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全職高手

作者:蝴蝶藍
全職高手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0002章 C區47號

葉秋點頭。
但他很快就知道這不是,蘇沐橙總是那么溫柔平靜,哪怕是在激烈的PK對抗時,都能保持著微笑。說起來葉秋有時候看著她微笑著一炮把人轟殺成渣,再客氣地說著抱歉時,莫名會覺得有些發寒。
“哈哈,那真是多謝了!嘉世有了我,該翻身了。”
誰知道天都不給他這機會,偏偏在這時候下起了雪,而且越來越大。飛卷的雪花迅速打濕了他的肩頭,頭發也結起了冰溜,不躲一躲是不行了。
天空飄起了雪花,這個冬天,好冷。
葉秋離開俱樂部時,心里也沒想好下一步。持續了這么多年的生活,突然間就要改變,他也有一些不適應,他只想先這樣好好地走走,一直地走,走到自己想清楚為止。
“或許,是和他的家人有關。”經理說。
“C區47號機。”吧臺的小姑娘報出機器的位置,隨后遞回開機者的身份證,結果抬頭看時人已經沒了。小姑娘也沒有大驚小怪,顯然這種事已經見多了。把身份證默默地收好,發現不見的人自然會來找。
和圖書“為什么?”
“就是就是,算他識相,沒想著賴在俱樂部養老。”
“這人身上……好多故事啊!”孫翔手里攥著葉秋交給他的一葉之秋賬號卡,他也知道,一葉之秋是早在職業聯盟還沒有形成前,葉秋在網游中的娛樂賬號,一直使用至今,是榮耀界最古老的賬號之一。
“坐這吧!”女人說完就已經離開了。
“你的意思,他的財產很多都用來接濟他的那些朋友了?”孫翔瞪大了眼。
C區47號機,葉秋沿著排號找來。這網吧規模不小,機器相當之多,而且還有二層。C區……葉秋看到了天花板上掉著的區號牌,他倒是不必上二樓了。
“不……不會吧?”孫翔驚訝,葉秋那可是在聯盟打拼了七年的職業選手,而且是最頂尖的,就算他拒絕各類商業活動,單憑薪水也不至于付不起這解除一年半合同的違約金。
“不錯。”
蘇沐橙站在俱樂部的大門口,她就是這樣看著葉秋一路走到消失的。他不住地回身朝自己揮著手,蘇沐橙早已經淚流滿和圖書面。
“那他既然也挺需要錢,為什么又不肯接受商業活動?”孫翔問。
“哦?”
葉秋為這種普通玩家不淡定的競技素質搖了搖頭后,終于坐上了位置。
“是個大高手。”陳果點點頭下了個結論。
數到了第47號機時,葉秋卻是一怔,這位置上分明已經坐著個女人,而且是在玩榮耀,正在競技場里與人單挑,激烈的操作帶著腦后束得高高的馬尾一晃一晃。
“因為他付不起違約金。”經理說。
這一卡一號,卡丟了可以掛失,所以盜號算是絕種了。但在網吧這種地方,經常有人馬虎大意忘退或是偽退游戲,結果被后來者順手牽羊,揀了錢和裝備。陳果剛才連輸52局相當暴躁,一個沒注意,游戲沒退出而只是切回了電腦桌面。
“他不得不接受。”經理說。
“你有沒有什么猜測?”孫翔問。
“好了,不說他了,老板今天有事不能來,但是特意交給我這瓶他珍藏多年的紅酒,專門用來為你接風。”經理說。
沒有太多的話別,葉秋一共只說hetushu.com了八個字:“休息一年,然后回來。”
望著她的側臉,看到她屏中槍炮師的角色,葉秋有點恍惚,他差點以為是蘇沐橙坐到了這個位置。
“你不是那個時代過來的,你沒經歷過。在聯盟初期,職業選手可沒有現在這么風光,大家都是勉強糊口,絕大部分人都是兼職。在那個時代被刷下來的人是很慘的,大好青春都用在了游戲上,沒有一技之長,之后的生活大多拮據。葉秋是那個時代的天才,憑借水平一路走到今天,但是,他有很多那樣的朋友。”
……
“殺氣太可怕了,不過很可惜……”葉秋看清了屏幕,他看出這個女人馬上就要糟糕。果不其然,她剛剛露出的一個破綻被對手抓了個正著,一套連擊過來,所剩無幾的生命立刻刷一下被清空了。
“老板娘,你游戲沒退啊?怎么那人玩起來了。”陳果正邊走邊想,突然身邊傳來一句。陳果歪頭一看,旁邊機器上是網吧一熟客,正探著腦袋望向自己方才坐過的機器。
葉秋和蘇沐橙離開了,留在會議室hetushu.com的眾人像是突然回過神來一樣,風言風語的討論又一次開始了。孫翔的臉色卻是陰晴不定,他沒有參與,而是湊到了經理的身邊:“我不明白,他怎么會接受這條件的?”
下雪了?
葉秋左右看看,路邊有一間網吧,在這深夜依然是燈火輝煌,當即朝著網吧飛奔而去。
陳果郁悶,非常郁悶。剛剛和人在榮耀競技場單挑,打了52局,結果居然一局都沒贏,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
“切,拽什么拽啊!”
網吧里很暖和,沖進的葉秋抖落了身上的雪花,在前臺開了一臺機器。
葉秋離開了。
蘇沐橙一個字都沒有說,只是重重地點了點頭。她早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稚氣未脫的小女孩,她已經有勇氣獨自承擔很多事情。
“這個沒有人知道原因。”經理說。
“讓他退役也是為他好,他還能干什么啊?”
自己的賬號可不差,陳果摸著她口袋里的“逐煙霞”,在普通玩家當中她這賬號可以說是挺強的了。而陳果的水平也不算低,她玩榮耀也有足足五年了。方才她hetushu.com的對手,賬號是不如她的,結果卻打得她52局一局都贏不了。
“靠!”葉秋聽到這女人怒喝了一聲,揮手一敲鍵盤,直接把游戲都給關閉了。
陳果匆匆沖到近前,果然看到那家伙在操控著她的賬號,只是好像不是在掃裝備,而是在競技場里和人打得津津有味。陳果還沒來及吼,就見屏幕上已經跳出了兩個大字:“榮耀!”
“從來沒有人知道他家人的事,他也從來不說,這很奇怪,所以,我有這種懷疑。”經理說。
至于眼前這姑娘,她的長相同樣是那么漂亮清純溫柔,但那咬牙切齒蹂躪鍵盤鼠標的狠勁讓人覺得她的樣貌簡直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大騙局。
不好!陳果心下一驚連忙飛奔回去。榮耀的火爆,讓榮耀賬號的登錄器已經成了電腦常規配件,在網吧更是必不可少。由于賬號卡只需在登錄游戲時插入,所以在網吧這種公眾的地方,大家一般都是插卡登錄后就把卡收好。
葉秋正躊躇自己這位置還要不要了,女人已經轉頭,一眼瞅到了猶豫的葉秋,氣沖沖地起身問道:“上機啊?”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