝者是誰,已然不言而喻。
“咳咳……”
和_圖_書蓋倫并沒有為克利克提供的高額傷害增幅驚訝多久,因為再多驚訝一會兒……
蓋倫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
蓋倫有些感慨地對著阿金說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翻騰的煙霧之上,心中忐忑地等待著決戰的結果。
“刻薄寡恩、冷酷無情、自私自利……”
蓋倫用復雜的眼神打量著阿金,又沉聲說道:
阿金臉上的笑容驀然一滯,嘴角再次溢出了縷縷血跡。
蓋倫遽然停下了腳步,馬上便想到了這其中的問題:
對于這種罪行累累還要給自己加點高光人設來洗白的家伙,蓋倫從來不吝給他們送上最痛苦的死亡。
這樣的人麾下都有忠臣?
“可別搞錯了……”
阿金用浸著血的喉嚨輕咳兩聲,十分艱難地從嘶啞的聲帶中憋出一句話來:
這些毒氣被凝聚壓縮在一塊高速旋動,使得那風暴呈現出的黑色愈發濃郁。
仍然停留在六級,而且還離七級差著肉眼可見的一小截距離。
蓋倫在走出兩步之后,很快便將躺著等死的阿金給拋在了腦后。
而蓋倫在說完這些話后便準備邁步離去,任由那阿金癱倒在地上流血而死。
“你和克利克那個家伙不一樣。”
蓋倫喃喃自語著,凌厲的目光又悄然投到了一旁那些海賊雜兵身上。
“我http://m.hetushu?com知道克利克大人的性格有所缺陷,所做之事也都是不值得稱贊的惡行。”
“‘你和克利克那個家伙不一樣’——這句話可不是在夸你!”
“你不配背負著‘忠義’之名而死,也沒有資格說這個詞。”
劇毒氣體的霧團籠罩在戰場之上,讓人看不清里面的景象。
蓋倫飛速旋舞起大劍,高速轉動的寬闊劍刃卷集著四周的空氣,很快便凝聚出一道肉眼可見的龍卷風。
他的眼眸中總算是有了些許悔恨和痛苦。
蓋倫緩緩收劍,那光輝璀璨的盔甲之上很快便集中了無數崇拜而憧憬的目光。
蓋倫毫不猶豫地轉過身去,又給已然氣息奄奄的阿金甩下一句話:
東海“霸主”,說白了也就是東海人民公認的最大惡徒。
自己把阿金留在地上等死,到時候阿金到底應該算是受劍傷流血而死,還是被克利克的劇毒氣體給毒死的?
“你是不是對‘義’這個詞有什么誤解?”
為了不浪費輸出,蓋倫還很不懷好意地將這劇毒龍卷風席卷而出的方向對準了那邊的海賊雜兵。
良久的驚愕之后,人群一片躁動。
無色的風暴很快就被這些被吸收而來的凝聚毒氣污染成了猙獰的紫黑色,使得那股龍卷風變得更加危險而致命。
阿金愕然無語。
“這么說來……”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