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全職高手

作者:蝴蝶藍
全職高手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0384章 掛機也可怕

一小時,還在;
而對于葉修他們而言,這一夜過得卻和平時沒什么兩樣,或許還更愜意一些。除了任務刷怪,他們還存著偶遇的期望,這成了他們練級過程中的一抹點綴,非常美妙,讓人充滿了希望。
“哪家大神顯顯靈,收了這個禍害吧!!”眾公會的都哭了。
“那得當心些啊!”陳果說著。別的就不說了,葉修這賬號身上可還有個銀武的,這要因為死亡被爆,那可就虧大了。
“明白,我也是!”千成為找到了和大神之間的共同點激動不已。
“你什么意思?”
“那是當然的。”葉修望向屏幕,君莫笑三個字已是鮮紅。這是網游中很常見的PK后的紅名設定。紅名的角色也是麻煩多多,絕大部分的NPC會停止和角色的交流,死亡時的經驗損失、金錢、裝備爆出的機率都會大大提升。而這程度還是遞增的,雖然系統方面沒有顯示,但據有心人統計說,這殺了多少人,系統背地里都是記錄在案,然后會自然調整懲罰力度。
兩小時,還在;
“靠……他確實起床了……”三六一公會這邊發來一個郁悶的表情,“我們公會的一個人撞上被殺了。”
“嗯,掛著吧,你的死就死,無所謂的。”陳果頭都沒轉一下,專心操作君莫笑。
“呃,還是算了吧!”
葉修來了這么一個小伎倆,其他公會的玩家又哪里知道。他們這些角色都是換班練的,熬了這一通宵,自有和*圖*書人接班上,有關目前的情況當然是要清楚地交代一番。指導精神也是相當統一:遇到君莫笑,能跑多遠跑多遠。
“什么啊!你休息你就下線啊!”陳果說。
一早上,雖然沒有碰到君莫笑,但君莫笑卻是每個公會中的話題。
他們的念頭也不能說有多冒風險,千波湖這么一整塊廣闊的練級區,這么點人撒進去,想來個偶遇機率的確已經很低了。但是,很低,就意味著終歸還是有可能發生。葉修三人回到千波湖后,也是任務加刷怪的方式練著級,但他們不像一般人練級一樣只在一片刷新點里轉圈,他們是大面積地在整個練級區里游走,目的當然是為了制造一點偶遇。
“看到的話,可能已經死掉了吧!”有人說著。
“怎么樣怎么樣,昨晚怎么樣?”
“哦……”千成戀戀不舍:“大神什么時候再上?”
偶遇發生的其實也不多,到天發亮時,也不過發生了三次。但是,不多歸不多,只要發生,就證明了這種可能性。本來對于這些老手只是任務刷怪這類很輕松的事情,因為這個原因,他們不得不高度戒備。一晚上下來,轉圈轉得頭也暈了,手腕也酸了。沒辦法啊!他們總得時時360度地關注著身遭,以防偶遇的發生。
“那也太假了吧,我還是操作著吧!”陳果拿著君莫笑,開始在手里打怪。不熟悉的角色當然是生疏得厲害,不過散人也有槍炮師和*圖*書技能,圣誕活動的時候陳果就學會了千機散怎么切換模式,在改成槍模式后,打起來也就有模有樣了。千機傘銀武的殺傷力,輸出強悍,刷怪輕松。陳果又不是什么菜鳥,水戰是不怎么樣,但那里說的水戰,都是指水中PK。這水中打怪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小怪這呆頭呆腦的,照著轟就是了,沒有走位沒有躲閃也沒什么問題。
陳果驚疑不定地坐到了葉修的位置上,控制著君莫笑有點手足無措。
“或許,他已經去睡了,只是角色還掛著。”
陳果打了幾只怪,發現輕松非常,這才放下心來,朝一邊葉修揮了揮手:“行了行了,你去吧!”
“是啊,你小心著點,可別被怪撓死了。”葉修站起身來說著。
“這么說的話,這會兒他大概也起來了……”
“天亮了。”以往說出這話時,大多數夜黨都是神情疲憊,聲音低沉。但今天,千成說這話時絲毫不顯倦意,還帶著一絲遺憾。想想這一晚,自己居然是和自己的偶像,頂尖的職業大神葉秋一起在通宵,千成只覺得像是一場夢,險些快把自己大腿掐腫了。
這一夜對于中草堂、呼嘯山莊、煙雨樓、百花谷、皇風、三零一、踏破虛空這七家公會而言顯然是很不愉快的。平日里最是風光無限的公會頂尖高手,這一夜都像是在噩夢中度過。
“我去休息了,號放這,你幫我盯著點。”葉修說。
被他們遇到的角色是http://m.hetushu.com不幸的。葉修總有手段可以神鬼不知地靠近對手。即便是雙方同時互相發現對方,葉修的操作,卻也是可以硬生生地把對方給趕上。
“太壞了。”那邊唐柔已經擊殺了手頭的小怪,聽葉修這說著,倒是很明白他的用意。君莫笑的號只要在線,那就意味著千波湖這邊不安全,各大公會的人就得小心謹慎著。雖然不是葉修操作的君莫笑其實是沒什么威脅的,但他們也得高度緊張地時時盯著左右。這種高手站在身后的壓力,當然是很不好受的。
換班人員就這么眼巴巴地,一直熬到他們下班也沒見君莫笑下線。休息過后重新開始工作的各大會長,聽到這個消息后也很是凝重。
這時陳果也已經是起床出現在了網吧,第一時間就焦急地跑來詢問,這些天她人雖不在,但心基本都趴在第十區了。興欣公會的建設她還沒怎么參與呢,已經跟著同悲同樂了。這昨晚要不是她實在是手里沒號參與不了,不然也可能會強撐著通個宵。
三小時,依然在;
這一晚PK,數葉修和蘇沐橙兩個殺得最多,唐柔也就是一人獨對一隊的時候擊殺了四人,此時熬到天亮,紅名已經褪得差不多了。只有葉修的君莫笑,具體殺了多少他自己都忘了,什么時候能洗凈更是不清楚。
“沒有啊!”
“怎么不敢,他們人多啊!”
“你別,這要是殺上來了怎么辦?”陳果卻是不敢擔此大任。http://m?hetushu.com
新上崗人員也是頻繁地360度觀察水域,眼也暈了,手也酸了,君莫笑卻是死活不見下線。
“幾十人!”在陳果看來,這樣的數目已經很驚人了。
“那也未必吧?”
眾人沉默。
“開玩笑,你以為我是誰啊……他們哪敢主動殺上來。”葉修說。
換班人員繼續游戲,保持高度戒備。他們也想著君莫笑那邊大概該下線了,時不時就打聽一下。
“好,早點休息。”葉修向千成道別。
千成退了游戲,唐柔卻還在一邊打著一只小怪。這一晚除了任務刷怪期待偶遇,唐柔自然少不了向葉修請教水戰。能傳授的,葉修當然是不會保留,幫著唐柔又是設計了水戰中的限定練習。一晚上說不上有多大的進步,但至少是又向著專業的目標邁進了一步。水戰,這除了職業選手,一般玩家除非是自己感興趣,很少有專門來研究的。
“你也不用控制啦,你玩你的好了,只是留意不要被小怪給咬死了,其他時候就那漂著就行了。”葉修說。
“那怎么行,各大公會的人還在練級呢,我的號得掛著,給他們壓力。”葉修說。
“那你去試啊,到處找找,總是可以撞到的。”
“看著不動,那可能會是引誘我們上前。”
“有看到他在哪嗎?”人們互相打聽著。
“這也沒法搞啊……誰知道他什么時候是本人,什么時候是掛機。”
眾高手在這一時刻同時都領悟到了什么叫簡單的幸福。
“幾和*圖*書十人不要緊嗎?紅名了吧?”陳果說著。
他們的等級,在下完副本后,當然就是在千波湖練級區任務、刷怪最為合適。他們七家,是不想向君莫笑妥協,希望仗著地廣人稀賭一賭運氣,玩一玩捉迷藏的。
“對啊,沒看到是好事……你看到他了,他還能看不到你?”
“呃,這也沒個準點,睡起來吧!”葉修說。
“故意虛張聲勢,給我們壓力?”
“是啊,天亮了,休息吧!”葉修說著。
“卑鄙啊!!!”對葉修不怎么客氣,經常鄙視的,一般都是霸氣雄圖的人。
在聽聞了昨晚的慘痛后,這些接班人員自然也不敢怠慢。而換下班的人員眼神中很是羨慕嫉妒恨。他們覺著,葉秋那邊肯定也要休息了,接下來君莫笑不在線的時間里,那一切都恢復了平靜,那得有多美妙啊?
“就算本來敢,昨晚之后,他們也不敢了。”葉修笑,完了又補充了一句:“只要別出水。”
“沒怎么,殺了他們幾十人,嗯。”葉修說。
“要不我的也這樣掛著?”唐柔在一邊問著。
“哈哈哈哈。”葉修笑著走了。唐柔當然知道陳果是玩笑話,當然也沒因為這鄙視而生氣,伸手兩下弄亂了一下陳果的頭發扭頭就跑。結果幾步出去回頭一看,陳果繼續專心操作君莫笑,披頭散發的,根本就沒去理會。
在互相交換了情報后,得知這段時間里沒有任何人被襲擊,大家卻也搞不清楚這到底是運氣上來了,還是當中有什么詭異。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