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全職高手

作者:蝴蝶藍
全職高手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0509章 都不是我想要的

“那么……”陶軒說著轉過了身,“我真沒有想到,有一天我會有機會對你說這句話:比賽中見!”
選手轉會,多方周旋,轉會費非常有得談。而角色轉會,那無一不是買方被賣方狠斬一刀。所以轉會期時,選手的流動總是很多;角色的流動,卻是少之又少。
這個道理適用于人,但是卻不適用于角色。
香煙落到地上,陶軒俯身拾起,拿煙的手指看起來很有些不自然,最終卻是把煙擱到了桌上,望著葉修笑了笑說:“戒了。”
“你去哪?”陳果連忙問著。
陶軒頓了頓,留意了一下葉修的神情,甚至還看了一邊的陳果一眼,這才接著說:“周澤楷為什么現在被稱為榮耀第一人?只是因為他帥嗎?不,更重要的是,他的技術夠炫,打出來的場面夠好看。在玩家們的眼中,華麗,就意味著難度,就意味著高水準。你或許又會說,這很膚淺。可是大家喜歡看的恰恰就是膚淺。你的龍抬頭,你說你弄出來只是為了好玩,實戰價值有限。可是怎樣呢?所有的粉絲都把他當作是你的招牌技。它的實戰價值有限,這重要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無可復制,它只有你會,所以它就成了無可替代的華麗。當你不用它的時候,大家就會以為你水平已經下降;當你在全明星賽場上打出來的時候,瞬間就可以引爆全場的熱情,這些,我不相信你看不到!”
“那好。”葉修點了點頭,“我要沐雨和*圖*書橙風。”
葉修望著她,又是笑了笑,這才轉向陶軒,繼續剛才的話題:“回嘉世做什么?”
“什么?”陳果的逐煙霞也是剛剛上線,就聽到葉修吆喝,根本沒來及反應,就看到一堆光影有如一張網一樣罩了下來。
葉修卻是微微笑了笑:“你說得很對,但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這話讓陶軒臉上立刻又有了笑容,很快抬過頭來說:“教練也就是暫時的,等你退役滿一年,立刻就可以復出。”
陶軒居然承諾可以放手一葉之秋,這個嘉世的王牌角色,而且還不會在轉會費上設置障礙,這個承諾的分量著實不輕。
“你……”陶軒像是一下子突然沒了力氣一樣。半晌后,這才繼續開口,卻是已經有了幾分譏誚的口吻:“你以為你現在還可以贏回那些已經過去的榮耀?”
“我當然會立刻復出。”葉修笑。
“你本來可以擁有一個完美的終點。”陶軒說。
“呵呵呵。”葉修也是笑了三聲,隨后斂起了笑容,認真地望著陶軒:“說事吧!”
“嗯。”葉修點點頭。
“我倒是早就想到了。比賽見!”葉修平靜地說著。
“回哪?”
“教練。”陶軒很快就回答了。
213包廂里,兩人一起登錄了游戲。陳果這兩天一直陪練,上下線兩人都是在一個地方。這剛一上線,葉修立刻看到地上一抹焦黑的痕跡。只是微一怔后,立刻就讓君莫笑一個360度的大轉http://m?hetushu.com身,瞬間視角掃了一圈。也不知他看到了什么,立刻焦急地朝陳果喊了一聲:“快跑!”
“告辭。”
嘉世老板親自來訪?
“坐。”客廳里,葉修給陶軒讓了讓座后,自己卻是站到了窗邊。
“對。”
陳果跟著就意識到這里面肯定有太多事,又是關心,又是好奇,讓她不由自主地跟進了屋。在看到兩人都望向了她后,很是不好意思,指了指自己房間:“我回房間。”說著已經快步溜了過去,進屋,關門,然后……趴到門上。
陳果恍然。沒錯!這人正是嘉世俱樂部老板,真正的大BOSS,陶軒。自己也是在報道上有見到過,但作為老板曝光率那當然是絕不如選手的,所受關注也不能比,所以陳果雖然看著有點面善,卻是全沒想起來是誰。聽葉修這一說,才猛然記起。
“那很貴。”葉修笑。
陶軒明白葉修這話里的意思:無論在哪,我都一定會復出。陶軒苦笑了一下:“你這又是何必呢?”
“你這么肯定?”葉修卻還是笑得出來。
“你們以前……是好朋友吧?”陳果問葉修。
“讓我們拭目以待。”葉修說。
“我在試試看。”葉修說。
“你辦不到。”陶軒一字一字地說著。
“勝負。”葉修也是直視陶軒。
“去游戲啊,你不來嗎?”葉修回頭問著,笑容依舊。
“哦?我當教練?這不會是你計劃中的一步吧?”葉修問道。
“很好m?hetushu.com,拭目以待。”陶軒站起了身。
“回嘉世。”
“哪怕是你想一葉之秋轉會。”陶軒說。
“你又是何必呢?”葉修反問。
“當然。”陳果連忙跟了上去,心中卻是大為鎮定。她發現對于葉修的擔心,似乎總是多余的。
這次陶軒沒有很快回答,目光也移開,停到了面前。空蕩蕩的茶幾桌面,他拾起來的那根煙孤零零地擺著。陳果望著他,她很想沖上去大聲質問你怎么好意思還來找葉修回去,但她終究還是克制住了。只是不住地看看這個,看看那個,似乎想從兩個人的臉上看到些什么。
陶軒這話一出,連陳果都有些動容。因為她也很清楚角色轉會遠比選手轉會更為不易。選手的身價會因為狀態而起伏,但是角色卻幾乎不會,角色的身價,都是越走越高。
“嗯,這一點上,你做得的確很好。”葉修淡淡地道。
“呵呵。”陶軒卻是不以為然地笑了笑:“嘉世就算出局,也有能力在一年后立刻重返聯盟。我們著眼于將來,不會受縛于過去。那些阻擋我們未來的絆腳石,只會被我們毫不留情地踢開。”
“不送。”
慷慨激昂的一番言論,陶軒已經徹底收起了他的笑容,目光灼灼地盯著葉修。
陶軒離開了。陳果趴在窗上,很快看到陶軒走出了網吧,大步走過了馬路,沒有遲疑,沒有回頭,走進了斜對面嘉世的大門。
陶軒沒有躲避葉修的目光,直視著,臉上卻還是放著微笑:和圖書“回來吧!”
“謝謝。”
片刻的沉默,陶軒左右打量了一下房間后,又是笑著問道:“住這里啊?”
“哦?是嗎,我倒不知道呢!”葉修說著,自己深吸了一口,緩緩地吐向了窗外。
“嗯?”陳果疑惑地叫出了聲,陶軒也是臉現詫異的神色,但最終卻沒有說什么,點了點頭:“好,我說話算話。”
陶軒明顯一怔,再抬手去接時卻已經遲了。
“嗯。”葉修應了一聲,卻是走到了茶幾邊上,拿起了那根從地上揀起的香煙,默默地點燃,走出了房間。
“和這樣的美女一起住,不怕沐橙不高興?”陶軒笑著打趣。
何必的意思,就是沒有必要。葉修所說的何必,在他眼中似乎并不是單指眼前。
“你我都是看著這聯盟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都很清楚,現在的職業聯盟,早已經不是過去。”陶軒開口說道:“豪門的成功,推廣著聯盟;出色的明星,產生最大的影響力。這才是聯盟發展最最需要的。一場比賽,戰術、配合,這的確重要,這可以決定比賽的勝負。但是,明星!明星才能真正地帶動票房。你那些高端的戰術,現在抓出一萬觀眾來,有幾個能真正看懂?那些機械復雜的配合,又有多少人能懂得其中的技術含量?沒有!這些統統都不能抓住玩家的心,玩家最喜歡看到的是什么?是擂臺賽里的一挑三,是團隊賽里一人力挽狂瀾。這才是他們津津樂道的東西,這才是他們愿意看到、喜歡看和_圖_書到、希望看到,并視為最神奇的東西。”
“最近怎么樣?”陶軒一邊坐到沙發上,一邊望著葉修問道。
“只要你出價,我絕不為難。”陶軒說。
因為角色是死的,只要有人操縱,它就會完美地服從指令,它的價值,總是可以利用到百分百的。而選手呢?如果真是想轉會的,俱樂部多半都不會太為難,因為強扭的瓜不甜。
“哦?”
陶軒快步走向門口,拉開房門后,卻又停下了腳步,沒有回頭,只是又說了一句:“聯盟已經不可能再回到過去了。”
咣!陳果臥室的門響了一聲,像是被什么給撞了一下。葉修搖頭笑了笑,大聲叫:“想聽就出來啊!出息……”
房門被拉開了,陳果走出來,神情復雜,有些尷尬,卻又有些氣憤的模樣。
“你想要的是什么?”
“站在場邊我沒有興趣,我更喜歡站在比賽場上。”葉修忽然開口打破了沉默。
“好得很。”葉修說著,口袋里掏出煙來,抖出一根,揮手朝陶軒扔了去。
站在門口良久的陶軒,終于還是回轉過身來:“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我可以最后再答應你一件事。”
“我的終點完不完美,由我自己決定。”葉修說。
陶軒的神情突然有了幾分激動,葉修的這個反問,似乎觸碰到了什么。
“我知道,但我年紀大了,已經懶得再往前走了。”葉修說。
“哼,在這之前,你還是先讓你的嘉世不要出局的好。”陳果看到雙方談上了死路,終于忍無可忍插了一句。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