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海賊蓋倫

作者:河流之汪
海賊蓋倫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一卷 東海騎士

第57章 殺手锏

“額?”
“至于讀者會不會對新聞內容產生誤解,我們也無法控制啊……”
“誰知道被原封不動地寫到報紙上了。”
阿龍惱火地叫罵一聲,卻是不再給蓋倫喘息的機會,又一次如離弦之箭一般沖刺過來。
但這拳勢極為剛猛,無論是外在席卷而來的氣浪還是內在蘊含的勁道都十分強大。
“混賬!”
只見阿龍渾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繃緊連成一片,躁動的血流充盈上頭,邁開的腳步如同兩道犁鏵將踏過的大地掀成一片狼藉。
蓋倫在這一瞬間就體驗到了被攻城錘砸中的糟糕感受,巨大的力道從劍身上傳來,直逼得他連連后退了數米距離才堪堪站穩。
他能從自己的血量變化上清楚地看到,對方的實力要比羅格鎮的漢默少校還要強上一籌。
蓋倫開啟了四成減傷效果的技能,又用寬闊的劍身正面抵擋住了阿龍這一拳。
看到蓋倫那一臉輕松的模樣,阿龍更加小心謹慎了。
對方就算不是和卡普五五開,也照樣是能和卡普過兩招的角色,說不定還真藏著什么詭異的殺手锏。
他不由地回想起報紙上的記載——hetushu.com
而滿臉殺氣的斯摩格已然扛著十手緩緩走了過來,身周也縈繞起了濃郁的白色煙霧。
阿龍一聲痛呼,背上被這一劍砍出了一道血肉外翻的猙獰傷口。
“混賬!”
即使自己升到了五級,在身體強度上也和阿龍這個鯊魚魚人有著不小的差距,正面對壘更是占不到任何便宜。
只見“蓋倫”倒飛出去的身影掀起了滔天的土浪,又一路保持著土中滑翔的姿態,最后和某戶人家的水泥臺階交往甚密。
“我就開個玩笑而已。”
蓋倫卻是順著阿龍的心思,神色嚴肅地說道:
“這家伙很強……”
“勇氣!”
遠處的人群中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
蓋倫對阿龍的指責充耳不聞,只是一臉無辜地說道:“你剛剛不是沒同意嗎?”
他人生第二次“主動”向一個“大將實力”的男人發起了勇敢無畏的沖鋒。
而堪堪停下攻勢的阿龍則是神情恍惚地看著自己的拳頭,呆若木雞。
一柄閃爍著璀璨金色光芒的大劍卻是從透明的虛空中驀然凝聚成形,又從阿龍的背后直擊其脊椎要害。
“你http://www.txnfrq.live……”
所以蓋倫干脆沉下氣來,仗著自己尚且寬裕的血條正面沖著阿龍使出了輸出技能【審判】。
“我之前還是低估了你的實力啊!”
阿龍氣得臉色漲紅。
氣血上頭的阿龍含怒出手,又是直勾勾地一拳擊向蓋倫。
阿龍大聲喘息著舒緩著疼痛,又艱難地佝僂著身子,最后怒目圓瞪地轉過身來。
他看到了那個手持大劍在自己背后敲悶棍的騎士。
阿龍氣得胸膛鼓脹、雙眸充血,聲音中更是充滿了無法言說的憤恨:
阿龍指著蓋倫,目眥欲裂地說道:
他的魚皮明顯要比克羅歐比厚得多。
“咳咳……”
“那我就不得不用出這招殺手锏了……”
那是隨軍記者華萊士,他運用自己跑得快的天賦也緊緊跟著海軍士兵追到了可可亞西村。
“你不是說讓我和你打一架,贏了就放我走嗎?!”
“額……”
而蓋倫卻神色如常,絲毫不為那暴風驟雨般的攻勢所動,只是默然持劍傲立于原地,頗有一種閑庭若步的輕松。
他又回憶起自己之前那一番丑態,更覺得羞恥萬分。
m?hetushu.com阿龍身上又多了兩道被大劍旋舞看出的血痕,而正面吃了他一拳的蓋倫則是又一次毫無懸念地倒飛了出去。
阿龍用力擦拭著嘴角溢出的一絲血痕,眼眸中充滿了抑制不住的憤怒和屈辱:
阿龍卻是全然無懼那飛速旋舞的大劍,竟是直晃晃地撞進了那劍刃龍卷之中,用厚實的魚皮正面扛住了橫削過來的劍鋒,最后又沖著蓋倫的胸甲含怒揮出一擊滿分的右勾拳。
欣賞著蓋倫被自己吊打的爽快景象,阿龍心中的郁結之氣總算是消散了一點。
阿龍臉色一滯,渾身肌肉緊繃,眉宇間滿是凝重。
“這點子扎手,咱們并肩子上!”
不過他的臉色并沒有好看多少——
華萊士只是忠實地把蓋倫和卡普互相擊飛的輝煌戰績,還有蓋倫在娜美面前自夸“和卡普五五開”的言論一同記錄在了新聞上面。
眾皆嘩然。
阿龍這一拳聲勢絲毫不遜上一次的全力出手,更是因為憤怒和羞恥發揮出了超越極限的力量。
只見蓋倫神色一凝,一股丹田之氣順著經脈直往上涌,又在咽喉之處匯作一聲大吼:
蓋倫悄然和這個惱羞成怒的大魚人拉開www.txnfrq.live了幾步安全的距離,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蓋倫卻是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神色輕松地說道:
“你這他娘的也好意思說自己和卡普五五開?!”
“既然如此——”
阿龍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他深知自己剛剛那全力擊中的兩拳威力絕對不小,而對方卻連皮都沒破。
“我們媒體也只是照實記錄真相而已。”
因為那個騎士又一次“完好無損”地站了起來。
但盡管如此,阿龍還是沒有倒地。
“啊?”
很快,驚雷乍作般的轟響在原地爆開,伴隨著擴散而出的氣浪傳導至四面八方。
蓋倫卻是緊攥大劍,一臉正氣地說道:
對于這種攻高血厚的近戰戰士,輸出尚且不足的蓋倫只能靠自己BUG的恢復力把對方生生拖死。
面對這如白虹貫日一般直取面門的一擊,隱身技能尚在冷卻的蓋倫來不及躲避,只好咬牙硬接:
他的確沒有在新聞稿里對關于蓋倫實力的部分添加任何扭曲事實的說辭。
鮮血如泉涌般淌出,阿龍的身體也因為這劇痛而抑制不住地劇烈顫抖起來,額間也很快溢滿了疼痛誘發的虛汗。
而這時蓋倫的雙腳已然像m?hetushu?com鐵犁一般深深地嵌進了泥土之中,身前的土地也被他用這一雙腳犁出了一道寬闊的溝渠。
“什么垃圾記者、無良媒體!”
“你……”
阿龍臉色一黑。
華萊士一本正經地解釋道:
此刻的阿龍是輝煌的、是榮耀的。
“你、你怎么能叫人!”
蓋倫看向阿龍的眼神變得凝重起來。
而阿龍既是天賦異稟的鯊魚魚人又是專精體術的強者,身體的恢復能力十分強悍,剛剛被蓋倫背后偷襲砍出的那道寬闊傷口沒過多少時間就自愈得不再往外流血。
他那三米高的身軀席卷著噴薄的氣浪,便如同猛虎下山、蒼鷹撲擊一般向著蓋倫沖去,真有一番破釜沉舟、舍生忘死的氣勢。
“我要殺了你!”
“對付你這種邪魔外道,不用講什么江湖道義!”
“致命打擊!”
“哈哈……”
他咸魚突刺的速度極快,根本不是蓋倫能夠閃避躲過的。
阿龍的藍色大臉再一次被氣得漲紅,聲音中更是充斥著憤怒和不甘:“你好不要臉!”
而蓋倫也神色尷尬地看著面前這個被自己全力一悶棍都沒敲趴下的高大魚人,回了一個毫無誠意的干笑。
“斯摩格!”
“什么?”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