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全職高手

作者:蝴蝶藍
全職高手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0213章 知道結果的比賽

唐柔像是被恐嚇了一樣,精神抖擻了一會兒。不過好景不長,不大會兒又顯得有些沒精打采了。
“他們進進出出總要三次,可以先確定一下,再調集人手。”夜度寒潭說著。他此時很著急,真怕君莫笑他們立刻就搞個無法超越的記錄出來。
“很正常。”葉修笑。唐柔的整個游戲歷程他是完全看在眼里的。副本紀錄,這種東西對于一個并不是很熱衷游戲的新人妹子來說,其實是個挺麻木的概念。唐柔喜歡的只是這當中存在的競爭。但是,這種間接比拼成績的競爭,又哪里比得上玩家與玩家之間直接的PK對撞來得有趣?
“空積城外的村落里做做任務也是有可能的。”陳夜輝說。
“但他們肯定也不會只是這樣無意義地消耗時間,最終總會有個去向。”陳夜輝說。
“還在這多說什么,直接一線峽谷。”孤飲這邊顯然已經發出指示,他們輪回公會的玩家已經開始朝著一線峽谷方向出發了。
但是此時,對待葉修,他卻表現得極其理智。
“從各個方向過來的人都沒有發現他們的行蹤,用排除法的話,大致也可以判斷出他們的幾種去向了。如果是單純避開我們的意圖的話,幾種都有可能。”夜度寒潭說。
對此陳夜輝當然很興奮。
三人一邊商量著一邊只能派各自公會的玩家做事。其他四家公會現在誰是話事人三人都不知道。對于沒有個統一調度,孤飲現在已hetushu.com經頗有微詞了。在他看來空知林一役滅得那么慘烈,這是至關重要的一個原因。
真正的棋子,好像是他陳夜輝才對。
“是啊……”唐柔說著。
“那邊可以派人去轉轉看看。”孤飲說。
“剛收到消息,他們是去一線峽谷了。”夜度寒潭急道。
“這幫家伙不會還想著刷記錄吧……”夜度寒潭也很吐血,他們公會此時由隊長蔣游親自率領神之領域過來的公會大高手們正在研究一線峽谷,準備刷個驚天動地的記錄來挽救公會形象。他的職責則是和其他公會一起阻撓君莫笑等人的游戲進度,結果人家一點壓力沒有,該刷副本照樣刷。
PVE,集中精神是為了保證機械式地操作不要出錯。像昧光的傻瓜攻略,那真是把PVE的乏味體現到了極致,而讓人遺憾的是,PVE的最佳成績,就是要在這樣的乏味中取得。
“怎么了?覺得沒意思嗎?”葉修說。
一線峽谷,副本內。葉修等人秋風掃落葉般地推進著。不過很遺憾這一趟是肯定與紀錄無緣了。開局時的一個失誤,讓成績變得無法挽回,于是眾人也就不再糾結,只是隨性地發揮著。
“不許唱!”蘇沐橙和唐柔幾乎是異口同聲地驚叫。葉修覺得自己差不多是在兩個時空聽到了這一聲。網吧里也有不少客人朝著某方向看去。
直至他們又一次遇到了葉秋。
“一個來空知林任務的玩和-圖-書家,路上有遇到他們。那邊的話,去向是一線峽谷已經沒疑問了。”夜度寒潭說道。
“媽的白癡嗎?難道人還會留在這邊等你來殺?”孤飲望著這些竄來竄去的身影很蛋疼。
陳夜輝心中盤算著這些,面上卻在和夜度寒潭、孤飲一起討論著眼下君莫笑的去向問題。
以少打多,讓32人團滅,那個孤飲說話都是帶著咬牙的聲音。為此,各大公會一定會發動更多的力量吧?對于那些無動于衷的大公會,一定會更加不滿吧?第十區因為葉秋的存在,局勢真是復雜得很,一定得要看清楚才行。
“喂喂,你們兩個。”葉修招呼兩人,“打起點精神來啊!包子唱個歌聽聽。”
陳夜輝卻并沒有怎么當回事,不過是枚棋子嘛!
PK唐柔也經歷過一些,但是今天這一場卻大不一樣。
PVE,就是一場這樣的比賽。
結果棋子敗了,敗得挺慘。
哪怕是拿下副本記錄這種在其他玩家看來更神氣的事,對她而言也不如這一場突出重圍的好戲來得有意義。
PVE是永遠無法和PVP相比的,哪怕是刷紀錄這種同樣需要集中精神完美發揮的地方。
“一線峽谷50個副本入口,要堵還真沒那么容易……”陳夜輝說。
這一點,是劉皓讓他明白過來的。
唐柔打得尤其奔放,顯然是把PK時的情緒帶入到副本來了。不過,在過了一號BOSS后,唐柔漸漸地開始變得和圖書意興闌珊,顯然已經沒了一開始的熱情。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了包子入侵身上,兩人的狀態都是由熱到冷,最后到了這種漫不經心的隨意狀態。
這時打壓葉秋只能算是一個分支任務,但當時的二人卻都覺得這比他們要做的主線任務更具吸引力,兩人都是毫不猶豫地就領取了。
與微草戰隊的人對抗,對于她而言卻又是難度太大挑戰太大,她盡最大的努力,也是無法戰勝,會有滿足感才是有鬼了。
“一線峽谷,他們不會還想著要刷副本吧?”孤飲很郁悶。他忙得到現在副本都還沒顧上刷。人家瀟灑地干翻他們32人后就去副本了,看起來他們的忙碌好像對君莫笑一行人一點影響都沒有似的,沒有什么比這更讓他們失望了。
知道結果的比賽,過程永遠是乏味的。
而PVP,集中精神是為了更好地觀察,更好地判斷。這種每時每刻充滿未知的戰斗,才是對抗的精華所在。
“一線峽谷的話……咦……”夜度寒潭話說一半突然停下。
不過三位會長也就指揮指揮各自的手下,此時還有四家公會的玩家根本不理會他們,在林子里亂竄尋找著君莫笑等人的身影。
他轉身轉得那么瀟灑,會不會就有這樣的原因?
她帶著這樣的興奮持續了很久,現在是漸漸回歸平淡的時候了。而且相形對比之下,此時的副本什么的顯得那么的枯燥乏味。
PVE相比PVP最和圖書失敗的地方,就是當你掌握到方法之后,那么一切就沒有了懸念。小怪?BOSS?副本?無論你怎么做,你卻都早已經知道了結局:擊倒怪物,或是通關副本。
劉皓轉身去做他的主線任務了,他把分支任務留給了陳夜輝。而這個分支任務,陳夜輝是無法擺脫的。因為這已經和他的主線任務交織在了一起。他的主線任務是新區開荒,葉秋恰恰已是開荒新區的一座大山。
扳倒葉秋的主線任務,他手中的這枚棋子,得到的好處遠比他大得多。
陳夜輝這才意識到。
“太囂張了!”孤飲很怒。他陷入了一種糾結。君莫笑等人躲起來不見人,他很蛋疼;這樣赤裸裸地暴露自己行蹤無視他們,他也很蛋疼。反正橫豎都是不爽。
他曾經攛掇劉皓,一起領取了扳倒葉秋的主線任務,他把劉皓視作是一枚棋子。
棋子很興奮地踩了上去,陳夜輝很興奮地跟著看戲。
而這榮耀中的頂尖大神,也真沒讓他失望。
即便是葉修,也不會覺得PVE多么有趣,他也不會試圖讓唐柔在PVE中找到樂趣。對于葉修而言,PVE也不過是提高PVP水平的一種練習途徑。而唐柔,只是處在這樣的練習中獲得提高自己卻都不太察覺罷了。
競技場里一般的對抗,普通玩家和唐柔差距太大,沒難度沒挑戰,輕輕松松就把人給虐了,沒什么滿足感。
“空積城、流離之地,或者埋骨之地,這些地方他們去和_圖_書的話,一定是會暴露的。也只有去一線峽谷,或者是更高級的烈焰森林了。”夜度寒潭說。
而后他也去試著踩了踩,結果也踩得很不順利。不過他發現了新方向,有了新思路,于是他連忙去找棋子,而后,他發現棋子已經華麗地轉身,而他,竟然沒有這種轉身的空間。
只有今天這一役,從空積城突圍出來這一役,有難度,有挑戰,而她憑借120%的超水平發揮硬是做到了,這才是一場充實的勝利。雖然未殺一人,但是對于唐柔而言,這卻是她玩榮耀第一次真真正正感覺到了樂趣,那種成功之后的滿足和喜悅,是她玩榮耀以來前所未有的。
這個任務最終他們完成了,而且完成得很漂亮。
劉皓不用去做這個任務。但是,如果陳夜輝完成這個任務,他卻一樣可以爽到。
陳夜輝對葉修當然也是有私怨的,而且比起孤飲來說絕對要強百倍。孤飲無非就是感覺被戲弄,被侮辱而已。但陳夜輝,他一直覺得是葉秋修改了他的人生。
“哪里來的消息?”
葉秋既然交織在了主線任務當中,那就好好地一起利用上吧!
借著這次主線任務和劉皓建立起的關系,他在新區開荒中甚至得到職業選手的代打,劉皓看起來繼續是一枚很不錯的棋子。
“怎么?”另兩人問。
這一點,陳夜輝就算是清楚地知道,卻也無可奈何。他現在唯一可以欣慰的,就是他終于也清醒過來,不會再繼續地不分主次。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