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贅婿

作者:憤怒的香蕉
贅婿 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第六集 胡馬度陰山

第五二三章 貓啊貓

“云竹姐有事,跟那個蘇……嗯,跟蘇家姐姐走得又近,小嬋雖然跟我好,但也是她們那邊的,她們都有事,我纏著頭又不能亂跑下去……嗚,那個寧毅什么時候回來啊……”
寧毅愣了愣,然后忍不住笑了出來。錦兒抿著嘴有些害羞,寧毅躺著倒是放松了精神:“其實看你頭上頂著繃帶的樣子,讓我想起了我剛醒過來的時候。”
后來大夫看過之后,才知道她頭上的血多是別人的,至于她本人,雖然也摔到頭,但傷勢看來不重,出血應該也不多。寧毅松了一口氣,當時堯祖年、紀坤、覺明等人的力量全都動用起來,紀坤也準備出手,只是寧毅已經將人召集起來,便順勢追下去,隨后更詳細的訊息過來,最終才形成了桃亭縣的慘案。待到寧毅返回來,錦兒的傷勢,倒是已經好了。
雨在下。周圍的人忙忙碌碌,還在將更多的東西打包,搬上馬車。
錦兒還在緊閉著眼睛,只是眼皮之下飛快地動著,過得片刻,她像熱帶魚一般地鼓起了雙頰,睜開眼睛,露出了被抓包后的尷尬表情。寧毅才露出笑容,她倒是用力地坐起來了。
大雨霎時間彌漫了整片天地。
少女苦惱地摸著頸項:“以前聽金風樓里嫁出去的那些人說,一旦過了門,就是有家的人了。雖然以前跟云竹姐在一塊兒也算是家,但是跟這個是不同的。可是啊……我現在都沒有嫁了人的感覺,沒有那種忽然一下就變成另外一個人的想法。我知道云竹姐也有些不知所措,可我不敢跟她說……”
“剛回來……就得走了嗎?”錦兒望著他,微微有些失落。
成親那天晚上的局勢頗為混亂,和-圖-書對于錦兒來說,恐怕稱得上是刀光劍影,隨后又見了血。錦兒啊啊啊地亂跑,似乎是見到有人行刺寧毅,過來想要幫忙,卻直接摔了一跤,過了一陣之后寧毅發現時,錦兒的頭上都是血,以至于刺客跑掉之后,他當時就召集了可以動用的力量想要追蹤。
兩人躺在那兒,牽著手,隨后又說些瑣瑣碎碎的想法。錦兒其實是有些緊張的,不知道寧毅會不會立刻對她干點什么,寧毅說了一陣,道:“其實這次趕回來,主要是帶一些東西就得立刻北上了,今天晚上大概只有一天的時間,明天就得動身。”
“我以前什么事都可以跟云竹姐說的……”她“嗚”了一下,“可是這次,我知道云竹姐也在擔心寧毅,我就不好提起來了。貓啊貓,這就是共侍一夫以后的感覺嗎?我跟云竹姐有了同一個相公了……嗯,寧毅……”
房間里的床上,頭上包著繃帶的少女側身睡在那兒,微微蜷縮著身子。微涼的空氣中,少女的身體纖秀、修長,由于頭上的傷,令她整個人看來有些單薄,赤裸的小腿、雙足露出在空氣里。
眼前的少女有著迷人姣好的面容。秀眉如黛,下面是睜開便顯得靈秀的雙眼,小巧的瓊鼻與雙唇,輕盈的下巴。縱然此時顯得單薄,她所擁有的也是最為輕靈美好的身形。寧毅的手指順著她的小腿輕輕地往上滑去,以盡量不吵醒睡眠者的觸碰勾勒出少女身體起伏的線條,待到了肩膀時,才緩緩往下,經過手臂,觸碰了她的手指。
“呃……”
“嗯。”錦兒失落地點了點頭。
初夏時節忽如其來的雨將庭院中的和圖書人打了個措手不及,丫鬟慌忙地奔跑,收拾著掛在院子里的衣物,灰色的雨幕像是籠罩了整個樓院外的景色,打開的窗戶里,白皙的足尖正在逗弄著躺在地上的貓。
錦兒伸手碰了碰頭上的繃帶,小聲赧然道:“已經差不多好了……”
“我倒是想起一件事,你該叫我相公。”寧毅從床上起來,笑道。
啪、嘩——
他走出去之后,錦兒看著他的背影,便也從床上爬了起來。事實上,寧毅目前的四個妻妾當中,唯一一個還是處子之身的便是她了,但想想寧毅只能住一晚,當然是要陪著大婦,如此一來,心中便有著些許的落寞,但隨后還是從床上跳了下來:“翠桃!翠桃!你在哪里,快來啊,幫我打熱水來,我要拆繃帶——”
“貓啊貓……”
“貓啊貓……我要是像你這樣多好,被人踩來踩去也不生氣,逗一逗就很開心。唉,我好傷心啊……也不是,我不是傷心啦,可是啊,云竹姐她叛變了,跟那個……蘇家姐姐變得很好。你知道嗎,她是大商人啊,什么事情都記得很清楚的,我以前因為云竹姐的事情跟她說過重話,她以后一定會給我小鞋穿的……”
“你知道嗎?我本來啊……一直都很想嫁過來的。因為嫁過來,我就也有人收留了啊,跟你一樣對不對……可是越到要成親了,我就越擔心。而且成親也很奇怪啊,那天本來很開心的,忽然就打起來了,我迷迷糊糊地找寧毅,然后腦袋就被碰到了,接著寧毅也出去報仇……我又沒法下床,等到反應過來,一點喜慶的樣子都沒有啦。你說,我到底算是嫁過來了呢,還是沒有嫁過來www.txnfrq.live……”
“不過,立恒你對以前的事情還沒想起來嗎?”
于是打敗了人類的貓兒趴在那兒繼續打盹了,錦兒看了片刻,又伸出了足尖去點它,這次撓的卻是它的肚皮了,小貓晃了晃頭,半個身體側起來,過得片刻終于被整個推翻。白皙的纖足在它的肚皮上輕輕揉著,小貓四腳朝天,發出了滿足的叫聲。
“她受了傷,心情有些不好,似是怕我欺負她。”蘇檀兒抿嘴一笑。
“唉……貓啊貓,我好無聊啊……”
寧毅微微偏了偏頭。
“喵。”不堪受辱的貓張牙舞爪地叫了出來,趕跑了那只愚蠢的人類。床上,頭上纏了繃帶的錦兒收回纖足,無聊地眨了眨眼睛。
“嗯?”
那些石頭,叫做地雷。
錦兒與他并排躺了好一陣,終于睜開眼睛,輕聲道:“其實……我的傷已經差不多好了?”
“被薛進打了,然后剛醒來的時候,頭上綁著繃帶。后來知道也是在成親的時候被打的。”
夫妻倆說著,走過一道院廊,前方的房間里,便有些人在整理著東西,準備再度裝箱搬進馬車的。進門的第一箱,便是一些圓形的,西瓜般大小的石頭,寧毅拿著在手上掂了掂,隨后開始向旁邊人詢問與此配套的引火裝置的研發進度。
雨在窗外下,遮住了房間里竊竊私語的少女心事。錦兒看著腳下小貓的愜意,仰著頭嘆了口氣。
她口中微微嘆氣,坐了起來,將那只小貓舉在眼前,與它對望了片刻。小貓的眼睛大大地睜著,兩只短短的爪子一動不動地往前伸,錦兒便也瞪著眼睛望著它,過得片刻,鼓了鼓臉頰往它靠近,但終于害怕被小貓抓,將它放下了。小貓和_圖_書趁機跳下床去,跑出屋外,也在此時,外面的雨聲中傳來了不一樣的喧囂。
“想不起來了吧。”聽到錦兒的問題,寧毅笑著答道,“想不起才好,我們不是同一個人了……對了,我幫你把繃帶拆掉?”
她料想寧毅已經走遠,口中這樣喊著丫鬟,隔壁一個院子的廊道間,寧毅回頭看看,忍不住笑了起來。待到得前方,蘇檀兒正在那等著他:“見過元……嗯,元家妹子了?”
機智勇敢的錦兒閉著眼睛:這下不用解釋自己在裝睡了。她隨后滿足地感受著他的擁抱。寧毅的一只手扶在她的后頸上,另一只手順著她的脊背撫摸著,然后滑下去了,將她小心地摟了起來……
“我……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被打的……”錦兒有些不好意思地說著,寧毅便也笑起來,他倒是知道的。
寧毅點了點頭:“下面還有些東西在點在搬,有事情要處理,我只是來看看你,沒辦法呆太久的。得等到吃飯的時候再來看你。”
“嗯”寧毅點了點頭。
“你身上有傷,不應該這么大動作。”
“書呆子吧……”寧毅道,“據說住在一個小胡同里,只會讀書,同窗不待見老師也不喜歡,寫的詩也難聽,大概只有大海啊你都是水,駿馬啊你四條腿的水平……”
“……相公。”錦兒躺在那兒望著他,這個時候,卻連扭捏的心情都沒有了。
錦兒笑了出來:“不過,我還是會去想你以前在哪。你想啊,也許你是故意裝作什么都不懂的呢,你那么厲害,躲在江寧城里,也許有什么時候嶄露過頭角……那個時候我還在金風樓當花魁呢,我就想那時的事情,見過的人,聽說過的事情,想知道一個叫和圖書寧立恒的名字的事……不過想來想去,之前確實是沒聽過了……”
錦兒輕聲說道,但小貓享受著人類奴隸的按摩,瞇著眼睛不理她。
“她其實挺膽小的,叫小嬋多陪陪她吧。”
手指輕輕地鉤住了。寧毅朝錦兒的臉上看去時,卻見一只睜開的眼睛,正在飛快地閉上。
“嗯?”
“不要,很難看的。我要你不在的時候自己拆。”錦兒慌忙搖頭,過得片刻望著寧毅道,“其實我有時候會想立恒你失憶以前是個什么樣子。”
這應該是錦兒私底下的小心思了。寧毅輕輕摸了摸她的頭,她可能是想找點與自己的私密記憶,不過那時候的寧立恒,確實是不折不扣的書呆子一名,哪里有機會見到元錦兒這樣的花魁——哪怕是見過,錦兒恐怕也不會留下任何記憶吧。
錦兒心中一動,赤足跳下床,踮著腳尖小跑到窗邊朝外偷看。隨后張了張嘴,又小跑回去。雨中的那一陣喧囂持續了好久,漸漸平息下來之后,有人從樓梯那頭過來,然后轉進房間。
寧毅在她的鼻梁上落下一個吻。
“嗯,你也要早些回來,四個女人和一個孩子等著你。”她仰著臉,目光清澈,寧毅便也只得點頭。
寧毅道:“你有傷,先別……呃……”話音未落,錦兒啪地一下靠近來,下巴擱在他肩膀上,用力地抱住了他。隨后寧毅也只得將她抱住了。
錦兒的身體瞬間僵硬了一下,她感受著他將她放在床上的動作,心忽然就跳得很快。不過寧毅隨后并沒有壓在她的身上,而是拉著她的一只手,在旁邊躺下了。
寧毅輕輕地在床邊坐下,伸手拉起旁邊的薄毯,盡量輕巧地給她搭上。然后便坐在那兒靜靜地看她了。
青海体彩十一选5直播