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全職高手

作者:蝴蝶藍
全職高手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0432章 幕后高手

神槍手玩家指出了他那場,眾人點開一看,真是相當粗暴啊!這刺客完全是不理會神槍手的攻擊,挺著傷害就硬湊上身去了。這是有十足的把握只要近身后就有能力擊敗對手。完全不擔心神槍手的近戰能力,也不擔心對方有實力脫逃。
“現在這個逐煙霞身后已經出現了很多個操作者。”劉皓說著,“這角色的真實主人,也就是一直以來在嘉王朝公會的那位,在全明星上參加過活動的,只是一個平淡無奇的玩家。”
“看看這場比賽。”劉皓對進來的兩人說著。
“是……”陳夜輝點頭。
“這人還有一場呢?”劉皓也基本鬧明白了。說對方有四人,那就是這兩哥們每個人打了一場,一共八場。
“更加精準,每一步,可以說都已經做到了操作上的極致。”有關這一場中的槍炮師手法,他們幾個職業選手其實早已經討論過了。
那一天,當然是指他們三個職業選手自信滿滿地跑去神之領域追殺,結果被人家的雙人組合給嚇退,還懷疑那槍炮師的操作者是蘇沐橙來著。
“上一場對機會的把握,如果主要說是等的話,這一局看起來更像是主動創造了。”王澤說。
這一局比上一場還要快些。很快看罷后,三個職業選手又是對視,這一次劉皓沒有急著說話,目光望向王澤,似乎是在等著他先說。
“這一場,逐煙霞是葉秋代打的。”陳夜輝說著。
此時賀銘口中的不確信,只因http://www.txnfrq.live為屏幕中如此拼殺的角色是一個刺客。刺客也是防低血少的職業,無恥流當然絕不適合這個職業。
劉皓沒有說話,也沒有再點哪個新的比賽錄像。反倒是上了網頁,很快又是搜出了當初逐煙霞和繞岸垂楊的那場比賽。
另一局自然是和那神槍手打的一場了。那玩家連忙出來,看了看后指出了這一場的錄像文件。劉皓點開,大家又是靜靜圍觀。陳夜輝三人照舊是時不時留意三人的表情,他們看比賽看不出太多信息,倒是從三人的神情變化上可以看出不少。
屋里一片安靜,劉皓自己也沒帶耳麥,比賽過程只有畫面,并無聲音,眾人都是靜靜地看著。直至某個地方,剛進來的賀銘和王澤臉色都是微微一變。陳夜輝這三人,都知道他們看比賽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所以遠不如三個職業選手那么專心,時不時就東張西望看看三位職業選手的神情。這一變化很快被三人捕捉到了,再看比賽里,正是那劍客突然露了破綻,被那槍炮師一氣打到死。
“對啊……那人我們也看到了啊!”兩位踢場的打探者立刻說著。
“這是……無恥流吧!”賀銘的口氣中,不確信有點,此外還略有一些痛恨。
“這和對手也有關系。”賀銘補充,“上一局的對手是近身戰為主的劍客,槍炮師具備攻擊范圍的優勢,保持距離相耗的話,肯定是劍客情緒上要焦躁一和-圖-書些,等待是不錯的選擇。但這一局對手是神槍手,雖然在射程沒有職業能和槍炮師相比,但神槍手也就是稍遜一點,這么點差距,想掌握好可不容易。所以再靠等的話,那就成了自己主動落于被動的位置。所以這一次,他為了占據主動,采用了自己制造機會的戰略,決定也是很正確的。”
“這槍炮師還有的一局是哪個?”劉皓問著。
“我啊……”那劍客玩家應聲道。
陳夜輝站在一旁,連同兩個手下,也都很認真地看著。不過有劉皓這樣的職業選手在,三人都知道他們沒什么資格發表言論,于是也都是一聲不吭。這邊劉皓看到一半,忽然抓起桌上的手機,似是發了條短信。
這話的意思大家都很容易理解,因為這一場比賽明顯就是中間突然出了一個斷層。剛開始的時候,看起來兩人非常勢均力敵,一副消耗戰的模樣。誰知道中間突然一個轉折,就成了這么一個樣子。出了問題,當然就是指轉折的那個地方。
“這是你們的第幾場了?”劉皓回頭問那二人。
“這個……或許只是出于性格上的謹慎,或者是,一種態度。”賀銘說。
“我們先看其他吧!”劉皓覺得這個問題其實不算什么關鍵,那邊關掉網絡視頻后,又是隨便點開了一場比賽錄像。
這一場,進行得速度更快一些。雙方交手沒幾回合,繞岸垂楊就已經被轟殺到死。但是,聽過先前劉皓所說的牽和_圖_書制打法,此時大家再一看,立刻都覺得這一場比賽,事實上也是牽制打法的典范。只是這一場,機會出現得太多。逐煙霞這邊既沒有拖延去等,也還沒有牽制去創造,只是在交手的幾合里,突然就閃現出戰機,立刻就被他給捕捉到。
“這人的真實實力……摸不太清,沒有實力對等的對手做參考啊……”劉皓說。
“開始的勢均力敵不過是假象,貌似猥瑣流的消耗打法,其實也不是。這是牽制流,找到機會,立刻一擊必殺。如果還不懂的話,黃少天你們是知道的吧?就是牽制流的代表人物,當然把這個比作黃少天有點太抬舉他了,黃少天的手法比他要高明得多。”劉皓說著。
結果,打這場比賽的劍客玩家自己都是搖了搖頭,表示不太清楚。
“這一場里的手法,相比那兩場又怎么樣?”劉皓說。
“這一場,我覺得說不上是無恥流,只是因為拿定了他的實力,所以硬憑著實力去硬扛,簡單粗暴地把這一場給拿下了。”劉皓說。
“只希望另外兩人不是這樣的打法啊……”賀銘說著。
比賽結束,劉皓轉過頭來,先和賀銘、王澤對望了一眼,這才望向另三人問道:“這一場是誰打的。”
“嗯,你說過的。但是,事實上,是不是葉秋坐在那邊的電腦后面操縱著逐煙霞,誰也不能肯定對嗎?”劉皓說。
“你的意思,這幾場都是葉秋?”賀銘說。
“先看。”劉皓說著,重新開始了這場和-圖-書比賽的錄像。
陳夜輝三人互望了一眼,也不出聲。不大會兒,房門推開,三人回頭一看,是戰隊的賀銘和王澤走了進來。看到陳夜輝都是點頭打了下招呼,而后一起圍了上來。
“嗯,這位就是興欣的老板,我們打聽到了。”那兩個忙說著。逐煙霞是陳果的賬號,這并不是什么難打聽的事。這兩人甚至沒到興欣網吧,在宏泰那邊就聽馬沉毅提到了。
“知道是哪里出了問題嗎?”劉皓問著。
這一場,是刺客對劍客的比賽,招招到肉,刀刀見紅的一場慘烈對殺。不過十秒后,三位職業選手都已經改變了這看法,因為十秒之后已經不是對殺,而是屠殺。
“是這樣。”劉皓聽完兩個人的分析后點了點頭,“但問題是,雙方明顯有著實力上的差距,你覺得他用得著這樣精打細算,根據不同職業制定不同策略嗎?”
陳夜輝三人不敢打斷,豎著耳朵猛聽。
“不……我的意思是,這種風格的槍炮師,是葉秋所代表的流派。”劉皓說,“逐煙霞身后,肯定還有一個除葉秋以外的操作者了,你忘了那一天了?”
無恥流,在場的當然都知道這種流派。多被一些高體高防的職業角色采用,道理很簡單,我防高,我血多,所以我一刀換你兩刀,就這樣把你拼到死。像賀銘這種命比紙薄的元素法師,顯然是超級不適合無恥流的,而且也比較痛恨這種打法。
“逐煙霞的嗎?”賀銘忙問。
“這個正主當然和-圖-書就不用說了,我們想知道的就是除此以外的代打者是誰。當然這一場有可能是葉秋……”劉皓指了指屏幕上的視頻說,“但其他可能另有其人。”
“我的第二場了,哦不是,我的話,第三場了,不過第一場是和那網吧的一個普通人打的,我錄了,但沒價值,所以我就沒傳上來。”劍客玩家說著。
“什么樣的人?”劉皓問。
“槍炮師的牽制型打法,葉秋可完全不會陌生。你們不要忘了,蘇沐橙就是他一手帶出來的,蘇沐橙的打法,可也是典型的牽制型。只不過她更偏重于團隊和配合。一般不會是場面上的主導者,所以當她單挑時,這種風格就不太明顯了。”劉皓說。
這玩家是玩劍客的,黃少天對他來說,就算不喜歡,也不會陌生。想成為劍客高手的,哪有不參考學習黃少天的。此時一聽劉皓例舉到這位大神,心下立刻非常了然。他這種程度的玩家,對什么打法啊風格之類的東西也不是兩眼一摸黑了。自己發現不了,但聽高人這么一指點,套著模子上去看,倒也覺得能看出些東西。
王澤本人就是一名神槍手的選手,看到劉皓的示意后,也是立刻開口道:“對比上一場的話,這一局的手法好像又要高明一些。”
跟著手機放回桌面,隨手把錄像又拖回到了開始,然后在那開始沉思。
兩人頓時無語。因為實在是無從形容起,真的就是很平凡很平凡的兩個人,沒有特別的樣貌,也沒有什么特殊的氣場。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